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九十三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徐寒听不懂墨尘子的话,而墨尘子显然也没有打算在这个问题是纠缠下去。

    他有些僵硬的转开了话题,开始询问徐寒这些年的际遇,以及沧海流活在世上最后的那一段时光。

    他问得很仔细,仔细到近乎琐碎。

    似乎恨不得将沧海流活在世上说过的每一句话,吃过的每一顿饭都记在心里。

    而在询问这些问题的过程中,墨尘子的脸上却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可徐寒却莫名有些鼻头发酸。

    他说不出为什么。

    他杀过很多人,虽然他们中大多数都是该死的,但杀他们却不是出于徐寒的本心。能做到这一点,徐寒觉得自己应该算得上铁石心肠,可这时,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如此安静的询问着自己师弟在世前最后一段时光。他越是安静,徐寒就越能感觉到此刻他内心的风起云涌。

    这场谈话持续到了很晚。

    直到山下房门中的灯火都已熄灭,墨尘子才算心满意足。

    虽然之前徐寒对于墨尘子抱有些许戒心,但这一番相处下来,他却是对其已然完全没了警惕。

    他趁着墨尘子停下的间歇询问了一番关于那个小和尚的事情。

    那小和尚的来历着实古怪,加上他似乎能够牵动徐寒右臂上的妖力,不搞清楚他的来头与目的,徐寒便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听闻此言的墨尘子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便极为突兀的伸出了手握住了徐寒的右臂。

    “师伯?”徐寒一愣,正要发问,但话未出口,一道磅礴的剑意便在那时自墨尘子的手中涌入徐寒的右臂之中。剧烈的疼痛感传来,徐寒甚至发不出半点的声音,只能是额头上不住的冒着冷汗。

    数息之后,墨尘子收回了自己的手。

    徐寒手臂处那股剧痛感也随之消散。

    “我已经用剑意镇住了你体内的妖力,即使是那位若是不仔细,想来也无法察觉,你大可放心。”墨尘子的身影也在那时响了起来。

    徐寒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墨尘子此举是在帮他,他不由得看向墨尘子,却见这男人此刻嘴唇有些发白,额头上亦冒着些许汗迹,想来这般做法对于他自己来说消耗极大。

    “谢过师伯!”徐寒由衷拱手言道。

    “无碍,今日太晚了,你先回去吧,明日此时再来此地,我还有事情要与你交代。”墨尘子却是摇了摇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徐寒闻言多少有些迟疑,但终究不敢忤逆这位师伯的意思,最后也只能是点了点头,告了声,然后独自离去。

    ......

    待到徐寒的身影走远,那男人负手而立,目光闪烁的看向少年消失的方向。

    那时,夜色中一只烟鸦飞来,落在了他的身侧,化为了一道娇小的身影与他并肩而立。

    那时,她紫色的眸子中闪动着浓烈的杀机,同样望向少年消失的方向。

    “若是下一次,你再为他消耗自己的真元,我便杀了他。”她娇嫩的声线中,包裹着如万载坚冰一般的寒意,端是让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去质疑她说出此话时心头的决意。

    男人闻言,对此却并不辩驳。

    他回眸看了那人一眼,说道:“夜色正好,走走吧。”

    身旁之人闻言一阵冷哼,却最后还是跟着男人的步伐,朝着远处走去。

    男人在那时斜眼瞟了一眼身后那道气冲冲的身影,会心一笑,他嘴唇微微张开。

    低沉的声音在重矩峰上来回响彻。

    悠扬又沉寂。

    好似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慢悠悠讲述一个古老又悲凉的故事。

    那歌声如是唱到。

    “太阳升,黄沙沉。”

    “明月来,江河滚。”

    “他在等,他在等。”

    “莲花九瓣开,仙人落凡尘。”

    ......

    徐寒心情还算不错。

    能遇到墨尘子,亦能将沧海流的剑魂送归剑陵,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墨尘子承认了他的身份。

    这看似很简单的一句话,虽然并不见得能给徐寒的处境带来任何的改变,但对于徐寒来说却很重要。

    那样的认同,就好似让漂泊的浮萍生出了根,让摇曳的落叶找到了枝。

    徐寒不知怎样形容这样的事情。

    若是当真要从他所知不多的辞藻找出一个词的话,大抵便是踏实二字。

    带着这样的心情,他回到了小轩窗。

    待到他推开房门时,却发现叶红笺的房门中还亮着烛火。

    此时已经到了亥时,叶红笺却还未入睡,徐寒有些诧异,这与叶红笺素来早睡的习惯倒是有些不一样。心中暗道莫不是在等我?这样想着却又觉得不太可能,心底免不了暗骂自己一声自作多情。

    他收起这些心思,独自洗漱了一番之后,便要回屋睡下。

    可是这方才推开房门,便见叶红笺正穿着一袭青衣罗裙,一手撑着床榻,一手微微挑起,以一种极为暧昧的姿势坐在床榻上,笑盈盈的看着此刻的徐寒。

    她本就生得极为漂亮,这坐姿又将她妖娆的身姿淋漓展示在了徐寒的眼前,端是凹凸有致。

    徐寒有些发愣。

    他咽了一口唾沫,喉结处一阵蠕动,即使极力想要移开自己的视线,但眼角的余光却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落到叶红笺那玲珑的身段上。

    他这般欲盖弥彰的态度落在叶红笺的眼中,这位大小姐又是浅浅的一笑。

    “回来啦?”她这般说道,粘稠的声线中包裹着几乎能让人融化掉的温柔。

    这还并不算完,说完这话之后,叶红笺便站起了身子,摇曳着自己的细腰迈步上前,那晃动的腰身似乎带着一股极为奇异的力量。

    也不知究竟是否是错觉,徐寒在那时隐隐觉得,就连房间中的温度也随着她腰身的摇曳而上升了几分。

    徐寒有些口干舌燥。

    他愣在了原地,就像是被人施了法术一般一动不动。

    这时,叶红笺终于走到了他的身旁。

    与之一同到来还有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徐寒叫不出名字,却觉得好闻得紧。

    “你......”徐寒张开了嘴,想要说些什么,但话才出口,叶红笺那如白玉一般的手指便放到了他的唇边。

    “嘘。”她在他的耳畔呵气如兰,温暖的气息吹拂在徐寒的耳朵,让他觉得有些发痒。

    “该歇息了,妾身帮你宽衣。”而后叶红笺轻声说道,身子缓缓的窜到了徐寒的身后,一只手在那时贴着徐寒的胸膛,慢慢的摸入了他的怀中,看模样似乎真的打算帮徐寒脱掉外衣一般。

    而徐寒也似乎真的沉迷在她的温柔乡中,不知天南地北一般。

    可就在那时,叶红笺的手中忽的亮起了一道寒芒,一只匕首自她的袖口中滑出,直直的搁在了徐寒的颈项之上。

    “说!你和南荒剑陵究竟有何瓜葛!”叶红笺方才柔情万种的声线在那一刻陡然变得冷冽了起来。

    一如此刻架在徐寒脖子上的匕首。

    “这...红笺你这是要?”徐寒这时方才如梦初醒一般,声线之中不乏惶恐。

    “你当你瞒得住本小姐吗?今日来寻你那人分明就是南荒剑陵的墨尘子!说吧,你究竟背着我藏着多少秘密!”叶红笺咬牙切齿的问道,语气中的怨气多过怒气。而架在徐寒脖子上的匕首也在那时又紧了几分,徐寒甚至能感受到那自匕首上传来的寒意。

    徐寒闻言脸上的惶恐之色散去,反倒是有些古怪的问道:“你就是为了这事?”

    “不可以吗?”暗以为已经将徐寒牢牢控制住的叶红笺很是颐指气使的说道。

    徐寒当下心头便是一阵苦笑,表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的困惑道:“你不相信我?”

    叶红笺自他入门时便表现出了种种的不寻常,这一点徐寒怎会看不明白。以叶红笺的性子,做出这样的举动必然有所图谋。徐寒明白这一点,因此才将计就计配合她演了这么一出戏,为的便是摸清楚这位大小姐究竟打的些什么算盘。

    却是不想今日自己本是好意的不愿意让叶红笺参与此事,怕的就是摸不清墨尘子的来意,牵连了她。

    谁知没有满足这位小师叔不说,反倒是还引起了她的怀疑...

    饶是以徐寒的心性,在这时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无奈。

    “我...”叶红笺在那时便要说些什么,可徐寒显然没有了继续陪她玩这过家家一般游戏的打算。

    徐寒在那时体内三百六十五枚窍穴运转开来,周身真气只是瞬息便凝聚在一起,而后他的手闪电一般伸出,握住了叶红笺的匕首,随后脚跟发力,身子一转。

    那时,措不及防的叶红笺发出一声惊呼,手中的匕首脱离手心,身子一轻就要仰面栽倒,不过徐寒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拉住,让她不至于跌倒在地。

    叶红笺天资过人自然不假,但毕竟修炼时日尚且,还未突破到通幽境如何能是如今徐寒的对手,只是一个照面的功夫便被徐寒生生制住。

    回过神来的叶红笺看着徐寒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以及此刻他脸上挂着的淡淡笑意,她脸色一红,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虚寒在与她演戏罢了。

    “你!”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当下眉头一蹙,便要发作。

    可徐寒却在那时靠了上来,一脸正色的说道:“我瞒着你的,都是为了你好。徐某人虽然自认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你带我来的玲珑阁,我断不会恩将仇报。我希望,以后的日子,你我能有足够的信任。”

    这话说罢,也不待叶红笺反应过来,徐寒便收起了地上的被褥抱在怀中,又唤来在一旁看得不明所以的玄儿,转身便出了房门,去到了楚仇离所在的房间。

    待到徐寒去了许久,这位叶大小姐终是回过了神来。

    她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脸上方才退去的潮红却又再次涌了上来。

    她鼓着腮帮子看着房门方向,狠狠的跺了跺脚,用只有她才能够听清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笨蛋。我不是秦可卿,我不想你这样为我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