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办法
    告别徐寒之后,叶红笺的心情很不错。

    她嘴里哼着小曲,走入了山巅。

    时辰不早,山顶的院落大抵都已灭了灯火,早早安睡。

    司空白出关之后一系列的安排,让整个山门都忙碌了起来,无论上长老执事还是亲传弟子都累得够呛,着实没有精力再在夜晚做些什么。

    但唯独在这些院落的边缘,一座小院旁,还点着烛火。而门口,一位脸色苍白的青衫男子,正矗立于此,静默如雕塑,幽然如精怪。

    叶红笺在看清那人影时,微微一愣,随即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她缓缓走到了那人跟前,眸中的神色冷了几分。

    “如何?”青衫男人问道。

    “差了些许,但终归好过以前总想着偏安一隅。”

    “我看你这美人计用得似乎把自己也陷了进去。”男人又说道,嘴角忽的扬起。

    “不好吗?”叶红笺歪着脑袋看着男子。

    “好吗?”男人反问道。

    “美人配英雄,很好。”叶红笺很是笃定。

    “他是英雄吗?”男人追问道。

    “现在还不是。”叶红笺烟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但迟早会是。”

    男人闻言,微微一愣,终是点了点头。“但如你所愿。”

    “必如我所愿。”

    那时夜风扬起,女孩笑颜如花。

    ......

    三日之后。

    玲珑阁出了乱子。

    一位大寰峰上的弟子,在夜间忽的发了疯,连杀了三位同寝的弟子,亦不曾收手,又闯出房门,连伤七人,方才被赶去的执剑堂弟子格杀当场。

    山门中将此事传得神乎其神,说是那弟子被妖邪附身,双眸通红,分明是个书生却力大无比,四位三元境的弟子出手方才将之击杀。

    玲珑阁立宗数千年来,除了三十年前,钟长恨斩杀自己入魔的师尊以外,这样的事情可谓从未发生。玲珑阁高层震动,司空白已下令严查此事。

    但此事余波未平,接下来的两日光景里,三峰弟子皆出现了此类症状,这五日下来,共计七名如此症状之人。

    玲珑阁中一时人心惶惶。

    这天,徐寒从入定中睁开双眸。

    他的眉宇深皱,很是不郁。

    司空白对他造成的伤势已经痊愈,这几日他都在想办法将内丹与剑种融合,经历了如此长的时间,内丹与剑种几乎交融在了一起,可最后一步,他却迟迟不能迈开,这让他多少有些烦躁。不过幸好他肉身的修为进展明显,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

    徐寒摇了摇脑袋,甩开了自己心头的烦躁。

    修行之事,终究急躁不得。

    他想着这些,抬头望了望天色,已是正午。

    里屋中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想来是秦可卿正在准备午餐。

    徐寒坐到了石桌旁,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的玄儿在那时一跃身子跳到了徐寒的怀中,它亲昵蹭了蹭徐寒,然后便躺在他的大腿上慵懒的卷缩起身子,打起盹来。

    徐寒微微一笑,抚摸着玄儿背上顺滑的毛发,心情也莫名的好了几分。

    就在这时,院门口一道身影灰头土脸的走了进来。

    徐寒见状,微微一笑,“宋兄这是怎么了?”

    那来者正是宋月明,这几日每日饭点准时来此,徐寒倒是见怪不怪,只是今日,这少年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

    “哎。”宋月明坐到了徐寒的身侧,还未说话,便是一声老气横秋的长叹。

    “又是一个。”

    宋月明如是说道。

    徐寒一愣,大抵猜到这所谓的又是一个究竟指的是什么。

    他的眉头在那时皱起。

    “幸好我听了徐兄之言,没有去练那剑诀。”宋月明有些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过很快又想到了那些练得如火如荼的师兄弟们。“可是,玲珑阁这么练下去...”

    “玲珑阁看样子已经走到了末路。”徐寒接过了话茬,沉眸言道。

    对于这所谓的天下第一宗门,徐寒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可无论怎么说,宁竹芒与钟长恨对他都是有恩,眼看着他们用尽毕生经历守护的玲珑阁走向灭亡,犹不自知,徐寒的心底也不好受。“徐兄,要不我们还是向司空长老禀明此事吧?”宋月明咬了咬牙,忽的说道。

    徐寒闻言却是白了宋月明一眼,“宋兄当真是不长记性,你忘了前些日子朗朝沙是如何对你的吗?”

    “朗朝沙是朗朝沙,他又不能代表整个玲珑阁。”宋月明很是不满的辩解道。

    “朗朝沙自然不能代表玲珑阁,可是宋兄以为徐某都能看出其中问题的剑诀,以司空长老的眼界会看不出来?”徐寒眯着眼睛如是问道。

    宋月明闻言,身子一震,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想不到也就罢了,徐寒说到了这个份上,他怎会还不通透。

    骇然之色在那时浮上了他的眉梢,他怔怔的看着徐寒,有些结巴的问道:“那...那...司空长老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的声线在那时变得极为干涩,甚至隐约有些发哑。

    “鬼迷心窍,利令智昏。”徐寒极为简单的评论,却是一语中的。

    宋月明顿时沉默了下来,他低着脑袋想了许久,方才再次抬起头看向徐寒:“难道玲珑阁就这么完了吗?”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玲珑阁,只是想要救它,靠的不是你我,得另寻其法。”徐寒沉声说道。

    “什么办法?”宋月明闻言眼前一亮,急不可耐的追问道。

    “既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徐某想问宋兄一句,若是玲珑阁如此下去,宋兄有何打算?”徐寒的脸色一正,如此问道。

    宋月明的脸色也在那时阴沉了下来,他直直的看着徐寒,良久之后,方才言道:“师门与我有养育之恩,若是真到了那一步,宋某责无旁贷,必与宗门共存亡。”

    那时那少年的腰身挺得笔直,目光如炬,气焰如虎。

    徐寒那本是已经打好腹稿的劝解之言,在目睹少年如此神情之后,终是咽回了肚里。

    “那徐兄所言的办法究竟是什么?”少年再次追问道。

    徐寒却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他只是深深的看了宋月明一眼。

    心头言道。

    你就是那个办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