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开端
    明日便是论道大会开始的时间。

    这可谓天下十年来最引人注目的事情了,无数或明或暗的眼睛都在这时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这座山门之上。

    而玲珑阁的弟子们自然也不敢闲下,在最后一日紧张的准备着明日论道大会的事宜。这样的繁忙即使到了深夜也不曾有半分的消减。

    而重矩峰山腰处的那座小院,在这样的繁忙之中,却是静谧得与之格格不入。

    “宋兄今日抱得美人归,徐某以茶代酒,敬你一杯。”院中,徐寒举起手中的茶杯朝着那一身宽大紫袍的少年朗声说道。

    “徐兄莫要取笑宋某了。”宋月明苦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宋兄不喜欢那位夏紫川姑娘?我听闻那可是冀州数一数二的美人。”徐寒笑问道。

    “不过同是世间浮萍,宋某只是略尽绵薄之力。”

    徐寒闻言,微微一愣,大抵是猜到了些许事情的始末,他放下了手中的茶盏,不再多言。

    “明日便是论道大会了,徐兄准备得如何?”宋月明似乎有些不喜此刻院中的气氛,他出言打破了那方才在二人之间升起的沉默。

    “宋兄准备得又如何?”徐寒却是不答,反问道。

    宋月明在那时一愣,随即看向徐寒。

    二人相视一笑,终是不再此事上再做纠缠。

    宋月明有宋月明的计划,徐寒有徐寒的计划,二人很有默契的收起打探对方的想法心思。

    无他,只是因为这样的计划对于二人来说终究都太过残忍。

    “宋兄真的不跟徐某离开?”徐寒在沉默了一小会之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那紫袍少年闻言笑了笑,“徐兄有徐兄的去处,宋某有宋某的归途。玲珑阁养育我十多年,这恩情,宋某终归不能不报。”

    这样的问题,徐寒已与他争论过数次,他知道这少年平日里虽然大大咧咧,但心底却有着一股属于自己的执着。

    因此,徐寒在看了宋月明数息之后,还是收起了再次规劝的念头。

    见徐寒收了声,宋月明脸上的笑意又重了几分。

    “今日一别,恐怕再无机会与徐兄对坐。今夜良辰美景,只是可惜没有美酒作陪。”他在那时这般感叹道。

    “宋兄想喝酒,怎能无酒?”徐寒一笑,朝着里屋喊道。“楚大哥,将你那私藏的美酒,均我些许如何?”

    此言一落便见那里屋房门打开,一脸不情愿的楚仇离抱着一个酒坛走了出来。

    “省着点喝,我就这么点酒了。”楚仇离嘀咕道。

    徐寒对此不以为意,他取下酒坛上的封子给自己与宋月明满上一碗。

    随即二人举杯,一饮而尽。

    二人实际上都并非善饮之人,而楚仇离这酗酒之徒所藏之酒又是酒性极烈的东西。这一碗下肚,二人便觉腹中犹如火烤,口舌干燥,但心底却又是莫名痛快舒畅。

    那时夜色已浓,月明如洗。

    院中二人相视一笑,又接着酒劲连饮数碗,直到酒坛见底,看得一旁的楚仇离痛心疾首,好似被人抢走了小媳妇一般难受。“能与徐兄相识,确乃宋某平生一大快事,但与君千言终有一别。”宋月明站起了身子,朝着徐寒拱手正色言道。“宋某,告辞了。”

    “保重。”徐寒也知时候已到,他站起身子,沉声言道。

    宋月明点了点头,便在那时转身离去。

    徐寒看着那少年即将走出院落的身子,忽的唤道:“宋兄!”

    宋月明闻言,身子停下,转头疑惑的看向徐寒。

    “宋兄既然要帮那姑娘,好生活下去才能做到,受人之托,半途而废,可不是君子之...”

    徐寒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宋月明生生打断。

    “明日月湖洞当着众人的面将她许配给我,他月湖洞也是名门大派,料想怎么也得让那姑娘为宋某守上一年半载的墓。”少年展颜一笑,嘴里如是说道。

    言罢,他便再次转过了身子,头也不回的出了院门。

    唯留徐寒愣愣的站在原地。

    宋月明...

    他叨念着这个名字,心底已然是百味陈杂。

    ......

    二日清晨,徐寒被楚仇离那大得好似山崩的嗓门从床上叫醒。

    “怎么了?”他睡眼朦胧的推开房门,看着屋外一脸惊喜的中年大汉,如是问道。

    “屋外的执剑堂弟子撤了。”楚仇离这般说道。

    “哦。”徐寒不咸不淡回了一句,然后便关上了房门。

    “小寒...”而楚仇离后面的话也因如此被生生的咽了回去。

    约莫百来息的光景之后,门口的楚仇离已经抓耳挠腮想着要不要破门而入之时,那房门方才再次打开。而已经换好了一身整洁长衫的徐寒也在那时走出了房门。

    屋外的玄儿欢快的跳上了徐寒的肩膀,徐寒摸了摸它脑袋,拿起挂在门后毛巾,有用铜盆盛上一盆水,端着便走到了院子的角落旁,蹲下身子,慢吞吞的开始洗漱。

    这般不慌不忙的模样却是急坏了一旁的楚仇离。

    “小寒,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机会,咱们不趁着这个时候快些离开玲珑阁吗?”他却也是一个憋不住事情的人,在那时围着徐寒一个劲的问道。

    “啊啊啊。”徐寒仰头张开了嘴,用力哈气,嘴里的清水泛起了水泡。

    然后他勾下头,将之吐出,有用毛巾擦干净了嘴边的水渍,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楚仇离。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他很是不解的问道。

    “你让我联系那些旧部,不就是为了离开玲珑阁吗?”楚仇离见他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心底顿时愈发的焦虑。

    “那也不是现在。”徐寒站起了身子,用毛巾沾上清水,擦了擦脸。

    “那是什么时候?”

    啪!

    洗漱完毕之后,徐寒将毛巾扔入了水盆之中。

    他笑了笑。

    “把该找的人,找齐的时候。”

    ......

    所谓的论道大会,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算得上是一次比武大会。各门各派派出自己的年轻弟子,以擂台赛的行事进行比斗,最后选出一位魁首。

    而后呢,便是各位宗门的代表聚在一起,商议一些大事,当然这才是论道大会的重头戏,而也只有作为大周第一宗门的玲珑阁才有资格发起这样的盛会。

    当然年轻弟子的修为强弱,从某种程度上亦决定了一个宗门以后数十年的命运,因此,对于这样比斗往年各个宗门都是极为重视的,可今年玲珑阁的首徒陈玄机回了陈国,方子鱼又在气头上,作为第一宗门的玲珑阁却是没有一个像样的弟子可以出战。

    而其余几大宗门也怀中各种心思无心此事,只是随意派出了极为弟子应付了事。

    于是当徐寒带着一脸极不情愿的楚仇离开到演武场时,看见的便只是一些二流甚至三流门派的弟子,在那里打得你死我活。

    虽然比斗的质量远不如往年,但看热闹的人,无论是本门弟子,还是那些远道而来的各个宗门,比起往年却不见少,将这演武台围得是里三层外三层,可谓水泄不通。

    徐寒也无心此事,也就随意寻了个位置,远远的看着,算是打发时间。

    而就在这时,远处的人群中忽的响起了一阵骚乱。

    徐寒循声望去,却见数位锦衣公子,领着百来名烟衣甲士,如一片乌云一般,大摇大摆的朝着此处走了过来。

    徐寒的双眸一凝,在那锦衣公子之中赫然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却是那位前些日子被他重伤的林大公子,林开。

    徐寒皱了皱眉头,他当时算计得极为清楚,按理说林开的伤势虽然算不得太重,但至少这几日是无法下床走动了,可如今观他,却似乎并未有任何病态,却是徐寒有些诧异。

    而此刻徐寒见着了对方,对方自然也见着了他。

    只见那林开一脸献媚的朝着身旁一位明显是诸位锦衣公子之首的烟衣公子低头附耳说着些什么,而目光更是时不时瞟向徐寒。

    那生得还算俊俏的烟衣公子闻言微微点头,于是他身后的甲士便一跃而出,破开人群,生生的在他与徐寒之间开出了一条大道。

    场上的诸人大抵认得出这群甲士的身份,自然不敢多言,只能是远远的看着此处的场景,一阵指指点点。

    那群以烟衣公子为首的诸位锦衣公子亦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徐寒的跟前,他们的神色倨傲,大有不屑与嘲弄之意,而那位在徐寒手上吃过不少苦头的林开更是脸色阴沉,眸中带有狞笑之色。

    “阁下便是徐寒?”为首的烟衣公子看向徐寒,眯着眼睛,沉声问道。

    徐寒知他来者不善,索性并不理会,而是沉眸看着擂台上打得不亦乐乎的二人,似乎并未听到那烟衣少年的询问。

    烟衣公子见状,眯着的双眸之中顿时寒光大盛,但还不待他发作,他身后的那位林开便上前一步,指着徐寒便骂道:“小子,你没听见祝少爷问你话吗?”

    这时的徐寒方才如梦初醒一般转过了头,目光却越过诸人落在了那叫嚣不已林开身上。

    他忽的眉开眼笑,极为熟络问道。

    “林公子,伤好些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