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再来
    紫霄境。

    肉身境的第四境。

    在徐寒这样的年纪,能够修炼到第四境,譬如方子鱼、叶红笺之流,都称得上绝世天才。

    而肉身修行与内功修行不同的是,所谓的天赋根骨与肉身境修炼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想要在这样的年纪达到这样境界,除了一些外在药物的滋养,更多是需要花费无数的精力与艰辛方才可以做到。

    也就是说,徐寒想要达到紫霄境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必然是同样第四境通幽境这些天才们的百倍甚至千倍...

    看着那少年周身的紫芒,在场诸人免不了暗暗惊叹,这位徐寒能坐上天策府少主的位置,确有其过人之处。

    祝龙起的眉头在那时皱起,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徐寒竟然有这等修为,也难怪他敢接下这场打斗。

    不过短暂的诧异过后,祝龙起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狞笑之色。

    紫霄境如何?

    到了此境,肉身修士对于寻常修士的压迫力荡然无存,反倒是攻守之势易换,在这个境界,是内府练气修士的天下!

    “你比我想象中要强出不少。”他沉着眸子盯着徐寒,这般说道,脚步随即迈开,一只前压,一只后撤,侧起身子双手握住刀柄,举于齐肩处,刀锋直指徐寒。一股烟色刀意随即自他的手掌中蔓延而出,如毒蛇蛟龙一般缠绕起他的刀身,将之包裹其中。

    一股杀伐之气随即漫开,大殿之中气温在那时似乎也降了几分。

    “可惜,仅凭紫霄境,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他惋惜的言道,语气里却满满的都是嘲弄。

    ......

    徐寒盯着那周身气势不断升腾的祝龙起,眸中的神色凝重。

    他心里很清楚,祝龙起说的话并没错,光凭紫霄境的肉身修为他并非祝龙起的对手。之前与之的两次交手便很好的印证了这一点,无论是通幽境修士所拥有的真元亦或者那属于刀道天才而修炼出的刀意都不是徐寒光凭肉身所能够破解的东西。

    肉身所能激发的力量,与前三境的寻常修士所释放真气一般,只是一种单纯的力道,区别只在于大小、强弱。

    而真元与刀意,却是一种更高层次的力量,与前两者拥有近乎本质上的区别。

    是一种从量变到质变的转换。/p>肉身之境想要以单纯的力道达到能与这种更高层次力量抗衡的地步,不是并无可能,譬如大夏龙隐寺的密宗便是一群只修行肉身的修士,但想要做到这一点却不是区区紫霄境便可以达到的。

    因此,想要以紫霄境对抗通幽境,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是这方世界公认的道理。

    即使徐寒也跳不出这样的道理。

    徐寒知道,之前他之所以能够拿下同为通幽境的朗朝沙,只是趁其不备悍然出手的缘由,若是真的如眼前这位祝龙起一般二人摆好架势再行过招,徐寒决计不会是那位朗朝沙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位比起朗朝沙还不知强出多少倍的祝大公子。

    徐寒想着这些的时候,那祝龙起已经凝结好了自己的刀意。

    只见那时,祝龙起的双眸一寒,身子便猛的飞出,

    他的速度极快,动则便是雷霆之势,他身之所至,有残影相随,如狼行于野。他刀之所至,有刀意荡开,如虎啸于林。

    徐寒的眉头皱起,他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祝龙起这一刀中所蕴含的威势远超出之前的两刀,他不敢托大,在那时眸中光芒一沉,下意识的便将要剑横于胸前以此抵挡。

    不过这样的姿势方才摆出,他便微微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一咬牙,竟是变守为攻,将手中长剑直直的刺出迎向祝龙起那声势浩大的一刀。

    他的体内气息流转,三百六十五枚窍穴真气如潮水般涌出,以螺旋之势汇集于他的剑尖。

    而挥剑的手也在那时手腕一转,浑身的力道聚集于手腕处,透过剑身,直抵锋芒。

    这便是《摧岳剑法》。

    虽然只是下乘的剑法,但却极其契合徐寒的剑道,他不同于寻常剑法,只注重于剑招以及真气的催动,更在其上加入了肉身的发力方法。于那些只修行内功的剑客来说,这样的方法等同于鸡肋,而于徐寒却是一枚锦上添花的圣物。

    徐寒的性子本就烈得很,他若是全力抵御,依仗着自己强大肉身修为,就是这祝龙起想要将之拿下也得废上些手脚。可若是这样做了,他便陷入被动的局面,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徐寒岂会甘休?

    所以,他选择了以硬碰硬,以求觅到一丝胜机。

    ......

    砰!伴随着一声轻响,二者的刀剑再次狠狠的撞到了一起。

    一道罡风爆开,不出预料,徐寒的身子再次退避数丈,模样好不狼狈。

    “找死!”徐寒不守反攻的做法,让祝龙起心头最初有些诧异,害怕这小子还有什么后手,但二者交锋之后,他才发现,这徐寒除了力道大上些许,真气浑圆些许外,并无任何特异之处。他只当这是徐寒的垂死挣扎,心里那一丝不安也随之散去。

    二人之间巨大的差距落在诸人的眼中,那司空白与公孙明皆脸露冷笑。

    方子鱼、鹿先生之流却暗暗皱眉,显然是有些担忧。

    唯独高台之上那位红衣女子,嘴角却分明带着笑意,煞是好看。

    祝龙起回眸一瞥,只当是叶红笺被他飒爽英姿所吸引,心头更是春风得意。

    “小子,现在认输还可免去一番皮肉之苦。”祝龙起寒声言道,手中的长刀再次被他高高举起。

    只是面对他的挑衅,终是勉强站定身子的徐寒却是犹若未闻。

    他低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双手,眉头拧在了一起,似乎是陷入了某些困扰中。

    但祝龙起见他并不理会自己,以为对方是在故作姿态,轻视于他。

    他如何忍得,便在那时拔刀而起,再次朝着徐寒杀去。

    这时的徐寒感应到了越来越近的刀意,方才如梦初醒一般,赶忙抬头,提剑迎上。

    奇怪的是,即使在这样的仓惶的情况下接招,徐寒依然选择了只攻不守。而因为准备不足,这次出招的徐寒所挥出的剑招显然远远比不上之前那一剑。

    不可避免的,在与祝龙起交锋的瞬间,他愈发狼狈的倒退数丈,身子险些摔倒在地,嘴角更是溢出了一丝鲜血。

    “小子,还不认输吗?”祝龙起一招得胜,更是春风得意,他寒声言道,眸子在那时眯起。

    他并不想让徐寒投降,他想要更多的折磨徐寒,甚至将之重伤,这样的询问也只是激将法罢了。

    而徐寒在这时缓缓的抬起了头,他伸手擦去了自己嘴角的血迹,望向祝龙起,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抹真切的笑意。

    他说:“再来。”

    这一次,他竟然未有等到祝龙起出手,而是自己率先发起了进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