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输了
    这话一出口,方才还笑容满面的林开脸上的神色便是一滞。

    “小子,我看你...”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只是话未说完,便被远处传来的一阵呼喊打断。

    “姓徐的!”只见数道身影从远处走来,转眼便走到了徐寒的身侧。

    却是方子鱼、秦可卿以及周章三人。

    想来因为论道大会开始,软禁方子鱼的弟子们也都被撤走,故而她才能来凑上这热闹。

    但当她来到徐寒身旁,见着了那位林开的身影,脸上洋溢的笑容顿时沉了下去。

    “方姑娘。”方子鱼的模样娇小可人,林开早就见过几次,如今又见着,自然是脸色一喜,也忘了方才与徐寒的不快,张嘴便唤道。

    方子鱼哪会理会他,冷着脸色,便转过了脑袋,也不回应。

    连连吃瘪林开心情自然是不悦到了极致,可他却又不好发作,只是暗暗觉得脸上无光,在诸位同行的世子面前丢了面子。

    “方姑娘怎么也算得上是出身名门正派,林兄可是你未来的丈夫,你如此冷淡,是否有违为妻之道?”这时,那位诸人之首的烟衣公子终是在那时发话言道。

    此举不仅可以灭一灭徐寒等人的气焰,亦可树立他在林开等人心中的威信,可谓一箭双雕。而连连吃瘪的林开在那时脸上也真的露出了感激之色,显然是对着烟衣公子在此刻为他出头之事未有料到。

    方子鱼闻言倒是有心反驳,可是烟衣公子此言却也站住了脚跟,一时间她端是寻不到何事的辞藻。目光却望向徐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质问他这本该在病榻上养伤的林开怎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了这里。

    徐寒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前他的算计本来应该无错的,这林开吃他一记腿鞭,这几日光景按理说是无法下床的。而如今他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恐怕是因为随行的队伍中藏着某些不得了的人物。不过想来也是,祝龙起等人的身份何其高贵,怎会没有大能随行保护?

    “唉,子鱼他最近心情不好,龙兄也不要介怀,回去我定会好生管教。”见诸人沉默,林开脸上的得色更甚,他上前一步,一副好生相劝的模样,但言语之间却已然将方子鱼当做了他自己的所有物。

    “林兄似乎很喜欢自说自话啊。”沉默许久的徐寒在那时终是上前一步,如此说道。

    “林兄与子鱼姑娘的婚事可是司空长老钦点,阁下以为有什么不妥吗?”烟衣公子眯着眼睛看向徐寒问道。

    “当然没有不妥。”徐寒的眼睛也在那时眯了起来,对上那烟衣公子的目光,分毫不让。“只是这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未成定数之前,何事能有绝对?”

    徐寒这话里的威胁之意几乎是毫不遮掩,这话出口,烟衣公子身后的那些甲士们纷纷周身气势一凝,一股肃杀之气蔓延开来。

    这样的肃杀之气,徐寒只在森罗殿的修罗们身上感受过,而那甲士之中某到不起眼的身影上,所散发出的气息明显与其余诸人不同。徐寒在那时便明了了那人想来便是隐藏在诸人之中的那位大能。

    眼看着那些甲士就要出手,那位烟衣公子,也就是祝贤之子祝龙起却伸出了手,示意诸人不要轻举妄动。

    “徐公子的伶牙俐齿在下来之前便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祝龙起沉着声音言道,而后话锋一转。“只是不知这样的伶牙俐齿能让徐公子嚣张到何种时候。”

    徐寒闻言,心底暗暗想着这位祝龙起被他如此挑衅竟然还能沉得住气,单是这一点也比起林开朗朝沙之流强出数倍。但表面上徐寒却不动声色,他淡淡的瞟了祝龙起一眼:“这就不劳祝大公子担心了。”

    这时,演武场上的一番缠斗落幕,一位生得虎背熊腰的用刀男子终是将他对手打下擂台。能在如此大场合上获胜,对于出身三流门派的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男子在那时张开了自己的双手,迎接这台下诸人的祝贺声。

    这样的异动引起了那位祝龙起的注意,他看了看一旁的徐寒,眉头一挑,身子便在那时一跃,穿过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落在了那擂台之上。

    “在下通天门下祝龙起!”然后祝龙起朝着那位男子抱拳言道。

    祝龙起!

    这样的名字让台下诸人与台上那位男子都是脸色一变,长夜司祝贤的儿子,紫煌刀圣的弟子,这样的身份已经不是简单的显赫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请!”然后祝龙起双眸一眯,一只手伸出,台下的甲士之中便有人会意,将手中的长刀一抛,稳稳的落在了祝龙起的手中。

    上了擂台,自然是要打擂。

    那虎背熊腰的男子在短暂的诧异之后,便明悟了过来,他的双眸一凝,顿时警惕的看向祝龙起。名门之后,不可小觑。

    只是相比于男子的警惕,手握长刀的祝龙起却显得闲庭信步一般从容。

    “来了。”然后他轻声一喝,身子顿时化为一道烟色的闪电猛地朝着那男子奔去。速度之快,让诸人竟是眼前一花。

    噗!

    然后一声惨叫响起,诸人还未回过神来,那虎背熊腰的魁梧男子便在那时喷出一道血线,身子倒飞出去,落到了擂台之外。

    “承让。”祝龙起在那时收刀于身后,嘴角上扬,如此言道。

    气度不凡,英姿勃发。

    诸人终是在那时回过了神来,一阵阵惊呼声豁然响起。

    方才那男子虽然只是出身三流门派,但能上道这擂台上,怎么也有通幽境的实力,而这祝龙起只是一招,甚至连在场诸人都未有看清那一招究竟是如何挥出,男子便已然败下阵来。由此可见,这位祝龙起究竟强悍到了何种地步?放眼大周江湖,恐怕也只有那位已经回到陈国的玲珑阁大弟子能与之一较长短。

    只是,如今陈玄机不在,今日这论道大会的魁首,想来应当是要落入这位长夜司的世子殿下手中了。

    徐寒等人也在那时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骇之色。

    即使是徐寒也未有想到这位祝龙起竟然还有这样的实力。

    “能来到玲珑阁参加这等盛世却乃祝某之福,今日以武会友,还请诸位不吝赐教。”祝龙起在那时朗声说道,这般措辞与态度却是让寻常人难以对这位长夜司的公子生出半分的恶感。

    只是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战力却是让在场诸人没有一人敢于上前自取其辱。

    祝龙起站在那高台之上连喝数声,依旧迟迟无人敢上前挑战。

    这样的状况祝龙起早有预料,他忽的眉头一挑,转头看向人群中的徐寒,手中长刀一指,言道:“在下听闻玲珑阁的徐兄弟,少年俊杰,不置可否赐教一二。”

    这话一出口,诸人都在此刻将目光纷纷的朝着徐寒投来。

    徐寒的眉头一皱,却是没有想过这祝龙起还有这样一手。不过他性子沉稳,自然不会为祝龙起这样粗劣的激将法所动,正要开口拒绝,但目光却忽的落在了那位已经挤到了擂台跟前,一个劲给祝龙起加油助威的林开身上。

    徐寒的心头一动,脸上便顿时露出迟疑之色。

    “徐某只是一介医师,这舞刀弄枪的事情...”“徐兄何必扭扭咧咧,你的本事祝某可是早有耳闻,听说龙掌教的得意弟子都曾败在你的手下,放眼玲珑阁,又有几人能有徐兄这样的本事?”祝龙起岂会这样便让徐寒推脱过去,他在那时又高声言道。

    场上诸人大抵都听说过徐寒与叶红笺的事情,而祝龙起与他之间的关系自然是不言而喻。见祝龙起如此邀战,徐寒还踟蹰不前,顿时人群之中便升起一阵窃窃私语。

    说的内容自然不会是什么好话,听得徐寒面色发红,似乎颇为愤怒。

    他终是受不住这样的指指点点,一咬牙迈出一步。

    “好!徐某便承下这一战了!”

    ......

    见徐寒走上擂台,那方子鱼与秦可卿都免不了脸露焦急之色,毕竟方才祝龙起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极为强悍,而做过徐寒陪练的方子鱼对于徐寒的底细亦大抵有些了解,她却是不认为连她都对付不了的徐寒,会是这祝龙起的对手。

    “姓徐的这是做什么,这摆明了是那姓祝的激将法,他怎么也能上这样的当?”当下,她便焦急的说道。而一旁的秦可卿虽然未有说话,但脸上的担忧却是比起方子鱼只多不少。

    唯独二人之中的周章看了看走上台去的徐寒,又看了看站在擂台边上的林开,微微一笑。

    “你可得谢谢徐兄。”他转头看向方子鱼,如是言道。

    “嗯?”方子鱼闻言一愣,显然没有领悟到周章话里的意思。

    “看看便知。”周章却摇了摇头,并不点明,只是脸上却带着自信无比的笑意。

    ......

    “徐兄,请吧。”擂台之上的祝龙起看着一脸不似的徐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伸出了手,如是说道,示意让徐寒先攻。

    徐寒的本事能有多少,祝龙起约莫知道一些。

    无非是靠着肉身之道以近身缠斗方才几次挫败了那位朗朝沙,若是拉开距离,在施展出各自本事,在通幽境中,肉身修士岂会是同境修士的对手?

    更何况他祝龙起又岂是寻常的通幽境修士能够比拟的人物?

    因此,他对自己有着足够的自信,能借着这擂台好生教训一番这嚣张跋扈的徐寒。于己,徐寒是叶红笺之前的未婚夫,若说他心中毫无芥蒂自是不可能,自然需要出上一口恶气;于他,徐寒多次出手伤到林开,将之教训一顿,亦可拉拢人心。

    想到这里,祝龙起对于自己这样的计划暗暗觉得妙极。

    “那就却之不恭了。”徐寒点了点头,将那把背上造型古怪的红色长剑握在了手中,身子一顿,便朝着祝龙起杀了过去。

    他将自己的肉身修为催动到了极致,浑身肌肉鼓起,瞬息间便将速度提升到了一个极为可怖的地步。

    只是,这对于祝龙起来说终究还是太慢了一些。

    那身着烟衣,手提长刀的公子双眸一眯。手中的刀便在那时以一个极为古怪的角度横于自己身前。

    铛!

    只听一声脆响,金石之声炸开。

    徐寒刺来的剑便在那时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祝龙起伸来的刀身之上。

    似乎一切都落在了他的算计之中。

    徐寒身子一顿,脸露惊诧之色,而祝龙起却是嘴角上扬,握刀之手猛地一震。

    一股巨大的力道便自刀身之上传来,徐寒不敢硬撼,赶忙借力退去。

    “一招。”逼退徐寒的祝龙起却没有半分追击的意思,而是望向徐寒,淡淡的言道。

    ......

    徐寒这时才明白这位祝大公子的实力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他不敢托大,身子在停下那一刹那脚尖点地再次飞射而出,手中长剑一震。

    铮!

    剑鸣之音乍起,他的速度再次快了几分。

    还是太慢。

    祝龙起在心底这般说道,手中长刀随意一挥,竟是再次不偏不倚的挡下了徐寒这一剑。

    “两招。”他笑着看向被他击退的徐寒,眸中寒光大盛。“我再让徐兄一招。”

    他如此云淡风轻的态度端是让场下众人心头发寒。

    平心而论,方才徐寒所使出的两道剑招,招式算不得如何花哨,但力道与威势却极为骇人,场下众多通幽境的修士面对这样的杀招不说毫无胜算,但决计需要全力以赴,但观这位祝龙起,却是犹如闲庭信步一般随意为之,便将这样凌厉的剑招轻易化解。

    诸人都在那时将目光落在那位麻衣少年的身上。

    他们知道若是这最后一招,徐寒还无有建树的话,一旦祝龙起开始反击,徐寒恐怕没有半点招架之力。

    他们明白这一点,徐寒自然也明白。

    他死死的盯着不远处那提刀的烟衣男子,额头上汗迹密布。

    却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徐寒这样想着,身子再次动了起来。

    还是一样的速度,还是一眼的直刺。

    似乎这一剑比起之前并未有任何的变化。

    黔驴技穷了吗?看着杀来的徐寒,祝龙起心底暗暗冷笑。他的刀再次挥出,想要故技重施挡下徐寒这一剑。

    可就在眼看着二人的刀剑就要撞在一起之时,徐寒的身子忽的一矮,握剑的手腕发力,那一道直刺便化为了由下至上的一招上挑。

    这一式,剑锋幽寒,角度刁钻,直取祝龙起的咽喉。

    徐寒这变招来得极为突兀,台下的诸人可谓始料未及,纷纷在那时发出一阵惊呼。

    而作为这一式剑招的目标,那位祝龙起先是眉头一挑,有些诧异,但随即冷笑再次浮上眉梢。徐寒此招,险则险矣,若是二人境界相当,祝龙起恐怕还免不了吃些暗亏,但奈何祝龙起的修为高出徐寒太多,这样的一剑落在他的眼里不过孩童嬉闹一般未有任何威胁可言。

    他的刀便在那时随着一转,却是并非回防,而是直取徐寒面门。

    有道是围魏救赵。

    他相信以他的速度,这一刀定会敢在徐寒的剑锋之前劈开他的面门,而摆在徐寒面前的选择无非便是收剑回防,又或者...死在他的刀下。

    对此,他拥有足够的自信。

    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在面对祝龙起那呼啸而来的刀锋之时,徐寒明悟过来,自己绝对无法先之一步将其击溃,因此果断的收剑回防。

    但是,祝龙起这一刀上的力量显然比起之前的两次都强出许多。虽然徐寒的剑及时挡下了他的刀锋,却依然免不了在那时身子一震,倒飞出去。

    就在大家以为徐寒暴退,而祝龙起必然乘胜追击之时,徐寒的手却在那时猛地伸出,一道寒芒自他袖口飞出。

    “暗器?!”正要提刀上前的祝龙起一愣,不得不暂缓攻势,以手中长刀荡开徐寒挥出的寒芒。

    那是一枚藏在他左臂之中的匕首。

    击飞此物的祝龙起脸上的冷笑之色更重了几分,江湖比斗虽然未曾禁用暗器,但毕竟是正儿八经的比武大会,并非江湖仇杀,使用暗器多少有些令人不齿。而徐寒既然做到了这种地步,便说明此刻的他已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想着这些,祝龙起便要再次欺身上前,可这时,方才稳住身子的徐寒眸中一寒,裹着白布的右臂又是一挥,又一道寒芒飞出。

    比起方才,这一道寒芒的速度与力道又要强出数分。

    祝龙起见状赶忙提刀要挡,可这架势虽已摆好,那记飞来的匕首却并未落在他的身上而是贴着他的面门飞了过去。

    偏了?

    祝龙起微微一愣这才回过神来,这徐寒当真是有趣得很,好端端的比武大会,使用暗器也就算了,还偏偏没有准头,今日过后恐怕徐寒就要成为大周江湖上的笑柄了吧?

    他想到这里,心头便是一阵说不出的愉悦。他看向已经似乎没有再战之力的徐寒,正要说些什么。

    啊!

    可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一道惨叫,而徐寒的脸上也在那时忽的浮出一抹真切的笑意。

    祝龙起心头一震,莫名有些不安,他赶忙转头望去,却见那擂台边上的林开正捂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右手躺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唉,不好意思,误伤误伤。”徐寒站起了身子,脸上哪还有之前被逼入绝境的惨然之色。他看着那到底的林开,脸上却是没有半丝的愧疚之色。“我就说嘛,这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你看,今日的订婚之事恐怕就没有林公子的份了。”

    “你!”回过神来的祝龙起这时终是醒悟,这徐寒从一开始便没有想着要与他真的打上一场,而是在寻着机会,打伤林开,以让他无法在今日与方子鱼订婚。

    林开毕竟是苍龙部御使林厉的长子,若是跟着他出了意外,即使他是祝贤儿子届时对方追究起来,祝龙起也不好交代,他当下也顾不得与徐寒的比斗,看向那些还在愣神的甲士便吼道:“愣着作甚,还不快找人给林公子看看伤势!”

    那些甲士们闻言这才回过神来,一人上前扶起惨叫的林开,一人则开始寻找医师。

    只是,他们随行的医师并未赶到此处,此时去叫恐怕得花些时辰,而林开的手掌几乎被徐寒的匕首割开,鲜血横流,状况并不乐观,等到医师前来,恐怕已是来之不及,而至于那位随行的大人物,另有所图,他不愿先生,他们这些小喽啰自然不敢善做主张。

    眼看着林开脸色渐渐变得苍白,那些甲士们也慌了手脚。

    而就在这时,一位甲士忽的看见人擂台旁那位穿着悬河峰弟子衣衫的秦可卿,他眼前一亮,也顾不得其他,伸手便拉住秦可卿,说道:“发什么呆!为公子看看!若是有个好歹...”

    或许是因为心头焦虑的缘故,又或是因为长夜司已经过惯了这飞扬跋扈的日子,他这一拉用力极大,还未回过神来的秦可卿便被他拉得失了重心,直直栽倒在地。

    “你!”擂台上的徐寒见状,眉头一皱就要动怒。

    可就在那时一道寒芒忽的亮起过,犹如长夜尽时天边的第一抹日光,耀眼又灼热。

    它快而急的划过了那位甲士的眼帘。那甲士只觉眼前一花,便见自己伸出的手,在那时自手腕处,齐根落下。

    噗。

    一声轻响荡开。

    那只手掌落在地上。溅起了些许尘埃。

    甲士的身子顿了顿,他还并没有接受到自断臂处传来的剧痛,而鲜血却已然在那时自伤口处喷涌而出。

    “啊!!!”带着犹如白日见鬼一般的惊恐惨叫声终是自那甲士嘴里响了起来,周遭的诸人亦都无法想象一场好端端的决斗怎会变作这样血腥的场面,他们却是陷入了深深震惊之中,嘴里发不出半分声响,只能是愣愣的看着此间的场景。

    演武台静默了下来。

    只有一位身着白衫的青年在那时迈出了脚步,走到了摔倒的秦可卿身前,伸手将还发愣的女孩扶起。

    然后,面色有些苍白的青年厌恶的看了那惨叫的甲士一眼,嘴里吐出一段冰冷的字眼。

    “这儿可不是你长夜司能够撒野的地方。”

    那道惊艳诸人的寒芒亦在此刻飞道他的身前,遁入他的袖口。

    这时,终是有人看清了一些,那寒芒似乎是一道飞剑。

    一些甲士上前按住那断臂的甲士,而更多却拔刀走到了青年的跟前,神色戒备,杀机凌冽。

    “谢谢周大哥。”秦可卿脸色有些发白的对着那青年说道,这样的场面对于女孩来说还是太过血腥了一些。

    “无碍。”男子笑了笑,示意秦可卿走到自己的身后,而自己则直直看着那些杀气腾腾的甲士。

    “诸位想要动手?”男子如此问道,眸中并无半点惧色,反倒是带着些许莫名的笑意。

    就像是久未食肉的恶狼,终于看见了肥美的猎物一般。

    那笑意,狂热中带着狰狞,狰狞中却又裹狭着平静。

    烟压压的甲士之中一道不起眼的身影在看清那男子使出的剑招之时,眸中寒芒亮起,他的身子向前迈出了一步,但又似乎有所迟疑,忽然停了下来,并未有在第一时间选择动手,而是在那之后沉默的立在一旁,静观其变。

    这些来自于长夜司的士卒何曾受过这样的挑衅,从位极人臣的牧王一门到盘根错节的天策府,能与他们角力的事物早在这些年一个接着一个的毁灭在他们手中。他们享受惯了世人敬畏的目光,而这男子的挑衅落在他们眼中,才会在此时显得如此的不可思议与胆大妄为。

    哐当!

    一声声脆响升起,勿需多言,长刀出鞘。

    长夜司的威名从来都是靠血肉与性命堆积起的事物,而眼前这个的男子很快便会成为那万千筑基石中的一块。

    ......

    祝龙起看着剑拔弩张的双方,眉头几乎皱在了一起,此行的目的本意是取得与玲珑阁的合作,顺道再在这些江湖草莽之中立下威信,却不想他的计划还未展开便连连遇到阻碍。饶是以他沉稳的性子,此刻也难免有些焦躁。

    他的心里虽然也对着忽然出手的男子恨之入骨,但此刻显然不是刀剑相向的好时机,这毕竟还事关玲珑阁与长夜司的长久合作。

    因此他压下了心底的怒火,迈步走到了擂台的边缘,沉着眸子看向那位白衣男子,张开嘴就要说些什么。

    可是话未出口,一只脚便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背上,措不及防的祝龙起身子一个趔趄,竟是跌倒在了擂台之外。

    仰面而倒的姿势自然是说不得有什么风度可言,也免不了沾染上浑身的砂砾。待到他狼狈的爬起身子,怒目看向身后。

    却见那右臂裹着白布的少年此刻正站在他方才的位置,单手负剑,衣袂飘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那般模样颇有些少年英才,难逢敌手的寂寥之味。

    然后,少年张开了嘴,甚是惋惜的说道。

    “你输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