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江山我辈守
    (ps:这两天搬家了,家里暂时没有网,预计周二才会恢复。每天的更新不会少,只是时间会稍稍不稳定一些,望大家见谅。)

    窃命之法?

    在场诸人几乎都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他们脸上在那时写满了疑惑。

    “何为窃命之法?”徐寒转头问道。

    “相传此法乃是自上古流传而下的法门,以通天手段将将死之人的灵魄强行禁锢在人的肉身之中,以此达到篡改天命,令死者继续行走于世间法门。”鹿先生闻言,沉眸言道。

    “但灵魄虽然被拘留体内,但肉身却早已死亡,因此,受了此法之人,肉身会一天天坏死干枯,直到化为黄土,但灵魄却因被强行留下,无法去往死人之境,只能徘徊世间,直至油尽灯枯,魂飞魄散...”

    “而且因为此法篡改天数,受法者每时每刻都将承受着万蚁噬心之苦,可谓生不如死,若不到万不得已...世上少有人愿意使用这样的法门...”

    话说到这里,鹿先生的声音愈发的低沉下来,显然,对于林守来说,眼前这座大黄城便是他的万不得已,身后那数以百万、千万甚至万万计的大周苍生,便是他的万不得已。

    只是,在场诸人却从未想过,林守为了这份万不得已,付出的却是如此惨重的代价。

    那时,诸人看向那神色惨白的老将军时眸中的目光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惊骇、担忧、敬重皆尽有之。

    饶是徐寒,心底也在那一刻翻涌不止。他在这时,终是懂了为何他会在林守的身上感受那股死气。

    他绝非残忍无情之人,即使身处森罗殿,他也几乎没有滥杀过任何一人,但若是让他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做到这样的地步,徐寒是决计无法去做。

    当然这却并不妨碍他尊敬、去敬仰、甚至去崇拜这样的人。

    他看着生死不知的林守,心头的情绪翻涌,体内的血液却莫名的沸腾。

    “那...有什么法子可以破解这法门吗?”林御国用了好一会时间方才消化完鹿先生这一番话,然后他便出言问道,眸中神色急切。

    灵魂,对于他,或者在场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太为玄乎的概念。

    魂飞魄散究竟意味着什么,亦没人说得真切,但可以知道的是,那是一件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而万蚁噬心之苦,诸人自然无法真切明白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痛楚,但可以明晓的是,那种痛苦,必然超出最严重的刀斧之伤百倍、千倍。

    “此法太过辛密...老夫也说不真切...但老朽以为...”鹿先生说到这里,有些迟疑,“想要减少此法的危害,自然是受法者早些解除此法...”

    “那爷爷的身体会好起来吗?”林御国又问道。

    “......”鹿先生闻言,沉默良久,方才声音干涩的回道:“此法本就为窃命之法,受法者皆是早就该死去之人,解除了此法...自然是再无生机可言...”

    林御国在那时身子一震,顿时面无血色,跌坐在地。

    他自小便没了父亲,是林守将他一手带大,他之所学,无论为人还是行事大半都是林守所授,他习惯了一切都有林守在的日子,此刻听到了这样的噩耗,怎能掩住心头的悲切?

    泪珠在那时终于包裹不住,从他的眼眶中滑落。

    就在此时。

    那位老将军忽的艰难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眸。

    “御国...”

    他吐出一道干涩的声音,苍老的手伸出,似乎是想要抚摸自己的孙儿。

    “爷爷!”林御国在那时回过了神来,他赶忙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转头看向林守,眸中的目光关切又焦急。

    “放心...爷爷死不了...”老人断断续续的说道。

    这话,在这些日子,林御国不止一次听林守说过,但唯独这一次,他方才真切的领悟道,这简简单单七个字眼的分量。

    他方才止住的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自他眼眶中涌出。

    他哭得厉害。

    就像眼睛有意与他作对一般,他越是极力的想要止住自己眼眶中的泪水,那泪珠便流淌得更加汹涌。

    于是,这位年过三十的太守,便在诸人面前,放肆的哭得好似一个孩童。

    林守的手终于在那时伸到林御国的眼前,他少见的并没有去呵斥自己的孙儿,而是用手温柔又缓慢的抹去林御国眼角的泪痕。

    “傻孩子,哭什么?”然后,他和蔼的说道。

    这时的他,再也不是那叱咤风云,令大夏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守将。

    他只是,一个老人。

    一个安慰着自己孩子的老人。

    只是他这样的做法并没有让林御国感觉好受一些,林御国的心底愈发的悲切,甚至有些自责。

    他很明白,能让林守做出这样的决定除了大黄城外那气焰如虎的数十万大军,更因为他自己。他终究无法挑起大黄城的大梁,不然,自家爷爷又何须做出这样的事情。

    “老将军,窃命之法后果不堪设想,若是如此下去,我恐老将军...”这时,一旁的鹿先生终是在那时出言说道,“老将军已经为大黄城为大周百姓做了太多了...足够了...”

    诸人也在那时纷纷侧目看向林守,眸中的目光悲切。

    林守闻言,他的目光扫视了在场诸人一眼,又望了望远方那处巨大的如饿狼蛰伏的营帐。

    他叹了一口气。

    “我若是死了,这大黄城谁来守?大周的江山谁来守?黎民苍生又谁来守?”

    “舍不得啊...”

    “不敢死啊...”

    林守的话,像是感叹,但却更像是质问,敲打在在场每个人的心头。

    诸人在那时再次陷入了沉默。

    是啊...

    除了林守,大黄城又有谁愿意来守?又有谁能够守住?

    哒!

    哒!

    哒!

    可就在这时,一道清澈的脚步声忽的响起。

    诸人侧眸望去,只见那位天策府的少府主忽的排众而出,走到了林守的跟前。

    扑通!

    随后,在诸人诧异的注视下,那位素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府主大人忽的单膝跪在了林守的跟前。

    他拱起双手,看向林守,脸上的神色肃然。

    他高声言道。

    “江山我辈守,将军请仙游!”

    这话出口,在场诸人先是一愣,但随即回过神来。

    那时大黄城头之上,满满数万人皆在那时纷纷跪拜下来,朝着老将军纷纷拱手,大喝道。

    “江山我辈守,将军请仙游!”

    “江山我辈守,将军请仙游!”

    “江山我辈守,将军请仙游!”

    ......

    高亢的声音汇集在大黄城城头,犹如虎啸龙吟,经久不息。

    那位早已垂垂老矣的天下第一守将,沉眸看着满场诸人,眸中目光闪动...

    “好...”

    “好。”

    “好!”

    他如此连言三个好字,一声高过一声。

    眸子却在那时缓缓闭上,嘴角却分明带着一道笑意。

    那一刻,大黄城上的高呼响若雷鸣,却又悲切万分。

    他们红着眼眶,一遍又一遍重复着那段话。

    “江山我辈守,将军请仙游!”

    像是在进行一场永生不会忘却的誓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