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卷 叶随秋去不知寒 第八十七章 极乐
    钟长恨已经封剑了三十载。

    封剑的原因不仅关乎三十年前那一场大战,亲手手刃了自己的师尊。

    更关于在那之前,未入魔道的极芒剑仙曾与他说过的一个道理。

    持器愈重,用器愈慎。

    年少的他曾经对这话嗤之以鼻,但直到见识了自己的师尊入魔之后险些将玲珑阁的千年基业毁于一旦之后。这句话的重量便赫然显现。

    可封剑不意味着再不出剑。

    而是为了在更对的时机,挥出更好的一剑。

    现在,便是那个好的时机。

    “找死!”钟长恨的眉宇间一抹浓重的煞气涌现,那柄插在地上的长剑便在那时发出一声清鸣猛地遁回了他的头顶。

    只见他眸中神光一凝,双手作剑指状,连连结出数道生涩晦暗的印记。悬于他头顶的那柄利剑便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密密麻麻的浮现于他的身后。

    而后他周身真元翻涌,滚滚剑意如紫气东来大有遮天蔽日之相。

    天色暗了几分。

    那红衣老者衣衫飘零,周身有万千神剑缠绕,八方有滚滚剑意护体。

    他凭空而立,须眉冷眸,好似剑仙临世。

    小和尚仰头望着天际那位老者,他眉宇一沉,清澈的眸子中终是戾气涌现。

    “执迷不悟,该杀!”他稚嫩的声线在那一刻陡然变得冷冽了起来。

    此言说罢,他周身的金光大盛,一尊金色的佛像虚影就在那时自他的身后浮现。

    那佛像宝相庄严,巍峨巨大,自浮现那一刻开始便豁然有悠然的梵音响彻,气势骇人。

    “故弄玄虚。”钟长恨冷哼一声。

    一只手猛地朝上伸出,五指张开,大有擎天之象。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随后一声宛如天音的暴喝自他嘴里吐出,那身后的漫天神剑在那一刻如得敕令一般飞射而出。

    长剑如暴雨梨花一般朝着小和尚倾泻而去,密密麻麻的长剑几乎连成一线,浩浩荡荡又绵绵不绝。天地之间剑光闪烁,好似已然将之划破。

    “哼!”小和尚的面容沉寂,他发出一声冷哼,身子朝前迈出一步,稚嫩的小手朝着那飞射而来的长剑伸出,似乎是想用自己那弱小的血肉之躯去抵挡这声势浩大、足以斩灭仙人的剑阵。

    当然事实远非如此。

    随着小和尚的手被伸出,他身后那尊巨大的佛像缓缓动了起来。

    那佛像着实太过巨大了一些,以至于他的每一个细微到极致的动作都会发出阵阵犹如闷雷般的声响,敲打着在场诸人的耳膜。

    那尊佛像伸出了他的手,缓慢又厚重的动作,给予了诸人巨大的压迫感。

    说来极为神奇的是,那缓慢伸出的佛像手掌却与那呼啸而来的剑龙,不偏不倚,不早不晚的同时来到了小和尚的身前。

    叮!

    叮!

    叮!

    ......

    那时金属碰撞所产生的脆响咋起。

    那声音刺耳又密集,好似暴雨击打在鼓面。

    然后无数把飞剑在碰撞到那手掌之后,朝着四周折射而来,犹如败将残兵一般倒插入周围的地面。钟长恨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击,竟然是连那只手掌的防御都无法破开。

    周遭的诸人哪敢触此锋芒,纷纷退避开来。

    这场战斗已然在不知不觉间上升到了在场大多数人根本无法参与的地步。

    “邪魔歪道,不过如此。”小和尚在那时发出一声冷哼,伸出手掌朝着天际一推,那巨大的佛手也在那时如得敕令一般,开始迎着钟长恨召唤出来的剑龙,缓慢向前。

    他要反击了。

    诸人见状心头一紧,这小和尚着实太过诡异了一些,来历不明,但修为却强得可怕。

    清如溪在他的手上走不过一招,而号称能剑斩仙人的钟长恨竟然也无法将之击败,反而隐隐有被他压制的意思。

    这小和尚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这样的疑惑在那时不可避免的浮现在了诸人的心头。

    “哼!”

    钟长恨是何等人物,小和尚的举动虽然让他差异,但远不止于能够让他乱了分寸。

    他的双眸之中寒芒一闪,高高伸出的那只手臂凭空一握,那把以一化千的神剑就在那时飞入了他的手中。

    那一刹那。

    钟长恨似乎变得有了那么一丝不一样。

    一道晦暗不明的气息以他为中心朝着四周如涟漪一般荡漾开来。

    然后他身子向前,手中的长剑挥出,整个便在那时动了起来。

    他迎向了那尊佛像伸出的手臂。

    倒插在地面上的长剑在那时纷纷开始颤抖,一道道剑鸣升起,从低沉到高昂,最后汇成一片,在天地间回荡,压住了那佛像所唤出的梵音,也压住了诸人的惊呼。

    在数息之后,那些长剑一把接着一把的破土而出,化为流光,如百鸟朝凤一般汇入了钟长恨手中的那把神剑之中。

    他周身的气势大盛,滚滚剑意翻涌,自他的身后荡开,大有遮天蔽日之相。

    “冥顽不灵。”那小和尚似乎也在那时感受到了自钟长恨身上传来的压迫感,他同样爆喝一声,那佛像周身的金光大作。

    轰!

    只是转瞬的光景,钟长恨手中的剑与那只巨大的佛掌,便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轰鸣声荡开,猛烈的罡风自二者相遇之处升起,呼啸着朝着四周袭来,诸人纷纷脸色大变,赶忙使出浑身解数抵御。但饶是如此,人群中依然免不了有些许修为较弱的人被吹翻在地,神情狼狈不堪。

    可钟长恨与那小和尚之间的较量却远未结束。

    二者僵持不下,剑锋与佛掌都毫不避让,选择在那时硬憾。

    小和尚想着,除魔卫道,普度众生,自然退无可退。

    钟长恨想着,玲珑阁颜面岂容他人玷污,自然得杀之后快。

    二人很是默契的在交手后的第一时间便各自使出了杀招,而这一次对拼结果也必然因为他的选择二直接决定此战的胜负。

    他们都很清楚这一点。

    因此在这时都是毫无保留的催动起各自体内的力量,试图将对方生生耗死。

    时间的流淌似乎慢了下来。

    诸人紧张的注视着这恍若仙人斗法的二人,每一分每一秒,在这时都让诸人度日如年。

    而这一点对于处于战场中央的二人亦是如此。

    他们全力催动着体内每一丝能量,不敢有哪怕半分的懈怠。

    钟长恨的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汗迹,而小和尚的眉宇间却是一丝重过一丝的戾气。

    随着时间的推移,钟长恨额头上的汗迹愈来愈多,他渐渐感到了有些吃力。

    上一个能将他逼到这般地步的是他那位修行了《大逆剑典》而入了魔道的师尊,钟长恨在那时于心底叹了一口气,终是免不了用出那一招啊。

    他这般想着,眸中一道决意闪过。

    他的身子一震,一股晦暗的气息猛然自他体内涌动。

    那气息阴冷无比,带着滔天的怨戾之气,与他之前所释放的近乎纯粹的剑意截然不同。

    钟长恨的双目陡然赤红了起来,而周身的气息也在那时再次向上升腾,达到了某种让诸人几乎是胆战心惊的地步。

    而随着他力量的增加,作为敌对方的小和尚顿时压力倍增。

    天际那与钟长恨的剑针锋相对的佛掌在那时缓缓的开始后退,似乎钟长恨在使出了这般诡异的招式之后,终于是取得了正常硬憾的优势。

    小和尚的身子开始后仰,巨大的压迫感传来,他脚下的地面开始凹陷,似乎已经无法承载这般巨大的力量。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妖物!”他喃喃自语道,眸中的戾气愈发浓妆,竟然渐渐浸透了他的双眸。

    “给我破!”这时,钟长恨发出一声爆喝,他周身的气势再次升腾。

    巨大的佛像在那一刻如受重创一般,身子一震,佛掌的败势愈发的明显。

    小和尚嘴角开始溢出鲜血,那股自钟长恨体内忽然爆发出的力量着实太过强大了一些,在那股力量的压迫下,他感到一震恍惚。

    “世人皆苦,我佛慈悲,自当渡世人出苦海,普众生以光明。”

    他想起了某年某月老和尚与他说过的话。

    众生未渡,我岂能死?

    他这般呢喃道,声线却不在稚嫩,反倒是沧桑无比,好似穿越了漫长的光阴方才抵达此处。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钟长恨的剑终于是将那佛像击溃,巨大的佛像虚影在那时轰然碎裂。

    而与之一同碎裂还有小和尚体内的某些事物。

    然后一个裂口在那事物的表面出现。

    一个细小到几乎肉眼难以看清的裂口。

    那里面是普度众生的执念,也是世人皆苦的恶果。

    小和尚的身子一震,一股可怕的力量忽的自他体内涌出,他本已佝偻的身躯在那一刻猛地挺得笔直。

    他仰头看向天际那已然杀到了跟前钟长恨,已然变得漆烟的双眸之中一股阴冷的气息荡开。

    他的嘴唇缓缓张开,之前那威严的金色佛光不知何时竟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烟色气息。

    而诡诞而阴沉的声线亦在那时自他嘴里吐出。

    “众生生老苦。”

    “轮回往极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