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零六章 末路
    (ps:这几天更新有点不稳定,国庆节各种应酬没办法,望大家理解。)

    天雷轰然而下。

    那老者手持利剑,周身血色剑意如江水绵绵,滔滔不绝。

    他直直的迎上那轰来的天雷,剑意化为一头恶龙与那天雷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巨大声势让诸人肝胆俱裂,而二者相撞时所绽放出的强光,亦将整个玲珑阁照耀得恍如白昼。

    这时在场的诸人也都是醒悟了过来,这雷劫乃是司空白招来的事物。

    他自太阴宫归来之后,便闭了死关,此刻招来天劫,更是勿需多言,自然是到了突破到地仙境的关键时刻。

    若是他能安全的熬过这天劫,那么困扰玲珑阁多年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有了他这位地仙加之钟长恨这堪比地仙的战力在,玲珑阁的地位自然是如泰山一般巍然不动。可若是他失败了...

    等待玲珑阁将是比现在更惨淡的境遇。

    诸人都明白这一点,因此在那时看向天际的目光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天雷轰鸣,剑意肆虐。

    天劫与司空白的第一次交锋,司空白未受半分损伤,天雷却铩羽而归。

    劫云之中第二道天雷开始酝酿,比起上一道天雷,这一道天雷中所蕴含的威势愈发的骇人,即使远远望着诸人也是心头发颤。

    但那位立于雷劫中心的老人却面色如常,他气息平稳,眸中光芒冷冽。

    “剑游天门,天下无不可逆!”他老者如是喝道,那时,他周身的剑意再次凝聚,化为一头头与之前那恶龙一般的事物,呼啸着缠绕着他的身躯。

    转瞬间他周身便足足围绕除了七头血色的恶龙,他们相互缠绕着,嘶吼、咆哮。

    巨大的威势竟然隐隐有压过天上那道雷劫的趋势。

    所有人都在那时脸上浮出了喜色...

    司空白若是真的修成地仙,那对于玲珑阁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这样想着,诸人的目光都在那时热切了起来。

    ......

    但唯有徐寒,却在那时眉头皱起。

    他看着天际那位老者,他着实器宇轩昂,着实颇有仙人之姿。

    可是,徐寒确从他的身上闻到了某些不一样的味道。

    《千字剑典》着实是这世间顶尖的剑道法门,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它讲究的是顺势而为,以天道成剑道,与讲究我剑成天道的《大衍剑诀》可谓背道而驰。

    但此刻司空白所使出的剑招,却似乎蕴含了两家之共性,却又不得其精髓,故而显得不伦不类。

    但徐寒的修为毕竟尚浅,特别是对于剑道的理解也堪堪入门,只是这些日子听了钟长恨与墨尘子两位剑道大师的讲解,才明白其中一二,但具体司空白的剑法中存在些什么问题,他却一时说不真切。

    这时第二道天雷落下。

    司空白周身的七条恶龙呼啸而去,直直的迎上那道天雷。

    这一次,司空白不再如之前那般轻松。

    他的衣衫在这样剧烈碰撞中被撕碎,脸上的神色亦是苍白了几分。

    而还不待他从这样的惨状中恢复过来,第三道劫雷亦开始酝酿。

    这一道劫雷之中所蕴含的力量远非前二道可比,足足比之强悍了十倍之多。

    诸人的脸色在那时一变,天雷裹挟着天道之力,那煌煌天威何其浩大,若是真的那般轻易便可抵御,那世上又哪来那么多含恨而终的大衍境修士?

    “来啊!”衣衫褴褛的老者在那时仰头望着他天际,他手中的长剑亮起一抹耀眼的血光。

    他如是吼道,声线高亢而凄厉,好似那穷途末路的恶狼,狰狞又悲凉。

    滚滚的天雷再次落了下来。

    七头恶龙在他的催动下杀向那天雷。

    轰!

    巨大的轰响荡开,似乎整个玲珑阁都开始随着二者力量的碰撞而开始不断的颤抖。

    两头恶龙在那样的碰撞下化为了虚无。

    而与之心神相连的司空白也在那时身子一震,嘴角溢出了鲜血,他的脸色愈发的苍白。

    那时,第四道劫雷再次开始酝酿...

    ......

    一种名为绝望的气息开始在人群中蔓延。

    那气息萎靡,已到绝路的司空白,就好似如今风雨摇曳的玲珑阁一般。

    二者命运相连...

    二者休戚与共...

    诸人明白这一点,司空白也明白这一点。

    嘴角溢着鲜血的老人仰头看着那道渐渐凝结成形的劫雷,他眸中闪动着近乎疯狂的色彩。

    他不能死。

    他在心底这样告诉自己。

    他想着自己的师尊,自己的师兄在撒手人寰时的嘱托,想着玲珑阁千百年来的传承。

    这些都是无数先辈们用血肉堆积成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怎么能败在他的手里?

    他这样想着,已经佝偻的身子在那时再次被他挺得笔直。

    “再来!”

    他发出一声怒吼,周身萎靡的气息猛地一震,仅剩的五头恶龙再次缠绕着他的身躯,血色剑意如潮水般将他包裹。

    轰!

    第四道劫雷终于在那时落下。

    大地颤抖得愈发的厉害,一些修为较弱的弟子在那时几乎站不住自己的身子,纷纷摔倒在地。

    而作为雷劫中心的司空白更是在那劫雷恐怖的威势下,身子不住的颤抖。

    但这位老者却固执的握着手中的剑,直直的指向穹顶。

    我不能输!

    他如是想,亦如是做。

    被他唤出的恶龙的身躯开始涣散,显然已经无法承受下这股可怕的力量。而司空白的身躯上也开始渐渐泛红,他皮层下的血管开始破裂,丝丝鲜血顺着他的皮层流出,将他的整个人染成了血色。

    又是两条恶龙在那雷劫之下化为了灰烬。

    司空白周身的气息再次萎靡了下来,他唤出的七条剑意恶龙更是只余下三条,且在经历了天雷的连番洗礼之后,那恶龙周身的气势也如他一般,萎靡不堪。

    天劫却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第五道天雷几乎就在第四道天雷停下的瞬间轰然而下。

    诸人的心在那一刻揪起,即使看出了司空白异状的徐寒也是心头一凛。他很清楚,司空白不能死,他一旦死去,玲珑阁必然树倒猢狲散,而在那之后,诸如方子鱼、秦可卿、宋月明等人命运当是如何便更是不敢设想。

    第五道天雷,将司空白最后三道恶龙轰散。

    这位玲珑阁最后一位师祖的人物终于走到了穷途末路。

    第六道,也是最后一道天雷已然开始酝酿。

    起声势之浩大,似乎足以将整个玲珑阁都化为灰烬。

    事情似乎远比想象中更加的麻烦。

    远处的宁竹芒也在那时皱起了眉头,司空白挡不下这最后一道天劫了。

    无论他愿不愿意承认,而事实就是如此。

    那么一个很残忍的问题便摆在了他的面前,天劫落下,司空白身陨,余下的天雷之威足以毁灭半个重矩峰...

    他自然不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于是这位掌教大人在那时眉头一沉,一咬牙,看向身边的诸人。

    “快去,遣散弟子,离开重矩峰!”他沉着声线说道。

    “不可!”一旁的丁景程闻言第一时间便出声反对道。

    “有何不可?”宁竹芒的眉头皱起,眸中戾气涌动,显然对于在这个紧要关头还要与他作对的丁景程已经失了耐心。

    “司空师叔如今在抵御天劫的最关键时刻,我们若是离去,必然动摇他的道心,唯有留下与之共同抵御方才能让他感受到我们玲珑阁上下一心的决意,他才有可能度过这天劫!”丁景程如是说道。

    “混账!”宁竹芒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他长袖一挥,怒斥道。“司空长老能不能熬过这天劫,你们看不出来吗?”

    “正因为看得出来,所以我们后辈才要与之共进退。”一旁的清如溪也在那时站了出来,朝着宁竹芒言道。

    “宁掌教若是贪生怕死可先行离去,这里自有我们陪着司空长老。”那位大寰峰上的鸿长老也站了出来,声线决绝的言道。

    “若是如此,司空长老一旦渡劫失败,那重矩峰就完了,玲珑额的千年基业也就完了!”宁竹芒端是没有想到他的决定会招来诸多长老执事的不满,他不得不压下心底的戾气,沉声言道。

    “司空长老一旦渡劫失败,我玲珑阁的消亡便是时间问题,与其这般不如搏上一搏,成则一荣俱荣,败则索性一同去九泉之下向先辈请罪,有何不可?”丁景程干瘦的身躯在那时挺得笔直,他如此说道,某种闪烁着近乎疯狂的狂热之色。

    “丁景程!你想要拉着我重矩峰数万弟子的命去给司空白陪葬吗?”宁竹芒俨然已是怒到极致。

    眼前这些长老执事们显然已经失了神智,他们被困在这玲珑阁天下第一宗门的荣耀里太久太久。

    久到他们已经忘了玲珑阁开山立宗的本意,久到已经放不下这样的荣耀,为此,他们甚至愿意博上自己,以及所有玲珑阁弟子的性命。

    “这些弟子从入门起便享受着玲珑阁带给他们的荣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不就是他们为宗门效死的时候吗?”丁景程理所应当的回应道。

    而那时,周遭的大多数长老执事也随即跪下,朝着宁竹芒情愿。

    宁竹芒沉默着看着周围这些长老执事。

    他的脑中闪过许多例如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之类的说辞,但这些话在此刻诸人眸中那近乎疯狂的神色下显得是如此苍白。

    即使以他的心性在那一刻也不由得怀疑究竟是自己太过软弱,还是世人皆醉我独醒...

    轰!

    天雷的闷响愈来愈重。

    而司空白的气息也愈发的萎靡,他显然已经没了再战的资本。

    宁竹芒侧头看着身下那些年轻的脸庞,看着他们恐惧的神色。

    这不对!

    他豁然醒悟。

    没有人应该为玲珑阁的业果买单,就是有,也轮不到这些年轻的弟子。

    玲珑阁之所以立下祖训,让每一届掌教之位落入悬河峰之手,为的便是提醒后人,玲珑阁的开山立宗是为了悬壶济世。

    而在漫长的岁月里,太多人迷失在那所谓的天下第一的荣耀之中。

    今日就是用上这些弟子的性命,侥幸保住了玲珑阁,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玲珑阁的传承也早已断绝。剩下的其实也只是一个追逐名利的宗门,与先贤所立自宗门再无丝毫瓜葛。

    想到这里的宁竹芒心头一沉,脸上的愁然之色尽数散去。

    “传我之名,三峰弟子速速下山,于山门外集结,等候调令。其余长老执事皆负责安排调度弟子不得有误,若是胆敢不从,便已门规,废除修为,逐出山门!”宁竹芒如是说道,他周身磅礴的气势忽的荡开,而手中更是不知何时已然将那枚代表着玲珑阁最高权利的悬河印握在了手中。

    “宁竹芒!”丁景程几人见状端是一愣,而为首的丁景程更是脸色大变,他愤怒指着宁竹芒喝道:“你如此行事,是将我玲珑阁至于死地,你就不怕无颜面对泉下的列祖列宗吗?!”

    这话出口,还不待宁竹芒给予回应,一股凌冽的剑意便在那时呼啸而来以雷霆之势轰入了丁景程的身躯。

    这位执剑堂长老在那时脸色一暗,身子一震如受重创。

    他有些木楞的装过身子,却见一袭红衣的钟长恨此刻正立在他的身后。

    “钟...”他自喉咙中艰难的挤出一道声线,但话方才出口,脑袋便是一歪,生生的栽倒在地。

    周遭的诸人见状,在那时纷纷脸色一寒,他们看得真切,就是那一瞬的光景,丁景程周身的经脉尽断,一身修为付诸东流。

    “掌教之令,重于泰山,谁敢不从,形同此人!”钟长恨阴冷的声线也在那时响起。

    方才还叫嚣着要与司空白一道赴死的诸人在那时脸色一变,他们想要的是博上数万弟子的性命,以期司空白能够铸成地仙之境,归根结底为的是那份天下第一的荣耀。而若是没了这一生修为,就是司空白侥幸成功,他们又能有怎样的际遇?

    因此在这时,他们终是一个个灰头土脸的站起了身子,扶起昏迷过去的丁景程,开始按照宁竹芒的指挥,疏散起重矩峰上的弟子们。

    而宁竹芒则在那时感激的看了钟长恨一眼,“谢过师兄。”他拱手言道。

    钟长恨却在那时摇了摇头,他沉着眸子看着那些离去的长老执事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玲珑阁完了。”

    他这般说道。

    轰!

    天际响起一声闷雷。

    第六道雷劫终于在那时落了下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