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少府主
    这世上藏着许多秘密。

    亦同样藏着许多不出世的大能。

    譬如南荒剑陵的守陵人,譬如青州云岚山上的道门青莲观,譬如大夏朝那位数百年未有现身,却无人感言其以圆寂的国师。

    亦譬如眼前这位老人。

    当然,他比不得前三者的强大,但却有不输于他们的神秘。

    他是天策府三千红袍公卿之首,亦是包括夫子在内的诸多大周文臣之师。有传闻他是大周开国忠臣鹿重鸣之后,也有传闻他是道门青莲观的传人,他的年岁几多世人难以知晓,他的名字为何,也难有人唤出,只是下至贩夫走卒,上至王孙公子见着他都得恭恭敬敬的唤他一声鹿先生。

    自从九年前,牧王府灭门,天策府一蹶不振,三千公卿,三万甲士死的死,伤的伤,剩余的便尽数被夫子遣散,诺大的天策府余下的便只有一座空壳。这位鹿先生也随即淡出了诸人的视线。

    但如今他忽然出现,带着那熟悉红袍公卿,带着那曾令天下魑魅魍魉伏首的白衣府军来到了玲珑阁,这背后究竟意味着什么,足以让整个大周天下去好生揣摩许久。

    大殿再次静默了下来。

    年长之人惊骇于鹿先生以及天策府军的出现,不敢言语。后辈则诧异于自己长辈此刻奇异的神情,亦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只有司空白背后那位红衣女子,在那一刻脸上绽出了一抹真切的笑意。

    这一刻,她等了太久。

    “鹿先生。”终于,在沉默良久之后,高台上的司空白终于发话了。他的声音很是低沉,将他此刻内心的翻涌展现得可谓淋漓尽致。即使已经登临仙人之境,对于这座曾经主导过大周天下的府门,他依然保持着足够的敬畏。

    “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鹿先生抬起了手,手腕一抖,衣袖落下,双手与身前一握,虽年迈老矣,声线之中却中气十足。

    “却是一别多年...”司空白沉着声音点了点头。“能见先生无恙,我亦甚慰。”

    然后,他的话锋一转,声音又低沉了几分。“只是不知先生忽的大驾光临,究竟有何贵干?”

    这话出口,满座诸人都在那时将目光落在了那老人的身上。

    天策府蛰伏多年,大周江湖与庙堂对于它似乎已经遗忘,但此刻鹿先生的出现,无疑再向他们释放一个讯息,天策府回来了!

    而他们将这归来选在玲珑阁,选在这即将宣布玲珑阁与长夜司联姻的论道大会,没有人会相信,天策府的此番作为只是巧合这般简单。

    就连那位祝龙起也在这时皱起了眉头。

    长夜司与天策府,是人尽皆知的死对头。

    要说在场诸人中对于天策府的忽然出现,最为不安的自然非这长夜司的世子殿下莫属。

    他那张俊俏的脸蛋在那时皱作一团,死死的盯着那一排立在大殿之上的红色身影,只觉他们就像是白衣上的一点鲜血,格外扎眼。

    “鹿某年迈,到了颐养天年的年纪,世间事早已不想过问。”

    “今日前来,这一是祝贺司空兄登临仙境,往后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这二是想要看一看我大周江湖,豪杰辈出铮铮向荣之景。”

    “这三嘛...”

    鹿先生说到这里顿了顿,他的目光在场上一扫而过,所过之处竟是无有一人敢与之对视。

    然后,他再次望向高台之上的那位仙人,声音一沉。

    “是想为一位后辈,向司空兄讨上一个公道。”

    “哦?公道?”这话出口,就是司空白也不由得一愣,他沉着眼眸对上了鹿先生的目光,问道:“什么公道?”

    “诸子百家,先贤千训,敢问司空兄何道为大?”鹿先生却并不直言,反而沉声问道。

    司空白听此言,眉头皱得愈发深沉,他素来不喜这咬文嚼字的功夫,但奈何对方乃是鹿先生,他断是不敢但这天下英雄的面出言不逊,因此,只能是沉着性子言道:“大周以孝治国,孝道可为大。”

    “那若是一人得了父母之命,听了媒妁之言,定了婚事,此事可能随意反悔?”鹿先生再次问道。

    司空白听到这里,心头微微一顿,他侧眸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那位红衣少女。

    “自然不能。”他如是回应道,声音又低了几分。

    在场诸人也在这时闻出了些许味道,目光在两位老者之间来回游离,隐隐间他们皆是生出一种预感,一场大戏似乎正在这时,在他们的眼前缓缓拉开了帷幕。

    “我知红笺与贵府夫子有旧,她之前的婚事虽然听从父母之命,但有道是师者为父,我这做师父的难道就没有资格为她寻一个更好的归宿吗?”司空白并非愚笨之人,若到了这时,他还听不出这鹿先生的来意,那这太上长老的位置他岂不是白坐了这么多年?

    在他看来,已经到了末路的天策府忽然到来,所谓的无非便是阻止叶红笺与祝龙起的婚事,以此分裂长夜司与玲珑阁的联盟,为天策府争取一丝喘息之机。可惜的是,他与长夜司合作的心思已决,岂能因为鹿先生的只言片语便作了罢?

    “自然可以。”可鹿先生在那时却极为坦率的点了点头。“司空兄身为红笺的师父,想要为她谋个归宿,这样的心情,老朽当然理解。”

    老人这样的态度却是让司空白始料未及。

    他深深的看了鹿先生一眼,言道:“既然鹿先生能够理解在下,那便再好不过,来者是客,若是不嫌粗菜淡饭,先生可在玲珑阁小住一段时日,让在下一尽地主之谊。”

    可不管如何,能够让压下这场风波对于司空白来说终究是一场好事,因此,他又再次言道。

    可那时,台下那位老人却摇了摇头。

    “司空兄似乎理解错了老朽的意思。”他如是言道,声线亦变得极为低沉。

    “先生何意?”司空白微微一愣。

    “在下要讨的公道不是为司空兄的高徒红笺姑娘。”

    “而是为我天策府的少府主。”

    “徐寒,徐公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