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府主令
    陈国位于大周以北,大夏以东。

    两百年前陈国先祖于此处立国,这边寒之地比不得大周的肥沃,亦比不得大夏辽阔。先祖立国之处,便有祖训,敬儒却不尊儒,尚武却不黩武。

    这两百年的光景里,陈国历代君主皆谨遵古训,始终秉承以文治国,以武卫国的方略。

    因此,即使在周夏二国的环视下,陈国两百年来依然屹立不倒。

    五月的陈地阳光明媚。

    商贩往来,孩童追逐,朝堂之上的争权夺势,对于陈国的寻常百姓来说只是一纸茶余饭后的谈资,至于究竟谁最后能荣登大宝,与他们又有什么干系?

    而坐在路边茶摊上的蒙梁却很不高兴。

    他喝着陈地出产的苦茶,嘴里干涩得紧。他想着,陈地的茶终究比不了大周的茶。

    他吃了一口茶家送来的糕点,味道寡淡。他皱了皱眉头,暗道这陈地的糕点也比不得大周那皮薄肉厚,一口下去便唇齿留香的包子。

    他又望了望街上来回走动的人群,时值离下城赶集的时日,街上不乏前来采买的女孩,她们或身着锦缎,或面施粉黛,风姿摇曳,莺歌燕语。这以往蒙梁最喜看的风景,此刻却乏味的撇了撇嘴。

    他觉得,这些陈国的姑娘,终究比不上他在大周玲珑阁上看过的那个人儿。

    想到这里,蒙梁狠狠的摇了摇头,甩开了脑中纷杂的思绪。

    “想什么呢?”他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这般骂道。

    他很恼怒,就在前几日,他带着陈玄机回到陈国,将这位皇子亲手交到了自己的父亲平西王蒙克的手中,而他则履行着自己的承诺,将墨尘子带到离山。本想着此间事了,便赶去与自己的父亲会和,一同谋划夺嫡之事。

    可偏偏。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被卖了。

    这并非修辞,也并非比喻。

    正如字面所言,他被卖了。

    被他的师尊衍千秋卖给了墨尘子。

    蒙梁到现在还记得自己正与山门中的师弟吹嘘自己此行的收获,享受着师弟师妹们崇拜又艳羡的目光,墨尘子与衍千秋却的忽的出现,一个说着:“今日起,你便被离山逐出山门。”一个说着:“今天起,你便是我南荒剑陵第四十代弟子。”

    然后,他便蒙着脑袋被墨尘子带下了山门。

    凭什么!

    越想越觉得愤慨的蒙梁脸上的神色一变,目光如炬的站起身子。

    “干嘛?”但这时,身旁却响起了一道轻飘飘的声音。

    一双紫色的眸子落在了他的身上。

    蒙梁的身子一顿,他转头看向坐在一旁那位低头抿茶的男人,又看了看那眉头皱起的女孩。

    心底刚刚升起的豪情万丈,瞬息便被浇灭。

    他的脸上在那时荡开浓浓的笑意,“这不是怕师傅师娘没吃好吗?我想着再去店家那里要点。不是我吹牛,这店里的松花糕可是我陈国一绝,师傅师娘可得好好尝一尝。”这位曾经的离山高徒舔着脸,一脸献媚的言道。“坐下。”女孩一声轻喝,打断了蒙梁的滔滔不绝。

    “是。”方才被逐出师门的离山高徒俯首帖耳,唯命是从。

    “少些花花肠子,安心跟你师父回去守陵。”女孩见他如此乖巧,满意的点了点头,但嘴里还是忍不住冷哼言道。

    “徒儿哪敢。”蒙梁苦着脸说道,闷闷不乐的坐在长凳上发愣。

    他看着往来的人群,心里暗暗想着。

    剑陵那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位姑娘,再吃到徐州的包子...

    “怎么?舍不得?”一旁默不作声的男子在那时终于发话,他看着蒙梁,脸上带着他那标志性的难看的笑容。

    “当然...”蒙梁闻言转头便要说道,可是话才出口,那紫眸少女阴冷的目光便再次落在了蒙梁的身上。蒙梁虎躯一震,到了嘴边的话被他生生咽了下来。“舍得。”

    只见他满脸慷慨激昂之色,愤然言道:“护卫剑陵乃是徒儿凭生所愿,能得师傅垂青,徒儿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

    “说实话。”男人又抿下一口茶水,声线平静的打断了蒙梁的一番慷慨陈词。

    咕噜。

    蒙梁瞟了一眼身旁紫眸少女,他有些心头发慌,在暗暗咽下一口唾沫之后,还是言道:“徒儿句句发自肺腑...”

    “实话!”男人却再次将之打断。

    “我...”蒙梁看了看一旁冷目而视的少女,又看了看那神色平静的男人,左右为难,谁也不敢得罪。

    “夏朝在边境屯兵已久,陈国的大好河山你放得下?”

    “离山的外强中干,数千师弟师妹你放得下?”

    “剑陵孤苦,那重矩峰上的红妆艳裙你放得下?”

    男人的一言一句皆直指蒙梁本心,让这年纪堪堪二十出头的蒙梁听得心头发憷,一时愣在原地。

    这般情景落在男人眼中,他怎会不知他心头所想。

    “去吧。”于是他放下了手中的茶盏,这般言道。

    “嗯?”蒙梁一愣,有些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否听错了什么。

    “剑种我已经在你体内种下,等到哪一天你想明白了,便将剑意灌注其中,自有人会来接你。”男人却并没有为蒙梁解惑的意思,而是自顾自的这般说道。

    “你!”这话出口,蒙梁还会反应过来,男人身旁的紫眸少女便一跺脚,很是焦急的看向男人,似乎对于他的决定很是不满。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男人却是朝着女孩递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而后转头再次看向蒙梁,如是说道。

    蒙梁的心底自然有着很多不解。

    墨尘子如此大费周章的随着他一路来到离山,更是在他的体内种下了剑种,竟然如此的将他轻易放走。这似乎有些虎头蛇尾,但又诚如男人所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蒙梁微微思索,便赶忙站起身子,朝着墨尘子一拜,少见的正经言道:“谢过师尊成全。”

    “去吧。”男人点了点头。

    蒙梁见状又朝着他身旁的女孩一拜,“谢过师娘成全。”

    言罢,便站起身子深深的看了墨尘子一眼,随即头也不回的朝着繁华的街道走去。

    ......

    “就这么放他走了?”待到蒙梁的身子完全消失在了二人的眼帘,那紫瞳少女皱着眉头,有些不解,亦有些生气的问道。

    “心不在这里,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男人淡淡的回应道。

    “可是你的身体...”女少女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不无担忧的说道。

    “他始终会回到剑陵,剩下的事便交给活着的人了。”男人如是说道,态度一如既往的平静。

    “那接下来我们去何处?”女孩见男人如此笃定,终是不好再说些什么,便话锋一转问道。

    男人的双眸在那时寒芒一凝,一道字眼便自他嘴里吐出。

    “大渊山。”

    ......

    玲珑阁,小轩窗。

    周章、方子鱼、宋月明、楚仇离四人焦急的站在院落中,望着里屋方向。

    约莫一刻钟的光景过后,神色有些憔悴的秦可卿从门中走出。

    “怎么样了?”四人赶忙围上前去。

    “内腑受了些伤害,但只要好生调养一些时日应该无碍。”秦可卿宽慰言道。

    昨日徐寒从济世府归来之后,便在院门口昏了过去,楚仇离倒是想要找人治疗,可是经过了昨日徐寒与司空白的对峙,执剑堂的弟子对此置之不理,而悬河峰的医师们也大抵寻些理由将之推辞,直到今日上午,闻讯的秦可卿方才急忙赶来,为徐寒看病。

    徐寒在玲珑阁中为数不多的好友也纷纷在旁等待,唯独不见叶红笺的身影。

    “这司空长老做事也太不讲道理了些,明明姓徐的与叶红笺早有婚约,却又要将之许配他人,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方子鱼可是骄横惯了的人,口直心快,想到什么便说什么。“那叶红笺也是,姓徐的为了她都已经这样了,这一日的光景也不见她前来探望。”

    “都怪我昨日要与朗师兄争辩,方才让徐兄为我出手,否则...”一旁右脸依然有些红肿的宋月明亦是自责的说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看就是司空长老做事不分青红皂白!”方子鱼狠狠的瞪了宋月明一眼,心头的不满溢于言表。

    “唉,这可怎么办啊,得罪了司空白,这玲珑阁怕是待不下去了。”楚仇离拉耸这脑袋坐在一旁,怨天尤人。

    “今日早上我便听人说起,司空长老颁布了一条法令,让悬河与大寰峰上的弟子放下了手中的学业,从明日起便得一起学习一套他在登临仙人境时感悟的功法...这开山以来,三峰素来各安其事,这样事情闻所未闻,也不知司空长老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不是嘛。我听闻宁掌教与师尊都被囚禁了起来,今日早晨我去拜访师尊,便被拦在了门外...”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罢之后,互望一眼,脸上的神色凄凄,很是不郁。

    却不知屋内昏迷的少年在他们说着这些的时候已然清醒,他神色木楞的看着前方,手中却将一枚令牌握得紧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