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不好
    司空白这简单的几句话里透露了太多的讯息。

    饶是徐寒也有些发愣。

    长夜司、祝贤、叶红笺、联姻。

    而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意味着玲珑阁的押注的筹码从天策府偏移到了长夜司,这样的消息若是传了出去,足以引起整个大周的地震。

    究竟是什么让司空白改变了主意,徐寒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徐寒却很明白,司空白既然下定了决心要与长夜司合作,那么必然天策府便注定成为玲珑阁的敌人。而夫子弟子这样的身份,便瞬间从他的保命符变作了催命咒。

    徐寒在那时下意识的看向坐在一旁的宁竹芒与钟长恨,却见这二位神色淡漠,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殿上发生的事情都与二人没有半分瓜葛一般。

    徐寒心头稍安,他看得出来,既然现在这二人还未有将他的身份说出,那么想来他们依然是站在天策府一边的。

    “老夫自然知道你与红笺是青梅竹马,但此事事关玲珑阁存亡与天下苍生之命运,儿女情长理应让步,想来以徐执事的心胸应当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吧?”司空白的声音在那时再次响起,他眸中依然带着笑意,声线慈祥,像极了那循循善诱的长辈在教导晚辈。

    徐寒皱了皱眉头。

    他有些说不明白,但他的心底却是在听闻这个消息后莫名的有些烦闷。

    他没有回答司空白问题,而是抬头看向叶红笺。

    但对方只是低头垂眸,并不言语。

    徐寒固然知道叶红笺有叶红笺的顾虑,但他在看见对方如此神情之时,心底终归还是有些失望。

    “徐执事怎么不说话了?方才那份气势哪里去了?”一旁的龙从云终是寻到了机会,在那时冷嘲热讽的问道。

    但徐寒却还是没有回答司空白的问题。

    “徐执事也莫要太过伤心,老夫拆了你一桩姻缘,自然就得为你再补上一桩,我听闻悬河峰鹿长老坐下有一名弟子唤作秦可卿,温柔体贴,与徐执事关系匪浅,不若这样,老夫今日做主,便许了你这门婚事,你看如何?”

    司空白在那时再次出言说道,他笑呵呵的看着徐寒,语气中态度和蔼。

    可徐寒的身子却在那时一震,他抬头看向高台之上的司空白,眸中戾气涌现。

    这哪是乘人之美,这分明便是威逼利诱。

    徐寒不清楚司空白究竟如何知道他与秦可卿之间的关系,但想来以他的身份想要这玲珑阁中发生的事情大抵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徐寒很不喜欢这样。

    他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周遭诸人在那时投来的或嘲弄或怜悯的目光。

    这样的目光徐寒在许多年前,当他还只是一个乞丐时便不止一次感受过。

    这样的目光让徐寒深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无力,他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想要逃离这样的无力感,所以他入了森罗殿,吃尽苦头,但到头来,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他的脑袋低得更深了,他的手握成了拳头,因为用力过猛,指节发白,青筋崩现。

    他在这时才明白,他似乎还是那个乞丐。

    一无是处,任人摆布。

    他当然可以选择屈服,毕竟叶红笺对此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反对。他大可以听之任之,再寻个由头逃离这处,过他那安稳逍遥的日子。

    可是徐寒不甘心。

    当年,他步入森罗殿的初衷,便是意识到自己若永远是一个乞丐,那么有朝一日在遇到那些他想要保护的东西时,他会一如眼看着秦可卿被买走时那般无能为力。

    为此,他才铤而走险。

    若是他现在什么都不做,那他入了森罗殿,吃的那些苦头,经历的那些生死究竟有什么意义?

    他曾经不会因为是一个乞丐便寄身富人家得过且过,而现在也不会因为司空白是一位地仙而任由他摆布。

    他是徐寒。

    不认命的徐寒!

    ......

    济世府的大殿静默得可怕。

    所有人都在那时将目光投注在那立于殿中的少年身上。

    他们在等待着他的回答,那个他们预料之中的回答。

    少年的脑袋缓缓抬起。

    他看向司空白,平静的眸子中没有半分犹豫,他直视着这位一手遮天的仙人,不闪不避。

    “这不好。”

    他如是说道。

    声线亦同样的平静,平静得好似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不是陈述,而更像是上位者对于下位者的命令。

    济世府的大殿响起了某些粗壮的呼吸声,徐寒的回答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他们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给了这少年如此大的勇气,去质疑一位仙人的命令。

    叶红笺低着的脑袋在那时豁然抬起,她看着那少年,美目之中光芒闪动。

    钟长恨轻轻的点了点头,不露痕迹。

    宁竹芒目不斜视,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意。

    就连那位龙从云也张大了嘴巴,诧异于徐寒的胆色。

    “不好?”司空白的眸子眯了起来,他重复着徐寒的话,身为仙人境的气势忽的如潮水般席卷而来,涌向徐寒。

    徐寒的脸色在那时一白,身子一阵摇晃险些栽倒在地。

    但他还是咬紧了牙关,挺直了自己的脊梁,重复着自己的话。

    “很不好。”

    “有趣。”司空白脸上笑意在那一刻尽数退去,他眯着眼睛中寒芒大盛,那涌向徐寒的气势也随即再次升腾。

    “你可知道,老夫问你可并不代表要争得你的同意。”

    在那磅礴威压之下,徐寒只觉得胸口好似被压着千钧重石,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的周身更是传来阵阵绞痛,这仙人境的实力着实太过可怕,甚至只要司空白愿意,只需一个眼神,便足以取掉徐寒的性命。

    可饶是如此,徐寒看向司空白的目光却没有半分退缩的意思,他依然直直的看着那位仙人。

    他一字一顿,艰难又笃定的说道。

    “在下说的不好,也并不代表需要前辈的首肯。”

    这话一出口,满桌诸人脸色纷纷大变,这徐寒的胆大妄为已然超越了所有人的预料。这般的言辞,竟是毫不给司空白面子,他端是不怕司空白一掌劈了他?

    司空白显然也没有料到徐寒竟敢说出这样的话,他的脸色在一阵阴沉不定之后忽的明亮了起来,而后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那磅礴的气势也在那时被他散去。

    失去了这威压胁迫的徐寒身子一轻,一个趔趄险些栽倒,看得一旁的叶红笺胆战心惊,几次生出想要上前扶住徐寒的冲动,却又碍于身旁这位太上长老的淫威,不甘妄动。

    “你很好,一个月之后的论道大会,便是红笺与祝贤之子定亲之日。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怎么让老夫停下这门婚事!”司空白寒声言道,眉宇间煞气涌动。

    徐寒闻言,艰难的稳住了自己踉踉跄跄的身子,他惨白的脸上浮出一抹难看的笑意。

    “在下定不负前辈期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