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九十六章 决意!
    重矩峰的夜晚很热闹。

    勤奋的弟子还在修炼着拳脚,或盘膝打坐,或相互攻伐。

    稍稍懒惰一些的聚在一起三五成群,口沫横飞的说着些什么,或关于近来的趣闻轶事,又或关于再过两日便要开始的蒙梁与陈玄机的大战。

    山腰处的木亭上,墨尘子与鬼菩提并肩而立。

    “真好。”墨尘子望着山下的景象,幽幽叹道。

    一盘的少女紫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言道:“好景易逝,不过镜花水月。”

    这话是在说景,意却在指人。

    墨尘子闻言,微微一笑,转头看向身旁的少女:“我是说,有你在,真好。”

    女孩一愣,紫色的眸子中在那一瞬有什么东西融化了下来,但很快她便皱了皱眉头。

    “好得过你那小师侄吗?只有半年的活头,还要耗费真元为他镇压妖力。你这一辈子都在为别人擦屁股,临了都不能好生为自己活活吗?”她没好气的说道,幽怨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深深的无奈。

    她太清楚他就是这样的人。

    而她喜欢这样的他,也无奈于这样的他。

    但墨尘子对于她的怨气,却是不与回应,或者说他不知道如何回应。

    女孩见状,又叹了一口气,这才说道:“你若是真的关心你那小师侄,就不应该让他继续留在玲珑阁。”

    墨尘子听出了女孩话里的意思,他眉头一动,问道:“怎么?森罗殿终于准备对玲珑阁动手了?”

    “大厦将倾,玲珑阁摊子铺得太大,又不想着安身立命,反倒是要插手朝堂之事,太多人容不下他.;了”女孩摇头说道。

    墨尘子在那时又笑了笑,笑容依旧有些难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他既然喜欢这里,就让他待着吧。大厦将倾之时,谁又说得准他会不会是那擎天的立柱呢?”

    这番话让女孩有些不喜,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转头看向墨尘子就要说些什么,但远处却在那时传来一阵脚步声,女孩有所警觉,便收起了到了的嘴边的话。

    只见不远处一位肩上站着烟猫,右臂绑着白条的少年缓缓走来。

    却是那与墨尘子约定了今日晚些时候见面的徐寒。

    他来到木亭旁,见墨尘子身旁还站着一位少女,徐寒也有些发愣。“见过师伯。”他先是朝着墨尘子恭敬的行了一礼,而后又看向他身旁那位少女,拱了拱手,却不知当如何称呼。

    “叫前辈。”

    “二师娘!”墨尘子与那女孩的声音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徐寒一愣,面色顿时古怪了起来。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女孩,看上去比方子鱼也就大出两三岁的模样,再看了看自己这位师伯,看上去虽然四五十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恐怕已经六十开外...

    老牛吃嫩草,还是嫩草倒着贴...

    徐寒暗暗在心底给自己这位师伯竖起了大拇指,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朝着那女孩拱手言道:“徐寒见过二师娘。”

    得到这个称呼的女孩紫色的眸子中顿时溢出了喜悦之色,她犹如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朝着墨尘子扬起了脑袋。

    墨尘子对此只能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叫了师娘,这做长辈的见面礼终归不能太寒碜。”女孩在那时看向了徐寒,从袖口中掏出了一样事物递到了徐寒手中。

    徐寒一愣,下意识的将那东西接过,定睛一看,端是脸色一变。

    那事物是一本泛黄的古籍。

    上书三个大字《修罗诀》!

    徐寒当下也顾不得其他,细细的翻看了一番那书中的内容却是那修罗诀的中篇与后篇,也是他所缺少的部分。

    要知道即使是在森罗殿中,这修罗诀的高深部分对于修罗也是不传之谜,需要立下足够的功劳方才可获得,而徐寒这些年也真是因为缺少修罗诀的后续功法,肉身的修为一直停留在金刚境,再无进展。这女孩送给他的这般后续功法,可谓雪中送炭。

    而且他有妖臂在,妖力再也无法如以往那般对他的身体的经脉造成破坏,这本功法可以说是再适合徐寒不过的东西了。

    因此,他在那时看向那女孩,便要道谢。

    “不用啦。”可女孩却在那时摆了摆手,“你好生修炼,不要让你师伯为你操心便是最好的谢礼。”

    徐寒一愣,他很快便想到了昨日墨尘子为他镇压右臂妖力之事,虽然墨尘子嘴里未有明说,但徐寒却看得出来,此事对于墨尘子的消耗极大。虽然二人相认才不过一日的光景,但墨尘子对他发自内心的关切,徐寒却是感受得到。

    故而,他在那时重重的点了点头。“徐寒绝不辜负,师伯与二师娘的教导!”

    “嗯。”见徐寒如此,那女孩很是满意,又一摆手言道:“你在森罗殿的事情也可勿需忧虑,关于的记载我都一并销毁,从此之后,世上再无那个乞儿卖身而入的修罗,只有玲珑阁的客卿徐寒。”

    听闻这话,徐寒顿时身子一怔。

    这女孩能给出修罗诀这样的功法便已经让他诧异万分,她竟然还能抹去他在森罗殿的记录。

    这一点,曾经在森罗殿中待了四年光景的徐寒很清楚其中的难度。

    他细细想了想,在森罗殿中能做到这样程度的人,似乎只有那高高在上的十殿阎罗...

    而他看向那女孩的眼神也在那时变得骇然了起来。

    ......

    与此同时,重矩峰上的一座别院里。

    蒙梁失魂落魄,一边用药水擦拭着自己发紫的眼眶,一边想着今日与方子鱼发生的事情。

    那女孩在狠狠的揍了他一拳之后,便仰头离去。

    他在想,是这大周的民风如此?还是方子鱼表达爱意的方式太过特别了一些?

    他有些摸不着头绪,因此苦恼的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这时,屋外忽的传来一阵清脆的鸟叫。

    蒙梁的身子一震,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快步走到了屋外,却见一直白鸽正立在门口,左顾右盼。

    他赶忙上前将那白鸽提起,从它的脚踝处掏出了一张信纸。

    而后他将那白鸽放归,自己则握着那信纸走入了房中。

    他有些急不可耐的来到屋内的烛火旁,将信纸打开,而里面的内容也在那时映入了他的眼帘。

    “三王拥兵自重,陛下龙体欠安,三月必陨。”

    “金陵城大战在即,速归。”

    那信纸上的内容极为简单,寥寥不过二十余字,却让蒙梁的心在那一刻沉到了极点。

    他皱着眉头将那信纸上的内容读了一遍又一遍,终是在那时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将信纸塞回了怀中。

    然后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烛火。

    沉着声音言道。

    “师尊放心,我一定会打败陈玄机。”

    “将七皇子殿下,带回大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