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我欲降妖
    “广林鬼?魔?”小和尚呢喃着宋月明的那番话,平静得宛如一池春水一般的眸子在那时生起了一道淡不可察的涟漪。

    那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有时候或许只是一闪而逝的波澜,微微的荡漾之后便可烟消云散。

    但有时候,那波澜荡开,或可掀起滔天巨浪,改天换地。

    而对于小和尚来说,这东西不是微不可察的涟漪,也不是足以改天换地的滔天巨浪。

    那东西更像是一根刺,插在了他的心底,说不清道不明,却又如鲠在喉。

    “何必与这妖人啰嗦,待我取了他的头颅!”一旁的清如溪爆喝一声,早已按捺不住的他便在那时迈步而出,浑厚的刀意如潮水一般自这位刀道大能的体内奔涌而出。

    清如溪是大衍境,在这个仙人少有出世的时代,大衍境几乎代表修士可以达到的最高战力。他所修又是刀道,大开大合,大勇大凶。

    他很有信心,能够在三招之内取下这妖人的头颅。

    任你鬼魅魍魉我自一刀断之,这是清如溪的刀道,也是世上刀客最求的最高境界。

    因此,在这话说完的刹那他便再无半分的迟疑,身子犹如流光一般杀出。

    那一道快到极致,也利到极致。

    凛冽的刀光犹如耀阳一般在那一瞬几乎遮住了天地间所有的色彩,仿若这世间便 只剩下那一把刀与那一个人。

    等等.......

    似乎还有某些东西。

    那是一道金光,从微不可察,到耀眼无匹,只是瞬息的光景它便完成这般迅速的转换。

    诸人尚还在愣神,那光芒便已然亮到让人无法直视的地步,甚至遮掩了清如溪所催动起的刀光。或者说,那金光已然将清如溪包裹其中。

    那由他所激发的惊艳众人的刀芒在那金光之下竟然犹如腐草之辉一般可笑。

    噗!

    数息之后,金光散去,诸人眼前的光景在一阵恍惚之后再次清晰了起来。

    而入目的光景却让诸人在那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清如溪的身子栽倒在了一旁,他脸上的神色萎靡,花白的胡须上是殷红的鲜血。

    反观那位小和尚,此刻眸中怒气涌动,一只手伸出,还保持着出招时的模样。

    “为什么?我是来降妖的,为什么要拦我?”他用他稚嫩的声线高声喝道,语气之中带着浓浓不解与困惑。只是这样的困惑究竟是针对诸人的阻拦又或是源于他自己,或许,连他自己也说不真切。

    可惜的是,没有人回应他,诸人都震惊于清如溪被他一击打败的事实中,就是宁竹芒在那时也满脸的不可思议。

    清如溪的战力在整个重矩峰上足以排进前十,这样的人物放眼整个大周江湖朝堂也不见得能找出多少。而能够如此干净利落的将之击败的人,除了那些隐世的仙人,更是为所未闻。

    难不成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小和尚当真是某位不出世的地仙?

    这样揣测不可避免的浮现在了宁竹芒的脑海,他的脸色也因此愈发的阴沉。这就是他一直担忧的事情,玲珑阁虽然明面依然还是大周的第一宗门,但没有仙人坐镇,这样的第一非但根基不稳,尚且还有可能招来各种祸害。

    “我为降妖而来,我不是魔,你们为什么要怕我?”小和尚将诸人的不解看在眼里,他忿忿不平的质问道,清澈的眸子中满是不解。

    只是到了这时,谁又能相信他的话?

    诸人的眸中除了恐惧便所剩无几,就连宁竹芒在那时也开始谋划着究竟要如何才能解决眼前的麻烦。

    他的眉头皱起,体内的真元开始运转。

    仙人的强大他自然无比清楚,若是全力一搏他未必没有胜算,只是一旦他这么做了,那么对于他之后的计划变回产生难以预料的变故,甚至有可能将整个玲珑阁引入死境。

    为此,他很是犹豫。

    当然,有一个人例外。

    那便是徐寒。

    玲珑阁中确实藏着一位大妖。

    他的右臂便是那只大妖,自这小和尚出现时,他右臂便起了异动,加之小和尚的一番话,他几乎可以肯定对方便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很想趁着这个机会逃脱,但右臂的反噬已经让他疲于应付,现在的他即使走上两步都困难无比,又怎能有本事在这样一个怪物手中逃脱呢?

    他暗暗想着这些,额头上的汗迹愈发浓密,脸色也格外铁青,他下意思的躲在人群中,一遍应付着自己的右臂,一边死死的盯着那小和尚的一举一动。

    他已经有了某些觉悟,若是当真被这小和尚识出了破绽。

    他便用他最后一丝清明远离玲珑阁,再将右臂解封,殊死一搏。

    ......

    小和尚的质问,终归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他很不高兴。

    或者说很愤怒。

    愤怒于这些凡人的无知。

    愤怒于那他素未谋面的大妖的狡诈。

    他想起了那位老和尚讲过的圣僧。

    正因世人愚昧,故而世人皆苦。

    正因肉眼凡胎,故而辨不清佛魔。

    他要渡苍生,就得让世人看清什么是魔,什么是佛!

    这样想着的小和尚眉宇间煞气涌动。

    他的脚步迈出,周身洋溢的金光璀璨无比。

    诸人见状纷纷后退一步,显然对于他已然是忌惮到了极点。

    小和尚见状,心底对于揪出那位妖物的决心更重了几分。

    他的脚步再次迈出。

    咻!

    但也就在那时,一道急促的破空之音响起。

    一柄飞剑犹如闪电一般杀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小和尚抬起的脚步的落地之处。

    他顿了顿,迈出去的脚悬浮于半空中。

    他仰头望去,却见一道身着红色长衫的老者此刻真立于半空之中,蹙着眉头冷眼看着他。

    “玲珑阁若是真有妖物,玲珑阁自会解决,不劳阁下费神。”

    “此剑为界,若是阁下这时离去,万事皆了。”

    “若是胆敢再进一步....”

    “钟某剑下,便得再添一道亡魂!”

    那老者这般说道,声线冷冽犹如隆冬大雪,笼盖四野。

    他的出现无疑让诸人的心头一震,钟长恨当年究竟为何杀了自己的师尊在大多数人眼里依然是一个未解之谜,但拥有足以匹敌仙人的实力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

    “师兄辛苦了。”宁竹芒在那时朝着天上的老者盈盈一拜,极为恭敬的说道。

    旁人不知玲珑阁的陈年旧账,他岂能不晓。

    芒极剑仙入魔之事,归根结底虽然都是他咎由自取,但钟长恨却对于自己杀了自己师尊之事耿耿于怀多年,早早便封了剑,此次再次出手,显然也是料到了诸人无法应付。

    或者说料到了宁竹芒即使能够应付,也需要耗费极大的代价。

    而这样的代价对于宁竹芒来说,可能昂贵到了他支付不起的地步。

    钟长恨的出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仅帮了玲珑阁,也帮了他宁竹芒。

    ......

    小和尚的眉头皱了起来。

    粉嫩的脸蛋上写满了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

    老和尚总说世人愚钝不堪。

    他曾经不懂,但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而正因为这样的愚钝,因此才更需要他的度化。

    他怀中这样的心思仰头看向那位红衣飘零的老者,双眸一沉,随后极为郑重的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要降妖。”

    而那一只悬空半晌的脚,也在那时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