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谋心
    徐寒的话方才落下,府门中便响起一阵惊呼。

    不布防,难道就看着那一千天狩境的强者来去自如,肆意屠杀大黄城上的守卒?

    诸人从一开始便没有对徐寒提出的意见抱有多大的期望,但却也想不到徐寒的主意竟然可以馊到这种地步。

    “府主是在拿我等开涮吗?不布防,难不成是要将我大黄城上的将士送给牧极杀吗?”那位大黄城上的老将孟铜便再次出言说道,眸中的嘲弄之色更是重了几分,只是在说这些的时候,他却并未注意到在听了徐寒之言后府中包括林守在内的几人脸色忽的变了变。

    徐寒并不愿意理会那孟铜言语中的轻视,这倒并非因为他是如何性情温和,只是事关重大,他懒得与一些跳梁小丑斤斤计较。

    “有道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徐某不通兵家之道,却暗以为牧极此举便是上兵伐谋之举。而又有先贤所言,上谋伐心,中谋获心,下谋诛心。徐某以为,无论这牧极所行何谋,那皆是攻心之举。无非便是想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徐寒娓娓言道,但那孟铜几次出言相激都未有得到徐寒回应,心头暗觉在同僚面前被一位毛头小子无视,很是丢面。

    “府主究竟想说什么?就不要再与...”因此,孟铜还不待徐寒将话说完,便再次出言相激。

    徐寒的眸子在那时终于是眯了起来,他停下了嘴中的话,侧头望向孟铜,眸子中顿时有寒光升起。

    周遭诸人也是闻到味道,纷纷将目光落在了二人身上。

    孟铜的心思一沉,他毕竟是出征多年的老将,很快便从徐寒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意,那东西可是得身经百战,手上握有成百上千条人命之人才能发出的东西,他想不明白徐寒这般年纪的少年,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气机。

    他的话,就因为心底泛起的惊骇与疑惑,而忽的停了下来。

    而这也是徐寒想要的效果。

    “牧极想要的正是让我们一直处于高度警惕的状态,不给我们半分的喘息之机,在真正的进攻到来前,尽可能拖垮我们的意志与士气。若是我猜得无错,我们想要伏击那些天狩境强者的想法,很可能正中了牧极的下怀,今日之内,对方决计不会再派出那些强者前来奇袭,而我们却会因为精心布防却取不到丝毫战果,而再次陷入被动,因此在下以为与其这样倒不如安排士卒好生休息以应对今天晚些时候的战事。”

    徐寒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他将对方的心思揣摩得很是仔细,那些将领也并非愚笨之人,在微微一愣之后,细细思索了一番徐寒所言,皆是觉得颇有几分道理。

    只是孟铜见着此景,愈发觉得自己之前所为好似猴子一般滑稽可笑,他心头不忿,终是顾不得其他再次发言问道:“那以府主的意思,那牧极又会在何时发动第二次天狩境的奇袭呢?”

    徐寒闻言,皱了皱眉头。

    “我也不知。”

    这话他说的是实话,他虽然揣摩出了些许牧极的心思,但他毕竟是第一次参与战争,也并不了解牧极的为人,想要准确的说出牧极发难的时机,着实为难于他了。

    但这话落在孟铜耳中,却像是被他抓住了破绽一般,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得意的笑容,他盯着徐寒,言道:“那府主这一番推论,究竟有何作用?难道就因为算不准牧极进攻的时间,我们便束手待毙?等着他一次次的发难吗?倒不如一鼓作气狠下心来好生准备,在他下一次发难之时,打他个措手不及!”

    不悦之色终于在此时漫上了徐寒的眉梢。

    他沉默着死死的盯着那位两鬓已有白霜的孟铜,嘴唇忽的张开:“侯岭何在!”

    那位天策府军的统领,微微一愣,便猛地站起身子,拱手言道:“末将在!”

    “孟铜目无尊长,掌嘴!”徐寒冷声言道。

    “这...”侯岭闻言顿时迟疑了起来,孟铜虽然行为有些过激,但这理毕竟是大黄城的地盘,他们还需仰仗林守的诸人一同守下这大黄城,若是当众掌嘴,恐引起林守一系诸人不满,届时...

    为此,他不得不侧目看向一旁的鹿先生,想要询问这位德高望重的红袍公卿的意思。

    啪!

    可是他的脑袋方才侧过,还未来得及询问,便听桌前响起一声巨响。

    只见徐寒掏出了一样事物,狠狠的扔在了那木桌之上,侯岭定睛看去,却是那天下独一无二的府主令。

    “怎么!我这个府主说话算不得数吗?”徐寒幽寒的声音亦随之响起。

    那时的他面色阴冷,双眸含煞。

    像极了一头年幼的雄狮。

    虽未生鬃毛,却爪牙已利。

    侯岭终是不敢再迟疑,他一咬牙,身子一动便直直的出现在了那孟铜的身前,手掌一挥。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响彻于阁楼之中。

    诸人顿时目瞪口呆。

    若不是此刻孟铜那脸颊上正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肿,诸人甚至不得不暗暗怀疑,方才的情形究竟是否是他们的错觉。

    孟铜也终于是在数息的沉默之后回过了神来,侯岭的修为乃是大衍境,若是他真的全力出手,这一掌足以将他生生拍死在当场,可如今他却只是右脸红肿,很显然那位天策府的统领小心的控制了自己的力道。

    可饶是如此,孟铜依然感觉到了一股自心底升起的愤怒。

    这是何其的耻辱?

    “你!”他一股热血上头指着徐寒就要喝骂。

    “大敌当前,汝不思御敌良策也就罢了,却偏偏还要阻拦徐某进言。”

    “且不说徐某官居一品,乃是皇上亲册的大周太尉,就是徐寒只是一名小卒,想来想要为此战出力做些进言也是无碍的。无论对错,终归听上一听,方才能再行定夺!可你孟大将军不分青红皂白数次轻贱于我,是以为我徐某好欺,还是...”

    说这里,徐寒顿了顿,声线陡然阴冷了下来:“还是居心叵测,想要置我大黄城于危难之中?”

    这顶高帽子让徐寒扣在了孟铜的头上,这位年近的六旬的老将顿时脸色一变:“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你敢血口喷...”

    孟铜怒急攻心,张嘴便大声喝道,只是话未说完一旁沉默良久林守终于是在那时发话。

    “孟铜!你要闹到何时?太尉大人若是想要杀你,这大黄城可没人救得了你!”已到八十岁高龄的林守如此喝道,声线大若狮吼,中气十足,直让那脸色通红的孟铜心头一震,终是回过了神来。

    一股凉意便在那时窜遍了他的全身。

    他猛地醒悟了过来,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少年,可是大周太尉,官居一品,统领天下兵马的三公之一,若是真的惹恼了对方,杀身之祸,绝非笑谈。

    他顿时收起了自己方才的气焰,脑袋一沉,闭上了嘴。

    “少府主莫要见怪,手下这些贼子们被我惯坏了,改日我定好生教训。不知方才府主所说的计策,可还有下文。”而见孟铜如此,林守便一脸歉意的转过了头,看向徐寒,语气之中竟是多出了几分询问的味道,态度明显比之方才好了许多。

    徐寒也并非得理不饶人之辈,更何况这世间如孟铜之辈多如牛毛,若是每个都斤斤计较,那徐寒岂不是得忙得焦头烂额,因此,他点了点头,不再理会此事,沉着声音便再次言道:“牧极究竟会在何时发起第二次天狩境的奇袭正如在下之前所言,着实难以预料,只是若是我们守株待兔,一直严防紧守,各位修为了得自然是撑得过十天半月,可那些寻常士卒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

    “所以,在下以为,这反击之计固然是要做的。”

    “但却不应放在牧极的第二次进攻之时,而是应在...第三次!”

    这话出口,满座诸人顿时面面相觑,不得其解。

    “这第三次与第二次究竟有何区别?”当下便有人疑惑的问道。

    徐寒闻言,在那时展颜一笑。

    “无他,只谋一心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