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我叫广林鬼
    玄龙钟,只有是在外人闯入山门时才会被敲响,连响三声,事情显然已经极为紧迫。

    重矩峰上的弟子也在那时纷纷动了起来,无论在这之前他们在做什么,但玄龙钟敲响,他们都不得暂时放下手中的事情,提起各自的兵器飞速赶往山门处。

    徐寒等人自然也是如此。

    只是徐寒却免不了暗暗思量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闯玲珑阁?

    ......

    已经到了玲珑阁山脚下那座兴盛镇的蒙梁坐在镇中的小茶楼旁,看着远处那座巍峨的大山,眸中战意燃起。

    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他在心底暗暗想着,已然有些按捺不住,恨不得现在便提起自己手中的剑,去与那人打上三百回合。

    “陈玄机可不是岳成鹏,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对付他,好生休息一日再去,最为妥当。”他身旁一位身着烟衣的男子不动声色的说道。

    蒙梁闻言,侧过了脑袋,脸上顿时漫上媚笑之色。

    “前辈说得是。”他连连点头附和,末了又追问道:“那以前辈看来我与那陈玄机究竟孰强孰弱?”

    男人端起身前的茶杯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瞟了一眼眼前这嬉皮笑脸的青年,“我若是说你打不过,你就肯现在带我去离山?”

    蒙梁脸色的神色在那时一滞。

    眼前这男人与他身旁那位少女,一开始与他们同行蒙梁心中甚是抵触,只是迫于对方的淫威不得已而为之。

    但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那男人见着正在练剑的蒙梁,随意的提点了两句,却是让蒙梁受益良多。

    蒙梁的心思何其玲珑?

    很快便意识到眼前这二人非但不是麻烦,还很有可能是他天大的机缘。

    于是他在那之后便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二人,但凡寻到机会便向那男人讨教剑道上的问题,而那男人也全都尽数讲解。

    男人的提点并不见得如何的相信,但却每每都能直戳要害,以至于这半个多月的光景中,蒙梁在剑道的上的提升极为显著。

    蒙梁并没有因此认为眼前这位男子的剑道修为真的强出自己师尊多少,只是暗暗觉得似乎男子对于剑道的理解似乎更为适合他。

    所以当他说出蒙梁并非陈玄机对手时,蒙梁才会有了方才那一番变现。

    “自然不会。”蒙梁在短暂的异样之后,便又恢复了自己那吊儿郎当的模样。“就是打不过来都来了,自然要试一试。”

    他虽然看上去嬉皮笑脸,但话语中的不甘又怎瞒得过男人与那位与他随行的女孩?

    “既然那么想打赢他,这样,我这就上去费了他的两只胳膊,你再去跟他,打完了好带我们赶去离山!”这时一旁那位生着一对紫色瞳孔的少女一拍桌板,杀气腾腾的站起了身子。

    蒙梁闻言顿时亡魂大冒。

    他可不会认为眼前这个少女此言是在说笑,这一路上因为管不住自己这双眼睛,他可没有少被这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女料理。后来他才发现这女孩看上去虽然自幼十四五岁,但与男人却是平辈相称,关系也极为亲密,在联想少女那强得可怕的实力,蒙梁便大致得出了结论,这女孩恐怕也是某位大能,只是修炼了某些法门,因此才显得这般年轻罢了。

    “前辈,不可。”他赶忙说道。

    “为何?”女孩的眉头一挑,问道。

    “这...这比试剑道讲究的是公平,你若是折了他的双臂,那这比斗还有什么意思?”

    “哼!你们男人都是这臭毛病。”女孩不满的嘟哝道,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一旁男人。

    男人感受到了女孩的目光,笑了笑,却也并不说话。

    铛!

    铛!

    铛!

    就在这时远处的山巅上忽的响起了一阵沉重的钟鸣声。

    周遭的百姓都在那时停下了手中活计,仰头看向那山巅,显然都有些莫名所以。

    “这是?”蒙梁也是一愣,弄不真切究竟发生了什么。

    “玄龙钟。”可男人却在那时站起了身子,脸上的神色凝重,“走去看看。”

    说罢,也不得蒙梁同意便领着那女孩朝着玲珑阁方向走去。

    蒙梁见状暗暗腹诽着方才也不知是谁说的要明日再去,但这样的想法自然只存在于他的心中,他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迈出步子跟上了二人。

    ......

    徐寒与诸人来到山门时,山门前已经站满来自三大主峰的弟子。

    淡淡血腥味在山门间飘荡,前方的时不时传来的怒吼声都表明了一场打斗,甚至杀戮正在发生。

    哐当。

    伴随着一声轻响,方子鱼手中的长剑出鞘,身为重矩峰上的二师姐,歹人来犯,她自是责无旁贷。

    徐寒与宋月明见状也赶忙跟上。

    那敌人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来犯,想来不会是些寻常角色,徐寒害怕方子鱼一时莽撞被对方伤到。

    只是待到他们来到战场的最前方,眼前的场景确是让他们生生怔住。

    十余位徐寒说得出名字或说不出名字的亲传弟子轮番上阵,而他们围攻的对象确是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一二的小孩。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小和尚。

    那小和尚穿着一身白净的百衲衣,生得是玉面红唇、星目皓齿,煞是可爱。

    他根本未有动手,只是在周身撑起了一道金色的屏障,那些重矩峰的亲传弟子死劲浑身气力都难以将之破开,反倒是一个个被屏障的反冲力所震,受了不小的内伤。

    而小和尚对此却视若无物,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的诸人,迈着小步,缓缓的朝着上山的方向走去。

    或许是这小和尚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诡异,那些寻常弟子见状竟然都不敢上前阻拦,只能任由他缓缓走去。

    徐寒这时皱了皱眉头,他也看出了这小和尚的不寻常,但身旁的方子鱼却是一个暴脾气,她见这小和尚如此放肆,迈步就要上前。徐寒心头一惊,方子鱼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方才十余位亲传弟子围攻都讨不到半点好处,方子鱼又岂是他的对手。

    他想着这些就要出手将方子鱼拦下,可是这手方才伸出,他右臂却忽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那痛感来得毫无预兆,又撕心裂肺,徐寒措不及防,他的脑袋在那痛感的刺激下变得昏昏沉沉起来,身子一轻险些跌倒,幸好宋月明眼疾手快将之扶起,方才免去了他栽倒在地的狼狈境遇。

    只是也因为这样的异状,他没有来得及将上前的方子鱼拦下,这位二师姐便顺理成章的走到了人群之前。

    “徐兄,你怎么了?”宋月明也看出徐寒有些不对劲,他关切的问道。

    “拦下...”徐寒正要催促宋月明拦下方子鱼,只是话才出口,右臂处的疼痛又加剧了几分。他的额头上顿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汗迹,他到了嘴边的话在那时竟是无法说出口。

    只见他嘴里发出一声冷哼,身子便不由自主的跪坐在地,他左手死死捂住右臂,脸上的神情痛苦不已。

    这疼痛的根源。

    徐寒在这时终于是醒悟了过来,他右臂之中那磅礴的妖气似乎受到了某些东西的牵引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大荒丹的药力在那不知名的事物的牵引下显得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本来已经本镇压下的妖臂,竟然就在这时有了侵蚀徐寒身子的迹象。

    徐寒抬起了头,双目中血丝密布,他望向了那位正缓步向前的小和尚。

    不知为何,他的心头竟然生出这样一种直觉。

    是他牵引了他体内的妖力。

    ......

    这时方子鱼也终于走到了那小和尚的跟前,周围的弟子见方子鱼到来,如见救星一般纷纷推开。

    “何方妖孽,装神弄鬼,这玲珑阁岂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这位二师姐在那时横眉怒目,长剑指出,口中喝到。

    小和尚见状,竟是真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我不是妖,我是和尚。”他很是认真的看着方子鱼,纠正着方子鱼的错误。

    方子鱼闻言一愣,她端是想不到自己的怒斥会换来这样一套说辞。

    “我管你是人是妖,这里是玲珑阁,不是你能乱闯的地方!”但她却终归不愿在一个小和尚面前落了下层,便又喝到。

    “我没有乱闯,我已经与看门的人说过,但他们不让我进,我只能自己走。”小和尚一脸理所应当的回应道,态度依然认真无比,就连眉头也在那时微微皱起,似乎很是不满方子鱼前前后后几次的污蔑。

    可无论小和尚说得多分信誓旦旦,但这个理终究是歪理。

    方子鱼自然也清楚这一点,但小和尚那脸上的神情分明就是写着对于自己的无礼没有半点的察觉,这让方子鱼很是不忿,但她也同样明白与小和尚讲道理并非一件明智的事情。

    “哼!强词夺理的无耻之徒,我玲珑阁可不是你想来便能来的地方。”

    这话说罢,方子鱼便失了与之对话的兴致,只见她脚尖点地,手中长剑亮起,身子便在那时化作一道流虹直直的朝着那小和尚杀去。

    可面对方子鱼如此杀机凛冽的一击,那小和尚却并不在意。

    他只是在那时有些恼怒的跺了跺脚,用他尚且还有些稚嫩的声线大声说道。

    “我不叫无耻之徒!”

    “我叫广林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