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城头夜话
    距离道城门换班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

    徐寒早早的便醒了过来,天色还未暗下。

    徐寒微微思忖一番,便将《修罗诀》修炼一番,又依照《大衍剑诀》的法门将体内的真气运转一个周天,这才出了营帐。

    他的肉身修为已达第四境紫霄境,内功修为也到了第三境三元境。二者相加所能爆发出的威力足以与这世上大多数的通幽境修士匹敌。

    以他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修为已是很了不得的事情,普天之下,恐怕也就诸如蒙梁陈玄机这样的妖孽能压他一筹。

    可是在大黄城这样级别的大战面前,徐寒的修为却并不能做些什么。

    他终归还是太弱了。

    想着这些,他慢悠悠的走到城头。

    那里,年迈的林守正与楚仇离站在一起,似乎在说些什么,见徐寒到来,二人这才分开,楚仇离与徐寒打了一个招呼,便匆匆离去。

    “林将军与楚大哥认识?”徐寒在那时走上前去,有些奇怪的问道。

    “认识认识,以前打过些交道。”素来严肃的林守少见的打着哈哈,敷衍徐寒。

    徐寒见他不愿细说倒也并不追问,他沉眸望了望远处那座军营,便转过了这话题,问道:“牧极那边可有异动?”

    “御国白日值守时曾见到牧极营中军队调配频繁,似乎又有十余万大军入驻...”谈及此事,老将军的眉宇深皱。

    徐寒闻此言意思心头一震。

    牧极的身后有崔庭的五十万大军支持,这样数量的大军...若是牧极狠下心来强攻,大黄城恐怕守不住五日。

    “唉...”老将军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在那时发出一声喟然长叹。

    语气中的心酸,饶是徐寒也能听出几分。

    徐寒这时才注意到,眼前这个被冠有天下第一守将的男人,已经这么老了。

    老到他的脸上满是如老树一般密密麻麻的褶皱,老到他身子在不经意总是微微弓起,就好似腐朽的脊梁已经撑不起他的身躯。

    只是,他是林守。

    那天下第一守将的名号加在他的身上,让人总是在不经意间忘了他已经垂垂老矣这样的事实。

    徐寒想起了方才来这大黄城时,在林守身上感应到的某些气机。

    他微微犹豫,最后还是问道:“将军的身上是否有什么隐疾?”

    这已经是极为隐晦的说法,徐寒那日在林守身上感应的气息,语气说是什么隐疾,倒更像是...死气!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能够感受到这份气机,而修为明显比他高出不止一筹的侯岭、鹿先生等人却犹若未查。这样奇特能力他大抵只能归咎于体内的妖气,或者沧海流为他谋来的妖臂上。

    徐寒的问题显然出乎了林守的预料,这位老人在那时愣了愣,方才苦笑道:“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时候...”

    徐寒还是第一次在活的人身上感受死气,林守的问题显然不会是年纪大了身子不如以往那般简单,但老将军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的谈论,徐寒自然不好深究。

    “这几日将军几乎没有合过眼,还是得多加休息。这城中之事亦可交付一些给御国将军,我观他做事沉稳,有老将军的几分风范。”徐寒如此言道。这话多少有些逾越的味道,毕竟大黄城的权力如何分配说到底也是大黄城的家事,他一个外人插手却是有些不合时宜。

    不过徐寒这番话却是出于本心,并无他念,加之这几日林守也着实劳累,想来是忧心战事,见一个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如此,徐寒打心眼里觉得有些不忍。

    但徐寒这话却是戳中了林守的痛楚。

    老将军在那时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我家御国若是有府主一半的本事,老夫又何至于此?”林守意味深长的言道。

    徐寒一愣,念及这几日与那位林御国的相处,沉稳持重不假,但行事却少了些果断与主见,想来有这样一位爷爷压在头上,为他顶风遮雨,他也着实不用如徐寒一般处处谨慎。

    见徐寒沉默下来,老将军也不在这事上再做深究,他微微一笑,这才言道:“夜里无事,府主与老朽走上一番如何?”

    林守的邀请虽然来得有些突然,但徐寒却也并未推辞,便随着林守开始在这大黄城头闲逛。

    ......

    城楼下的尸首已经堆积了数万之中,密密麻麻摆放在一起,看上去好似一副人间炼狱一般的恶景。

    几日下来,许多尸首都渐渐散发出阵阵腐烂的味道,牧极一方却没有为这些尸体收尸的意思,而大黄城一方自然更无这个可能。每天到了这个时候,便是追逐腐肉的豺狼与秃鹰的盛宴,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狼嚎时不时的从城外传来,在夜色中显得颇有几分渗人。

    “将军,觉得大黄城能够守下来吗?”与林守并肩走在城头的徐寒忽的沉声问道。

    林守闻言在那时侧目看了眼前这眉头紧锁的少年一眼,微微一笑:“府主心底早就有了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呢?”

    徐寒愣了愣,不由得又问道:“既然事不可为,为何将军还要...”

    话说到这里,徐寒有些迟疑。

    林守这样的人,徐寒见过许多,譬如沧海流,譬如钟长恨,譬如宋月明。

    但他终究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驱使着他们舍弃了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去完成那些所谓的使命。

    做了十二年乞丐的徐寒,很明白活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那既然活着本就如此困难,那为什么还要去死呢?

    “为何还要留在这里等死是吗?”虽然徐寒后面的话并未有说出口,但以林守的阅历,自然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

    徐寒顿时沉默,他不清楚自己这个问题是否会触怒到这位名冠天下的神将。但他确实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明明摆着林守面前有许多路,逃也罢,降也好,似乎都好过在这里等死。可为什么一定要去做些即使付出了生命也没有半点胜算的事情呢?

    不过显然他这样的担忧有些多余,林守在那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沉眸看着徐寒。

    “府主相信人死后会有鬼吗?”他这般问道。

    这个问题有些生硬,亦有些突兀。至少徐寒是找不到这个问题与他们之前的话题有任何的联系。

    “太过玄乎了些,不信。”但徐寒还是在微微迟疑之后如实回答道。

    林守却是不以为意,“可老夫信,当年跟随着我的将士,他们中有如府主这般大小的毛头小子,也有如孟铜那般年迈的老家伙。他们很多都死了,死在不同的地方,有的被囫囵的葬在一起,有的连尸首都找不到。”

    “但有时候我却觉得他们都还在,就在我的身边。”

    “就像...”

    那一刻的林守忽的像是老去了几分一般,他仰头看向夜空。

    那里群星璀璨,耀眼夺目。

    “就像是天上的星星,他们一直在看着我。”

    “当年他们用命对抗的敌人,我若是降了他们,等到我死的那一天,到了黄泉路上,我又该如何有脸去与他们相见?”

    徐寒听到这番话,顿时沉默了下来,他不知道当以何种表情,又以何种言辞才能宽慰眼前的老者。

    “至于逃嘛...”可林守却根本不待徐寒发声,便又一次张开了嘴。

    “天下看似大,但有时候却又小得可怜。”

    “我们逃了,且不说没人来守这大黄城,就是有,他们怎么守,能不能守下?都是未知数。”

    “一旦城破,大夏铁骑入了中原,亡国奴的日子可不好过。”

    “人活在这世上,好命也好,歹命也罢。”

    “但老夫以为,只有握在自己手里的命,才是自己的命,既然如此,为何又要将自己的命交给别人来定呢?”

    林守说着,脸上的笑意又重了几分,他直直的看着徐寒,问道。

    “徐府主,你说,是这个理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