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星光
    夜幕降临。

    五月的重矩峰上免不了蝉鸣蛙叫。

    但这些声音汇集在一起,却又并不显得繁杂,反倒是带着些鸟鸣山更幽的味道。

    秦可卿细心的为徐寒再次检查了一遍伤势,这才起身收起了自己的药盒。

    “谢谢。”坐在石桌旁脸色苍白的徐寒对着秦可卿点了点头。

    “徐公子...好生养伤,其他事情就不要多想。”秦可卿亦点了点头,如此言道,只是脸上那踌躇的神情多少有些欲言又止的味道。

    可她终究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因此在说完这些之后便提起自己的药箱,就要准备离去。

    “要回去吗?”可她方才站起身子,徐寒便再次出声问道。

    “嗯。”秦可卿低着脑袋,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落寞。

    “别回去了。”可紧接着徐寒的话便让这少女猛地抬起了脑袋,眼珠子睁得浑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徐寒。

    这话,终究太过唐突了一些。

    少女的脸色也随即变得绯红,她的心底小鹿乱撞,有些异样,也有些生气。

    “你就睡红笺的房内吧,今日我和楚大哥挤一挤。”但徐寒后面所言却让少女意识到自己似乎误会了什么,因此,她的脸色愈发的潮红。

    “不用了。”或许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异状,秦可卿拨浪鼓一般摇着自己的脑袋,“悬河峰与重矩峰也就一个时辰的脚程,我明日再来为公子看病,并不麻烦。”

    在她看来徐寒的挽留应当是害怕她来回奔走过于疲惫,因此才出言挽留。她虽然也放心不下徐寒,想要好生照料,但一想到要住在叶红笺的房内,心底便有排斥。在说完这话之后,她便再次转身就要离去。

    可是她的脚步方才迈出,徐寒的手便伸了出来,握住了她的手臂。

    “徐公子!”秦可卿脸上方才退去的潮红便在那时再次蔓延上来,她又羞又怒的看向徐寒,大大的眼珠子中写满了不解。

    “司空白很不对劲,你不能回去。”徐寒转过了头,直直的对上了秦可卿的目光,他眸中那平静又笃定的神色让秦可卿不由得一愣。

    “什么意思?”女孩皱了皱眉头,愈发的不解。

    “你得相信我。”徐寒却并没有回答女孩的问题,而是再次出言说道。

    秦可卿看着徐寒的眸子,想着一年多前,在景升城的客栈中,那少年的那双眸子,她在微微犹豫之后,忽的咬了咬牙,像是鼓起了浑身的勇气一般。

    “让我留下可以,但我有一个问题,徐公子得如实答我。”女孩这般说道,不知为何,面色有些潮红。

    徐寒倒是未有想到秦可卿还有这一出,但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就一个问题。”

    得到徐寒应允的秦可卿脸色一喜,“一年前在景升城...”

    其实在秦可卿提出这个要求时徐寒便猜到了她要问的问题,事到如今,徐寒却也没有瞒着她的必要,所以在她问出这个问题之时,徐寒便将之打断。

    “是我。”

    虽然对于这个答案秦可卿的心中早有预料,但徐寒如此果决的答复,却是她始料未及的。“好,我留下。”她在微微一愣之后,轻声说道,声线微不可闻,脑袋几乎低入了胸中。

    但嘴角却分明勾勒出一抹笑意。

    如春风拂柳,秋雨入林。

    ......

    徐寒带着心满意足的秦可卿走入了叶红笺的房门,他给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些,屋子毕竟还是叶红笺的屋子,有些东西动不得,徐寒自然要交代清楚。

    秦可卿性子乖巧,在那时不住的点头。

    徐寒见她如此方才是放心的一笑,“你且住下,有何事明日再说。”

    “徐公子。”交代完此事之后,徐寒正要离开,却被秦可卿忽的叫住。

    “嗯?”徐寒疑惑的转头看向少女。

    “谢谢。”少女却在那时朝着徐寒甜甜一笑如是言道。

    徐寒一愣,但旋即回过神来。

    “都是我该做的。”

    “我是说,谢谢当年你救了我。”秦可卿害怕徐寒误解了她的意思,便再次出声言道。

    “我说得也是此事。”徐寒笑道。

    随即转身关上了房门,唯留少女看着那徐寒离去的方向,怔怔发愣。

    ......

    司空白用仙人威压对徐寒造成的伤害虽然不大,但毕竟涉及内腑,想要恢复即使是以他金刚境的肉身修为也得耗费些许时日。

    出了房门的徐寒盘算着此事,心头便有些打算。

    而这时,院门却忽的被人敲响。

    徐寒一愣,这个时间还来到访之人,徐寒却是没办法想到,他心底虽然有些疑惑,但毕竟这里还是重矩峰,司空白就是在一手遮天也不可能就这样派人前来害他。徐寒这样想着,便走到了院门前,打开了院门。

    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便在那时出现在了徐寒的眼前。

    “红笺?”待到看清楚来者的模样,徐寒便有些发愣。

    “我回来...拿些东西。师尊...说今日起我便不能再住这里。”叶红笺低着脑袋轻声说道。

    “哦...好。”徐寒这才回过神来。

    他赶忙引着叶红笺走向房门,待走到门口时,叶红笺微微皱眉,“有人在里面?”她如此问道。

    “嗯,可卿住着,这几日她帮忙照料我,来回走动着实麻烦。况且司空白...”徐寒莫名的在那时有些慌乱,他连连解释道。

    “嗯。我懂。”但叶红笺却要淡定得多,她点了点头,打断了徐寒的话。“那你便在屋外等着吧,我自己去取。”

    说罢她便敲响了房门,而开门的秦可卿见着也红笺也是一愣。

    但待到叶红笺说明了来意,秦可卿便放之入了房门。

    站在门口处的徐寒作耳观鼻鼻观心状,目不斜视,但下意识的却侧起耳朵听着屋内的响动。他到底还是有些心虚。

    在一阵徐寒根本听不真切的对话声后,叶红笺便提着些许事物,走了出来。

    她朝着徐寒点了点头,俏生生的说道:“我走了。”

    还在发愣的徐寒蓦然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便脱口而出道:“我送送你。”“嗯。”女孩微不可察的回应,并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

    ......

    二人出了院门,走在重矩峰的山腰上。

    四下无人,二人亦静默不言。除了那蝉鸣蛙叫,天地间便再无任何声响。

    司空白给叶红笺安排的新居所坐落在重矩峰的山巅,其实以她师叔辈身份早就应当如此,只是叶红笺却见徐寒似乎很喜欢小轩窗,便婉拒了数次山门的邀请,而到了今日,终究是推诿不过。

    “你的伤好些了吗?”在走到木亭处时,叶红笺忽的停下了脚步,她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徐寒,问道。

    “无碍。”徐寒摇了摇头,如是说道。而后话锋一转,“倒是你要多加小心,司空白很不对劲。”

    提及司空白,叶红笺有些心烦意乱,“我感觉出来了,与之前,几乎判若两人。今日还颁布了法令,让门中弟子都修行他所创的剑法...当真不知他究竟作何想。”

    不过她很快便收敛起了自己脸上的不郁之色,一抹笑意浮现在她的脸庞。

    “倒是你,怎么想的要与他作对?是舍不得我,还是不想让你那小娘子被师尊威胁?”

    说这话时,叶红笺凑到了徐寒的跟前,她那张漂亮得几乎完美的脸借着天上的星光映入了徐寒的眼帘,端是让徐寒一愣,暗觉心跳加快。

    “都不是,至少不仅仅为此。”但在这样的异样之后,徐寒却摇了摇头。“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什么?”叶红笺对于徐寒的回答倒是有些意外。

    “人活于世,麻烦终归是躲不掉的。”

    “做乞丐会遇上天灾,做杀手会遇上故人,做个普通百姓,也免不了也会遇上恶霸。”

    “以往我总觉得是自己命不好,所以总想着换个活法,便不用为这些事担忧了。”

    “但现在我想明白了。不是我的命不好,是天下人的命都不好。”

    “想要不遇上麻烦,就得让麻烦不敢找上你。”徐寒在那时沉着声音,缓缓言道。

    “所以呢?”少女眉头一挑,似乎对于徐寒的这番言论颇有兴趣。

    “我得变强。”徐寒正色言道。

    “多强?”少女追问道,嘴角上扬,似有笑意扬起。

    少年闻言,想着被买走的秦可卿,想着蛊林里的刘笙,想着赴死的沧海流,想着怀里那道没了玉佩的流苏。

    他的眸中光芒一闪。

    “强到我能保护所有我想保护的东西。”他在那时如是说道,一如当年在雪中的上云城,那小乞丐一般,声微言轻,却又掷地有声。

    “那里面有我吗?”女孩朝着少年眨了眨眼睛,嘴角的笑意又多了几分。

    右臂绑着白条的男孩微微一愣,然后,他便毫不迟疑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时。

    天上的星光忽的亮起。

    女孩脸上的笑意终是绽开。

    男孩看着她弯成月牙的眸子,看着她嘴角的酒窝,看着她被夜风扬起的发梢。

    他的心跳...

    又快了些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