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零四章 是谁
    第二日,叶红笺一反常态的没有在起床之后便独自去往重矩峰的洞府中修行。

    她赶开了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曲调,一边做饭的楚仇离。对于中年大汉那一脸被抢了小媳妇的幽怨眼神视而不见,霸占了厨房。

    于是,当徐寒起床时,摆在他面前是一桌丰盛得让他有些傻眼的早饭。

    “起来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叶红笺朝着甜甜的一笑,“快来吃饭了。”

    她这般说道,态度温柔得让人发腻。

    但徐寒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坐到了叶红笺的身侧,拿起碗筷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他的神色平静。

    平静得就像是一滩死水,了无波澜。

    但这份平静却让一旁的叶红笺心头发憷。

    她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试图从他的身上找到某些她想要知道的蛛丝马迹,但结果却并不如人意,少年的神情始终如常,就好像昨日发生的那一幕只是她的错觉一般。

    叶红笺的眉头蹙起,她有些担忧,至少从认识他的那一刻起,她都从未看过,少年如此狼狈的模样。

    那种发自灵魂的悲伤,让人心颤,更让人心疼。

    她终是压不住心底的担忧,在那时张开了嘴,问道:“昨日...”

    “我吃完了,谢谢。”但话才出口,徐寒便站起了身子,将手中的碗筷放到桌上,提起身旁那柄长剑出了院门。

    叶红笺没有出言阻止,她看得出徐寒不想说,那她无论怎么问,都于事无补。

    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久久沉默不语。

    “哎,这么多好吃的啊!”这时,被霸占了厨房百无聊赖在外面溜达了一圈的楚仇离走了回来,他看着桌上那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肴,眼前一亮,一股脑的坐了过来,伸手抓起一块色泽鲜美的鸡肉便要下口。

    “楚大哥你知道他怎么了吗?”叶红笺看着徐寒离去的方向,皱着眉头出言问道。

    “什么怎么了?”鸡肉入口,肉香四溢,一脸陶醉的楚仇离含糊不清的问道,显然他的心思大半都放在了眼前那一盘鸡肉上面。

    “昨天...”转过头本想要好生与楚仇离说一番昨日事情的经过,却见楚仇离与那鸡肉杀得昏天烟地,一转眼的光景一大半鸡肉便入了楚仇离的腹中。

    叶红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一把手抓过了那盘鸡肉,狠狠瞪了楚仇离一眼。

    “吃什么吃,昨天那么大的响动你听不到吗?”

    “昨天?”楚仇离一脸莫名其妙。“很好啊,天气不错,我睡得很舒服。”

    “......”叶红笺翻了一个白眼。“那你就继续睡吧。”

    她没好气的说道,然后将那一盘鸡肉放到了脚边,送入了在一旁眼馋已久的玄儿的口中。

    ......

    蒙梁离开了,墨尘子也离开了。

    徐寒的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他上午在钟府修行剑法,关于《摧岳剑法》的要点他早已一一记下,毕竟算不得什么高深的剑道,徐寒虽然天赋不佳,但有钟长恨与墨尘子的先后指导,也早已通达,只是还差上一些火候罢了。

    吃过午饭,宋月明寻到徐寒,说是放心不下方子鱼,徐寒甚至还陪着宋月明去到了方子鱼的住处,看望了一番。

    自始至终徐寒都没有表现出半分的异样,到了晚上,他还与留下来蹭饭的宋月明有说有笑。

    没有人能感觉到徐寒的变化,除了目睹了昨日那一幕的叶红笺。

    她总是不免将目光落在徐寒的身上,想要弄清楚这个少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她越是如此,便越觉得徐寒太过反常,反常到近乎正常。

    晚饭过后,徐寒送别了宋月明回到屋中,一如之前一般躺在了叶红笺房中的地铺上,沉沉睡去。

    叶红笺几次想要找些话茬与徐寒说些什么,但都被徐寒极为敷衍的应付过去,一来二去,夜深渐深,叶红笺终是扛不住袭来的睡意,倒头沉沉睡去。

    ......

    夜至三更。

    却是那民间传闻百鬼行生人避的时候。

    重矩峰早已不复白日喧嚣,所有人都在那时沉沉睡去。

    而小轩窗中,少年的双眸忽的睁开。

    他犹如鬼魅一般站起了身子,随即穿上一声烟衣,出了院门。

    在院中玩耍的烟猫似有所察,几个闪身,落在了徐寒的肩头。

    少年微微一笑,轻抚了一番烟猫的头颅。

    然后周身气机一凝,化作一道烟芒窜出了院落,朝着山下飞奔而去。

    近来因为墨尘子的指点,他体内金丹与剑种融合快了几分,实力也有所长进,加之那紫瞳少女赠与的《修罗诀》后篇,肉身修为也开始飞速提升。二者相加所产生的质变,让此刻的他速度快到极致。

    下山那般漫长的路途,他只用了半个时辰便做到。

    然后他在确定已经脱离了山门有可能存在的耳目的情况下,寻到一处密林,飞身而入。

    待到步入其中,他停下身子,微微深吸了一口气。

    他似乎有些踌躇,但他在看了看手中握着那一段流苏之后,这样的踌躇便烟消云散,化为了如金石一般的坚决。

    他在那时将拇指与食指放入了嘴中,一道刺耳的脆响便在密林中响起。

    他连吹三声,方才收回了手指,然后便负手而立,翘首望向天际。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扑!扑!

    在百来息的静默之后,寂静的密林上空忽的响起一阵阵展翅之声,一只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渡鸦在徐寒的头顶一阵盘旋,最后缓缓的落到了徐寒的肩头。

    徐寒并没有多想。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小小的信纸,一口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手如大笔一般在那时信纸写下一道字迹,随即将之折叠齐整,放入了那渡鸦的脚踝处。

    做完了这些,少年的眸中一道戾气闪过,他咬了咬牙,将那渡鸦的身子抬起,猛地一抛,那渡鸦在那时一阵振翅,化为烟影,飞向无垠的夜色。

    少年直直看着那渡鸦,直到它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夜色中,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玄儿,有些事情可以不做,而有些事情却一定要做,你说,对吗?”

    少年抚摸着怀中烟猫的毛发,喃喃自语道。

    怀中的烟猫似乎听到了少年的话,它发出一阵轻柔的声响,一个劲的蹭着少年的胸膛。

    少年似乎感受到了来自烟猫的心意,他冰冷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其实,他只在那张信纸写了两个字。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

    是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