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消息
    苏慕安是一个很奇怪的孩子。

    在听闻徐寒便是天策府的少府主后,这孩子一反之前的态度,闹着要做徐寒的贴身护卫。

    徐寒询问他缘由,少年便想也不想的说道:“因为你是大英雄。”

    徐寒疑惑,他自认为这一生,他可没有做过任何担得起这二字的事情。

    直到苏慕安说出了他的想法,徐寒才哑然失笑。

    “天策府都是好人,能当上府主,自然是好人中的好人,那就一定是大英雄。”

    之前便见识过这孩子那异于常人的逻辑的徐寒,自是不会与之争辩,他询问了一番苏慕安他父亲的事情,又与鹿先生核实了一下,这才知晓。

    苏慕安确实有一个叫做苏古魏的爹,似乎还是当年牧家军的旧人。在牧王逆案案发之前,因为家中老父病危,不得已辞去了军中职务,这才逃过一劫,前些日子被长夜司以在逃罪犯之名押捕回了长安。

    了解到这些的徐寒随即心安,索性便由着苏慕安让他做了自己名义上的“护卫”。

    得到这样殊荣的苏慕安,可谓春风得意,几日来脸上都挂着合不拢的笑意,看得诸人亦是哑然失笑,暗觉这孩子有趣得很。

    ......

    诸人赶了三日路,走了足足三百里,距离长安依然还有七八日的路程。

    这日他们照常上路,走在徐寒身后叶红笺看着少年身旁,那位背着与自己体型极不相符的刀剑的男孩,忽的来了兴致,问道:“小安安,你这刀剑能拿给我看看?”

    本来一脸笑意苏慕安闻言,顿时脸露警觉之色,他警惕的看着身后的叶红笺,瞪大了眼珠子,一个劲的摇着脑袋。

    “怎么,难不成还是宝贝?”叶红笺见他如此,便有心想要捉弄一番。她满脸揶揄之色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那对刀剑,撇了撇嘴。“破破烂烂的,也不像啊。”

    这话出口,顿时踩到了小家伙的痛脚。

    “哪里破破烂烂了,我爹说了这可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是我老爹的老爹的老爹...的老爹留下来的神兵利器。”男孩掰着手指又一连说了十七个老爹。

    这几日的相处,诸人早已被男孩动不动便抬出十七个老爹叙事方法折磨得脑仁发疼。叶红笺连连摆手,也不想与一个小孩争论此事。“好好好,是宝贝,是宝贝成了吧。”

    “那你给我瞧一瞧,开开眼界,我又不会抢你的东西。我可是天策府的人,是好人。”叶红笺继续说道,眼睛里露出了犹如狐狸一般狡黠的笑意。

    这般模样端是周遭的诸人一阵好笑,却也并不点破,反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番情形,毕竟一路上枯燥的赶路着实无聊,有苏慕安这样小家伙在,却是给诸人带来了不少欢乐。

    苏慕安闻言一愣,他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叶红笺,这道理自然是没错,可是叶红笺那满脸的笑意着实让他有些不安。

    他左右为难的想了一会,却忽的记起了什么,果决的摇了摇脑袋。

    叶红笺见他如此,顿时高声言道:“你怎么如此小气,我就看一看而已。”

    “我爹说了,刀剑是杀伐重器,不可轻用,用之则必饮鲜血。”苏慕安一脸认真说道。“这可是我老爹的老爹的老爹的...”

    见他又要一连说出十余个老爹,叶红笺顿时慌了神,她连连摇头:“好了好了,不看就不看。”

    周遭诸人见素来机灵古怪的叶红笺竟是在这苏慕安的身上吃了憋,顿时发出一阵哄笑,气得少女没好气的狠狠的跺了跺脚。

    唯有那位苏慕安,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一脸不解。

    ......

    一行人在暮色降临前,来到了宁交城。

    几乎与盐湖城的太守如出一辙,这宁交城的太守在听闻了诸人的身份之后,先是一惊,随即方才恢复过来,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神色,忙不迭给诸人安排住处。

    “徐兄!徐府主!”可就在诸人就要入城之时,身后却忽的传来一阵惊呼。

    徐寒一愣,回眸看去,却见远处数道身影,正风尘仆仆的赶来。

    徐寒皱了皱眉头,沉目望着那来人,他觉得那人有些眼熟,但又一时记不起究竟在何处见过,而观那几人的模样,神情之间似乎还有些狼狈,像是从某处逃难而来一般。

    “是天斗城的少主,岳成鹏。”这时,一旁的鹿先生靠在徐寒的耳畔轻声言道。

    徐寒愣了愣,这才想起,是在玲珑阁的轮到大会上匆匆一瞥,只是二人却并无多大交集,因此,徐寒才一时记不真切。

    对于这位少城主,徐寒倒是有些耳闻,除了有些不学无术之外,倒没有什么坏心事,此刻他急匆匆的赶来,徐寒自然没有避而不见之礼,便索性朝着身旁那位太守使了个眼色,对方极为便会意的退到一旁,一群人则立在了城门口处,等待着这位少城主的到来。

    待到对方走到了跟前,诸人这才将他们模样看得真切。

    少城主岳成鹏衣衫之上多有破口,身后随行的烟衣男子似乎还带着伤势,步履沉重,而之后的一干随从更是灰头土脸,却是寻不到半点天下传闻中天斗剑客的潇洒与飘逸。

    “原来是岳兄。”虽然摸不清对方的来意,但徐寒还是极为客气的朝着对方行礼。

    “呵呵,正是正是。”倒是这岳成鹏却丝毫没有天斗城少主的自觉,他极为随意的敷衍了一番。不过好似因为这一路走得太过急躁,此时更是自来熟一般将手按在了徐寒肩膀,勾着身子喘着粗气。

    “岳兄不是代表天斗城在玲珑阁做客吗?怎么弄得如此狼狈?可是遇见了什么祸端?”徐寒自然是看出了对方的异样,他随即关切的问道。

    心底却也暗暗奇怪,这天斗城岳扶摇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剑仙大能,哪个不长眼的贼人敢对他们下手?

    诸人闻言也皆在那时将目光落在了岳成鹏的身上,对于此事显然也是极为好奇。

    “别提了。”这时的岳成鹏似乎也恢复了些许。“司空白那老妖怪,好事不想,却想着要找什么刑天剑,杀皇帝老儿。”

    “我们不愿,还非得将我等囚禁。”

    “幸好宁掌教几人与之发生冲突,打斗在一起,我这才在余统领的护佑下逃了出来。”

    “什么?”他此言说罢,人群中便是惊呼连连。

    “那宁竹...宁掌教呢?”而还不待徐寒发问,人群中的方子鱼便迈出而出,急切的问道。

    “雨太大没看真切,不过好像是死了。”岳成鹏皱着眉头回忆道。

    这话方才落下,那方子鱼的脸色顿时一白,便在诸人的惊呼声中直直的栽倒在地。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