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魔
    方子鱼这一剑无论是从力道还是对于剑意的把控都趋于完美,将她通幽境的实力发挥得可谓淋漓尽致。

    这样的一剑足以让大多数的同境修士望而却步。

    漫天的剑意将她的剑身包裹,她一声青色长裙被体内涌出的真元所扬起,端是当得起那一句飘然若仙。

    但那位自称广林鬼的小和尚却犹若未觉一般,依然站在原地气鼓鼓的反驳方子鱼之前那一番话。

    以至于待到剑芒己身,他还在自说自话。

    铛。

    一声轻响在那时蓦然荡开。

    方子鱼的剑与那小和尚周身那道金色的屏障相遇。

    方子鱼是见识过这屏障的威力的,她不敢托大,周身剑意翻滚,体内幽门大开,磅礴的真元犹如潮水一般涌出加持在她的剑身之上。

    破!

    一道宛如敕令一般的娇斥自她嘴里吐出。

    小和尚周身那道金色的屏障在那时竟然真的浮现出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周遭诸人的脸色一喜,这小和尚的实力着实可怖得很,之前十余位亲传弟子都难以破开他的屏障,但方子鱼做到了。

    这无疑让之前心有戚戚的众人为之一振。

    “嗯?”而那小和尚自然也在那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眉头皱起,双眸之中一道金光涌现。

    包裹着他身躯的屏障在那时金光大作,将他身躯笼罩其中。

    方子鱼的神情在那金光的照耀下猛地一震,随即脸色一白,竟是生生的被逼退数丈,待到落地之时,口中一口逆血喷出,神情萎靡。

    “师姐!”周围的诸人见状发出一声惊呼,当下便有人赶忙上前将之扶起。

    而来自悬河峰的弟子,也在这时赶到,包括秦可卿在内,都纷纷上前将那些受伤的弟子们带回人群之中,开始为他们包扎伤势。

    小和尚见状却也并不阻拦。

    他摇了摇头,看向众人的目光之中满是怜悯之色。随即,他像模像样的高呼了一声:“阿弥陀佛。”便再次迈出了步子,继续朝着山巅走去。

    这些弟子见识过小和尚的古怪端是不敢阻拦,只能是持剑且退,警惕的看着他,却在无人胆敢上前。

    “徐兄?你究竟怎么了?”宋月明看着那小和尚的肆无忌惮,心头愤恨不已,即使修为不济,他也想上前做些什么,可偏偏徐寒此刻的状况极为诡异,他端是不敢放任徐寒在这里,因此只能是焦急的问道。

    但徐寒此刻右臂的妖力暴走愈发剧烈,他敏锐的发现随着小和尚的靠近,这右臂内的妖力便愈发的狂暴。他不得不用尽浑身的解数去压制这暴走的妖臂,因此根本无暇去回应宋月明的话。

    与此同时,他心底也不由得生出了这样的疑惑。

    这小和尚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他的妖臂会被他牵引?

    他想着这些,依然赤红的双目亦是死死的盯着那缓步走来的小和尚,想要看出个究竟。

    “咦?”缓步上前的小和尚在那时似乎也感应到了徐寒的目光,他轻咦一声,目光转动,眼看着就要落到徐寒的身上。

    可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山道上的弟子们在那时应声排开,却见那位掌教大人终于领着各峰长老执事赶了过来。

    小和尚察觉到了来者的不同,他不得不收回自己的目光,看向那一群忽然到来的玲珑阁的大人物们。

    ......

    宁竹芒很头痛。

    他方才料理完龙从云那一摊子烂事,那边还未完全消停下来,这不知从哪里冒出的一个小和尚竟然逼得玲珑阁敲响了玄龙钟。

    这事若是传扬出去恐怕免不了又被大周江湖耻笑。

    他想着这些当下便沉着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名为广林鬼的小和尚。

    宁竹芒的眼界毕竟远远超出这些寻常弟子。

    他打量了一番那个小和尚,竟是看不出他的根底,而周围那些负伤泪泪的弟子,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这小和尚的不同寻常。

    当然旁人难以察觉的是,当宁竹芒的目光扫过那脸色苍白的方子鱼时,他眸中有那么一瞬间有些许戾气浮现,但又转瞬被他压制了下来。

    只是,宁竹芒打量着小和尚,小和尚同样也在打量着他。

    “我说,你是这里管事的?”那小和尚在打量一番之后,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了,撇了撇嘴,这般问道。

    玲珑阁就是如今再不济,但依然是大周公认的第一宗门,放眼天下胆敢如此称呼这位掌教大人的人,几乎是从未有过。

    可出奇的是,小和尚的话并未有让宁竹芒生出半分的恼怒。

    他只是沉着眸子看向小和尚言道:“正是在下,敢问阁下又是何人?打伤我的门人又是为何?我玲珑阁虽然少有参与江湖纷争,但也决计不是阁下能够随意欺辱之辈!”

    宁竹芒用的阁下这样的称呼,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小和尚必然不是如他看起来这般年幼,应当是修炼了某些奇异的法门才会如此,否则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和尚便可凭一己之力将包括方子鱼在内的十多位亲传弟子打败自己却毫发无损。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若是真的说出去,所谓的陈玄机又或者蒙梁之流,莫说天才,岂不是连废物也算不上?

    宁竹芒很清楚,这世上不可能存在这样的怪物。

    所以,即使看不出对方的根底,他也可以肯定这小和尚必然不是他看上去这般年幼。

    “我没有打他们,是他们打的我。至于我是谁...”小和尚很是不满的纠正道,随后脸上的神色一正,双手何时于胸前作佛礼状。

    “贫僧法号广林鬼,来此是为降妖除魔,普度众生。”

    小和尚这般说道,周身竟然射出阵阵耀眼的佛光,他的面容沉寂,沐浴于那佛光之下,当真有那么几分宝相庄严,救世佛陀之象。

    就连宁竹芒亦是愣了一愣,他的眉头皱起:“阁下是大夏龙隐寺之人?”

    他在心底暗暗思索了一番,龙隐寺中的活佛中似乎并没有眼前这号人物,这让对于这小和尚的根底愈发的疑惑。

    “我不知道什么龙隐寺,只知此处有大妖作乱,我欲降他,施主还请行个方便!”那小和尚对此闭口不谈。

    “笑话,我玲珑阁哪来的什么妖怪,我看你分明就是那龙隐寺派来的贼人,想要霍乱我大周江湖!”宁竹芒身后那位重矩峰上的刀道大师清如溪迈出一步,大声呵斥道。修行刀道之人大抵如此,脾气暴躁得很,显然是没有兴致与这小和尚在这里胡诌闲扯。

    “肉眼凡胎,怎识得妖魔鬼怪。”小和尚闻言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的声线中充满了对于诸人的怜悯。

    “分明自己就是一个魔,还想着要降妖除魔!”可就在他这番话说完之时,人群中忽的响起了一道明亮的声线。

    小和尚的身子一顿,他转头循声望去,却见人群中那位宋月明正满脸不忿的高声说道。

    “魔?”小和尚脸上的神情产生了某些细微的变化。他死死的盯着宋月明,声线压低了几分:“我是佛,不是魔。”

    “你就是魔!”但宋月明却是一个直性子,他根本未有察觉到小和尚此刻的异状,固执的说道。

    “广林鬼,广林鬼,写在一起不就是一个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