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零四章 人间最苦是离愁
    陈玄机的送别仪式很隆重。

    三峰的长老执事几乎都来到了山门,至于各峰弟子更是不必言说,几乎把整个玲珑阁的山门挤满。

    只是唯独不见方子鱼的踪影。

    陈玄机朝着诸人一一道别,或许是因为想要等待那个人儿,这道别仪式他做得很慢。

    足足半个时辰的光景,他方才走完这过场。

    方子鱼依旧没有出现。

    陈玄机看向人群中的徐寒,对方朝着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随即一声长叹,再次拱手环视诸人,“此去一别,诸位,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在场诸人也在那时纷纷拱手言道。

    陈玄机也终是收起了心底的侥幸,他在那时转过了自己的身子,决然朝着身后走去。那里墨尘子一行三人早已等候多时。

    墨尘子朝着徐寒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这便领着诸人就要离开。

    而就在不远处的山丘上,一个少女手握着一张信纸,泪眼婆娑的看着那白色的身影渐行渐远。

    她终究鼓不起勇气去与他道别。

    她只能远远的看着他的身子远去,再一次将那信纸死死的抱在怀中。

    ......

    时值四月,堪堪入夏。

    冀州已然是一片烈日炎炎的景象。

    冀州位于大周的北境,冬冷夏热本属常态,且今年的夏日比起往年并不见得热到何处,但冀州的百姓心底却是焦虑万分。

    大夏朝再次朝着剑龙关上增兵十万,囤积在剑龙关外的大军已经从二十万整整上升到了三十万,而那位北疆王依然引兵不出,龟缩于剑龙关中。

    坊间流言四起,众说纷纭。

    而其中流传最广的便是那牧极恶疾复发,生死难知,更有甚者称是长夜司的爪牙所致。

    只是牧极一死,二十万牧王旧部必然群龙无首,届时的剑龙关危矣。

    祖辈生活于此的冀州百姓,这些日子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知何以安生,一些家底殷实之人已经开始准备逃亡青州,梁州二地,而更多的百姓却只能苟且观望。

    相比于已经乱做一团的冀州,而处于风暴中心的剑龙关却平静的好似一块石子,任由外面的风云诡诞,他自安然不动。

    “牧极小儿,无胆鼠辈,还要龟缩到何时?快快出门受死!”大夏国柱崔庭手下的守将依然每日前来叫阵。

    咒骂的辞藻已经一换再换,但剑龙城上,除了寻常士卒,几乎寻不到半个将领的人影。

    雄踞冀州数百年的剑龙关就像是睡去了一般,无论是敌军的叫阵还是朝廷如雪片般飞来的调令都犹如泥牛入海一般,得不到半分的回应。

    关外的辱骂声还在继续。

    而关内北疆王府中,剧烈的咳嗽声更是昼夜不停,一日胜过一日。

    “老爷,喝药了。”模样美艳的妇人小心翼翼端着一碗汤药来到了北疆王的卧室中,将那碗她亲手熬成汤药递到了床榻上那位男人的嘴边。

    那是一位面色苍白的男人。

    年纪约莫四十岁上,但长久的病痛折磨却让他的脸上伸出了些许褶皱,而最可怕的是他那双脚,乍看之下似乎与常人无疑,但若是细细观察,便会发现男人的脚上一道道乌烟色的血管犹如毒蛇一般爬满了他的大腿,看上去极为怪异。/p>此刻男人似乎陷入了熟睡,他半倚在床头,双眸微微闭起。

    妇人温柔的用勺子盛出一勺汤药在嘴边轻轻的将之吹凉,然后递到了男人的唇边。

    “老爷,喝药了。”她再次说道,声线轻柔。

    男人的双目在那时忽的睁开,那病态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潮。

    他木讷的转过了头,看向那位妇人,“病入膏肓,服之无用,夫人何苦劳神?”

    声线沙哑,如刀入败革。

    妇人有些不悦。“老爷可不能胡言乱语,老爷的病一定能好的。”

    妇人很是笃定的说道,然后将那盛满汤药的药勺递到了男人的唇边。

    男人见状,微微苦笑,最后还是在妇人的执意下将那一碗汤药服完。

    那妇人见此,展颜一笑,又叮嘱男人要好生修养之后,方才安心离去。

    待到她推开房门,门外的婢女便极为识趣上前接过了妇人手中的瓷碗。

    “去,回信吧,这是第五碗了。”妇人脸上的温柔之色在那一刻缓缓退去,她的嘴角勾勒出一道锋利的弧线。

    “是。”身旁的婢女轻轻的点了点头,盈盈退下。

    ......

    咳!

    咳!

    咳!

    屋内的男人在喝完汤药之后,咳嗽得愈发的厉害,他的脚就像是灌了铅一般,动弹不得,他只能侧着身子躺在床沿发出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恶心的干呕。

    而那时一道人影闪动,那人影的速度极快,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跃入了房中。

    男人似有所觉,他抬起了脑袋,嘴角是殷红色的鲜血,显然他的病情远比看上去的要严重得多。

    “消息送出去了?”他虚弱无力的问道,身子抬起,再一次坐回了床头。

    “嗯。”身着一袭烟衣的身影轻轻的点了点头,走到了床边,恭敬的将男人的身子扶正。

    “那贱人又给王爷喝药了?”烟影嗅了嗅屋中的味道,眉头皱起,眸子中戾气涌动。“让我去杀了她吧!”

    “不急。”男人却在那时摆了摆手,“我的病早已入了膏肓,喝不喝那药对我来说都无甚关系,她还要留着,她是祝贤的眼线,也是我们护身符。要杀她,还未到时候。”

    烟影见状有些不忍。

    “这么多年,难为王爷了。”他在那时说道,粗犷的声线中竟是在那时带着些许哽咽之音。

    男人闻言惨然一笑,他的目光忽的空洞了起来,怔怔的看着远处的墙壁,在数息之后,那漆烟的眸子中爆出一道冷冽的神光。

    他喃喃说道:“十年也罢,百载也好。”

    “牧魂不灭,血债血偿!”

    ......

    昆仑之巅,天柱耸立。

    雪白如玉的柱身上抵九霄,下通黄泉,亘古未曾有过更改。

    而巨大天柱四周却枯坐着密密麻麻的尸骸。

    他们中的大多数尸身早已腐化,只剩枯骨。想来年代应是无比的久远。

    而唯独其中有一位青衫老者,虽然周身已是被风雪冻成了冰雕,但面色却还依旧红润,隐约有些气机。

    咔!

    忽的一道细微的声响在静谧的昆仑山巅响彻。

    一道裂纹浮现在了天柱的柱身之上。

    那裂纹极为细小,但落在那洁白无瑕的柱身上却显得尤为扎眼,好似一只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

    青衫老者的身子那时一震,他缓慢又艰难的抬起头,看着那一道忽然浮现的裂纹。

    “沧海流,我能做也只有这些了。”

    他苦笑着说道,随即那如游丝一般的气机在数息的起伏之后,忽的湮灭,他的脑袋一沉,彻底低怂了下去。

    一道晦暗的气机随即以天柱为中心猛然荡开,包括青衫老者在内的尸骸们在那时纷纷化作尘土,随着那股荡开的气机飘散于天地间。

    而天柱之上的裂纹亦随着那些尸首的消散,好似一尊恶兽破了牢笼一般开始不断的蔓延。

    一头朝着天穹,一头朝着无底的深渊。

    上抵九霄,下至九幽。

    ......

    夜色已深,徐寒饭后在屋外的空地上练过那一套《摧岳剑法》之后,回到了房门中。

    他有些心神不宁,却说不清缘由。

    是因为今日陈玄机的离去又或是其他?他都说不真切。

    他只是觉得好似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离开了一般,烦闷得很。

    即使在挥舞了那一套剑法之后,这样的烦闷感依然不见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他摇了摇头,走到了楚仇离为他烧好的热水旁,脱下衣衫正想着好好泡上一个热水澡,安心睡下。

    铛。

    但那时,耳畔却传来一阵轻响,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衣衫中落了下来。

    徐寒一愣,将那事物捡起,放在眼前细细端详。

    而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天策府的茅屋之内,那位枯坐了数载的刀客,似有所感,也从怀里掏出了那样一个事物放在眼前。

    那是一只玉佩。

    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而就在二人将之放在眼前时,那些裂纹忽的再次开始蔓延,只是瞬息光景便再次密实了数分。

    叮。

    又是一声脆响传来。

    而后,在徐寒震惊的目光下,那玉佩化为了粉尘,落入了他的掌心。

    “这!!!”徐寒始料未及,他的瞳孔在那时陡然放大,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

    夜色如殇,夏风微凉,它徐徐而来,将少年手中粉尘吹向远方。

    回过神来的少年,惊慌失措,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些被扬起的尘埃,就像是要抓住某个人的双手。

    可那些东西,他又怎能握得住。

    几次伸手无功而返的少年,一个不防,身子趔趄,狼狈的跌坐在地,将那一桶烧好的热水碰翻,倾洒一身。

    巨大的响动惊醒了本已入睡的叶红笺,她穿着一件单衣,推开房门,却见那少年跌坐在地。

    “怎么了?”她问道。

    那时,少年回过了头。

    他的神情狼狈,怀里紧紧抱着一段没有饰物的流苏。

    脸上沾满了水渍。

    却说不清究竟是清水,还是泪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