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破而后立
    “小寒,这样不好吧。”

    小轩窗中,中年大汉一脸犹如小媳妇头一次进花轿的迟疑与惶恐。

    “没事,楚大哥你得相信我。”

    徐寒一脸循循善诱之色。

    “可!”楚仇离还是满脸迟疑。

    但徐寒却失了耐心,他猛地伸手,终是将那大汉推入了房门。

    然后,房门被猛地关上,中年大汉的惊呼与少年的狞笑,时不时响起。听得屋外那些执剑堂的弟子,面面相觑,神色古怪。

    屋内,徐寒呼出一口浊气,拍了拍手。

    “小寒,若是被红笺那娃子知道了我睡在她的床上,还不得把我这皮给剥了。”被摁在床上,裹成了粽子模样的楚仇离小心翼翼的说道。

    “没事,你就好好待着吧,别让那些门外的弟子知道我离开了就行。”徐寒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

    “可若是他们强闯呢?”楚仇离一脸担忧。

    “那你就死劲骂他们。”徐寒一边说着,一边换上了一套烟色的夜行服。

    “哦。”男人应道,还要再说些什么,抬头看去却发现早已寻不到徐寒的踪影。

    ......

    这天夜里,一道烟色的身影趁着夜色窜出了小轩窗。

    那身影先去到了悬河峰的一间小屋内,屋内穿着薄衣已经入睡的女孩被他惊醒。

    女孩先是一阵惊慌,随即看清了来者的容貌,脸色又是一阵羞红,然后那身影靠在他的耳畔细语说了些什么,女孩微微一愣,便一个劲的点头。

    接着那身影回到了重矩峰,他窜入了亲传弟子们居住的院落。

    待到他推开其中一间院落的院门,那里一位白衣男子早已温茶而待,见徐寒到来,他微微一笑,伸手请徐寒落座。

    二人畅谈许久,徐寒方才起身告辞。

    而离开那院落之后,徐寒的脚步并不停歇,很快便又来到了另一位亲传弟子的居所,只是这里相比于前两处都有些不同,这里的屋外布满了巡逻的弟子,显然是囚禁着屋中之人。

    好在徐寒早年做过几年的杀手,这般偷鸡摸狗的勾当他可没有少干,很快便发现了这巡逻弟子的破绽,几个闪身便避开了诸人的耳目,窜入了府门之中。

    ......

    第三十五次试图走出院门的方子鱼,又一次被门口的弟子们拦了下来。

    被二位弟子架回房内的方子鱼再也憋不住自己那大小姐脾气,大声嚷嚷着:“你们等着,等姓陈的回来了我非叫他砍断你们的双手不可!!!”

    那二位弟子早已习惯了这位二师姐的叫嚣,对此不以为意,将方子鱼扔入房门之后,二人对望一眼,便无奈的关上了木门,转身走了出去。

    哐当!

    屋里顿时在那时升起一阵脆响,想来又是这位大小姐在摔瓶砸碗。

    二人也不以为意,只是如雕塑一般站在院落前。

    屋内的方子鱼在砸碎家里最后两个瓷碗后发现屋里似乎已经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她发气。

    她愣了愣,然后猛地一跺脚,眼圈一红,竟是蹲在了地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咚咚咚!

    她这边哭得兴起,屋外却传来阵阵的敲门声。

    “走开!别烦我!”发起脾气来的方大小姐可管不了那敲门的究竟是哪位牛马蛇神,抬头便骂道,骂完便有埋着脑袋继续哭了起来。

    她心里委屈得紧。

    细细算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了。

    以往有陈玄机与钟长恨在,莫说那些寻常弟子,就是长老执事们见着她也得让她三分,可现在倒好,陈玄机去了陈国,师尊被囚禁在了府中,司空白更是下令让她嫁给一个她从不认识的人。

    想到这里的方子鱼鼻头一酸,方才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咚咚咚!

    屋外的人似乎极不识趣,又再次敲响了房门。

    “我叫你走啊!”方子鱼大声吼道。

    吱呀...

    房门在那时发出一阵沙哑的响动,然后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露出一道门缝。

    一只手伸了进来,上面放在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薯,似乎才烧好不就,还冒着热气。

    “我若是走了,这红薯给谁吃呢?”与此同时,一道声音传来。

    方子鱼愣了愣的看着那被烤得金黄的红薯,眨了眨眼睛,终是回过了神来。

    “姓徐的。”她站起身子,又惊又喜的看向房门方向,而那时,那屋外之人也终于是走了进来,此刻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听说我家方大小姐在哭鼻子,我就过来看看。”徐寒走到方子鱼的跟前,将手中的红薯递到了她的怀里,目光却是揶揄的落在方子鱼脸上还未擦干的泪痕上。

    方子鱼闻言顿时破涕而笑,她接过红薯,没好气的看了徐寒一眼。

    “你这样取笑我,等我见到了姓陈的,信不信我让他把你的门牙打掉。”

    “女侠饶命。”徐寒赶忙配合言道。

    “哼。”方子鱼见状心情约莫是好了一些,她一边吃着徐寒送来的红薯,一边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徐寒耸了耸肩,“走进来的。”

    方子鱼自然不会信他的鬼话,但也不愿意在此事上多做纠缠,“再过几日你的叶姑娘就要嫁作他人,你有这闲心怎么不去看看?”

    “你不也快嫁人了?”徐寒挑了挑眉头,反唇相讥道。

    谁知这话倒是戳中方子鱼的痛楚,她的眉头一皱,拿着红薯的手顿了顿,脸上的神情也落寞了几分。

    “你也别担心,那林开今日被我打了一顿,估摸着论道大会前时醒不过来了。”徐寒赶忙宽慰道,他本是随意的戏言,可不愿意见方子鱼再哭哭啼啼起来。

    平日里见惯了她大大咧咧的样子,这般委屈的模样,徐寒见着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早一天晚一天,迟早要嫁,有什么区别?”只是这样的安慰却适得其反,方子鱼的脑袋低得更深了。

    徐寒见状,却是一笑。

    “这么不想嫁?”

    “废话。”方子鱼瓮声瓮气的回应道。

    “那宋兄前些日子叫你离开玲珑阁,你若是听了他的话,又哪来这样的祸事?”徐寒沉声言道。

    方子鱼闻言一愣,她似乎是听出了徐寒话里的意思,仰头看向徐寒:“你不是一直被关在小轩窗吗?是怎么知道此事的?”

    “有道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徐某怎么也比一个秀才有本事些吧?”徐寒笑道。

    方子鱼自然知道这是徐寒在糊弄她的胡言乱语,她不以为意。“就你厉害,那姓宋的也真是迷了心智,亏我还把他当做朋友,谁知道投入司空白门下之后,跟换了一个人似的,那日在济世府门口遇见,还一个劲的说什么,像我这样的人留在玲珑阁便是一个祸害,不如早些离开。我气不过,便与他吵了一架。”

    徐寒听闻此言,眉头一挑,然后不动声色的问道:“那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我当然是臭骂他一顿了,这是大家的玲珑阁,可不是他姓宋的玲珑阁。”方子鱼挺了挺胸,很是傲气的言道。

    “玲珑阁当然不姓宋,它姓司空。”徐寒淡淡的接过了话茬。

    “什么意思?”方子鱼眉头一皱,很是不悦。

    “你是真的看不出来吗?如今的玲珑阁早已是他司空白一手遮天。”徐寒直视向方子鱼的目光,寒声言道。

    “......”

    方子鱼顿时沉默了下来,直到数息之后,她方才看向徐寒,问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如今的玲珑阁待下去除了陪着它走向灭亡便再无任何意义,不若...”

    徐寒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方子鱼生生打断。

    “我自懂事起便生在玲珑阁,它于我有养育之恩,如今它逢危难,我岂能离去!姓徐的,你将我方子鱼当做什么人了?”那时,身材娇小的少女,眸中却透露着如山岳般坚实的决意。

    “我是在教你如何救玲珑阁。”

    徐寒的声音被他压得极低。

    “救?怎么救?”

    “大树将倾,腐从内朽。”

    “欲生新枝,唯有...”

    “破而后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