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九十章 佛
    宁竹芒心思玲珑得很。

    蒙梁虽然说是挑遍了大周年轻一辈的剑道天才,但毕竟每次比试都是点到为止,未有伤及性命。

    于情于理他的到访,玲珑阁都应该以礼相待,更何况他还不知为何寻到了墨尘子这么大一尊靠山,因此,他赶忙在那时邀请诸人回到山门之中小坐。

    众位弟子被遣散,长老与执事们都齐聚济世府中,一是感谢墨尘子的仗义出手,二是也想要从墨尘子的口中问出那小和尚究竟是何来头。

    当然也有例外,譬如大寰峰上的鸿老先生又或是执剑堂的丁景程都被宁竹芒以安抚弟子为由派了出去。很显然这位掌教大人已经拿定了注意,要将龙从云一干反对他统治之人排挤在权利中心以外。丁景程等人自然也闻出了这味道,可龙从云不再,诸人群龙无首,不得不暂时屈服在宁竹芒的压迫之下。

    但或许是因为墨尘子的原因,宁竹芒竟然将徐寒留了下来,让他以客卿的身份一同参与这已然算得上玲珑阁高层的会议。诸人暗以为是宁竹芒想要培养徐寒,却不知宁竹芒是想以此试探墨尘子对于徐寒的态度。

    徐寒大抵也猜出了宁竹芒的意图,这位掌教真人深藏不露,又可执掌玲珑阁这么多年,断不会是心思简单之辈。

    不过之前在山门处,墨尘子的目光曾落在过他的身上,以他地仙级别的修为,怎能看不透他的根底,因此徐寒倒也没了顾忌,索性便好生听一听他们究竟要说些什么,毕竟他对于那位可以牵动他右臂妖力的小和尚也很是好奇。

    待到诸人落座,身为二师姐的方子鱼带着些许弟子上来为在座诸人端上茶水,这时的方子鱼一反常态,没了平日大大咧咧的跳脱,反倒是文静得很,这事关玲珑阁的大事,她还是分得起场合的。

    只是在她给那位蒙梁递茶时,她不由得抬头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少年。

    她想着就是这家伙要更姓陈那笨蛋打上一架,她得好好观察一番对方的虚实。

    但她却忽略她那张虽然稚嫩但却漂亮到极致的脸对于这位少有见过女人的离山弟子的杀伤力。蒙梁在那时怔怔的出神,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喉结一阵蠕动,竟是发出了一声清晰的吞咽之音。

    方子鱼这才回过神来,她脸色一红,暗骂一声登徒子,终是不敢再看那蒙梁一眼,转身赶忙离去。

    而这时,宁竹芒已经开始与墨尘子交谈。

    这墨尘子看上去不似圆滑之辈,但她身旁那位模样看上去与方子鱼一般大小的紫眸少女却心思缜密得很,宁竹芒的旁敲侧击都被那少女极为狡黠的敷衍过去。

    宁竹芒心头虽然有些不满,但这少女却是墨尘子同行,墨尘子对于她的插言并没有半分反对的意思,宁竹芒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半个时辰下来,双方打着太极,对于那位小和尚的身份几乎是没有半分进展。宁竹芒倒也看清楚了墨尘子从一开始便不打算说出此事,因此他也就只能是收起了心思。

    偶尔他话锋一转,看向那位少女,问道:“不知这位可是前朝楚国皇裔?还未请教名讳。”

    大楚朝的皇族有一个极为明显的特征便是拥有一对紫色的瞳孔,相传这双瞳孔乃是妖瞳,楚朝皇室特有的驱妖之术便得需要这双瞳为引方才能施展。这双眸子着实罕见,宁竹芒又见女子谈吐不俗,故而才有此一问。

    可谁知那女孩闻言却是不满的转过了头,不去搭理。整个济世府顿时安静了下来,气氛好不尴尬。

    宁竹芒也是一愣,想不到自己好意询问会招来这样一番际遇。他不由得干笑两声,转过了话题,又看向一旁的蒙梁问道:“蒙少侠既然是来挑战我门中弟子,我玲珑阁自然得好生招待,不过我观蒙少侠的身子似乎有恙,不知打算何日与我家弟子决战?”

    蒙梁的本意是要越快越好,此刻他已经完全从之前的遭遇中恢复了过来,只是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宁竹芒的身上,而是一直望着屋外,想要寻到方才那位方子鱼的身影......

    这位离山高徒暗暗觉得,他从未见过这般漂亮的女子,方子鱼比起墨尘子身旁那位看似美艳,实则心肠蛇蝎的老女人要好出太多。他只觉自己心头的魂儿都已经被她勾走,心头痒痒的想要再见一面。

    因此在停了宁竹芒的询问之后,他转头看向宁竹芒,但眸中的神色却是疑惑至极,显然根本未有听清这位掌教大人的问话。

    “蒙少侠远道而来,我玲珑阁也不好乘人之危,那便将此战定在三日之后,这几日蒙少侠可以好生修养,下去之后我自会让弟子为少侠安排住处。”

    宁竹芒说完,便站起了身子。

    这才回过神来的蒙梁赶忙说道:“能否让那位师妹给我...”

    可惜他的话茬说道一般,宁竹芒便转身离开了济世府,根本不给诸人任何反应的机会,结束了这场算不得愉快的谈话。

    只余那位离山高徒还愣愣的站在原地,想着方才那抹倩影独自愁然若失...

    ......

    小和尚跑了很远。

    跑到他已经精疲力尽之时,方才停下。

    他躲在了一处竹林之中,不远处传来阵阵的烟火气以及孩童的嬉笑声。

    那里,似乎有一座村落。

    小和尚心头稍安,他坐在了地上,右臂处是淋淋的鲜血。那里被钟长恨一剑划开了血肉,似乎还带着钟长恨的剑意加持,伤口久久不见愈合。

    他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他的心底满是疑惑。

    他在想,为什么会有人阻止他降妖伏魔。

    他在想,为什么那时的自己脑海中会升腾起无边的杀意。

    他还在想,他究竟是谁?广林鬼?那老和尚呢?他又是谁?为什么他会与他一同住在那破庙中那么多年?究竟多少年他说不真切,但可以肯定他决计是一段足够漫长的时间,可为什么无论如何他都想不起老和尚的名字?

    他的脑海中好似有两个灵魂在争执,一个说着众生皆苦,不屠尽人间恶种,世人便永世生在炼狱。而另一个说着,万般皆可度,魔亦可向佛。

    他们的争吵让小和尚头痛欲裂。

    他蹲下了身子,一声白净的衣衫上满是泥土与血迹,二者混迹在一起,看上去好不狼狈。

    “啊!”小和尚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他的双眸时而清明,时而血红。

    他想要挣脱这样的感觉,但那东西却如跗骨之蛆一般不不紧逼。

    “你...受伤了吗?”这时,耳畔忽的传来一道稚嫩的声线。

    小和尚一愣,他脑海中的争执似乎在那时停歇了下来,他抬起了头看向那声音的主人。

    那是一个与他一般大小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珠,粉嫩的脸庞,或许是到了年龄,嘴里的牙齿还缺了两颗,但却不会因此显得难看,反倒是可爱至极。此刻她正有些怯生生的看着小和尚,目光之中却满满的都是关切。

    小和尚愣住了。

    阳光透过树林的缝隙照射了进来,背着光的小女孩似乎周身泛着金色的光芒,熠熠生辉,那画面带着一种笔墨难以形容的美感,震撼人心。

    “佛...”

    小和尚这般呢喃着,而随后一股巨大的晕眩感传来,他的脖子一歪,生生的昏死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