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戏开场
    自从手中的天狩营被大黄城伏击之后,牧极转了性子,不再派军骚扰。

    可大黄城上的愁云却并未有因此散去,反倒有了几分愈演愈烈的趋势。

    即使相隔数里,远远也可以看见牧家军军营方向大军调度频繁,短短两日光景,便约莫有二十万大夏士卒入驻,那本就浩大的军营因此扩充了近一倍。

    而这些,都瞒不过大黄城诸人的耳目,又或者说,牧极根本没有打算瞒住他们。

    他是在向大黄城释放一个讯息——大战就要开始了!

    这么做的目的亦是简单得很,一是动摇大黄城士卒的军心,二是向大黄城展示他攻下大黄城的决心。

    大黄城上的气氛也确实因此而变得凝重了起来,一股肃杀之气在城头蔓延。

    徐寒倒也见识到了所谓百战精兵,与他带来的那些虾兵蟹将之中的差距。

    大战在即,林守手中的十万大军非但没有半分懈怠,反而积极准备着战事,反观徐寒带来的三万兵马加之朝廷不知从何处弄来二万人马却是人人自危,莫说指望他们杀敌,估摸着要是牧家军真的破了城楼,第一个缴械投降的便是这些人了。

    林守也好,徐寒也罢在这个节骨眼上自然是没有心情来调教这些末等货色,只能将后勤与一些不需要与敌方正面冲突的工作交给他们。

    ......

    大战终于还是来了。

    就在徐寒来到大黄城第六日的夜晚。

    放晴数天的大黄城上空忽的乌云密布,绵绵秋雨落下,浇灌在大黄城的城头。

    而就在这样的雨夜里。

    牧极军营方向传来了一声绵长的号角。

    那嘶哑的声响划破了浓郁的夜色,穿过了层层的雨帘,落在了大黄城的城头。

    “敌袭!!!”

    不知道是谁最先反应过来,发出这样一声呼喊,于是,夜色中的大黄城上烽火燃起,滚滚狼烟拔地而起。

    ......

    这几日的安稳让徐寒空出些功夫,在营帐中修炼自己的功法,这一边他方才将体内的真气依照《大衍剑诀》的法门运行了一个周天,城头便响起了阵阵惊呼,徐寒知道,一定是牧极发起了进攻。

    而这一次,他觉得不会再是佯攻。

    他当下顾不得其他,提起刑天剑便迈出出了营帐,映入眼帘的第一幕便是朝着大黄城城头快速集结的士卒。而这些甲士之中却还掺杂着一道格格不入的人影。

    却是比起诸人都矮上了一个脑袋的苏慕安,小家伙背着刀剑,一副要与诸人一道冲上城楼杀敌的模样。

    “苏慕安!”徐寒心头焦急,这打起战来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苏慕安去了哪怕只是一支流箭便足以取其性命。

    徐寒断不敢让他去冒这个险,在那时发出一声高呼,叫住那跟着人群的男孩。

    小家伙闻言,也是一阵晕眩,他站在人群中左顾右盼,半晌才发现不远处的徐寒。

    “府主!有敌人来了,我们快去城头帮忙啊!”苏慕安可没有一点身为累赘的自觉,他跑到徐寒跟前,竟然催促起徐寒来。

    徐寒见他这般模样顿时一阵头大。

    他想着要用什么说辞安抚下苏慕安,别让这小家伙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添乱。可他的脑子因为城头随时可能发生的战事而有些转不过来,正苦恼间,眼角的余光却忽的瞥见了一旁方才走出营帐有些慌乱的秦可卿。

    秦可卿的修为不济,才到第二境丹阳境,大黄城的战事自然是帮不上忙,但她的医术还算不错,因此便主动配合着大黄城里的医师们照顾着伤员。

    “可卿!”徐寒见着了秦可卿,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他朝着她喊道,拉着苏慕安便走了过去。

    “呐,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好可卿姐姐,记住啦,寸步不离。”徐寒指了指秦可卿便如是言道。

    “啊?”但一心想着上阵杀敌的男孩显然并不满意这样的安排,他正要反驳些什么。

    “医师对于军队是极为重要的一环,医师活着便可以治好很多不用死的将士,所以,你保护可卿姐姐就是帮了大黄城一个大忙,这可比你杀几个帝君有意义得多。”徐寒可不会给他反驳的机会,张开嘴便是一大套理论扔在了苏慕安的脸上,听得这个才十二三岁的少年一阵蒙圈。

    “是吗?”最后也搞不明白究竟徐寒说了些什么苏慕安迟疑的问道。

    “当然。”徐寒很是笃定的回应。

    这才让苏慕安安心留下,做完这些,徐寒抬头歉意的看了看秦可卿。离开玲珑阁以后琐事太多,徐寒几乎没有与秦可卿有过独处的时间。

    而现在显然也不是时候,他在那时沉声言道:“看好这小家伙,你自己也多小心,我要去城头那里了。”/p>徐寒说罢,转过身子便要朝着城头走去。

    女孩子在那时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见徐寒已经跑远,她愣了愣,到了嘴边的话,出口时已然小了许多。“徐公子...也要小心啊..”

    她这般说道,可本就不大声音却被淹没在嘈杂的人群中,只有他身侧的苏慕安听了个真切。

    小家伙看了看远去的徐寒,又看了看身旁一脸落寞的少女,眼珠子一转,似乎懂了些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懂。

    ......

    徐寒登山城头时,大黄城的诸人早已严阵以待。

    一排排神色肃穆拱手立在城门口,箭已上弦,弓已拉满,目光如炬的瞄准着城头下越来越近的敌军。

    林守面色沉重。

    侯岭、周章等人手握刀剑,甚至就连叶红笺与方子鱼都在那时全身贯注的看着城下的景象,目光专注。

    杀!

    这时,牧极军伍中爆出一声怒吼,冲在最前方的大夏士卒们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巨大的声浪袭来,伴随着滚滚的杀气。

    夜色浓郁,他们烟色的甲胄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未有手中那已出鞘的刀戟在浓重烟暗里闪着彻骨的寒光,好似那从地狱了爬出的恶鬼,终于朝着大黄城伸出了自己的爪牙。

    雨又大了几分。

    雨点拍打在大黄城的城头,滴答作响。

    大黄城的弓手们宛如雕塑一般紧紧的握住手中弓箭纹丝不动。

    巨大的林字旗在城头飘扬,于夜雨与秋风中猎猎作响。

    敌军又近了几分,徐寒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大黄城的城墙似乎也在对方那整齐又沉重踏步声下轻微的颤抖。

    轰!

    忽的天际上响起了一声闷响。

    那声音就像是戏院中开场花鼓,秦腔起调的梆子。

    巨响落下,大夏的军伍开始了冲锋。

    “放箭!”

    林守发出了一声怒吼。

    于是,银色的流瀑,倾泻而下。

    穿过了层层的雨帘,撕开了漆烟一片的夜色。

    这场大戏,终于在这时,迎来了它盛大的开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