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难民
    宁交城位于梁州的交通要道,北上可抵大黄城,南下可到长安。每每冀州调用兵马粮草皆是必经此地。

    大抵也是因为如此,宁交城的这位太守,比起盐湖城的那位,要富有得多。但是自家的几个私院,都足以将徐寒这上千人马装下。

    至于那太守大人究竟靠着这天时地利收刮了多少民脂民膏,以此便能看出一二。

    不过徐寒现在可没有追究这位太守的心思。

    吃过晚饭,一行人坐在院落中。

    “府军已经安排妥当,在城主的几座别院中住下。”一位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走到了徐寒跟前,如是言道。

    这中年男子唤作侯岭,乃是如今这一千天策府军的统帅。为人忠厚,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但又粗中有细,是位治军好手。

    “嗯,辛苦将军了。”坐在院落的石桌旁的徐寒,点了点头。

    对方会意,便在告了声退后,退了下去。

    这时徐寒方才转眸看向一旁身着红袍的中年男子,“关先生,子鱼的伤势如何?”

    这中年男子唤作关如虹,是随鹿先生一同来到此处的红袍公卿之一,擅长医术,今日便是由他照料的晕厥过去的方子鱼。

    关如虹闻言赶忙拱手,恭敬的言道:“只是受了惊吓,已经苏醒了过来,状态虽然还有些不好,但已无性命之忧。”

    “嗯,也辛苦先生了。”徐寒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都是我今日唐突,还请徐兄莫怪。”岳成鹏在那时说道,他性子虽然跳脱,但也绝非蛮横之人,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他心头多少有些愧疚。

    徐寒闻言,朝着岳成鹏笑了笑。“事已经发生,岳兄不说,迟早也会有人说,岳兄就不必自责了。”徐寒如此宽慰道。然后脸上的神色一正,再次问道:“岳兄既然是从玲珑阁逃出来的,可否将那夜的情形好生与我说上一遍?”

    岳成鹏在那时也收起了他素来玩世不恭的模样,沉着眸子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来。

    听完他的讲述徐寒等人的眉头顿时皱起。

    虽然在离开之前,对此事便有所预料,可当他真正发生,徐寒还是有些措不及防。

    他有心询问了一番宋月明的情况,可是岳成鹏等人当时想着逃命,自然没有来得及关注这些,徐寒的心头为此一沉,他太了解宋月明的性子了,若真是如此,恐怕宋月明如今也是凶多吉少

    夜深人静,诸人散去。

    叶红笺见徐寒心情不郁,便拉着对方出了院门,言道是要出去逛逛。

    这时早已夜深,宁交城的街道上商家早已歇业,只有些许赶路的行人。

    徐寒知道她是想要开解自己,索性便应了下来。

    “是在担心宋月明吗?”走在几乎空无人的街道上,叶红笺忽的出声问道。

    “嗯。”徐寒沉着点了点头,对于叶红笺他也没有好隐瞒的。

    “吉人自有天相,你担心他也无用,况且岳成鹏也说了他没有看见宋月明,想来对付司空白也轮不到他出手”叶红笺安慰道,只是话说道后面,自己也觉得这理由有些牵强,声音顿时小了几分。

    徐寒知道她是一片好意,倒也不忍拆穿,他苦涩的笑了笑:“终究是宋兄自己的选择,生死皆是他自己的路。”

    末了他又顿了顿,补充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路”

    叶红笺闻言,侧着脑袋看了少年一眼,见他脸上稍稍舒展开来的神色不似作假,女孩心头稍安。她又忽的问道:“那你的路呢?”

    徐寒闻言一愣,他脸上少见的浮现出一抹迷茫之色。

    “不知道。”他摇了摇头。

    “堂堂天策府的少主,竟然能说不知道?”叶红笺瞪大眼珠子,一脸的惊诧之色。

    徐寒知她是故意逗弄,不以为意的言道:“那是老头子留给我的东西,这么大个摊子,我可没这样的雄心壮志。若不是他死了,又哪轮得到我。”

    “不过,他毕竟是我的师父,于我有救命之恩,既然他想要我做,我就试一试吧。”

    “说得好生为难。”叶红笺撇了撇嘴,显然对于徐寒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态度极为不屑。

    “不是为难,我当然知道天策府府主位置是一个天大好处,我只是”徐寒说到这里顿了顿,方才又言道:“只是有时候我很羡慕宋兄,有可以为之生为之死的东西。”

    “而我,似乎一直在被某些看不见的东西牵引着,被动的活着我不喜欢这样”

    叶红笺听出了徐寒心头苦闷,她也收起了调笑的意思,脸上的神色一正,“其实你也有得选啊,你可以逃离玲珑阁,并不一定要去做天策府的府主”

    可徐寒却在那时直直的看着叶红笺的眸子,轻声说道:“不,我没得选。”

    叶红笺一愣,她听出徐寒话中所指,脸上顿时泛起一阵潮红。

    她跺了跺脚,羞涩的转过了脑袋,不去理徐寒。

    徐寒见状微微一笑,又言道:“其实并不仅仅于此,玲珑阁上发生的事情让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想要按自己的心意而活,就得足够的强大,我之所以总是被安排,总是被牵引,就是因为我太过弱小。所以,我想要成为天策府的府主,我想要拥有自己的力量。”

    说这话时,少年周身的气势似乎也变得不一样了些。

    具体是哪里不一样,叶红笺说不真切,只是觉得,他似乎终于有了那么一点,天策府府主的样子。

    这样的转变让女孩的心底一喜,她又侧头看向,徐寒,眉宇间浮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二人就这样,走了许久,时间已经快到亥时,二人正打算回到府中,好生休息,毕竟明日还要继续赶路。

    可就在这时,城门方向忽的传来了一阵躁动,似乎有什么人与巡夜的士卒起了冲突。

    二人对视一眼,皆是转身朝着那城门方向走去。

    却见烟夜之中,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挤作一团,似乎想要进入城中,却被守城的士卒们拦住,双方你推我攘闹得不可开交。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周遭的住户,见局势有些难以控制,那为首军官赶忙派出了数位士卒去城主府请太守前来处置。

    徐寒也在那时皱了皱眉头,他敏锐的察觉到这些百姓似乎与一般的乞儿不同,他们神情虽然狼狈,但都带着些许行囊,甚至大都是拖家带口,更像是从某处跑来的难民。

    徐寒的心思一沉,脚尖点地,身子便高高跃起,上了城头,叶红笺见状亦是赶忙跟上。

    二人于城头上翘首一望,入目之景,却是让他们的身子一震,久久难以平复。

    那宁交城外,密密麻麻,人头攒动,足足数万之众,皆是不知从何处涌来的难民,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远处更多的人影正在缓缓朝着此处聚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