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大战将至
    大黄城将军府中,鹿先生与林守相互交换了一番各自的情报,然后便开始商议对策。

    二人是旧识,关系似乎也还算不错,徐寒之前担心双方势力相互猜忌的事情并未有发生,这让他心安不少。

    他素来对于权力的**都是意兴索然,更何况这行军打仗之事他本就一窍不通,从一开始便没有要争夺这大黄城权力的心思。只是免不了担忧林守一方对他们会有所不信任,为这本就堪忧的战事平添变数。

    “大黄城的十万守军自然是精兵,可我观朝廷调来的两万兵马着实乏善可陈,我家府主虽然一路...”说到这里鹿先生顿了顿,似乎在想一个足够体面的辞藻来修饰徐寒这一路的所作所作为。

    “嗯,苦口婆心的说动各方献上的三万兵马,虽然勉强有些战力,但毕竟所属编制不同,短时间想要派上用场恐怕也不太现实,如此说来,这大黄城之战,还是要仰仗林老将军手中的十万兵卒。”

    鹿先生这话不仅将局势分析的透亮,也向林守委婉的表达了天策府并不会与之争权的态度。

    这样的作为看似有些多此一举,实则却极有必要。

    行军打仗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令行禁止,若是各自为伍,不仅不能做到面面俱到,还可能相互牵制。而天策府一方与大黄城比起来,实力远不及对方,就算林守愿意交出兵权,他们也不见得能够服众。因此,此法才是如今御敌的上上之选。

    林守听闻此言,脸上的笑容明显重了几分。

    “牧极手握二十万牧家军,又从崔庭处借到了十万大夏铁骑,大黄城想要度过此劫,绝非林守一人可以做到,还是得仰仗诸位共同御敌。”话虽然是推诿之言,但实则却是应下了鹿先生之前那番话。

    “自然,只是林老将军可有想好退敌之策?”见前面的客套话落幕,鹿先生的话锋一转,很快便直入正题。

    “大黄城如今的处境,相比老夫也不用多言,凭手中的十余万大军,想要击退牧极以及崔庭七十万大军难比登天,老夫也确实未有良策。”说罢,他看向鹿先生,沉眸问道:“鹿先生素来足智多谋,可有什么奇招?”

    “牧极的本事,林将军比我清楚,想要对付他,自是不可以常理对之,但我天策府的严连楼之前便探查到,牧极的身子这几年似乎一日不如一日。在联想如今他仓促行事此事,我暗自揣摩,恐怕牧极的时日无多...只要牧极一死,二十万牧家军必然群龙无首...”鹿先生沉声言道。

    “你的意思拖到牧极的身子熬不下去?”林守的眉头一皱,这样的计策可谓下下之选,将生死交于敌人无疑是最愚蠢的办法。

    “大黄城犹若孤岛,老夫思来想去,却只能有此一法,但等着牧极拖垮身子显然并非良策,老夫的意思是,寻觅时机,诛杀贼首。”鹿先生的声音在那时一寒。

    “斩首?”林守一愣,很快便言道:“实不相瞒此法老夫之前也有思虑过,但牧家军高手如云,单是大衍境的将领便有足足三人,反观我大黄城,却是寻不到一位大衍境的修士,唯有天策府中的统领侯岭大人,可堪与之一战,可万军从中...就是元统领亲自也不见得能够做到此事,更何况候大人?”

    “元大统帅身负要事短时间恐无法赶到,斩首之事虽然乃是险招,但我以为,想破死局,唯有破釜沉舟!”鹿先生眸中光芒一凝,一股杀气升腾而起。

    坐在一旁的徐寒愣了愣,他忽的意识到,这位三千公卿之首,理应不会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士那般简单。

    ......

    老将军在治军方面确实很有一套。

    吃过晚饭,走在大黄城中的徐寒看着街上队列整齐,气势昂扬的士卒,心底不由得如此感叹道。

    牧极约莫很快就要进攻大黄城,朝廷送来的残部与他带来的三万士卒在诸人的商议之后,被混编在了一起,被天策府军如今的暂代大统领侯岭带着开始训练,虽然这样的做法有些临时抱佛脚的味道,但却好过什么都不做。

    林守拉着红袍公卿们商议如何布置城防,看架势今夜都无法安眠。

    这些事情徐寒着实帮不上忙,也就独自上街走走。

    夜色正好,秋风微凉。

    徐寒却无心欣赏,对于大黄城之战,他很是担忧。

    “府主,府主。”这时耳畔传来一阵清脆的呼喊,徐寒回过神来,侧头望去,却见苏慕安正拿着一串糖葫芦,面脸笑意的看着他。“你尝尝,好吃着呢!”

    男孩说着便将那串糖葫芦递了过来。

    徐寒一愣,板着脸问道:“不是让你少吃点吗!是不是可卿又偷偷给你塞钱了?”

    “没有。”男孩有些委屈,他指了指不远处一位妇人开着的摊位,说道:“是那位婆婆好心给我的,没要钱!”

    徐寒愣了愣,牧极兵临池下,大黄城的百姓逃了大半,剩下的也大抵龟缩在家中,鲜有还有心思出门的,更不提还摆出一个摊位,这多少有些奇怪。

    他没好气的看了苏慕安一眼,“又胡说,哪能白给你糖葫芦?”

    “真的。”男孩见徐寒不信任自己,顿时急了眼。“老婆婆听说我是天策府的人,便将这糖葫芦送给我了。”似乎是为了增加自己此言的可信度,男孩在顿了顿之后又说道:“我真的没有骗府主,刀客是从不说谎的。”

    徐寒自动忽略了男孩后面一句话,他摇了摇头,带着一脸怕生生的男孩走到了那老妇人的摊位前。

    “老人家,这是这孩子的葫芦钱。”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了十文钱,递到了妇人跟前。

    这世道做点生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个糖葫芦钱,或许就是一家人一顿的口粮。老妇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禁没有离开,还上街谋生,想来家中不会太过宽裕,徐寒并不愿意占这些她的便宜。

    正专心给葫芦裹着糖衣的老妇人闻言抬起了头,他看了徐寒一眼,微微一愣,随即回过神来。

    脸上已生出许多褶皱的妇人赶忙摇了摇头:“不用啦,就当送给小家伙的,天策府愿意帮咱们大黄城,我这老太婆做些糖葫芦不值钱的。”

    老妇人的脸上在那时带着一抹真切笑意,说不得如何好看,却让徐寒莫名的生出一股暖意。

    他想了想,便收回了递出钱的手。

    “大黄城大战在即,老人家为什么不早些离去,毕竟...战乱之地...”徐寒皱着眉头问道。

    “人老啦,哪还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更何况俺们不是还有林将军在吗?”老妇人摆手笑道,倒是丝毫未有大战将至应有紧张之色。

    “俺两儿子也在军中呢,他们不走,俺能去哪?”老妇人继续说道,手上的功夫也未有停下,又给一串葫芦裹好了糖衣。

    “小哥也来一串,老身没有别的本事,但这糖葫芦可是好吃得很,我家那两儿子每次回来都要吃上一串。”妇人笑盈盈的将葫芦递到了徐寒的身前。

    徐寒一愣,在微微犹豫之后,还是接过了那葫芦。尝了一口,确实好吃得紧。

    “好吃吧?”妇人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嗯,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糖葫芦。”还不待徐寒回话,一旁嘴角沾满了糖渍苏慕安便重重的点了点头,满脸的陶醉的说道。

    收到夸赞的老妇人脸色一喜,“我一直都在这里摆摊,以后若是想吃,随时都来找婆婆。”

    “嗯。”苏慕安闻言大喜,重重的点了点头。看得一旁的徐寒心里暗骂这小子没出息,世上哪有这么爱吃糖葫芦的刀客?

    “唉,也不知那些夏国的军爷什么时候才能退去,这仗啊什么时候才能打到头。”老妇人笑了笑,神情忽的有些沉闷。

    “婆婆不用担心,我们府主可厉害了,很快便能把那些坏蛋赶跑!”苏慕安嘴里嚼着一个糖葫芦,吐词有些不清的言道。

    “吃葫芦吧,哪来那么多话。”徐寒将手中葫芦递到了苏慕安的手中,没好气的言道。

    苏慕安自知失言,赶忙闭上了嘴,眼睛却是看着新到手的糖葫芦,一阵眉开眼笑。

    呜!

    可就在这时,城门方向忽的响起一阵绵长的号角声。

    徐寒一愣,转头看向城门方向。

    “快快!夏军夜袭了!!!”

    “弓箭手快!”

    “去通知将军!别磨成!”

    一道道焦急的呼喊在从城门传来。

    徐寒的瞳孔陡然放大,牧极的进攻比想象中来得快太多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