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萌芽
    徐寒的主动出击,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

    即便是祝龙起也在那时忍不住心头一跳,不敢大意,以长刀横于胸前试图先以守求稳,静观徐寒的后招。

    待到徐寒长剑及身,那剑尖抵于他的刀身之上。

    祝龙起的脸色顿时古怪了起来,徐寒这一剑的力道,非但不大,反倒是弱得出乎预料。

    祝龙起可是祝贤的儿子,他父亲的城府他或许只学到皮毛,但那股杀伐果断的狠厉劲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根本来不及多想,周身的真元刀意便在那时奔涌而出,透过他的刀身,直抵徐寒的身躯。

    那时,只见徐寒的身子一震,便再次倒飞出去。

    ......

    在场诸人看着徐寒如此虎头蛇尾的举动,有些发愣。

    他们之前见徐寒主动出击,几乎都以为这位天策府的少主有什么杀招,可他却如此轻易的再次被祝龙起击退,却是让众人有些想不明白,这徐寒究竟在做些什么?

    祝龙起的心头同样很是不郁。

    他觉得自己被徐寒戏弄了,方才徐寒那样的忽然进攻,他的心底竟然有了那么一分畏惧。

    他是谁?

    他是祝龙起,长夜司首座祝贤的儿子,通天门紫煌刀圣的弟子。

    一旦长夜司的密谋成功,他便是新的王朝唯一的继承人。

    这样的他,怎能被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唬住?

    祝龙起很愤怒,他将这一切的错误都归咎于徐寒的身上,他决定结束一场闹剧。

    于是,他失了再与徐寒言语的兴致,身子一顿,化作一道流光,直直的朝着徐寒杀去。

    方才站定身子的徐寒,面对忽然杀到的祝龙起,眸中没有半分的慌乱之色。

    他反倒是脸色一喜,大喝一声:“来得好!”

    随即周身真气再次被他催动起来,手中长剑一如之前一般迎上了祝龙起的刀锋。

    铛!

    伴随着一声脆响,刀剑相遇。

    磅礴的力量开始搅动。

    但诸人却诧异的发现,这一次的徐寒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便被击退。

    那少年咬着牙,**的上身上青筋乍现。

    他足足的在祝龙起的刀芒下坚持了五息的光景,方才体力不支,倒飞退去。

    那时的徐寒身上被祝龙起的刀芒生生的刮出了数道伤口,虽然皆不致命,但殷红的鲜血还是顺着那些伤口不住的下淌,看上去多少有些狰狞。

    得此战果的祝龙起非但没有高兴起来,反而是脸上阴沉无比。

    旁人或许不觉得徐寒坚持这五息光景有何特异之处,但祝龙起却是明显感觉到徐寒的力道似乎比起之前大了几分。

    这种变化虽然不足以改变战局,但却让祝龙起隐隐有些不安。

    他唯恐再生变故,身子便在那时再次袭杀向徐寒。

    徐寒却似乎是杀出了血腥,面对祝龙起的刀芒可谓不闪不避,再次迎上。

    然后,他又败下了阵来,身子退去,身上再添数道伤痕。

    但与祝龙起僵持的时间却从五息变作七息。

    ......

    接下的时间里,二人陷入了缠斗。/p>在场诸人也从这样的缠斗中闻出味道,转眼二人已经交手了十余次,徐寒从一开始的触之即溃,到了此时竟然能与祝龙起僵持十余息功夫。

    虽然他的身上早已在这样的打斗中布满了伤痕,可他的周身气势却一息胜过一息,丝毫不见疲态,反倒是祝龙起在徐寒这样的变化下渐渐失了方寸。

    又是一次交锋落下,这次退去的不止是徐寒,那位祝大公子,似乎也因为长时间的鏖战,而气息不顺,退了下来。

    这举动引起了诸人的一声轻呼,祝龙起这样的退步,意味着二人之间胜利的天枰似乎有了摇摆。

    祝龙起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火气,他的脸色极为阴沉,之前的数次交锋,他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徐寒远不是自己的对手,唤作其他这般实力的修士,恐怕早已力尽而亡,可偏偏徐寒的肉身已是紫霄境,这般境界的肉身无论是耐力还是恢复力都超出正常人太多,一番打斗下来,他不仅没有成功将之击败,反倒是在徐寒的力量诡异的越来越强,他自己落下下风。

    想到这里,祝龙起的眸子一沉,他知道不能再如此下去,必须一招制敌。

    他虽为人谨慎,但却也不乏狠厉一面,在想清楚了这些之时,祝龙起咬了咬牙,并未有如之前一般再次杀出。

    只见他的身子忽的停下,手中长刀被他双手握住刀柄高高举起,刀意与真元翻涌而出,犹如蛟龙一般出缠绕着他的躯体,很快那漆烟色的力量便将他的身躯完全包裹。

    “罗睺!”

    那时,阴冷的声线自他嘴里吐出,他的身躯一震,那些缠绕着他躯体的烟色力量猛地涌入了他的体内。一股气势豁然爆开。

    “一变!”

    又是一声轻喝,重新展露诸人眼前的祝龙起双眸之中蒙上了一层血色,一道张牙舞爪的恶鬼虚影自他的背后浮现。

    “恶鬼临!”

    暴戾的气息猛然荡开,让在场诸人心头一震。

    这是紫煌刀圣的成名功法罗睺九变的第一式,以恶鬼之力加持己身,以祝龙起的境界想要施展此法极为勉强,甚至有可能对他的身体造成一些危害,但如今的徐寒着实太过诡异,他万般无奈之下,只有放手一搏。

    这样的变故,让徐寒眉头微微皱起,他却是未有想到这祝龙起还有这样一道杀招。

    而他这样的神情落在祝龙起的眼中便是漏了怯,祝龙起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嘲弄之色。

    他的身子再一次动了起来,身后恶鬼如影随形,转瞬便杀到了徐寒的跟前。

    而后他手中的长刀以力劈华山之势落下,直取徐寒的面门。

    徐寒见状,心头一沉,他知道祝龙起是要与他在这一招里决出胜负。

    他亦并非胆怯之人,在这时心头一沉,周身的肌肉鼓起,体内的三百六十五枚窍穴疯狂转动。而丹田处的那枚剑种与金丹也在这时运转起来。

    他在之前与祝龙起的硬撼中便发现,祝龙起的刀意,或者说这种来自外界的巨大压力,竟然可以使他那久久无法融合在一起的金丹与剑种产生某种奇异的变化。这样的变化似乎可以促使二者的融合。

    徐寒意识到这或许是他战胜祝龙起的唯一办法。

    因此,他在之后的战斗中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与之硬碰硬,即使是为此平添许多伤痕也在所不惜。

    而他也确实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报,他的剑种与金丹开始融合,若是一切顺利,只需再十次左右,便可完全融合。

    可偏偏祝龙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竟然是不惜留下暗伤也要与他搏上一搏。

    徐寒在那时一咬牙,眸中一寒,那便看一看究竟鹿死谁手吧!

    他如是想到,便不再迟疑。

    ......

    轰!

    一道闷响炸开。

    二者的刀剑又一次如电光火石一般撞在了一起。

    只是方才接触,徐寒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这让他的身子一沉,脚下的地面竟然寸寸龟裂开来。

    祝龙起,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出几分。

    徐寒暗暗想到,嘴角再次渗出鲜血。

    而他却不顾得这样的伤势,而是一边全力抵挡这剑锋上传来的力量,一边借着这样的力道疯狂的催动其体内的金丹与剑种。

    他知道,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博弈。

    “死吧!”徐寒的顽强,让祝龙起心烦意乱,他眸中血光大盛,体内真元疯狂涌出,背后那尊恶鬼虚影仰天长啸,声音嘶哑而凄厉,好似要宣泄出体内无边的恨意。

    落在徐寒剑锋上的力道又沉了几分。

    在这样的力道之下,他皮肤下的血管开始爆裂,丝丝鲜血顺着毛孔不断的涌入,将他的身躯染成了血红,看上去极为可怖。

    但徐寒却咬了咬牙,那股自四肢百骸中传来的痛感非但没有让他丧失斗志,反倒是激起了徐寒的凶性。

    他发出一声怒吼,体内金丹与剑种光芒大盛,似乎已经到了融合的边缘,却依然差上那么临门一脚。

    “你就这点本事吗?啊!”徐寒咬着牙怒吼道,眸子同样蒙上了一层狰狞的血色。

    强行催动罗睺九变的祝龙起本就神智有些不清,听闻如今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徐寒这般的挑衅,他如何忍得?

    “死!”祝龙起嘶吼道,将体内最后一丝气力与真元尽数灌注到刀身之上。

    磅礴的力量袭来,徐寒的身子又矮了几分。

    脚下的地面已然被他踩碎,他周身的伤口在这样的压迫下不断的被撕裂,鲜血泪泪的涌出。

    他知道若是再不成功,他便会真的死在祝龙起的刀下。

    “给我破!”他发出一声怒吼,声线沙哑,犹如穷途末路的虎豹,要做那赌命的最后一搏。

    那时,他体内的金丹与剑种疯狂围绕着彼此旋转,侵然过妖气的剑种紫芒亮起,而金丹则是金光大作,二者相互照耀,一道耀眼的光芒自徐寒的小腹处升起。

    叮!

    那一刻,一声轻响荡开。

    好似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

    他体内的金丹在那时化作无数耀眼的光粒,融入了剑种之中。

    而那剑种也在这时,生出了某些事物。

    那是一道嫩芽。

    一道紫芒与金光缠绕的嫩芽....

    他的剑种再次萌芽了。

    徐寒嘴角忽的勾勒起了一抹笑意。

    一道道蕴含了某种可怖气息的事物开始自他的体内涌出。

    祝龙起的瞳孔在感受到那些事物之时,猛然放大。

    那是...

    剑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