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黄粱一梦
    大黄城城墙足足五十余丈。

    那是何等雄伟?

    相传此城是出于前朝开国重臣满岳之手,耗费数十年方才依托两侧的高山建成,可谓天下第一雄关。

    这样的高度,绝非寻常弓手的利箭所能抵达的地方。

    但牧家军的神箭军却是修炼了牧家世代相传炼体秘术,每一个的肉身修为都达到了肉身境的第三境金刚境,这才又如此臂力。

    扑!

    扑!

    扑!

    伴随着阵阵破空之音,城楼上的弓手有百来名被那神箭军的飞箭所射中,那长箭所带的力道极大,即使穿越了五十丈的高度依然势头不减,在射中大黄城的弓手之后,竟是拉着那些弓手的躯壳暴退数丈方才停下,而被击中弓手在这样恐怖的力道下,端是没有半分生机,气绝当场。

    面对如此强悍的牧家军,徐寒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但牧极既然发起了总攻,自然是不会给在场诸人半分的喘息之机,那千余名天狩境的强者在那时纷纷杀到了跟前。

    大黄城一方的三百余名天狩境强者也在那时掠阵而出,首当其冲的侯岭气势汹汹,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他手中大戟一挥,连连将数位敌方天狩境强者斩于马下,以他大衍境的修为,一时间竟有那么些许如入无人之境的味道。

    可这样的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牧家军一方便有一位老者窜出,手中长剑带着耀眼剑芒与侯岭短兵相接,侯岭一愣,以自己大衍境的修为竟然压制不住对方,他侧目看去,待到看清老者的模样顿时醒悟了过来。

    这老者唤作胡柳,乃是牧家军的旧部,也是牧极手中三位大衍境修士之一。

    侯岭心头一紧,他知道己方的天狩境强者数量本就比对方少上一半之多,若是他再被眼前这胡柳缠住,那么己方的形势必然岌岌可危,他有心想要快些将这老者击退。

    可对方却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并不与之硬撼,而是依仗着一手刁钻的剑法与他周旋,不求杀敌,只求能拖住侯岭的步伐。

    作为大黄城上仅有的大衍境战力,侯岭被牵扯住,带来的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天狩境强者交锋,大黄城一方节节败退。

    林守将这样情形看在眼里,不得不当即分出一半的弓手支援天狩境的对战,但由于需要顾及射杀到己方的强者,弓手们在射箭之时,往往颇为迟疑,这样的做法所能起到效果只是微微的延迟己方天狩境修士们溃败的速度而已。

    而那些天狩境强者牵扯住了大黄城上的高端战力,又拉走了对方近一半的远程射手。下方的大军便愈发迅速的朝着大黄城靠拢。

    林守见状,心思一沉,朝着一旁的孟铜使了使眼色,巨石车便在那时瞄准了城外的大军呼啸而去。

    可眼看着燃着熊熊火焰的石球就要轰入敌阵,但那时,牧家军中便有数百道身材魁梧**着上身的男子一跃而起,他们的身体上,肌肉犹如小山一般隆起,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晕。

    城头上的徐寒见此状,眸中光芒一凝。

    紫霄境!

    这是肉身修为抵达紫霄境后的特征,周身萦绕着淡淡紫光,是磅礴的血气之力外放的结果。

    徐寒怎么也想不到牧家军中竟然还藏着这么多将肉身修炼到这般境界的强者,要知道除了大夏龙隐寺以及暗处的森罗殿,这天下明面上修炼肉身的宗门或势力可谓少之又少,且其中大部分连三流宗门都称不上。

    “他们是牧家的陷阵营,牧家自祖上便流传着一道残缺的肉身修炼法门,唤作《大鼎龙雀》,功法虽然残破,但只要舍得卖命,修炼到极致亦可抵达肉身境的第五境龙象境。”就在徐寒疑惑的当下,周章的声音忽的响起,他同样望着那些跃出的紫霄境陷阵营士卒们,眉头深皱。

    这时,那些跃出的士卒三五成群,分别以肉身生生撞向那些轰然砸下的火球。

    轰!

    伴随着阵阵闷响,那些砸来火球既然就这样被他的肉身生生撞成粉碎。

    虽然有些流火免不了落入大军之中但能造成伤亡却远不如之前,而这些紫霄境的陷阵营士卒们虽然亦被那火球在身上留下些许伤痕,但以紫霄境修士强大的肉身与可怕的自愈能力,这样的伤势远远不到致命的程度。

    双方的数次博弈,都以牧极一方获胜告终,而这时,牧家军的大军已然杀到了城门之下,他们速度极快,作风亦极为狠厉,对于挡在他们身前的大夏士卒甚至刀剑相向,生生在人群中开出了一条通往城门的血路。

    而那时大军之中又有六名身材壮硕士卒窜出,比起那些陷阵营的士卒,这六名士卒周身的气息愈发凝练,徐寒甚至远远的便能感受到自他们肉身上所传来的磅礴血气之力,对方的一举一动间更是隐隐有龙吟象吼之音传来,这分明就是肉身境第五境龙象境的强者。

    龙象境!

    同为肉身境的修士,徐寒可明白得很想要将肉身修炼到这个境界,需要付出何其大的努力,这样的付出比起同为第五境的天狩境可是要超出数倍不止。

    而那六名士卒来到那城门前,身子一顿,竟然就迈着沉重步伐,如猛兽一般直直的撞向大黄城的城门。

    龙象境的肉身修士肉身何其强悍,六人合力一撞,大黄城的城门顿时一阵剧烈的颤抖,城门后那些守着大门的士卒更是如受重创当下便有数十人近生生被那城门上传来的巨大力道震碎内腑,七窍流血,当场生机断绝。

    这样的变化让负责镇守城门林御国心头一震,他沉眸朝着周围的士卒大吼道:“快,顶住!城门不能破!”

    可是被派来镇守城门的士卒大抵都是徐寒与朝廷调来滥竽充数之辈,见门外的力士如此强悍,顿时心生胆怯,一时间竟无人敢上前压住颤抖的大门。

    战场各处传来的情形无疑都极不乐观。

    大黄城城头上,士卒来回奔走,手忙脚乱。

    林守那苍老的脸上眉头深皱。

    他知道想要扭转如今的局势,最好的办法便是破掉对方天狩营或是陷阵营或是神箭军这三方,可是他一时间着实想不到太好的办法。

    就在他眉头越皱越深之时。

    “林将军,天狩营就交给我们这些老东西吧。”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林守一愣,转头望去,却见之前因为动用了浩然正气而正在休养的鹿先生一行红袍公卿在那时自不远处走来。

    “鹿先生?”林守一愣,有红袍公卿的浩然正气助阵,自然对于大黄城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可林守却也很清楚的知道使用浩然正气对于鹿先生等人身体造成的伤害当是何等巨大,这才短短两日光景远不足以让鹿先生等人恢复过来,若是强行再次动用浩然正气的话,必然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因此,在那时林守微微有些迟疑。

    “大敌当前,顾不得这些,将军放心,鹿某心底有数。”似乎是看出了他的顾虑,鹿先生在那时盈盈一笑,如此言道。

    林守闻言,又思虑了数息的光景,这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林某谢过先生大义。”然后,这位八旬老将拱手对着鹿先生郑重的一拜,沉声言道。

    “将军之德远胜在下,情况危急,就不要再做这些繁文缛节了。”鹿先生赶忙扶起林守,郑重言道。

    林守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他想了想,又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徐寒、周章等人,沉声言道:“府主,我手中尚有两万精锐刀斧手,若是府主不弃,可否领着他们去城门处,协助御国守住城门?”

    徐寒闻言自然不会推辞,他知道如今他与大黄城就是拴在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唇亡齿寒,荣辱与共。

    他当下便沉声朝着林守点了点头:“徐某愿往!”

    “好!”林守闻言,大喝一声。“赵陵、赵山何在?”

    此言一落,人群中便有两位三十岁上下将领迈步而出,沉声喝到:“末将在!”

    “你二人速领两万刀斧手随府主殿下去城门处镇守,记住,许死不许退!”

    “末将领命。”二人应道。

    徐寒见状也在那时朝着林守与鹿先生纷纷拱手,这边领着诸人快步朝着城门方向赶去。

    林守在那时深深的看了一眼徐寒远去的背影,随即望向鹿先生。“天策府有此传人,大幸啊。”

    他由衷感叹道,语气里不无萧瑟之意。

    “将军老当益壮,御国将军亦年少有为,林家何尝不是如此?”鹿先生回应道。

    林守闻言却是微微苦笑,随即便收起了自己忽的翻涌而起的情绪,沉眸看向城外。

    “弓箭手听令!”

    左翼对准天狩营,右翼对准牧极神箭军。

    “上箭!”

    “满弦!”

    他如此喝到,城头上密密麻麻的弓手们动作行云流水,他的声音落下,诸多将士便已准备齐整。

    “拿弓来!”但林守却未有在第一时间下令放箭而是在那时发出一声高吼,左右顿时会意,赶忙给他递上了一把造型古朴,上刻游龙的大弓。

    长弓入手,林守周身气势顿时翻涌起来。

    他极为熟练的拉弓满弦,一股磅礴的气势开始朝着箭尖汇集。

    那气机极为神奇,很快便与周遭的弓手们连成一片,二者相加的气势竟然在那时几何倍的增长,转眼便上升到了极为可怖的地步。

    这时,诸人才忽的记起。

    三十年前,林守就是靠着手中这把大弓,守下了大夏朝的五十万大军。

    那一箭,射破三十年前御驾亲征的大夏朝雄主李文景一统天下的美梦。

    致使李文景在以后十余年每每想起此事痛心疾首,终是落下心病郁郁而终,而大夏朝也因为李文景死后数位皇子的夺嫡之争,致使夏朝这三十年无心东进南下,给了大周与陈国的片刻喘息之机。

    那一箭,是险些射杀仙人的一箭。

    它有一个很应景的名字。

    唤作。

    黄粱一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