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一十章 道理(上)
    “从今天起,玲珑阁已经没有宁掌教这个说法了。”

    朗朝沙如是说道,他看向徐寒的目光之中在那时充斥着嘲弄之色。

    “什么意思?”一旁的宋月明皱着眉头问道,显然对于此言还颇有不解。

    “什么意思?”朗朝沙重复着宋月明的话,他的目光了过去,眸子忽的眯起。“意思就是从今天起,你们狐假虎威,为祸玲珑阁的日子结束了。”

    “朗师兄何出此言,我与徐兄可从未做过有辱宗门之事。有道是长者为尊,朗师兄身为亲传弟子,理应以身作则,怎可如此胡言诽谤,岂不是失了体统,这才是真正的有辱门风!”

    宋月明的性子烈得很,他听闻朗朝沙此言,心头自是不忿,他根本无暇考虑二人之间巨大的身份差距,在那时便张嘴争辩道。

    在他的世界里,总以为这世上的事情,只要站住一个理字便无往不利。却不知,所有的道理都是摆在拳头之后。而这也是这世上最大的道理。

    这世上其实不乏宋月明这样的人。

    他们有的在吃过了足够的亏后,明白了这个道理。有的却没那么幸运,他们早早的便死在了这样的道理之下。

    而宋月明却位于二者之间,还没有吃到足够的亏,还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当然,很快他便会为自己的固执付出代价。

    “恬噪!”只见在听闻了宋月明的一番指着之后,朗朝沙的脸色顿时变难看了起来。他这般一声轻喝,一只手猛地伸出。

    啪!

    一道脆响升起,宋月明的身子便在那时被朗朝沙的一巴掌扇的两眼发昏,右侧脸颊殷红,甚至就连嘴角也渗出些许鲜血。

    宋月明端是愣在了当场,他怔怔的看着那朗朝沙,却是想不明白,为何他会受到这般的遭遇。

    “这里,哪有你这个废物说话的份!”朗朝沙狠狠的扇了宋月明一巴掌之后,却还是不觉解恨,他嘴里骂骂咧咧的言道,更是朝着宋月明的脸上吐出了一团唾沫,直直的喷在了少年的脸上。

    “同门之间,朗兄何必如此?”徐寒对于这样的事情,出奇的未有阻止,他只是平静的看着朗朝沙,沉声问道。

    “同门?我朗朝沙可没有这样废物的同门。”朗朝沙指着宋月明很是不屑的言道。

    此刻的宋月明的模样可谓狼狈至极,而周围随行的弟子为了迎合这得势的朗朝沙更是配合的发出一阵哄笑。

    宋月明终是在这样的哄笑着回过了神来。

    他看着周围那些嘲笑他的脸庞,他们之中有那么一些他尚且有些交情,平日里兄弟相称,宋月明皆是真心待之,就是有些纠葛,宋月明也都是念着同门之谊,大度忍让。

    而今日他们却是如此对他。

    这世上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大抵便是如此。

    你真心待他,他却在关键时刻弃你如褴褛。

    宋月明想不明白,所以他满脸疑惑的看向那些嘲笑他的人问道:“为什么?”/p>他的声线很轻,轻得就像是一片浮冰,单薄又阴冷,而内里则包裹深切的困惑。

    “为什么?”但这样的问题却并没有让他得到足以解惑的答案,换来只是诸人愈发肆意的笑声。

    他们犹如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宋月明,很明显他们不明白宋月明,就好像宋月明不明白他们一般。

    这世上俗人与圣人之间始终隔着一层厚厚的铁墙,他们都不明白对方的世界。而区别在于,俗人对于不一样的事物素来抱有敌意,而圣人则愿意尝试着去理解不一样的东西。

    “宋兄还不明白吗?”可就在诸人笑得肆意之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徐寒忽的走到了宋月明的身前,他直视着少年眸中的困惑,就好似当年跟着老乞丐回到破庙的自己。他在那时伸出了手,温柔的抹去了宋月明脸上的污渍。

    “还记得我在周兄之事后我与宋兄的说过的话吗?”

    “身行君子事,心度小人心?”宋月明看着眼前的徐寒,这般说道。

    “接下来的世道,很难。”

    “宋兄可一定得记住这个道理,世上小人太多,宋兄要活下去,要么就做比小人更小人的小人,要么就做比小人聪明的君子。”

    徐寒轻轻的对着宋月明说完了这番话,然后他根本不待那少年回味过来,便忽的转过了身子。

    他看向那些笑得肆意的诸人,眼睛眯了起来。

    “朗兄不是要带徐某去见司空长老吗?”

    朗朝沙闻言,这才想起了正事,那位太上长老的脾气似乎在度过了天劫之后愈发的暴躁,他可不敢去蹙对方的霉头,因此在那时收起了笑声,再狠狠的瞪了宋月明一眼之后,转头看向徐寒,很是不屑的言道:“嗯,那就请吧!”

    说着便要示意徐寒先行,自己等人在后方跟上,俨然是将徐寒当做了囚犯对待。

    “朗兄一路辛苦,这去悬河峰的路,还是徐某带着朗兄去吧。”

    徐寒却在那时摇了摇头,一脸笑意的说道。

    “什么意...”朗朝沙闻言一愣,却是未有明白徐寒话里的意思。

    可就在他的问题才问出一半时,他便生生停了下来。

    只见徐寒的身子飞速上前,一道缠着白布的手掌也在那时,在朗朝沙的瞳孔中渐渐放大...

    直到占据了他的整个眼帘。

    ......

    悬河峰的济世府中,龙从云义气风发的坐在右侧的首座上,看着对面冷着脸色不言不语的宁竹芒。

    他很高兴,司空白登临仙境,让他之前被宁竹芒压迫的境地瞬息被打破,不仅宁竹芒被罢免了掌教之职。司空白更是力排众议将他推上了掌教的位置。

    于是他这个于大寰峰上面壁思过的罪人,摇身一变,竟成了玲珑阁的掌教真人。

    他一想到被褪去掌教七星烟袍时,宁竹芒那难看至极的脸色,龙从云便觉得心头那股恶气终是得了消减。而心底对于台上那位司空长老的感激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玲珑阁素有祖训,掌教之位,只落悬河峰,如今司空白如此行事却是有不尊先辈之嫌疑,但修成地仙的司空白显然已经不将这些事情放在眼里,只一句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便将反对的声音压下,即使是那位有大衍剑仙之称的钟长恨对此也是缄默不言。

    宁竹芒一系失势,而龙从云一系得势。

    这看似平静的济世府中却是暗流汹涌,诸人无论是长老执事,还那些亲传弟子在那时皆是沉默不语。就连算得与司空白最为亲近的叶红笺也不知为何,低着脑袋神情沮丧的站在司空白的身后,一动不动。倒是那位坐在大殿末尾处的方子鱼,此刻却是不断的翘首望向殿外的方向,似乎是在焦急的等待些什么。可饶是以她那跳脱的性子,也是做得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半分的声响。而诺大的府殿,除了高台上司空白手指敲打桌面的轻响,竟是再也寻不到半分响动。

    “师尊,悬河峰客卿徐...徐寒来了。”这时一位模样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忽的窜入了济世府的大殿之中,只见他一脸慌乱之色快步来到龙从云的跟前,声线颤抖的拱手言道。

    静默的大殿在那时忽的活了过来,叶红笺抬起了头,方子鱼伸长了脖子,就连那位一直静默不语的宁竹芒也在一刻朝着那位男子投来了一道目光。

    龙从云皱了皱眉头,他有些不悦,之前他便依照司空白的意思派出了弟子去寻徐寒前来,他们在此也是为了等待那个被宁竹芒提拔上来的悬河峰客卿,这本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可他门下这位弟子却表现得如此冒失,这多少让他觉得有失颜面。

    似乎也是感受到了这一点,高台上那位老者停下了手中敲击身前案台的动作。

    他轻咦一声,亦朝着此处望来。那轻飘飘的声线让龙从云一时把握不准他的喜恶,只是心头却是一跳,有些慌乱。

    “来就来了,慌里慌张的做什么,他还能吃了你不...”他赶忙呵斥道,心里却盘算着下去之后,定要好生料理一番这位报信之人。

    如今他做了这玲珑阁的掌教,门下弟子行事自然也得体面一些,否则若是惹得那司空白不悦,后果可不堪设想。

    可是,他这话还未说完,济世府的大门口忽的传来一道闷响,那济世府的大门便在那时被人用脚狠狠的踢开,而一道巨大的事物也在那时被重重扔到了大殿之中。

    诸人赶忙在那时定睛看去,却发现那被扔来的事物竟是一位男子。

    那男子约莫三十岁上下,看衣着似乎还是重矩峰上的弟子,但他的脸却像是被人摁着连抽了数百个耳光一般,红肿得与一个南瓜无异,此刻更是双眸紧闭,处于昏死之中。

    “朝沙?”龙从云也在看了好一会之后方才认出这被扔入殿中的昏迷男子竟是他的得意门生,朗朝沙!

    “悬河峰客卿徐寒见过诸位长老执事!”

    而这时,一道声音也随之传来。

    那声音,清澈明亮。

    堂堂正正,中气十足。

    虽无雷霆之力,却有贯耳之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