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初心未负
    夜深。

    夜空中乌云密布,不见星光。

    一身宽大紫袍的少年,眸含煞气的来到了重矩峰山巅的那座府门。

    他一把推开了试图上前拦住他执剑堂弟子,步履匆匆迈入了府门。

    那些执剑堂弟子,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收起了入府去追这位最近得势的执剑堂堂主的心思。

    幽暗府门里空无一人,以往服侍的弟子,今日似乎都被府门的主人遣散,就连烛火都未点着。

    少年走得很急,空荡的院落中,只有他的脚步声来回作响,清晰又孤寂。

    终于,他快步走到内府,推开府门,府中别致的院落里,一位红袍老者与一位白眉烟发的中年男人于院中的石桌旁对坐。

    二人身前都摆着酒杯,显然已喝了不少。

    “师叔、掌教...”这番情景让紫袍少年微微一愣,但随后他还是极为恭敬的朝着二人行了行礼。

    “怎么有空来这里?”正在对饮的二人在那时转过了头,看向恭敬紫袍少年,其中白眉烟发的男人问道。

    “师尊将昨日数位不愿意答应他们要求的宗门代表囚禁了下来,弟子以为此事不妥,有辱我玲珑阁门风,故而前来寻二位商量此事。”紫袍少年如是言道。

    “门风?”白眉烟发的男子闻言,竟是在那时冷声一笑。“可叹我玲珑阁如今还有什么门风可言?”

    “一个可以与长夜司为伍的宗门?说起来应当算得上是武林败类了吧。”男人说到这里,又是一笑,脸上的神情竟是有那么几分疯癫之状。

    “掌教难道要放弃了吗?”紫袍少年似乎是听出了男人话里的沮丧,他有些不安的问道。

    “放弃?”男人转眸看了少年一眼,“宁竹芒活了这么多年,可从来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

    “那掌教准备如何做?”少年闻言脸色一喜,赶忙问道。

    “若是再让师叔这么肆意妄为下去,玲珑阁断的就不是传承,还有着数千年来数十辈先贤们苦心经营出的清誉。”这时,一旁的红衣老者也喝完了最后一杯酒站起了身子,沉声言道。“杀泰元帝?能救苍生?可笑。”

    “泰元帝一死,以祝贤的狼子野心,岂不得拥兵自立,但他稳得住大周的天下吗?届时各地打着勤王名号乱军必然层出不穷,外忧内患加在一起。救不了苍生,更救不了玲珑阁。”宁竹芒也在那时沉着声音接过了话茬。

    紫袍少年,听出了些许味道,他问道:“师叔与掌教是准备提前行动了?”

    “没了传承,但这清誉终归我们还是得想办法保下来吧。”红衣老者忽的笑了起来。

    “什么意思?”紫袍少年听得云里雾里。“师叔找到了《大逆剑典》的弱点了吗?”

    当日也是在这样的夜里,他来到这府门中询问老者破局之法,老者告诉他,当年他的师尊芒极剑仙修炼此法时,入了魔境,数位原本门中仙人大能都败在了芒极剑仙的手中,而当时正赶来寻找《大衍剑诀》沧海流不过大衍境,却掌握了《大逆剑典》的破绽,在他的帮助下,钟长恨方才斩杀了自己的师尊。

    而想要对付司空白,最好的办法便是找出大逆剑典的破绽。

    因此也才有了宋月明拜入司空白门下这样的戏码,为的就是得到全本的《大逆剑典》,好给钟长恨参悟这本剑诀时间。

    此刻他观宁竹芒与钟长恨的模样,暗以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大逆剑典》的破绽。

    “哪能这么快。”只是钟长恨却在那时摇了摇头,神情有些无奈。

    “那师叔与掌教究竟要怎么做?”宋月明闻言心头愈发的疑惑。

    宁竹芒眸子在那时眯了起来,寒声言道:“杀不了司空白,但我们却杀得了祝龙起!”

    “这!”就是宋月明也没有想到二人竟然是如此计划,他当下便是一愣。

    “此次前来玲珑阁的不止是祝龙起,还有数位长夜司掌权者的子嗣,他们若是死在了玲珑阁,且死在了我们手中,届时司空白就是如何游说,料想对方也不会相信,这样一来,玲珑阁与长夜司的合作必然无法进行下去。如此,我玲珑阁的清誉便保住了。”

    “可是,若是师尊知道了此事,必然...”宋月明皱起眉头,这个计划与其说是鱼死网破,倒不如说是白白送死。以司空白如今的性子,知道宁竹芒与钟长恨做了这样的事情,后果可想而知。

    “自然便是一死。”宁竹芒果决道。

    “可玲珑阁还是在师尊的手中,这清誉...”宋月明有些不明白这个计划的意义究竟在哪里。不过他的疑惑还未说完,便被一旁钟长恨打断。

    “就得看你了。”钟长恨在那时笑道。

    “看我?”少年不解。

    那时这位名满天下的剑道宗师脸上浮现出了无比慈祥的笑意。

    “他以为你修行《大逆剑典》便可以完全控制你,但那一部分可以控制心神的诀窍我已经修改,你所修行的《大逆剑典》并无这个弊端,而他却不知此事。待到我们死后,你得继续待在他的身边,找到合适的机会,代我们...”

    “杀了他!”

    宋月明听闻此言,顿时脸色一变,他听出了二人的赴死之心,更听出了他们并不愿意让他参与此事。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二人赴死,他又如何能够做到?

    “弟子不愿,弟子要与二位师叔一同前去!就是死...”他当下便分辨道。

    “月明。”可他的话却再次被钟长恨所打断。老人的声音在那一刻变得无比的温润,好似长辈在看着自己满意的后代,脸上布满了欣慰的笑意。

    “嗯?”宋月明一愣。

    “记住了,玲珑阁的传承,不是什么天下第一宗门,也不是要有多大的山头,多众多的弟子,而是意志。”

    “自千年前,开山祖师传下的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意志。”

    “只要你记住了这一点,哪怕只有一个人活着,玲珑阁便活着。”

    老人缓缓言道,话音一落,还不待宋月明说出什么,他的手便在那时轻轻敲在了宋月明的颈项。那少年身子猛地一顿,便犹如失了提线的木偶一般,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钟长恨伸出手,扶住了昏厥的少年,将他的身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

    二人在那时注目看了一小会那位犹如熟睡过去的少年,然后几乎在同一时间,二人又相视一笑,迈着大步,联袂走出了府门。

    ......

    二人走出府门时。

    酝酿许久的天空发出了一声轰鸣,终于下起了暴雨。

    金珠大小的雨点,在夜色中串起了帘幕。

    府门外方才那密密麻麻负责看守的士卒不知何时尽数被遣散。

    只有那位身着七星烟袍龙从云,静静的站在雨幕中,看着从府门中走出的二人。

    雨水拍打在他的身上,他却未有撑起真元屏障的打算,而是任由那雨水打湿他的发梢与衣衫。

    他的到来,显然出乎宁竹芒与钟长恨的预料,二人有些诧异的看着龙从云。

    三人的目光穿过雨帘,在夜色中交汇。

    除了雨声,天地似乎都沉默了下来。

    “那孩子呢?”终于,龙从云率先打破了沉默,出言问道。厚重的声音穿过了嘈杂的雨声中清晰的传入了二人耳中。

    “睡下了。”宁竹芒如是回应道,眸中的目光很是警觉。

    龙从云愣了愣,但很快便点了点头。“嗯,留下他,或许还有转机。”

    “那二位呢?此去何处啊?”他又问道。

    “去该去的地方,做该做的事情。”宁竹芒再言道。

    龙从云见他不愿坦白,却也并不恼怒,他微微一笑,便娓娓言道:“师叔修的是《大逆剑典》,当年芒极师叔以此法,险些毁掉玲珑阁,二位想来不会是他的对手。”

    “那么能做的,龙某想了想,似乎只有杀了那位祝大世子,方可暂缓师叔那失心疯的计划。”

    说到这里,龙从云看了看二人,又才言道:“这可是釜底抽薪之计,师叔若是知道了,恐怕...”

    “怎么?想去邀功?”宁竹芒的眉头一挑,眸中寒光大盛。

    那如有实质的杀意几乎毫不遮掩,但龙从云在那时却犹若未觉一般。

    “师弟误会了,我只是想提醒二位一句。”

    “祝龙起固然不是二位的对手,他身旁那位公孙明虽然算得好手,但也招架不住二位的联手。”

    “可是这里毕竟是玲珑阁,二位若是被那公孙明拖住了一会,这响动想来是瞒不过师叔的眼睛。若是二位不干得干净利落些,待到师叔被惊动,此事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听闻这话,一旁的钟长恨似乎闻到了些许不一样的味道,他迈出而出,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位新晋的掌教大人,沉着声音问道:“那以掌教的意思,此事我二人当如何做?”

    “简单。”

    “二位出手缠住那公孙明,在下从暗处杀出,一剑结果了那位世子的性命。”

    “二位意向如何?”

    龙从云这般言道,脸上的笑意灿烂。

    一如数十年前,几人初识时那般。

    那时,三人相视一笑,恩怨皆消。

    原来这么多年过去。

    虽路已殊途,却终是无人负过初心。

    想来,这世上应该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吧。

    雨下得更大了。

    却淹没不了,雨帘中三人那忽的升起的开怀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