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紫霄
    祝龙起闻言,眸中寒光一凝,他是见识过徐寒那一张嘴颠倒烟白的本事的。他索性不去理他,手中长刀一震,身子便直直的朝着徐寒掠来。

    之前在那演武台上,他抱着戏弄徐寒的心思,根本未有使出全力,却不想反倒是因此着了徐寒的道。而之后的一连串变故,更是让祝龙起暗暗懊恼怎么不再那演武台上一刀结果了徐寒的性命。此刻他终于寻到机会,却是没有再留手的打算,一出刀便是雷霆之势。

    祝龙起师承通天门紫煌刀圣。

    一手罗睺九变可谓威名传遍大江南北,此刀法讲究大开大合,杀伐果断。

    而祝龙起在刀道的造诣显然是世间罕有的天才,他一刀出手,身如雷霆,刀锋之中裹挟的威势让在场诸人也暗暗心寒。

    徐寒不敢托大,那把刑天剑被他以左手握住横于胸前,右臂伸出亦护于剑前,以一个极为古怪的姿势迎上了祝龙起的这一刀。

    诸人见状亦是纷纷一愣,来之前对于这位徐寒他们大抵有些耳闻,似乎因为幼时受过某些创伤故而修炼了某种肉身法门,以他十七八岁的年纪,能将肉身修至第三境金刚境,其实已经算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了。但比起这位祝世子,却又是云泥之别。

    而观徐寒如此模样,臂横剑前,大有以肉身挡下祝龙起这一刀的架势。诸人自然是免不了暗暗摇头,若是放在同境界此事或许还说得过去,可祝龙起的修为可是通幽境大成,这时的修士打开了幽门,真气化为了真元,一招一式所附着的力量比起之前可谓又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们却是不信徐寒能够挡下这一刀。

    就在众人想着这些的时候,祝龙起的刀已然狠狠的落在了徐寒那伸出的右臂之上。

    预想中血肉横飞的场景并未出现。

    铛!

    一声轻响荡开,二人碰撞之处,竟然升起了阵阵金石之音。

    徐寒的身子朝后退去数步,脸色亦在那时变得有些苍白。但这些都不是诸人关注的重点,令他们无比诧异的是,徐寒那裹着白布的右臂,竟然接下了这一刀。

    祝龙起对此亦很是诧异,他这一刀,足以开金断石,却为何割不开徐寒的血肉之躯?这一点让他如何也想不明白。

    他的心头在那时一横,幽门内的真元如潮水般涌出,密布于他的刀身。

    可就在他做完这一切,刚要发力的瞬间,只见徐寒那只握着长剑的左手一转,手中的长剑便如毒蛇一般被他反手挥出,身子亦往前一趋,幽寒的剑锋直指他的颈项。

    这一次徐寒出手的速度比之在演武场上要快出许多,祝龙起心头一拧不敢大意,暂且放下了继续进攻的心思,只见他脚尖点地,身子便如飞燕一般退去。而徐寒这一剑,也落了空。

    这只是简单的第一次试探,双方都藏着更厉害的杀招,只是这交手的惊险程度却让在场诸人看得目瞪口呆,本以为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却不想这徐寒深藏不露,似乎还能威胁到祝龙起。

    再次退到两侧的二人皆是神色凝重的看着对方,显然也都感觉到了对方的不简单。

    “古怪。”祝龙起暗暗盯着那徐寒绑着白布的右臂,心里如此想到,不过很快他便有主意,只见他深吸一口气,脚尖再次点地,身如长虹,如上次一般向徐寒。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他选择的角度又左侧!

    徐寒的修为不过肉身金刚境,内功丹阳境。这样的境界,祝龙起知道他是决计没办法接下自己的一刀,而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很可能是因为那右臂有什么古怪。祝龙起没有时间去细细思索这样的古怪究竟是何物,他需要的只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寻到徐寒的破绽,将之击败便可,而相比于有右臂保护的右侧,显然,徐寒的左侧更像是他的破绽!

    徐寒在那时也是心头一惊,想不到这祝龙起的心思如此细腻,不过一个交手便看出了他的底细。

    那时的徐寒有心躲避,但祝龙起的刀锋已带着开山之势呼啸而来,而自他体内奔涌而出的真元更是将徐寒的身子锁定,磅礴的刀意亦在同一时间涌来,封锁了徐寒所有的退路。

    眼看着刀锋及身,徐寒避无可避。

    出身森罗殿的徐寒可非甘心坐以待毙之徒,他一咬牙关,竟然索性放弃了抵御,握剑的左手猛地挥出,周身的肌肉在那时高高鼓起,体内三百五十六枚窍穴疯狂运转,将真气顺着他的身躯以一种极为玄妙的方式输送道徐寒的剑身。一股可怕的威势在那一刻自刑天剑的剑身之上爆出。

    那是《摧岳剑法》!

    不可否认徐寒这一剑所爆发出的力量相比于他的修为境界着实称得上可怖,但是在绝对力量的面前,技巧、招式很多时候都显得无足轻重。

    祝龙起在看清徐寒选择硬撼之时,嘴角便露出冷笑。

    他刀锋之上的力道在那时又大了几分。

    轰!

    伴随着一声闷响。

    刀剑相遇。

    徐寒剑身之上传来的力道着实让祝龙起眉头一皱,但很快这位世子大人便是身躯一震,徐寒的剑锋便在这样可怕的刀意之下节节败退。

    他的身子倒退飞出,早已下了杀心的祝龙起岂能让他如此轻易的挨过这一遭?

    只见他在击飞徐寒之后,身子立于原地又连连挥出数道,每一刀都带着凌冽的刀芒,追着徐寒暴退的身子而去,转眼光景便是七道刀芒飞出,这时的祝龙起方才满意的收手。

    他很清楚,以徐寒金刚境的肉身,在无法防备的情况下吃下自己七道刀芒,就是不死也足以让他落下重伤。

    想到这里,祝龙起心头之前的不郁一扫而尽。

    他很是自信在那时收刀归鞘,负手而立,眯着眼睛看着徐寒倒飞出去的声音,恍惚间似乎已经看到了那少年浑身是血,如野狗一般瘫倒在地的场景。

    轰!

    轰!

    轰!

    ......

    刀芒终于还是轰到了徐寒的身上,一声声闷响在徐寒的身上的炸开,他的衣衫碎裂,模样狼狈的倒在那济世府的角落旁,生死不知。

    祝龙起又是一声冷笑。

    “哼,萤虫之光也敢于日月争辉。”他如此言道,便转过了身子就要离开。

    而诸人也在这时静默了下来,以徐寒的修为敢于挑战祝龙起,勇气可嘉,奈何实力相差太大,终究只是自讨苦吃。

    就在他们一位这场闹剧终于落下帷幕之时,那倒地的少年忽的睁开了双眸,他的身子一跃而起,笔直立在原地。

    “祝大少又要离开?可是忘了在演武台上你是如何输给在下的?”

    徐寒的声音传来,祝龙起闻言身子一震,赶忙转眸望去。

    只见那少年一手撕开了自己上身破烂不堪的衣衫,露出了其下精壮的身躯。

    祝龙起的瞳孔在那时陡然放大,他惊骇的发现,徐寒的身上竟然没有半丝刀芒留下的伤痕,而更可怖的是,徐寒那凝实的肉身上竟然隐隐闪着丝丝紫芒。

    那是肉身第四境,紫霄境的标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