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八十八章 黑色莲花
    徐寒没有心思如众人一般去揣测这个忽然到来的小和尚究竟是什么来头。

    他需得全力应付自己的右臂,但即使他如此做了,右臂处的妖气依然难以遏制,渐渐的开始侵蚀他的身体,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钟长恨忽然出现。

    他与小和尚的大战或许是牵引了小和尚大部分的力量,徐寒妖臂的异动渐渐平稳了下来,尤其是在小和尚背后那尊大佛被钟长恨一剑击溃之后,他的妖臂几乎已经归于平静。可他还来不及高兴,那小和尚忽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的双眸漆烟寻不到半分的眼白,脸上的神色也阴冷的可怕。

    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只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而随着那股阴冷的气息荡开,徐寒的右臂里的妖气又开始翻滚了起来。这一次妖气的暴动比起方才强出十倍不止,他的身子一震,竟是不由自主的半跪在地。

    ......

    “众生生老苦!”

    “轮回往极乐!”

    小和尚那阴冷的声线在场上荡开,然后他犹如陷入了魔怔一般,一只手缓缓的伸出,不偏不倚的将钟长恨那气势汹汹的一剑握在了手中。

    钟长恨的眉头一皱,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这小和尚的异样。

    而更让他心惊的是这小和尚周身在这时溢出的气息与他方才所激发的气息极为相似,甚至从某种程度比起他所激发的气息更加的阴冷,也更加的纯粹。

    他来不及去细想这样的气息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小和尚的身上,那时一股磅礴的力量顺着小和尚的身躯涌向了他来,他的身子一震,五脏六腑顿时传来的剧烈的疼痛。

    钟长恨的脸色一白,暗道一声不好,想要撤剑回防,但这时那把被小和尚以血肉之躯握住的剑就像是牢牢的被镶在了小和尚的手中,任由他使出浑身的解数都无法将之抽离。

    而那股诡异的力量袭来得愈发狂暴,开始一点点的侵蚀钟长恨的身躯,他的额头上开始浮现密密麻麻的汗迹。

    钟长恨不是没有尝试以体内的真元去化解那股力量,但那股力量太过诡异,他真元但凡触及到那股力量便瞬息消融,而他却只能看着那力量将他吞噬。

    依照这样的速度,恐怕不过十来息的光景,他的一身修为便会作废。

    叮!!!

    而就在这时,远处的天际忽的响起了一声清澈的剑鸣。

    那声音并不大,却犹若天音一般,准确无误的传入了在场诸人的耳中。

    还不待诸人反应过来。

    只见一道剑光亮起,一位身着烟衣的男子手持长剑,身如雷霆,转瞬间便越过人群杀到了那已然入了魔怔的小和尚的跟前。

    小和尚极为警觉,他漆烟色的双眸一道戾气涌现,另一只手豁然伸出,将那男子刺来的长剑一如对付钟长恨一般,握在手中。

    “邪魔。”他在嘴里发出一声低吼,声线嘶哑,好似恶鬼在坠入地狱前发出的诅咒。然后又是一道诡诞的烟色气息顺着他的身躯便开始朝着那来者体内涌入。

    男子冰冷的脸庞上眉头皱起。

    他的嘴唇在那一刻张开,一道低沉的声线自他嘴里吐出。

    “大道天成!”

    “亦可剑衍!”

    此言一落,那人的身后一朵烟色的莲花豁然浮现。

    莲花巨大,上生七瓣,自浮现那一刻起便缓缓绽开,然后磅礴如海的剑意自那莲花中溢出,男人周身的气势在那一刻陡然升腾一种常人难以度量的程度。

    诸人在那时自然是心头震惊不已,一时间不明白这个忽然出现的男子又是何方神圣。

    但比起诸人的震惊,此刻的徐寒在看清男人唤出的莲花虚影之时,更是身子一震。

    那是大衍剑种生成的剑莲,莲花烟色,七瓣同开,那是地仙之境才有的标志,而这与沧海流曾经与他说过的那位师兄如出一辙。

    这男人,是南荒剑陵的守陵人,墨尘子!

    剑意开始朝着男人手中的剑身汇集,那股可怕的烟色能量,在他纯粹的剑意之下竟然发出阵阵哀嚎似的嘶鸣,而后缓缓退下。

    “破!”男人的眸中寒芒一闪,在那时轻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再次向前推送。

    锋利的剑锋便割开了小和尚的手掌,炙热的鲜血涌现,小和尚吃痛之下,身子一震,猛地退去数步。

    一旁一直被他所压制的钟长恨也终于在这时寻到了机会,手中长剑一动,体内真元浩荡,以龙蛇之姿奔涌而出,直直的刺向小和尚的胸口。

    连番受挫的小和尚虽然及时反映过来,身子一侧避开了这杀招,但右臂处依然免不了被那钟长恨的剑生生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小和尚捂着自己鲜血泪泪的右臂,漆烟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厉色,他自知无法力敌,那烟衣男子着实太过强悍,因此便动了暂时退避的心思。

    可钟长恨岂能如他所愿,他一击得逞却并不停歇,手中长剑剑锋一荡,便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朝着对方袭杀过去。

    小和尚见势不妙,一只手猛地伸出,做了爪状,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人群中的一位少年在那时措不及防便被他抓扯了过来,挡在了身前。

    那少年却是那与徐寒交好的宋月明。

    他哪曾见过这般的场景,当下便被吓得大惊失色,而小和尚的修为又强出他太多即使他使出浑身的解数也无法挣脱小和尚的控制。

    这时钟长恨的剑已至身前,待到他看清了挡在他与小和尚之间的宋月明时,这位剑道大师心头一震,不得不强行中断了这或可取下小和尚性命的一道杀招。

    小和尚见状,也知机不可失,便将手中的宋月明扔了出去,再次挡住了钟长恨的攻势,而自己则赶忙催动着周身的真元化为一道残影朝着远处的遁去。

    玲珑阁的诸人见状纷纷便要前去追击,可就在他们的身子刚刚要动起来的那一刹那。

    “别追了。”那烟衣男子低沉的声线再次响起。

    诸人一愣,纷纷疑惑的看向这位忽然出现的男子,眸中满是疑惑。

    但男人却对此视若未见,他只是抬着头,望着那小和尚遁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你们杀不了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