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九十五章 两情相悦
    蒙梁失魂落魄的走在重矩峰上。

    他从昨日见过了那位方子鱼之后便一直如此失魂落魄。

    经过多番打探,他才知晓那女子原来是玲珑阁的二师姐,蒙梁虽然有心见上一面,但因为身份的关系,阁中的弟子都对他抱有戒心,更何况重矩峰本就大得出奇,他一时间也不知当去何处寻找。

    距离与陈玄机的决战还有两日的光景,蒙梁却有些无心此事,他想着方子鱼的一颦一笑,漫无目的的在那重矩峰山腰上闲逛。

    “那蒙梁我可打听清楚了,据说冀州月湖洞的夏紫川只一招就败在了他的手上,通幽境巅峰的岳成鹏在他手下也只走过七招便败下了阵来。听闻衍千秋都曾说过,这蒙梁的天赋极好,今后很有可能在成就上超过他。”

    “哼!那衍千秋不过自卖自夸罢了,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是姓陈的对手。”

    “那可不好说,你没见他是和南荒剑陵的墨尘子一起来的吗?钟师伯虽然与衍千秋齐名,但那个小和尚钟师伯对付不了,可那墨尘子一剑便将之击退,要是这路上墨尘子在指点一番...”

    “姓宋的!你胡说些什么,信不信我将你那舌头给揪下来!”

    忽的远处的院落中传来阵阵谈话声,出神的蒙梁听闻那声音心头一震,莫名的觉得这声音与他记忆中的那声音有些相似,当下他也顾不得其他,便快步朝着那院落方向走去。

    ......

    小轩窗中,徐寒与周章看着在院中满脸怒气的方子鱼与狼狈逃窜的宋月明,二人皆是在那时放声一笑。

    这宋月明就是一个直性子,连方子鱼的霉头也敢触,二人自然不回去劝架,让宋月明多吃些亏,否则这人便长不了记性。

    “对了,徐兄以为陈师兄与那蒙公子究竟孰强孰弱?”这时一旁的周章忽的问道。

    今日也不知怎的,徐寒熟识之人都不约而同来到了小轩窗来寻他,徐寒索性便将诸人留下,吃过了午饭之后,便在一起谈天说地,在谈及即将开始的蒙梁与陈玄机的大战时,宋月明与方子鱼之间有了分歧,故而才发生了现在这啼笑皆非的一幕。

    徐寒一愣,随即便摇了摇头。

    “蒙公子与陈兄的修为远高出于我,我怎敢妄下定论。”这话说完,他的话锋一转,看向周章反问道:“那以周兄看来,这二人谁的胜算更大呢?”

    周章闻言,正要说些什么。

    “啊!你没事吧?”却在这时,那方子鱼传来一声惊呼,二人赶忙侧头看去。

    却是方子鱼与宋月明追逐之中,方子鱼一不留神将宋月明推了出去,她的修为本就极高,下起手来一时失了轻重,将宋月明生生的推出了院门。

    方子鱼却也不是有意如此,她在那时一惊,赶忙上前关切道。

    只是方才踏出房门,却发现不知何时那院门外竟然站着一道身影,待到看清那来者的身份,方子鱼一愣,伸出去本要拉起宋月明的手也在那时停在了半空中。

    “师姐,你下手也太狠了一点吧。”宋月明拍了拍衣衫上的泥土,不无抱怨的说道,这样说着他自己站起了身子,却发现方子鱼独自一人站在原地出神,宋月明见她如此,还以为她在为将自己推倒之事而内疚,他当下便说道:“师姐也不用见怀,宋某人皮糙肉厚...”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身旁不知何时还站着另一道身影,他下意识的侧目看去,于是他的身子一震,一如方子鱼一般愣了在了那里。

    而徐寒与周章也在那时发现了二人的异样,赶忙快步上前。

    ......

    蒙梁是一个不信神佛的人。

    这世上但凡有些本事的剑修大抵如此,凭着手中的剑天下便大可去得,这神佛信来何用?

    但此刻的蒙梁却有些动摇。

    至少,他觉得这世上或许真的有天意这么一说。

    他望着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女孩,四目相对,他能很准确的读出女孩眸中的诧异。

    想来她也在期待这一场相遇吧?

    蒙梁这么想着,终是不愿意出声打破眼前这静默又美妙的气氛。

    良久之后。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蒙梁与方子鱼同时张开了嘴。

    “我来了。”蒙梁用他所能做到的最温柔的声线说道。

    “你怎么来了?”方子鱼皱着眉头,很是不悦的问道。

    已经沉寂在自己世界里的蒙梁似乎并没有听出方子鱼语气中的不满,他依然深情款款的说道。

    “因为我...”蒙梁的话才说道一半,一个大大的拳头便呼啸而来,朝着他的脸门轰来。

    “啊!”

    一声惊呼升起,却不单单是从蒙梁的口中,还有方子鱼身后的诸人。

    蒙梁的到来便足以让诸人一阵惊讶,而方子鱼忽然对着这位离山高徒出手,更是出乎诸人预料。

    蒙梁虽说是上门挑战,但于情于理都是守了规矩的,方子鱼怎能对他出手?

    就在诸人发愣之时,吃了一拳的蒙梁狼狈的从地上站起了身子。

    “姑娘你....”他指着方子鱼很是不解的问道。

    方子鱼也回过了神来,蒙梁的出现太过忽然,加之之前在济世府中他神情轻佻,着实让方子鱼不喜,忽然看见,一时紧张过了头,方才本能的挥出了一拳。这时想来也知道自己理亏,不过想到他是来找陈玄机麻烦的,以方子鱼的性子自然鼓不起勇气去低头认错。

    因此她在那时眉头一挑,故作镇定的看着蒙梁,说道:“登徒浪子,谁让你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我的?”

    一旁的徐寒众人闻言顿时心头一阵恶寒,这大小姐胡搅蛮缠的本领倒是让人暗暗咋舌。

    “登徒子?色眯眯?”蒙梁在这一刻终于是如梦初醒,他仔细的想了想,自己的眼神怎么会与这样的辞藻挂上勾?

    他的眉头皱起,苦苦思索良久,忽的心思一动。

    是了是了。他犹如茅塞顿开一般点着脑袋。

    他的目光如此清澈,只是单纯的欣赏,不含半点的情,方子鱼能生出这样的心思想来是因为她对自己同样也是芳心暗许,故此心头羞涩,自己的目光在他的眼中方才变了味道。

    蒙梁想着这番理论,便愈发觉得就是如此。

    只是他这般自顾自点着脑袋这般模样落在了诸人眼里,却免不了让诸人一阵心惊胆颤,暗暗想到这位离山弟子莫不是方才被方子鱼那一拳头打傻了不成?

    “喂,你没事吧?”方子鱼也在那时心头一跳,走上前去,有些担忧的凑上脑袋,好心的问道。

    这要是蒙梁真的被她打得犯了傻,这传出去要是离山派人前来说理,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她这样想着便伸出了手想要探查一番蒙梁的状况,可这手方才伸出,那似乎已经陷入了恍惚中的蒙梁却猛地也在那时伸出了手,将她的手牢牢抓住。

    “你!你干什么?”方子鱼一惊,暗以为这蒙梁要出手报复,顿时便要摆开架势。

    “子鱼你的心思我都清楚,你放心,等我打败了陈玄机,我一定回离山禀明师尊,让他备上厚礼,来玲珑阁提亲。”可蒙梁却是深情款款的看着方子鱼如是说道。

    本来身后已经准备出手的徐寒等人闻言一愣,脸上的神色更是古怪万分。

    虽然昨日见蒙梁那般模样,便觉得这位离山高徒很是特别...

    只是他们如何想也想不到,他竟然已经特别到了这般地步。

    “你...你...你!!!”方子鱼哪曾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脸色先是一愣,随即便变得绯红,她不知所措的指着眼前蒙梁,足足数十息的光景竟是吐不出第二个字来。

    只是她这样的神情落在蒙梁眼中,只以为是方子鱼女儿家的羞涩。

    于是他欺身上前,与方子鱼的距离再次进了几分。

    “你我虽然所属宗门不同,但你之深情,我蒙某绝不辜负。你也勿需担心,我家师尊虽然严厉了些,却是通情达理,我回去之后与他好生分说,想来他也不会反对。你就安心在此等我,我保证不出三个月的光景,提亲的队伍必然来到这玲珑阁上。”蒙梁极为笃定的说道,轻柔的声线中所包裹的情义,直直的是让一旁的三位听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而徐寒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骇然之类的辞藻来形容,他看着满脸通红几乎就快头顶冒烟的方子鱼,想着之前这位大小姐的飞扬跋扈,能将她弄成这番模样,徐寒当真是想要给这位离山的高徒竖起大拇指。

    论开这剑道不谈,在这撩拨女孩的本领上来说,蒙梁确实胜过了陈兄千倍百倍。

    徐寒在心底暗暗想着,而看向二人的目光中更是多了几分揶揄之色。

    玲珑阁的姑奶奶也敢招惹,这蒙梁...

    几人在那时对望一眼,眸中都露出了惋惜之色——这样的人才,死得太早,着实可惜。

    而事实上,方子鱼也确实没有让他们失望。

    “去死!!!”

    一阵高亢的怒吼响起,重矩峰上的群鸟惊飞。

    那位蒙少侠便在那时,身子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直直的栽落在十丈开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