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人有旦夕祸福
    在祝龙起整整二十四年的生命中。

    他遇见过很多人,其中不乏寡廉鲜耻之辈,譬如他的老爹就不止一次教育过他,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无论是他遇过的人,而是他的父亲教给他的为人处世之道,比起眼前这个少年来说都是小巫见大巫。

    祝龙起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上当真又如此无耻之人。

    他就当着来自大周天下各处的宗门弟子的面,趁他不备,将他踢下了擂台。

    祝龙起足足愣了数十息的时间,这才从徐寒那一句“你输了”中回过了神来。

    他看着擂台上少年那张道貌岸然的脸,无边的怒火在那一刻涌上了他的心头。

    “你!!”他指着徐寒,就要喝骂些什么。

    “我怎么了?擂台的规矩,祝大少爷不清楚吗?”哪知徐寒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劈头盖脸的一阵反问,便生生的将祝龙起到了嘴边的话压了回去。

    祝龙起一阵气结,他看了看剑拔弩张的甲士与那位白衣男子,知道此事才是如今的当务之急,为此他深吸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徐公子的本事,祝某领教了。”他沉声言罢,身子一转,便看向了那白衣男子。

    “至于阁下,此事是否需要给在下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周章很是不解的问道。

    “阁下当着我的面,伤了我的人,难道阁下以为我祝龙起当真好欺?”祝龙起受够了这样近乎无赖的态度,他的眉宇一沉,寒声问道,心头已然是动了杀机。

    “你的人?我还以为这些没大没小的甲士是哪里闯进来的暴徒,却不想竟是祝大公子的人,那祝公子可得好生管教一番了。莫要再狗仗人势,这玲珑阁可不是什么猫狗都能撒野的地方。”周章淡淡一笑,似乎是丝毫没有闻到这场上的肃杀之气。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对我长夜司指手画脚!”这时,那群甲士之中便有一位首领模样之人站了出来,指责周章便喝骂道。

    “恬噪。”周章的双眸一寒,看也不曾去看那位甲士一眼,一道寒芒便再次自他的袖口飞出,直直的去向那位甲士的颈项。

    “尔敢!”祝龙起看穿了周章的意图,心头一震,嘴里喝到,就要出手拦下这一道寒芒,可令他惊诧的是,那寒芒的速度极快,以他的身手竟然难以将之拦下,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飞剑去向身后的甲士。

    眼看着那飞剑就要割破那位毫无防备的甲士的喉咙,却在这时,人群中一道烟影窜出。

    一只满是褶皱的手犹如鬼魅一般递到了诸人的眼前,他的双指轻轻一夹,那道寒芒便被他的双指生生的钳住,停了下来。

    “嗯?”周章的脸色在那时一变,显然对于这道忽然出现的身影极为诧异。

    那身影浑身裹着烟袍,躲藏在一群甲士之中,若不是他主动站出来,恐怕在场诸人都无法注意到他的存在。而即使是此刻,他的模样依然隐藏着那宽大的烟袍之下,让人难以看得真切。

    “前辈...”莫说周章,就是那祝龙起在看见那烟袍只是也是眸中异色闪动,显然对于他的出现亦很是诧异。

    但那烟袍却并没有理会诸人此刻心头的惊骇,他把玩着手中那把他夺下的长剑,烟袍之下的眸中目光闪动。

    他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剑身,动作极慢,就好似在缅怀故人一般。

    然后,他的手指停在了长剑的剑尖处。

    铮!

    他伸指一弹,剑身一震,剑鸣清脆。

    “好剑。”他这般言道,声音好似火堆中被烧断的枯枝,干涩又沙哑。

    随机他手掌一翻,那柄飞剑便在那时化作一道寒芒飞向周章。

    周章不敢大意,长袖一晃,手掌连结数道玄妙的印记,又运集了周身真元方才将那寒芒化解,将长剑收入袖口。

    “这手大袖清风,阁下颇有乃父之风。”见着此招,那烟袍人的双眸一眯,如是言道。

    此话一出,周章的脸色一滞,他抬眸望向那烟袍人的目光中警惕之色弥漫。

    “怎么回事?”这时,一道慵懒的声线响起,只见一位身着宽大紫袍的少年带着一群青衣弟子大步而来,走到了人群之中。

    那时,便有一旁看过了整个事件经过的玲珑阁弟子跨步上前,将事情的始末一一在他的耳边附耳道来。

    紫袍少年看了看神色戒备的周章,又看了看那尚且在血流不止的林开与断了手臂的甲士,眉头顿时皱起:“发什么愣,还不快找人来为林公子医治!”

    听他大发雷霆,身后的执剑堂弟子们有所畏惧,便有数人赶忙出列,去寻医师。

    “祝公子莫要生气,你放心,我玲珑阁悬河峰的医术冠绝天下,林公子不会有大问题的。”然后紫袍少年转头看向祝龙起,一脸和色的笑道。

    但这样的态度却并未有打消祝龙起心头的怒气,他看向紫袍少年沉着眉头问道:“宋兄的意思是,此事就这么完了?”

    身着紫袍的宋月明闻言,眨了眨眼睛,很是不解:“那祝公子的意思是?”

    “宋堂主,这徐寒接着比武之由打伤了林公子,这周章更是毫无缘故的砍了一位甲士的手掌,这些事情都是我亲眼所见,你如此作为,恐令在座江湖朋友不满,以为我玲珑阁行事偏袒!”宋月明此言出口,还不待祝龙起发话,倒是一旁的朗朝沙急不可耐的为祝龙起抱不平。他自祝龙起来山后,便一门心思想要抱住长夜司的大腿,这个时候自然是不留余地帮着祝龙起说话。

    啪!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宋月明便猛地回声一掌,势大力沉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你!”朗朝沙被这一掌扇得是七荤八素,指着宋月明半晌说不出话来。

    “没大没小的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宋月明冷言喝道,随即装过身子,一脸笑意的看向祝龙起。“门下弟子不知礼数,让祝公子见笑了。”

    “这比武嘛,刀剑无眼,有个损伤在所难免,想来以祝公子的度量应当不会计较。”

    宋月明的态度让祝龙起很快便领悟到了这位紫袍少年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他的心思一沉,“好,就算林兄受伤乃是意外,那我的随从被这为兄弟随手便断去一臂,此事又当作何解释呢?”

    “祝兄放心,这随从虽然没有礼数,伤了我门中弟子,但毕竟已经受了教训,此事我就不再追究了。”宋月明笑呵呵的回应道,言语间却是避重就轻。

    “欺人太甚!”祝龙起何曾吃过这样的亏,他听闻此言,长袖一摆,便要发怒。

    宋月明见状,皱了皱眉头,言道:“祝兄何出此言?我宋月明做事素来公道,怎有欺人之说?”

    祝龙起闻言,知道这宋月明时铁了心要让他咽下这口苦果,他下意识的侧目看了看那烟袍,烟袍却是不露痕迹的朝他摇了摇头。

    祝龙起心头一沉,知道对方在暗示他以大局为重。

    祝龙起深吸了一口气,终是将这样的怒火压下。

    “宋兄的公道在下领教了,只是待到我与司空长老见过之后,我倒要看看宋兄的公道是否也能让司空长老认可。”他沉声说道,声线阴寒无比。

    可宋月明却只是飒然一笑。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去到济世府的山路崎岖,祝公子可得小心一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