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问好
    清晨的宁交城,人潮涌动。

    这涌动不仅源于城内亦源于城外。

    一夜未有入睡的徐寒皱着眉头立在宁交城的城墙上,望着那越聚越多的难民,心思阴沉。

    身旁叶红笺以及鹿先生等人在闻讯之后亦纷纷赶来,大伙几乎都是一夜未有合眼。

    “府主大人。”这时,那位胖得几乎快走不动路的宁交城太守,在两位随从的搀扶下,艰难的爬上了城头。他也一夜未睡,脸色有些苍白,不过此刻脸上却满是谄媚之色,他来到徐寒的跟前,满是横肉脸几乎被难看的笑意挤作了一团。

    “统计好了一共十七万八千余人。”他如是说道,在徐寒的授意下,宁交城的两千余名守城的将士彻夜不眠,终是统计完了流民的数量。

    “嗯。”徐寒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愈发的凝重。“皆是从冀州逃难来的吗?”

    “大抵都是。”胖太守言道,“剑龙关失守,冀州沦陷这么大的消息,小的可是一点信都没有收到,我已经派人快马加鞭将这消息送往长安了,相信不日就会到达。”

    “剑龙关二十万牧家军镇守,还有北疆王牧极在,怎会如此轻易说沦陷就沦陷,朝廷更是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身后的鹿先生在那时皱着眉头言道。

    “这个小的也奇怪呢?不过问那些流民他们也说不明白,只是说夏军忽然就入了关,他们也是望风而逃,哪里能说得明白这些。”胖太守应和道,心底却暗暗盘算,若是大黄城也被破了他这小小一个太守应该如何办。

    “这事恐怕大有蹊跷,少主我想我们得加快赶路,早些回到长安。”鹿先生也没有对这位胖太守的回答抱有太大的期望,他在那时转头看向徐寒,神色凝重的说道。

    “嗯。”徐寒点了点头,他知道鹿先生与自己那位死去的师父一般,满脑子都是什么苍生大义,出了这么大的事,对方自然心头焦急。

    不过很快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城门口那犹如烟色汪洋一般攒动的人群,身着白色甲胄的天策府军正在秦可卿的安排下给诸人纷发米粥,但人数着实太过巨大,这样的纷发不知道要在何时才能做完,况且,这宁交城中能寻到的粮食也远远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

    “那这些难民当如何是好?”徐寒沉声问道。

    这个问题出口,在场诸人皆是将目光落在了那位胖太守的身上。

    “诸位大人就不要开玩笑了,我这宁交城能自饱自主已是不错,这么多难民,怎么装得下。况且冀州那么多,又哪是我一个区区太守能够管得了的。”见诸人向他望来,他顿时脸色一变,连连摆手言道。

    这话虽然只是推诿之言,但道理却是不差。

    若是冀州真的沦陷,难民的数量必然远远不止十七万这样简单,宁交城装不下,也养不活,十七万的衣食住行,开垦荒地,以及熬到丰收前的一年光景,所需要的花销都是一个触目惊心的巨大数字。更何况,以大周近年的光景,来年盼来的是丰收还是颗粒无收都还没有定数。

    一群人在那时你看我我看你,显然都很是无奈。

    就是鹿先生在这时也只能是深深皱眉,对此无可奈何。“不若交给我吧。”可就在这时,人群中忽的响起了一道明亮的声线,诸人一愣,纷纷循声望去,却见那发声之人竟是那位来自天斗城的少主——岳成鹏。

    他的发声让他身后那位余啸大统领有些不满,微微皱眉,但最后还是未有出言阻止。

    “岳兄有办法?”徐寒沉声问道,他与这位岳成鹏相交不深,昨日一见也只是相互交换了一番消息,更谈不上如何了解他的人品,此刻他的忽然发声倒是颇为出乎徐寒预料。

    “徐州乃是鱼米之乡,就是这几年的年景不太好,徐州却也依然算得上风调雨顺,这十七万人去了徐州,想要某个生计我想并不难。况且我父亲与徐州州牧素来交好,这个面子,想来是要给的。”岳大少主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对于此事有着十足的把握。

    但观这半日相处,徐寒却始终觉得这位岳大少主做事有些不着边际,十七万人的性命交到他的手中,他多少有些放心不下。

    因此,他侧头看了看一旁的鹿先生,以此询问他的意思。

    鹿先生会意的点了点头,在那时站出了身子,“岳公子宅心仁厚,能有此举着实是我大周之幸。徐州太守素来有爱民美誉,此事想来问题不大,只是此去徐州路途遥远,公子又带着这么多难民,恐怕得走上一个月的光景,这其中的麻烦,公子可有想得明白。”

    十七万流民可不比军队,路途遥远,且不说民变、离队这些问题,就是这十七万人如何管制,口粮如何得来,又如何运输,甚至到了何处当安营扎寨这些都是问题。

    想来鹿先生也是怕这位岳公子一时脑子发热应下了此事,可之后又不知当如何去做,半途而废,糟蹋了这十七万条性命。

    可谁知听闻此言,那位岳大公子只是盈盈一笑,极为洒脱的言道:“鹿先生能有此问,想来便已是想好了办法,教我便是,岳某只承诺只要他们到了徐州,岳某便保他一个安身立命。”

    岳成鹏这话端是让在场诸人纷纷一愣,之前岳成鹏的各种表现让诸人都暗暗以为这位岳公子更像是一位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可这番话,却是摆明了看穿了诸人的心思。而他却也并不恼怒,如此气度,却是让诸人暗暗羞愧自己方才那一番暗自揣测的“小人之心”。

    “岳公子此话当真?”鹿先生随即问道。

    “绝无虚言。”岳成鹏笃定的回应道。

    那时他嘴角上扬,眸中带笑。虽然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却莫名的让诸人心头一荡,暗暗为他此刻风姿心折。

    ......

    鹿先生到底不亏是天策府三千红袍公卿之首,这十七万流民的迁徙之法,他只用了两日便安排妥当。

    先是逼着那位胖太守借出了一千守军,又讨价还价一番,最后拿出他足足有着四处私宅之事威逼利诱,让他给出了十七万人七日的口粮。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加上难民逗留这几日用去的粮草,足足掏走了一半这位宁交城的粮库。

    然后,鹿先生将十七万人划成数个编制,一千守军各自负责一百七十余人,并立下军令状若是无故走丢一人,便得为负责之人试问。又从一千天策府军中抽出三百余人负责押运粮草,这才算安排妥当。

    第三日的清晨,徐寒一群人便来到城门口,送别即将带着十七万流民上路的岳成鹏。

    几人一番寒暄,便要作别。

    而那时,鹿先生却将岳成鹏拉到一旁,递去一份地图,上面勾画出了此行去往徐州路线。而更是在其中宁交、页明、虎安、柳目四城上勾勒出了一个特殊的标记。

    “这是此行最稳妥的路线,还请岳公子随身携带,莫要遗失。”鹿先生如是言道。

    “谢过先生。”岳成鹏仔细看了一番,暗觉鹿先生不凡,这条线路虽然算不上最近的,但沿途皆是官道,无论是行走的便捷还是安全都是上上之选。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那些标记,又问道:“只是这上面的标记又是何意?”

    “此行路途遥远,岳公子只带了七日粮草,怎么能够,除去宁交,剩余页明、虎安、柳目三城,公子到了,皆可再纷自取上九日的粮草,以防万一,但不可多取,饶了城中百姓的生计。”鹿先生眯着眼睛言道。

    那岳成鹏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露出了苦恼之色。“可是我一个天斗城的世子,怎么唤得动梁州的太守,他若是不给...”

    “老朽为公子挑的这几座城池都是小城,但粮草储备都极为丰裕,最重要的是...”说到这里,鹿先生顿了顿,苍老的脸上浮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军备比起这宁交城还要差上不少。”

    “先生的意思是...可是我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届时被人知道了此事,朝廷追究起来...”岳成鹏的脸上依然满是苦恼,但眸子中分明透露着如狐狸一般的狡黠之色。

    鹿先生闻言,淡淡瞟了这岳成鹏一眼,淡淡言道:“岳公子贵为岳剑仙之子,为人光明磊落,自然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可是我那三百府军闲野惯了,不停劝告,擅自做主。这与岳公子,能有何干系?”

    听到这话,岳成鹏的脸上顿时眼睛眯起,露出了笑意。

    “先生好计谋,好计谋。”他连连感叹道,看得一旁的诸人不明所以。

    这时,负责指挥调度的余啸走了过来,告诉诸人一切准备妥当可以上路了。

    岳成鹏闻言正要辞别诸人,可那时,那位鹿先生却猛地勾下身子,朝着他行了一个大礼。

    岳成鹏见状脸色一变,赶忙伸手将这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扶起,“先生这时何意,莫要折煞晚辈啊。”

    “公子深明大义,为这十七万流民当受老朽一拜。”鹿先生却是口中如此言道,执意一拜。

    岳成鹏几次阻止无果,只能是回了一礼,这才与诸人辞别,领着浩浩荡荡的十七万流民,踏上了去往徐州之路。

    那时,诸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语。

    唯有那位鹿先生深深叹道。

    “虎父无犬子...”

    “岳扶摇后继有人啊...”

    闻言回过神来的徐寒看向鹿先生,问道:“对了先生,方才见你与岳公子相谈甚欢,不知所为何事?”

    那时这位德高望重的红袍公卿,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的回道。

    “叫他代我向岳剑仙问声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