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正戏开场
    牧极在做什么?

    大黄城上的诸人看着忽然打起来的双方亦是一愣。

    这样的场景着实诡异又有些荒诞。

    “他想要驱赶夏军做他敢死队。”可就在诸人疑惑间,一道清澈的声音响起。众人侧目看去,却是那同样一声白衣的周章。“以此消耗我们的战力,同时减少他牧家军的损失。”

    “驱虎吞狼。同样是他牧极惯用的伎俩。”透过层层夜幕,周章的目光好似能看清某些他人看不见的东西一般,他眸中泛起了某种奇异的神色,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勾动天地,又像是腊月的飞雪,幽寒彻骨。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东西,复杂到了极致。

    林守闻言侧眸看了周章一眼,有些奇怪的问道:“小哥似乎很了解牧极?”

    从很早之前周章的一些言行中林守便发现这位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似乎有些与众不同,如今忽的醒悟了过来,他的言辞里对那位北疆王很是熟悉,就像是一位旧识。

    周章闻言一愣,随即笑道:“毕竟是统领冀州的北疆王,在下在来之前做了些功课。”

    这样的言辞,显然只是敷衍,若是一些所谓的功课便可以了解牧极到这中程度,那牧极就不是牧极了。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林守亦是,见周章不愿多说,他自然也不会多问。

    “既然北疆王要驱虎吞狼,那我们就不妨给他来个痛打落水狗!”林守话锋一转,“巨石车瞄准前方,给我轰!”

    此音一落,城上诸人气势一震,一排排高大巨石车便在那时再次在诸多将士的操作下被发动,一道道火流星爆射而出,疯狂的收割着溃败的大夏军的性命。

    唯一可惜的是,在这之前牧极显然精心计算过这巨石车射程,他将大夏军拦在了巨石车的射程之内,而牧家军则极为巧合恰恰在巨石车的射程之外。

    城楼上的徐寒很快便注意到了这一点。

    他暗暗沉着眉头,细细想着,牧极的所作所为。之前他想要拖垮大黄城因此不断的让大夏军佯攻,以此消耗大黄城的力量,这一点徐寒自然可以理解。可现在既然决定强攻,为何不用牧家军与大夏军配合?反倒是以暴制暴起来,怎么看,这样的做法都是下策啊。......

    腹背受敌的大夏军进退维谷,又是一刻钟的光景过去,便有数万之众倒在了大黄城与牧家军的夹击之下。

    “攻城或者死!”牧家军屠杀着绝望的夏军,嘴里高吼着这样的口号。

    在这样的重压之下,夏军的精神终于来到崩溃的边缘。

    他们想退,但退无可退,他们想要突围,但牧家军进退有度,又有强悍的天狩营坐镇,杀他们犹如杀鸡屠狗。

    “去攻城吧,终归还有一线生机。”这时,坐在木椅的白衣男子忽的说道。

    瘦弱病态的他,声音在那时却清晰穿越了漫天的厮杀直抵每个夏军的耳畔。带着一股蛊惑之意,直击在场每个人的心神。

    夏军本就出于崩溃边缘的心神在那声音的蛊惑下,竟是纷纷升起了一丝动摇与迷茫。

    “攻下城,你们就能活。”牧极的声音再次响起,夏军将士的眸子中在那时泛起一阵迷茫。

    然后...

    在诸人诧异的注视下,那些方才还与牧家军刀剑相向的夏军忽的像是转了性子,纷纷调转了马头,再次朝着大黄城杀去。

    这一次。

    他们的双眸中泛着诡异的红光,像是陷入了疯狂的野兽。

    攻下大黄城,活下来!

    这样的念头如同梦魇一般萦绕在他们的脑海。

    “将军?”牧良很快便意识这样的异状应是牧极所为,他侧眸看向牧极,却见那男人此刻本就病态的脸色又惨白了几分。

    他有些担忧,正要说些什么。

    但牧极却摆了摆手,言道:“再过一个时辰准备攻城。”

    牧良一愣,回过神来,也顾不得其他,当下便点了点头。

    “好!”

    他如此说道,素来沉稳的他在那时神色亦不免有些激动。

    牧家军数年的梦想终要实现了,牧王血仇,就快得报。想到这些,这个年过四十的男人,竟然眼圈有些泛红。

    ......“有些不对...”徐寒皱着眉头看着再次倒戈杀向大黄城的夏军,沉声言道。

    此刻的夏军虽然气势汹汹,但却毫无章法可言,更像是被人施了法术,没了神智一般。可是那可是足足十余万人的数量,就是仙人想要做到这一步,亦是难上加难,更何况若是牧极一方有仙人坐镇,他们又何须如此大费周章?

    但显然大夏军并不会给徐寒太多思考的空间,只是百来息的光景,他们便杀到了城下,疯狂的用血肉之躯撞击着城门。

    这样的进攻除了给大黄城增加些许麻烦,能够造成的实质性威胁却是少之又少。

    林守指挥着手中的弓手开始收割那些城下大夏军的性命,这并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没有完好的指挥,没有天狩境高手的掠阵想要就这样攻下大黄城,那他林守天下第一守将的盛名岂非白来的?

    又是一个时辰的光景过去,城下的大夏军死伤惨重,二十余万在这前后两个个时辰不到的交锋中,足足损伤大半,剩下的连十万都不到。

    “牧家军动了!”

    可是那时大黄城头上忽的响起一声惊呼,那在远处足足冷眼旁观的两个时辰的牧家军豁然动了起来。

    牧家军可不比崔庭给的这几十万歪瓜裂枣,那在边境上身经百战的大军,不动则已,一动便是雷霆之势。

    他们浩浩荡荡的杀来,速度极快,但阵型却丝毫不见混乱。

    “弓箭手,巨石车,对准牧家军!”林守在那时目光一凝,他很清楚,此刻这些牧家军才是大黄城真正的敌人,他随即大声下令,将火力尽数倾泻到杀来的牧家军身上。

    可牧极又岂是坐以待毙之人。

    那时,牧家军的军队之中,近千道身影拔地而起,朝着大黄城杀来,而二十万大军之中亦有约莫一万余人在原地停下,掏出了弓箭,朝着大黄城拉满手中的弓弦。

    那是牧家军中最为闻名的神箭军。

    一排排箭雨在双方之间来回穿梭,巨大火球呼啸,天狩境的强者周身真元浩荡。

    而真正战斗。

    在这时,才刚刚开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