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零一章 怒气冲冲的叶红笺
    徐寒将方子鱼送回住处之后,又去到了木亭。

    那里,墨尘子与那紫瞳少女早已等候多时。

    对于那紫瞳少女的身份,徐寒已然猜到了几分,但是对方既然不愿说出,徐寒也没有去点明的意思。

    他在看清二人所在位置时便快步迎了上去。

    “师伯,二师娘。”他朝着二人拱手言道,神态恭敬无比。

    “嗯。”立于木亭之中的墨尘子点了点头。“再过三日我便要离开这里了。”

    “这么快?”徐寒闻言有些诧异,墨尘子这位师伯虽然与徐寒相处并不算久,但对于徐寒的关心徐寒自是感受得到,他亦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位师伯,却是不想这离别竟来得如此突然。

    “嗯,三日之后,蒙梁的伤就应该勉强恢复,届时我便要带着他去往陈国。”墨尘子在那时点了点头如是说道。

    这些日子在与墨尘子的交谈中他所表现出来的对于蒙梁的关心徐寒自是能够感觉到,只是的他的性子使然让他对于这些事情虽然好奇,但很少主动过问。可这时,他终是憋不住心头的疑惑,问出了这个问题。

    “师伯似乎很关心那位蒙梁,弟子斗胆问上一句,师伯与蒙梁...”

    “怎么?你不喜那位离山高徒吗?”徐寒的话还未问出口,墨尘子便在那时眉头一挑,打断了徐寒的话。

    “不是,我与他接触不深,未有喜恶之别,只是觉得我与师伯相见时日尚且,师伯若是无事可以在这玲珑多呆上些时日,师伯若是觉得有何不便,我自会与阁中分说,想来掌教也会给我这点薄面。”徐寒赶忙解释道,唯恐墨尘子误解了他的意思。

    “这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你我终有一别,何必作那些女儿家的期期艾艾?”墨尘子温言说道,虽是训诫之言,却听不半点的苛责之意。“至于蒙梁,剑陵虽然人丁稀薄,但终归是要有一份传承的,那蒙梁便是我看中的弟子。”

    墨尘子此言,徐寒却是未有料到。

    蒙梁虽然败于了陈玄机的剑下,但他所展现出来的剑道天赋绝非寻常人可比,若说墨尘子真的要收下一位弟子的话,蒙梁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蒙梁本就投身于离山门下,按江湖规矩,无论是大周还是陈国,甚至夏朝。未得师门应允,一徒不可拜二师。更何况蒙梁可是离山的高徒,衍千秋的亲传弟子,他怎可能再让蒙梁拜入南荒剑陵?

    “可是蒙梁是离山的弟子,且不说他是否愿意,他身后还有离山剑宗在,岂能...”因此,徐寒在那时不禁愈发疑惑。

    但墨尘子闻言之后只是淡淡一笑,便说道“所以我要与他一同前往陈国,向衍千秋那小老头讨要这个徒儿。”

    徐寒听到这里,不免皱了皱眉头,蒙梁这样的弟子,衍千秋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才培养出来,岂能因为墨尘子一句话便让给南荒剑陵。即使徐寒也听出这事情中的诸多蹊跷。但他将墨尘子一脸笃定之色,终究不好多问,因此也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那便祝师伯此行顺利,若是届时得了空闲,不妨再来玲珑阁,弟子短时间内想来不会离开此处。”徐寒拱手言道。

    “嗯...”墨尘子闻言点了点头,声线有些沉闷,让徐寒有些奇怪,亦让一旁的紫瞳少女眉头微皱。

    不过他很快便在出声言道:“还有三日便要离开,今日我再为你好生讲解一番《大衍剑诀》剑招部分的问题吧。”

    徐寒听他此言,心头的疑惑更甚,但墨尘子已然开始讲解他所说剑招,徐寒却是不敢打断他,因此只能是沉下心思耐心的听取他的一字一句。

    ......

    很快时间便到了丑时。

    墨尘子结束了今天的教导,徐寒看墨尘子并无再与他细聊的心思,因此只能是压下心底的疑惑,与他告别。

    待到目送徐寒的身子消失在眼帘,墨尘子身旁的鬼菩提终是忍不住问道。

    “你为何不告诉他真相?”

    她话里所指的真相自然便是墨尘子的寿元只余五个月不到的事情。

    “风雨欲来,他的路比我的路更难,何苦再让他平添烦恼呢?”墨尘子望着徐寒消失的背影,淡淡言道。

    鬼菩提在那时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对此不置可否,而是问道:“究竟是谁将你伤成这样?”

    “事已至此,何苦追问?”墨尘子淡淡一笑。

    “你是怕我替你报仇?”鬼菩提的心思何其机敏?她三番两次的询问此事,可都得不到墨尘子的正面答复,唯一的解释便是害怕她替他寻仇。

    而若是真是如此,那要么是那仇家太强,墨尘子担心她有所意外,要么便是他害怕她迁怒他人。

    似乎是真的被鬼菩提言中,墨尘子在那时忽的沉默了下来。

    “你说与不说都无干系,回去之后我只需调动森罗殿的网罗,便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个清清楚楚。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这世上绝对没有森罗殿想要查清而查不清的东西。”

    “是啊。”墨尘子在那时点了点头,随即脸上的笑意更甚。他看向身旁的女子,言道:“那这么说来,你也并没有那么讨厌我这位师侄嘛。”

    女子脸上的神情在那一刻豁然凝固,随即羞怒之色浮上眉梢。

    ......

    回到小轩窗时,时间已经很晚。

    一路上的弟子房门都早已熄灭了灯火,除了负责巡逻的弟子,重矩峰上几乎再也找不到任何他人活动的痕迹。

    小轩窗中的众人也都早早睡下,徐寒为了不吵醒诸人,便放轻了自己的脚步,在院中洗漱了一番,便要回到楚仇离的房中睡下——自从前几日他与叶红笺起了那番冲突之后,他便又回到了原来的住处。

    可就在那时,叶红笺房中的烛火却忽然亮了起来。

    徐寒在那时一愣,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那房门便被叶红笺从里打开。

    然后徐寒便见叶红笺一脸不忿的站到门口,此时正怒气冲冲的看着徐寒。

    “怎么?吵醒你了?”徐寒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他不无歉意的说道。

    但叶红笺却并未在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就这般直直的看着他。

    直到百来息的光景之后,徐寒在叶红笺那样的目光已然有些头皮发麻,他正盘算着要不要找个借口脱身,可那时叶红笺的声音却忽的响了起来。

    “佳人失意,趁虚而入,这手段,啧啧,不错啊。”叶红笺的小嘴撇了撇,脸上却依然带着重重的怒气。

    徐寒听了此言,这才醒悟了过来。

    原来叶红笺所指之事竟是关于方子鱼,他本是在她的授意下去安慰方子鱼,但却久久未归,因此在叶红笺看来徐寒是与方子鱼独处到现在才回来。

    “不是...”徐寒在醒悟过来之后,赶忙解释道。

    他与方子鱼早就分开了,若是这被人如此误解,他倒没有大碍,可于方子鱼一个女孩子的清誉却是极为不妥。况且虽然方子鱼方才趴在他的怀中哭了许久,但无论是他还是在方子鱼的心中都很明白,对方都只是朋友,对于彼此都并无其他心思,那扑入怀中之事也只是一时心头悲戚所致。

    当然除开这些缘由,徐寒那般急于解释此事是否还有其他原因,他自己或许也说不清楚。

    “我可没兴趣听你在这胡编乱诌。”徐寒那急切的神情落在叶红笺的眼中,她脸上的怒色忽的消减了几分,但依然严肃得很。

    徐寒见状,到了嘴边的话,便收了回去。

    倒不是因为叶红笺的阻止,只是他虽然未有与方子鱼独处这么久的时间,但他确实回来得极晚,而这原因,他亦显然不可与叶红笺道来,因此一时间他也确实不知当如何解释此事,索性便顺坡下驴,收了声。

    “那我去睡了?”徐寒看了看脸色似乎好了些的叶红笺问道。

    “嗯。”叶红笺不知喜恶的点了点头,只是身子依然立在门口,并无回房的意思。

    徐寒见状可不敢多留,赶忙就要转身回到房内。

    可这脚步方才迈出,一道破空之音忽的自背后传来,他反应灵敏,身子赶忙向着一旁侧开,而那时一把明晃晃的长剑便贴着他的身子直直的飞了出去,插入了楚仇离房门旁的木柱上。

    剑身摇晃,入木何止三分。

    那屋中楚仇离的呼噜声停下,然后便见那邋遢的大汉一脸惊慌失措的跑出了屋外,看向门口处。却见徐寒与叶红笺立在院中,他的嘴微微张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很快便意识到似乎眼前的情形并没有他插嘴的余地,因此便悻悻的收回了到了嘴边的话,安静的退回了房中,将房门缓缓的关上。

    徐寒在那时转头看向叶红笺。

    他着实不明白这叶大小姐究竟是个什么脾气,他就是回来晚了些,且不说他没有与方子鱼之间发生什么,可就是发生了,以他与叶红笺之间的关系,对方有什么立场去生气?甚至还以飞剑伤人?

    这一点着实让徐寒不喜。

    “叶大小姐,你这是何意?”他沉声问道,脸上的神色极为不悦,显然是压制着自己体内的怒火。

    但面对如此怒火中烧的徐寒,叶红笺却分毫不让,她依然冷着脸色看着徐寒。

    而她冰冷的声线也在那时想了起来。

    “我说过,你要和我睡一起。”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