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一十一章 道理(下)
    龙从云的脸色在那时变得通红。

    他的身子开始颤抖,上下嘴唇打颤。

    他很生气,前所未有的生气。

    就是宁竹芒当初当着众人的面将他贬入大寰峰时,他也未有如此的恼怒过。

    他的目光犹如利剑一般直直的望着那道正缓步步入济世府大殿的身影,他不得不用尽全身的力气方才能压制住此刻他想要将那身影当场击杀的冲动。

    他可是龙从云。

    曾经统领重矩峰的长老,如今司空白钦点的玲珑阁掌教。

    眼前这个被宁竹芒提拔起来的废物,竟然将他的弟子打成这般模样,而后更是示威似的将之抛到了他的跟前。

    这简直就是挑衅。

    台上的司空白没有说话,他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那位步入其中的少年,眸中的光芒闪动,似乎对此饶有兴趣。而他身后的叶红笺,却在那时低下了脑袋,似乎不敢去看那来者。

    济世府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那时落在了那位少年的身上。

    他穿着一些麻衣,右臂绑着白布,模样从容,嘴角甚至带着一抹笑意。

    啪!

    怒不可遏的龙从云在那时终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翻涌,他一拍身前的案台,猛地站起了身子。

    “大胆狂徒,你竟伤我徒儿,闯我济世府,莫不是当我玲珑阁无人?”龙从云当下怒斥道。

    “闯?不是司空长老唤我来此的吗?”那少年疑惑的看向龙从云,很是不解的问道。

    “那你便可打伤我门中弟子?如此肆意妄为,是受人致使暗中报复,还是有所依仗欺我龙从云门下凋零?”龙从云能在重矩峰得到大多数长老执事的认同,靠的可不单单是手中剑,他的心思也很是缜密,在短暂的愤怒之后,他便从这徐寒唐突的行事中嗅到了一丝有机可乘的味道。

    他很清楚即使司空白将宁竹芒贬下了掌教之位,但宁竹芒一系依然有钟长恨在背后撑腰,现在对方暂时退让,可并不意味这他就可以高枕无忧,这话他就是说给那高台上的司空白听的,他要祸水东引,以此尽可能的打击宁竹芒一系的力量。

    “龙长老何出此言?你我皆是玲珑阁中之人,我怎会欺辱你的门生。倒是龙长老奇怪得很,徐某好心帮你管教徒儿,你不感谢徐某,怎么还如此恶言相向?”徐寒却并不接招,他反倒是一脸委屈的看向龙从云,很是困惑的问道。

    那模样端是有那么几分宋月明的神韵,旁人自是懂不得,但与宋月明徐寒走得极为亲近的方子鱼却是在那时噗嗤一笑,方才意识到似乎场合不对,有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管教?”只是龙从云闻言方才下去三分的火气,又蹭蹭的往上冒起,“我龙从云的弟子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管教?”

    徐寒似乎早已料到龙从云会有此言,他在那时神色一正,负手款款而言。

    “那我便要好生请问一番龙长老了。”

    “我于院中与好友论茶,我们为主,他为客,可这朗朝沙来我院中大呼小叫,为客者如此待主,此行不礼。”

    “他为师兄,我那好友宋月明为师弟,宋月明不过问了几句,他便拳脚相向,为兄着如此待幼,此行不仁。”

    “而论地位,我是客卿,他是弟子,我大他一轮,论辈分,我是他师叔的丈夫,他是我妻子的后辈,我亦大他一轮。他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为幼者如此待长者此行不孝。”

    徐寒这番话犹如连珠炮弹一般吐出,本就静默的大殿在那时愈发的安静,几乎是到了落针可闻的地步。诸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徐寒的嘴上功夫竟是突刺了得,他们亦将目光纷纷投向那位脸色难看至极新晋掌教,心底暗暗想着今日这处大戏,恐怕远没有看上去那般简单。

    而徐寒在说完这番话后,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又转头望向龙从云,声线一冷,问道。

    “试问龙长老,如此不礼不仁不孝,寡廉鲜耻之徒,你究竟是如何教出来的?”

    “你!!!”龙从云在那时终是恼羞成怒,他周身的气势猛地升腾而起,一股磅礴的威压直直的朝着徐寒袭来。“你当真以为我龙从云杀不得你?”

    大衍境修士的威势是何其可怖,在那样的浪潮汹涌之下,徐寒的身子便如一叶扁舟一般,随时可能倾覆在那汪洋之中。

    “龙长老想杀我?”但徐寒却咬了咬牙,在那样的威压之下站直了身子,他对上了龙从云的目光,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你...”

    “试试。”

    龙从云何曾受过这样的挑衅,他当下身子一震,一只手便猛的伸出,一股由真元与剑意汇集而成的事物便在那时直直的朝着徐寒的面门袭来。

    龙从云可是实打实的大衍境修士,他哪怕只是随意的一出手,便足以结果了徐寒的小命,更何况此刻他含怒的一击。

    在场诸人都在那时发出一阵惊呼,显然对于龙从云竟然真的想要当着诸人的面杀掉徐寒这样的举动毫无预料。

    而徐寒也不知是不想反抗,又或是根本来不及反抗,面对龙从云的杀招,竟是愣在当场,一动不动。

    “够了!”

    眼看着那道剑意袭来,诸人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徐寒被那剑意刺穿眉心死在当场的场景时,那坐在高台之上的司空白终于是一拍案台站起了身子。

    只听他一声轻喝,那道剑意当场便被司空白震碎,而龙从云亦在那时脸色一白,知道自己这般唐突的行径终是引来了这位太上长老的不满。他不敢有半分的忤逆,当下便收起身上的威势,不言不语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是那看向徐寒的目光中却是写满了恶毒的恨意。

    “你就是徐寒?”而司空白的声音有紧接其后的再次响起,他看向徐寒,低沉眸子中闪动着意味莫名的光芒。

    徐寒也在那时收回了放在龙从云身上的目光,而是转头看向那位太上长老。

    这应当算得上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徐寒上下的打量了一番。

    司空白是一位很精干的老人,虽然毛发皆白,但无论是脸上精明又阴桀的神色,又或是那紧身的烟袍之下若隐若现的肌肉轮廓,都让人丝毫无法将之与老态龙钟之类的辞藻联想在一起。或许是因为登临了地仙境的缘故,此刻的司空白虽然周身气息有些阴冷,但模样却是颇有几分鹤发童颜之相。

    “正是在下。”徐寒在数息之后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朝着台上的老者拱手言道,态度恭敬,却又不显卑微。

    “嗯,很不错。”徐寒打量着司空白,而司空白也同样打量着徐寒。他在听闻徐寒所言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双精明的眸子中竟是不乏赞赏之色。

    “长老谬赞了。”徐寒也一时间摸不清楚这司空白葫芦里买的究竟是些什么药,他不得不与之虚与委蛇的附和道。

    “我听红笺与竹芒都说起过你,确实一表人才,做客卿委屈你了,我欲将你收为悬河峰执事,你意向如何?”司空白继续说道,眸中的笑意亦在那时愈发浓重。

    徐寒闻言却是一愣,在那朗朝沙来寻到他起,他心头便暗暗想过。

    司空白召他前来究竟所谓何事,是因为妖臂之事被识破还是那把刑天剑暴露,但这些念头都在第一时间被徐寒否定,因为若真是如此,前来寻他的就不会是朗朝沙,而更可能是龙从云,甚至司空白本人。

    而徐寒却是也想不明白司空白的意图,若是在那时便选择逃避恐怕会适得其反,有那做贼心虚掩耳盗铃之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况且有宁竹芒与钟长恨在,他能看出司空白的异状,这二人自然也能看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徐寒与宁竹芒钟长恨二人是捆在同一条线上的蚂蚱。有他们看着,想来司空白也不会拿他怎样,所以徐寒方才敢如此大张旗鼓的来到此处。

    可是司空白表现出来的态度却是徐寒始料未及的,他不由得在那时眉头皱起。

    “谢过长老抬爱。”虽然心底疑惑,但表面上徐寒却不敢忤逆司空白的意思。

    “嗯。”得到徐寒肯定答复的司空白在那时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已经是我玲珑阁的执事,自然阁中之事,你以后变得多多费心。”

    “在下明白。”徐寒应付道。

    而心底却莫名的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他在那时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一旁的龙从云递来的目光中充斥着浓浓的嘲弄之意,而司空白身后的叶红笺也在那时将脑袋低得更深了些。

    “现在便有一件事,需要你为我门中委屈一下。”司空白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手忽的伸出,将一道事物扔了过来。

    徐寒下意识的接住,却见那事物竟是一封信纸,徐寒还来不及去看那信中的内容,便见那落款处写着大大的祝贤二字。

    而那时,司空白低沉的声线又再次响了起来。

    “前些日子,祝贤给老夫送了一封信来。”

    “他想要为其子谋求一门亲事...”

    “我觉得此事可以让玲珑阁与长夜司的关系稳固,思来想去,便应了下来。”

    “而合适的人选,便只有老夫这唯一的弟子...”

    “叶红笺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