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舍不得
    所谓的剑意也好刀意也罢。

    乃是修行此道的修士参悟此道而得出的东西。

    他不同于真气与力道,是一种与真元拥有相似力量,却又截然不同的事物。

    哪怕是最厉害的天才,想要将剑意修炼到足够外放的境地也需要抵达通幽境方才能够做到。

    可徐寒分明才丹阳境,他是如何跨过两个境界做到这一点的?

    祝龙起想不明白。

    而事实上,徐寒也并没有打算给他细细思考的机会。

    铮!

    一声高亢的剑鸣在那时自刑天剑的剑身之上升腾而起,徐寒本已被祝龙起压下的身子在那时如有神助一般猛地挺直,祝龙起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不断被抬起的刀身,目光从惊讶到诧异,从诧异变作惶恐。这一系列的转换只在数息之间便完成。

    徐寒的身子继续前压,那股纯粹的剑意好似没有尽头一般还在不住的自徐寒的体内倾泻而出。他欺身上前,祝龙起无论如何催动自己体内的力量,在这股纯粹的剑意面前,都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很快,他的刀便贴在了他的胸口。

    那时二人离得极近,祝龙起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徐寒那张脸上,勾勒出的笑意。

    那是一种稳操胜券的笑意。

    “祝世子。你输了。”徐寒用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清的声音在祝龙起的耳畔轻声言道。

    此言一落,那些缠绕在徐寒剑身上的剑意如得敕令一般,直直的朝着祝龙起的身躯轰来。

    “噗!”

    剑意及身,祝龙起的脸色一白,一口鲜血猛地自他嘴里喷吐而出。

    他眸中的神色顿时涣散,脑袋一歪,竟然就在诸人的眼中昏迷了过去。

    赢了?

    即使这样的事实发生在诸人的眼帘,可依旧让诸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通幽境的祝龙起败在了丹阳境的徐寒手中?

    他们看了看那倒地不醒的祝龙起,又看了看收剑归鞘的徐寒,这时有人才发现,徐寒的境界竟然在这样的大战之中得到了突破。他已经到了三元境,可饶是如此,这件事情依然显得有那么几分不可思议。

    惊呼、欢呼。

    皱眉、展颜。

    这样的情绪,纷自浮现在诸人的脸上。

    人生百态,从这时济世府中大抵便能看出一二。

    只是高台上那位红衣少女,却没有去品味周遭诸人心思的打算。她看着台下那位少年,展颜一笑,眉宇如画。

    她几乎是在祝龙起倒下的那一瞬间,便快步走了下来,来到少年身侧,仰头看着他。

    眸里光芒闪动,有些心疼。

    她伸出手,轻轻的用衣袖擦拭着少年身上密布的血迹。

    这个过程她做得小心翼翼,似乎生怕触痛了少年。

    那模样却是有几分小媳妇的样子。

    徐寒的心头一动,在少女诧异的眼神中抓住他的手,将之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然后他望向高台上那位脸色阴晴不定的仙人拱了拱手,“谢过长老成全。”

    他这般说完,先是看了看站在司空白身侧的紫袍少年,那少年正对着他浅笑,然后徐寒又望了望坐在台下的钟长恨与宁竹芒,二人目不斜视的点了点头。徐寒终是心安。

    于是,他转过了身子,拉着叶红笺,领着便朝着大殿外走去。

    身后的红袍客卿在那时漫步跟上,而方子鱼与周章亦站起身子,深深的看了在场诸人一眼,然后随着徐寒走出了大殿。

    高台上的司空白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头一沉,就要站起身子。可那时,那位阴测测立在一旁的公孙明却朝着司空白摇了摇头。司空白见状愣了愣,最后方才脸色阴晴不定的止住自己要再次出手的冲动。

    而公孙明却在那时死死的盯着周章那远去的背影,眸中目光渐渐阴冷了下来。

    这一天,天策府的主人终于又一次踏上了回到那座府门路。

    而也是这一天,那位卧病于床的北疆王,数月以来,第一次从床上坐起了身子。在那位与她结发十年之久的妻子的陪同下,登上了剑龙关的城门。

    “老爷觉得身体好些了吗?”生得极为美艳的女子推着木椅,关切的问道。

    坐在木椅之上脸色苍白的男人抬头看了看天空。

    位于北地的冀州,地广人稀。

    也得益于此,这里的天似乎要比中原更高,更蓝,也更宽广。

    “真漂亮。”男人看着这样的景象,如此言道,声音极轻好似呢喃。

    背后美艳女子闻言,微微一笑。

    “老爷若是喜欢看,每日我都可以带老爷来看。”

    谁知才堪堪年过四十的男人闻言却在那时摇了摇头。“美景亦逝,人复如是。这样的精致看一次,便少一次。”

    “老爷说什么呢?”美艳女子闻言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悦的说道,“老爷的身体好着呢,大夫说了再调养一两月便无大碍了!”

    自从他登上北疆王的宝座以来,这世上已经少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与他说话了。

    男人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他笑着摇了摇头,并不争辩。

    哒哒哒!

    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关外传来,远远的便可看见马蹄扬起的尘埃滚滚而来。

    “这些蛮子真是闲得慌,每日都来叫阵!”美艳女子望了望那关外的景象,本能捂住自己的鼻子,嘴里如是言道。

    然后低头又看向坐在木椅上的男人,轻言道:“老爷,我们回去吧,这些蛮子污言秽语,难听得很,不要脏了老爷的耳朵。”

    可素来听她话的男人却在那时摁住了女人就要推动他木椅的手,摇了摇头。

    女人见状,有些不解,正要说些什么。

    呜呀!

    可这时耳畔却传来一阵绵长的闷响,女人愣了愣,侧目看去却见两侧的将士竟然开始拉起城门的缰绳。

    “老爷要应战?”女人问道,眉宇间有些掩不住的担忧。

    可男人还是没有说话,他摁着女人手,素来羸弱的身体却不知哪里生出了这么大的劲,女人几次想要抽回自己的手,都未有成功。

    尘埃越来越大,马蹄声也越来越急。

    女人感觉到了男人的异样,她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知今日究竟是哪位将军应战呢?”她试图从男人口中打探出些什么,在那时故作无觉的问道。

    这一次,男人摇了摇头。

    “没有人应战。”

    “嗯?”女人又是一愣,“那为何要打开城”

    女人到了嘴边的门字还未有出口,她脸上的神色便在那时一滞。

    马蹄声从脚下大地传了过来。

    震耳欲聋的声响让这雄伟的剑龙关也在那时随之颤抖了起来。

    夏军入关了!

    时隔五十余载,夏朝的铁骑再次破开了剑龙关的大门。而这一次,没有累累的白骨堆积,他们兵不血刃,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女人来不及去细想究竟是什么促使了男人这样的决定,她的袖口处,一道寒芒亮起。那是她自从与男人成亲那日便一直随身携带的东西,整整十年,不曾离身。

    可就在她的手要挥向男人的景象之时,她的身子又豁然僵住。

    时间好似在那一刻停止了下来,她皆白的额头上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汗迹。

    就在她要动手的一刹那,周围或明或暗数十道气机将她锁定,她很清楚,只要自己的手再向前伸出哪怕半分,那些气机的主人便会在她的匕首割破男人的喉咙之前,结果掉她的性命。

    无论是以男人的心机,还是镇守北疆数十年的牧家军的底蕴,他们都可以很轻而易举的做到这一点。

    想到这里,女人额头上的汗迹愈发的密集。

    马蹄声还在作响,滚滚的尘土扬起,遮天蔽日。

    究竟会有多少的夏朝铁骑在今天涌入剑龙关,或许十万或许二十万,又或许更多,女人算不真切。但只是想一想这样的事情将会带来的后果,女人的心便沉到了谷底。

    男人终于在这时转过了头。

    他的脸色苍白,嘴唇几无血色。他目光淡漠,神情木然。一如十年前,那个红烛摇曳的夜晚。

    这么多年,他似乎从未改变。

    但女人却在这时忽然发现,她似乎也从未真正的认识过这个男人。

    “我活不了多久了。”男人张开了嘴,吐出了一道犹若叹息的声音。低迷、沙哑、暮气沉沉。

    “但在死前,我想为牧家做点什么。”

    男人的眸子看向女人,目光依然淡漠,就像是一片坏死的树林,风吹不动,雨落不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双眼睛,更像是一双死人的眼睛。可它偏偏生在了一个活人的脸上,诡异得让人多看一眼便会觉得毛骨悚然。

    “你我结发十年,我不想杀你。”

    “回去告诉祝贤,我”

    “只要他的命。”

    马蹄声还在作响,夏朝的铁骑好似潮水一般涌入这座雄关。

    女人带着惊恐沉默的离开。

    那时,跟随了男人近十年的甲士走到了男人的身侧,不解的问道:“将军为何不杀了那个贱人?”

    男人闻言,抬起了头,看着那女人离去的方向。

    那里早已寻不到她的身影。

    他想了想,终是说道。

    “舍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