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生死有别
    牧家军与夏军退了。

    很突兀的退了。

    在他们取得了这场战争绝对主动权时,牧极的阵营中忽的想起了鸣金之音,于是大军如潮水般退去。

    林守喘着粗气。

    看着那退去的军队,眉头皱起。

    他的脑袋有些晕沉,不太能够想得明白牧极的用意。

    四肢百骸在那时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样的疼痛自从那日之后他每天都在经历,但都不及这一刻的百分之一。

    那是一种要将他撕裂的痛楚。

    好比白蚁噬躯,尸虫腐骨。

    他叹了口气,他终究太老了。

    老得这一箭便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老得已经到了该死的年纪...

    但他不敢死...

    真的不敢死...

    林守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大黄城外。

    透过浓郁的夜色,他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那位坐在木椅的白衣男子。

    他面色苍白,眸子中暮气沉沉。

    那男人似乎也在看着他。

    二人的目光穿越了层层夜色,与半空中相遇。

    林守知道,他若是死了,大黄城便完了。

    而牧极若是死了...

    牧家军也完了。

    那么,就请北疆王与老夫黄泉路上做个伴吧。

    这样的念头浮现在了林守的脑海。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已经弯下的脊梁再次挺得笔直。

    然后他提起了弓。

    箭上弓,弓满弦。

    动作一气呵成。

    他周身的气势忽的开始升腾,暴雨倾泻,雨水落在他的身上,却转瞬化作白烟。

    周遭的士卒在那时一愣,亦纷纷提起了自己的弓,引箭、满弦。

    尸骸遍地的大黄城头八万弓手只余五万不到。

    但凌厉的箭威却只强不弱。

    为将者,敢为卒争,故为卒者,肯为将死!

    五万将士,根本无需林守发令,便在那时感受到了自家将军的决意,他们不需要去询问林守意思,只用用自己的行动表明他们对林守的信任。

    林守亦在那时感受到了这一点。

    有某种东西在他的眸中燃起,像是猎猎的罡风,又像是雄雄的烈火。

    林守的眸子渐渐眯起,他屏气凝神,物我两忘。

    他做得很慢,很细致。

    他知道,这或许是他留在这世上最后的一箭。

    因此他想让这一箭足够的好。

    他瞄准了那个男人,深吸了一口气,周身的真元不断于箭身上汇集。

    长箭开始躁动,像是等不及要饮下血肉的恶兽。

    然后。

    他勾着箭尾的食指与中指忽的松开。

    咻!

    一声轻响在城头荡开,长箭飞射而出。

    咻!

    咻!

    咻!

    紧接着一道道如出一辙的脆响接连响起,连成一片。

    林守的箭领着大黄城上五万支箭飞射而出。

    穿越天地间的夜色,穿越层层雨帘,去向那位北疆王的面门。

    它的速度极快,即使那些退去牧家军有所察觉,但想要阻拦已是来之不及。/p>于是,箭阵割破了夜空,撕开大黄城前的烟暗,来到了那位北疆王的身前。

    身着白衣的牧极好似还未回过神来,他依然坐在那里,那双眸子中依然是万年不曾更改的沉沉暮气。

    林守望着这一幕,脸上浮出了笑意。

    天下人都道,北疆王牧极多智近妖,但可惜生得一副臭皮囊,生来经脉尽断,无半点修为。

    这样的人,面对这样一箭。

    林守以为,绝无生机可言。

    叮!

    一声脆响忽的爆开。

    数万支长箭在距离牧极眉心不及一寸处忽的停了下来。

    它们就好似遇见了某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屏障一般,停了下来。

    长箭开始不断的朝着四周倒飞出去,被折断,被射入泥土。

    只是转瞬的光景,牧极周身的地上便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支。

    唯独有一支箭依然固执的停在牧极的眉心前。

    它的箭身颤抖,发出阵阵轻鸣,像是不甘的低鸣,又像是愤怒的嘶吼。

    牧极看着那支箭,暮气沉沉的眸子中终是浮现出那么一丝不一样的神色,他叹了一口气,一只手缓缓伸出,轻轻点在了那柄飞箭箭尖之上。

    那一刻,剧烈颤抖的箭身忽的停了下来。

    他像是失去了所有气力一般,在半空中悬置了一息光景。

    然后,便轻飘飘的落了下来。

    男人看了看那支安静的躺在地上的长剑,随即缓缓的佝下身子,将之捡起,用衣袖悉心的抹去上面尘土。

    他的动作很慢,脸上的神色很认真。

    就好像那事物是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终于,在十来息后,他将那箭擦拭得一尘不染。

    “将军一生劳苦,该休息了。”他轻声言道,握着长箭的手屈指一弹,手中那只长箭便在那时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朝着大黄城头飞射而去。

    那箭的速度极快。

    比方才被林守射出时还要快。

    带着凌冽的杀机,来到大黄城的城头,刺入了那位老将军胸膛。

    林守身子在那时轰然倒地。

    不大的声响却犹若泰山崩塌一般震耳欲聋。

    “将军!”

    “将军!”

    城头上响起了诸人的痛呼。

    林守却对之置若罔闻,他愣愣的看着自己胸口处插着的利箭,脸上的神色惨然。

    他这才意识到,天下人都算错了牧极。

    这位北疆王远比诸人想象的还要可怕。

    ......

    苏慕安很不开心。

    他看着眼前这个喝得昏天烟地中年大汉,心底牢骚满腹。

    他本来是守着秦可卿医治那些不断被抬进军营的士卒,可是呢,随着伤员的不断增多,用于停放伤员的营帐已然被装满。秦可卿见他无所事事,又害怕他不听徐寒的劝告独自跑到城头添乱,便将他交到了楚仇离的手中。

    可是苏慕安一点都不喜欢楚仇离。

    他生得那般魁梧,在苏慕安看来理应是冲锋陷阵的悍将,可偏偏整日饮酒,到了这么危机关头还喝得酩酊大醉。

    “小家伙你也要来点吗?”似乎是感受到了苏慕安的目光,楚仇离抬眸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递上了手中的酒壶,如此问道。

    “我爹说了,刀客是不能喝酒的。”苏慕安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胡闹。”楚仇离闻言,大喝道:“这世上哪有不饮酒的刀客!你爹唬你的。”

    “我爹才不会骗我,我爹说了,刀客是不能说谎的!”楚仇离这话好像踩中苏慕安的痛脚,那少年一下子便蹦了了起来,大声争辩道。

    “不喝算了,我自己喝。”楚仇离见他如此,也不再与他争辩,他瞥了瞥嘴,嘟囔道,将手中酒壶收了回去,就要仰头饮下。

    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子忽的一震,因为酒劲而潮红的脸色在那一刻瞬间变得煞白。

    一旁的苏慕安见状也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不由担心的问道:“楚大哥?你怎么了?”

    楚仇离好似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愣在了原地,对于苏慕安的寻味更是置若罔闻。

    苏慕安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伸手碰了碰楚仇离的衣衫问道:“没事吧?你别吓我?”

    这话方才出口。

    噗!

    一口鲜血忽的自楚仇离的嘴里喷出,洒满了眼前的地面。

    苏慕安哪见过这样的情景,“你...你...”

    他慌了手脚,想要做些什么,却不知该做什么,愣愣说了半天,最好一拍脑门。

    “你等等,我这就去找可卿姐姐,你别乱动,我一会就回来!!!”苏慕安焦急的言道,而后便赶忙朝着秦可卿所在的营帐跑去。

    约莫十息的光景之后,苏慕安已经走远。

    这时,楚仇离才缓缓抬起了头。

    他伸手擦去自己嘴角的血迹,脸上的神色惨然,眸中的目光凝重。

    “老家伙,你可真会给我添麻烦啊。”

    他喃喃自语道。随即目光一沉,像是在感应些什么。

    “还不想死吗?”

    他再次自说自话,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

    “最后一次,姓元的你可得活久一些,否则老子这条命就算是赔给你们了。”

    那时,大汉吐出一口染血的唾沫,眸中神光一凝,周身一股奇异气势升腾。

    他盘膝坐下,双手合于胸前,如老僧入定一般,手中开始结出一道道玄妙的印记。

    “小骗诓孺,大骗欺天。”

    “小盗摸珠,大道窃命。”

    他默念着那道盗圣门传承已久的箴言,那股围绕着他周身的气势如旱地拔牛一般忽的扬起,直抵九霄!

    那时楚仇离周身沐浴着神光,远远看去,光芒璀璨。

    恍若神人。

    ......

    长安城里。

    正与那位全是滔天首座大人谈论着秘事的青衣女子忽的似有所感,她眉头一皱,顾不得礼节起身便对着首座大人告了退。

    然后她急匆匆穿过大半个长安城,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在周围仆人诧异的目光极为失态推开那间从来不允许外人进入的房门,然后,她沉着眸子望向屋中的烛台。

    那里摆放着三盏烛火,一盏早已熄灭,一盏摇摇欲坠,一盏忽灭忽明。

    青衣女子走到了烛台跟前,看着那盏忽暗忽明的烛台,眉头皱起。

    她的脸色在那烛火的映衬下忽暗忽明,阴晴不定。

    终于,她沉沉的叹了口气,像是在惋惜些什么。

    随后她咬着牙,既无奈又愤恨的言道。

    “楚仇离...”

    “你当真是不要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