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一百章 关于红薯
    关于那个陈国的记忆,对于陈玄机来说,算不得美好。

    十二年前,夏朝皇帝李安南结束了他雄图霸业的一生,死在了凯旋归朝的路上。

    而大夏朝南下东进的战略也因此暂时的搁浅,随着新帝李榆林的登基,饱受夏朝侵扰的陈周二国也终于迎来了短暂的和平。

    这世上有许多事,都带着惊人相似与巧合。

    有道是时势造英雄,在那样你死我亡的博弈中,大周生出了雄踞一方的牧王府。而陈国也崛起了执掌失望虎狼骑的国柱蒙克。

    但有些事,古来同理。

    明君良将二者素来不可同存,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长夜司在泰元帝的授意下灭了牧王府,陈庭柱也开始削减功高盖主的平西王蒙克的羽翼。

    于是当初为了拉拢蒙家而立的蒙羽皇后,便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赐下鸩酒,蒙家一族还未有来得及享受和平带来的荣华富贵,便迎来属于他们灭顶之灾。

    陈玄机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日自己母亲含泪饮下鸩酒时的场景,也永远忘不了那个男人身着大黄龙袍,坐于高台之上,冷眼看着这一切的神情。

    那一刻,关于陈国,关于的皇族的一切都被陈玄机彻底斩断。

    年幼的他被蒙家仅有的亲卫护送着逃出了陈国,他们告诉他永远不要再回来。

    而他也在那时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再回去。

    可是....

    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青年,却让他本已尘封的某些东西忽的动摇了起来。

    那个陈国,固然可恨,固然由一群他讨厌的人所统治着。

    可那里,也是他母亲生活的地方,至少在他的印象里,他的母亲是爱着那个陈国的。

    “回去吧。”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线忽的响了起来。

    陈玄机一愣,在场诸人亦是一愣,他们循声望去。

    却见那重矩峰的山巅之上,一道身影缓缓落下,他身着红色长衫,衣袂飘零,脚踏一把飞剑缓缓落入演武场上。

    待到看清了老者的模样,陈玄机赶忙上前半跪在地,拱手言道:“弟子拜见师尊。”

    “回去吧。”那老者再次轻声说道。

    “可...玲珑阁...”陈玄机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话才刚刚出口便被老者打断。

    “何为剑道?”老人问道。

    “剑...”陈玄机闻言微微迟疑,但最后还是说道:“剑,取直不取弯。”

    “心,取净不取尘。”

    “剑心合一,方为无上剑道。”

    陈玄机如是回答道。

    但说完这话之后,他又赶忙说道:“师尊教我十余载,如今师门事务繁多,恐有大难,玄机岂能这时离去?”

    “我教你,图的是大道传承,你既承我道,何处不可安生?何处不可去得?至于玲珑阁的事情,只要我钟长恨活着一日,便轮不到你们这些小辈来为此担忧。”老人的衣袖一摆,此言说罢,脸上刚毅的神情忽的柔软了下来,他看向陈玄机,就好似看向了自己的孩子,目光温软,如春风拂柳,秋雨润土。

    “陈国是你心中的尘,你已在通幽境足足三载,此尘不除,何以成道?”

    “去吧,除了尘,成了道,修一个逍遥仙人,让天下人看看我钟长恨的弟子如何了得!”

    陈玄机在那时终于是沉默了下来。

    他低着头思索良久,一头白发在忽起的春风中摇曳。

    直到许久之后,他再次抬起头,站起的身在猛地跪下。

    咚!

    咚!

    咚!

    他连连朝着钟长恨扣下三个响头,三个都用力极大,甚至连额头上也因此浮出了丝丝血痕。

    然后他拱了拱手,言道。

    “徒儿谢过师尊!”

    ......

    这场离山高徒与玲珑阁大弟子之间的较量大抵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这时,关于胜负的结果早已不再重要。

    陈玄机竟是当年陈国蒙羽皇后所出的皇子,而如今这位玲珑阁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就要离开玲珑阁,不得不让诸人心头五味陈杂。

    这一点,对于方子鱼来说,尤为如此。

    从演武场回来之后,这位二师姐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徐寒倒是想要宽慰几句,可始终得不到对方的回应,最后也只能是做了罢。

    到了晚饭时间,楚仇离特意为了方子鱼做了满满的一桌子菜肴。

    可谓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若是平日里足以让方子鱼这位大小姐放下矜持胡吃海喝,只是今日的方子鱼显然没有了这份心思,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那桌饭菜,不曾动筷。

    而晚些时候回来的叶红笺听闻此事,也试过好生安慰方子鱼,但得到的效果确实不尽人意得很。

    直到大家在这般沉闷的气氛下吃完了晚饭,方子鱼这才站起了身子,作势就要离开。。

    那时叶红笺朝着徐寒使了使眼色,徐寒会意的站起身子,说着要送送方子鱼,而对方只是低着头,并未有表现出太多的抗拒,徐寒也就赶忙跟上了她的步伐。

    “其实,陈兄也很为难。那里毕竟是他的故土,他若是放任不管,恐怕也会过得不开心。”

    走在夜色中的重矩峰上,二人在沉默许久之后,徐寒终是出声打破了这份沉默。

    走在一旁沉默了整整一天的方子鱼听闻此言,忽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徐寒那还算丰富的人生经历里却几乎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他见方子鱼如此,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效果,便要再说些什么,可是话还未出口,方子鱼忽的扑入了他的怀中。

    徐寒顿时一愣,生生的呆立在了原地。

    然后,方子鱼的肩膀开始微微的耸动,一阵阵细小的抽泣声响起,一声高过一声,最后变成了嚎嚎大哭,徐寒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胸口的衣衫已然被方子鱼的泪水打湿。

    徐寒的手抬了起来,他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抱住方子鱼好生的安慰她。

    但是他又觉得此举似乎不妥,毕竟男女有别。一时间他便僵在了那里不知当如何是好。

    只能是有些干瘪的说着,“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听到这话的方子鱼,哭得更厉害了。

    以至于她的哭腔都有些变形,像极了那孩童失了最心爱的事物,听得徐寒都有些鼻子发酸。

    约莫一刻钟的光景过去,方子鱼的哭声终于是渐渐小了下来。

    她或许是真的哭完了,也或许只是哭累了。

    她从徐寒的胸口抬起了脑袋,在对上徐寒关切的目光时,脸色不由得一红。

    然后她又瞥见徐寒胸口处的那一抹湿润,以她的聪明自然明白,那究竟是由何造成的,她的脸色因此越发的红润。

    徐寒倒也看出了对方的窘态,他在那时微微一笑,言道:“无碍。”

    方子鱼闻言,想着这些日子里徐寒对她的包容,也想着她曾经不止一次对陈玄机的胡搅蛮缠,那时她只觉得一切理所当然,但现在想来却暗暗觉得自己似乎从未真正了解过陈玄机。甚至连他是陈国皇子这样的事情,她也是今日才知道。

    她固然对于陈玄机的离开很是不郁,但真正让她如此伤心却并非单单他决定离开这一件事情。

    她与陈玄机相识以有近十年的光景,她在很早很早之前,便认定了陈玄机。虽然他总是冷冰冰的,虽然他也常常为了修炼而忘记与她之间的约定。但他很温柔,总是满足她那些看起来并不合理的要求,也总是包容她的蛮不讲理。

    她曾觉得陈玄机心里应该如她认定了他一般,也认定了彼此。

    知道今日,陈玄机在做下这样决定的时候,根本未有想过征求她的半点意见时,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甚至若是细细想想,陈玄机似乎对于每一位玲珑阁的弟子都是如此的包容,只是她错把这样的温柔当成了独此一份的厚爱罢了...

    其实撇开一同拜入钟长恨门下一事不谈,她似乎比起其他的弟子,并不与陈玄机亲近多少。

    想到这里,方子鱼脸上的神情黯淡了下来。

    “谢谢。”她朝着徐寒歉意的说道,然后转过了身子。“我要回去了,你不用送了,我没事的。”

    徐寒闻言,虽然心底还有些不放心,但这个时候或许让方子鱼自己待一会可能会对她更好一些。因此徐寒便点了点头,嘱咐道:“早些休息,有什么明日再说。”

    “嗯。”方子鱼微不可察的应了一声,便在那时朝着重矩峰山顶的方向走去。

    徐寒却并未有就此离开,他安静的站在原地,他想着要看着方子鱼走回山顶的住所,自己才能放心回去。

    而就在这时,方才离开一小会的方子鱼忽的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转过了头看向徐寒。

    “姓徐的。”

    她这般唤道。

    “嗯?”徐寒有些奇怪看向不远处的方子鱼,似乎不解她为何忽的回头。

    “你说得很对。”

    “我等不到他,不是因为我带的红薯不够多。”

    “而是他,真的不够喜欢我。”

    女孩这般说道,她红着眼眶的脸上,也在那时浮出了一抹,让人心疼的笑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