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守。
    (ps:近六千字,两章合一,就不裁了,今日一更。)

    幼隆城坐落于梁州以南。

    离长安不过千里,又是长安去往徐州的必经之地。

    有时候天时地利比起所谓的人和强出太多,仗着这样的地势,即使是在大周最困难的几年,诸如青州、充州饿殍遍野的光景,也从未发生在幼隆城。

    这世上又许多事便是如此。

    有很多人生来便注定高高在上,而又有很多人注定为了追上那份高高在上,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蒙梁想着这些,一口下去,狠狠的咬下了手中包子的大半肉馅。

    肉香四溢,比起离山的馒头强出太多。

    总有一天他要让陈国的百姓人人都能吃上这样的包子。

    而在这之前,他需要去到玲珑阁,划掉他名单上最后一个名字。

    蒙梁下着决心,一口将包子剩余的部分塞入了口中,然后擦去了嘴上油污,便要再次启程。

    这时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忽的走到了他的桌前。

    剑意!

    蒙梁的心头一震,他敏锐的从来者的身上感受到威胁,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握住自己放在桌边的剑。

    剑客。

    为剑生,为剑死。

    他在离山上学艺的第一课,便是握剑。

    为此他花了足足半年的光景,才得到了衍千秋的认可。而握剑从那时起便已融入了他的血液,成为了他的本能。

    只是这一次,那一把他握来得心应手的剑,却如有千斤重,他竟是如何也提不起来。

    他侧头望去,却见在不知何时,那把剑的剑身之上按着一只手臂。

    蒙梁抬起了头,看清了那手臂主人的模样,是一位身着烟衣的中年男子,剑眉星目,面容刚毅,是一位剑客,很厉害的那种。

    只是一眼,蒙梁的心头便不由得生出这样的想法。

    男人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少女,身材娇小,却生得娇美无比,尤其是那双紫色的瞳孔更是妖异无比,让自从上了离山便没见过女人的蒙梁,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不错的剑。”男人的声音在那时响了起来,厚重、沉稳。像是一把重剑出鞘时,剑锋磨过剑鞘时发出的声音。

    然后男人与女孩坐了下来。

    蒙梁这才从女孩的美貌中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此刻的处境,他的眉头皱起警惕的看着那位真正把玩着他的剑的男人。

    “离山的?”男人却似乎对于蒙梁的警惕犹若未觉一般,他转头看向蒙梁问道。

    “嗯。”蒙梁点了点头,身子在那时弓起,像极了一只满弦的弓。

    “衍千秋那小老头近来如何?”男人又问道,眼睛忽的眯了起来,似乎是在笑。

    蒙梁一愣,方才聚满的势在那一刻泻去了大半。

    衍千秋?小老头?

    这世上敢这么称呼他师尊的人,蒙梁从未见过,就是那几位近来为了皇位而争得头破血流的皇子殿下,见着了他的师尊也得恭恭敬敬的唤上一声前辈。

    这男人,什么来头?

    蒙梁的眉头皱起,他知道无论对方究竟是谁?但从他称呼师尊小老头那般随意的态度便可看出,这男人他远不是对手,嗯,至少现在不是。

    更何况,自男人出现时他便感受到的那股剑意,也很是准确的说明了这一点。

    蒙梁很清楚,那剑意是男人故意放出的。

    他在告诉他,你不是我的对手。

    “家师尚且安好。”想明白了这些,蒙梁便端正了态度,朝着男人恭恭敬敬的回应道。

    “嗯。带我去见见他。”男人又说道,寻常的语气中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这...”蒙梁顿时犯了难。自己的师傅他要见上一面都难上加难,这忽然出现的男子,一张嘴便要见那位剑道泰斗。

    “没事,你只要带我去到了离山,他自会出来见我。”男人似乎看出了蒙梁的顾虑,他再次出言说道。

    “前辈要见师尊所谓何事?”蒙梁听了这话心头一跳,再次警惕起来,暗道这男人莫不是要去找离山麻烦吧?

    “做笔买卖。”男人上下打量着蒙梁,似乎是在衡量着些什么事情。末了,他又补充道。“大买卖。”

    蒙梁被男人看得有些难受,他想着若是这般看他的是那位女孩,他倒是乐意之至。

    可这男人...

    莫不是有龙阳之好吧?

    想到这里,蒙梁一个激灵,站起身子一脸正色的说道:“师傅就在离山之中,短时间内不会离去,前辈若是真有事寻我师傅,这便动身即可。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这便先走了。”

    只是这身子方才站起,一旁的少女忽的生出了她那只如白玉一般的芊芊细手,按在了他的肩上。

    蒙梁脸色一白,再次跌坐回了桌凳上。

    这女孩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竟然能完全压制住他体内的剑意。

    蒙梁想着方才那一番看似寻常,实际上...也很寻常的交锋,心头是又惊又惧。

    女孩的手按在了他的肩上,他下意识的运集周身的剑意试图挣脱女孩的束缚,但他引以为傲的剑意,只是微微触及到女孩的双手,便如潮水一般溃散...这说起来,却是算不得交锋,只能算作溃败。

    “什么事,这么急?”男人却似乎对此见怪不怪,他侧头看向蒙梁,很是和蔼的问道。

    “玲珑阁,找个人打上一架。”肩膀还在发疼的蒙梁端是不敢再在这男人面前耍任何的心机,他赶忙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很重要吗?”男人又问道。

    蒙梁歪着脑袋很是认真的想了想,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很重要。”

    “时间尚可,那我便陪你去一趟吧,然后你再带我去见衍千秋。”

    “额...”蒙梁顿时语塞。

    他终归是想不明白,自己只是在街上吃两个包子,为何会窜出与自己师尊平辈相称的一个怪物,还非得缠着他与他一道上路,而最可恨的是,自己似乎根本打不过他。

    “前辈,这里到玲珑阁路途遥远,足足一千八百里,你看,你老是大人物,事务繁忙...”蒙梁的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那时男人身旁的少女忽的朝着他递来了一道目光,杀机凌冽,冰冷如锋。蒙梁识趣的收了声,话锋一转,脸上的笑意荡开,犹如春风拂柳,桃花盛开。

    “不过这一千八百里,可是中原繁华之地,风景好得很,前辈事务繁忙,但也得讲究一个劳逸结合,若是前辈不嫌弃,我可一一为前辈...”

    男人看着眼前这个口若悬河的离山弟子,眼睛眯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

    这般模样让他忍不住想到了另一个人。

    他也是这般圆滑,心底却藏着刀剑。

    一千八百里吗?

    换作你来,也不过一两日的光景吧?

    他暗暗想到。

    ......

    梁州,大黄城。

    城中百姓这些日子可谓人心惶惶。

    剑龙关那位北疆王不知在作何想,龟缩在关内拒不出战。

    撇开牧家谋逆一案不谈,牧极虽然身负残疾,就连行走都需要侍从帮忙推着木制的轮椅。

    但他在用兵上的造诣却是受到大周公认的可怕。

    作战凶猛,用兵百变如神,这便是执掌牧家军这近十年间留给大周朝廷与百姓的印象。

    无论是面对怎样的强敌,牧极始终奉行着主动出击的原则,这近十年的光景里挫败了不知多少大夏朝的悍卒猛将。可现在他却一反常态,面对崔庭的数次叫阵都闭门不出。

    坊间盛传着他旧疾复发命不久矣的说法。而牧极一倒,二十万牧家军群龙无首,剑龙关便危在旦夕。在这之后,首当其冲的便是这座横在长安与剑龙关上的大黄城。

    当然如今唯一能够安慰城中百姓与朝廷上那些达官显贵的便是那位被冠着天下第一守将之名的林守,林老将军了。

    老将军可算得一个传奇人物。

    虽说祝贤如今在大周朝廷可算得一手遮天,但唯独两个人他是如何也不敢去动。

    其一是那位已经失踪许久的天策府夫子,其二便是这为年过八旬沙场老将林守。

    前者是因为惧怕那三万天策军与三千白袍仕子,而后者则是惧怕天下的悠悠之口。

    是的。

    林守在民间的名声着实太好的了一些,好得即使是邻国的大夏或是陈国之人提起林守的名号,也是会引起诸人的交口称赞。

    这样一个人物,祝贤怎敢去动?

    这几日大黄城将军府的人员调配频繁,林守手下的几位副将忙得不可开交,好几人已经是几日几夜没有合眼。

    林守的修为算不得太高,即使已经八旬的高龄也才堪堪离尘境,距离大衍境尚还差着一道门槛,到了他这个年纪,终其一生都无望问鼎大衍境了。谋略也算得出奇,比起那位用兵如神的牧极差之千里。

    但唯独那一个守字,当真人如其名,可谓密不通风,滴水难进。放眼天下英豪无人敢言能破他的大黄城。

    他为人谨慎,这才刚刚嗅到牧极的不寻常,不等朝廷的调令,自己便开始着手布置起大黄城的守备。

    一份份关于前方的战报,或是关于崔庭,或是关于牧极的文牒被斥候们送入府中,一头白发的老将军披着薄毯,一边咳嗽,一边细细读着这些文牒,时而眉头皱起,时而闭目沉思。

    一旁伺候的林御国看着自己满头白发的爷爷,心思低沉。

    他不是没有劝过自己的爷爷,但老将军的性子撅得很,用他早已死在战场上的老爹的话来说,老爷子撅起来,皇帝老儿也不敢劝。

    天色渐暗。

    厨房送来的饭菜已经热了两遍。

    林御国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林守。

    老将军的身子不太好。

    他终究太老了。

    身子每况愈下,胃口也远远比不得当年。

    尤其是是牧王谋逆一案案发之后,身为老牧王旧部的林守那段时间常常以泪洗面。

    林御国不愿意承认,但却又不得不承认,林守或许活不了多久了。

    这根大周最后的国柱般的人物就像是枯朽的大树一般,看似参天,实则摇摇欲坠。

    但今日,林守似乎很有胃口,他早早的便让厨房准备好了一顿丰盛的晚宴。本以为自家爷爷的身子有了好转,大喜过望的林御国还特地嘱咐了厨房要把饭菜做得可口一些。

    可谁知,这饭菜一热再热,早就过了吃饭的时辰,老将军却还是执着于眼前的文牒,没有半点吃饭的意思。

    “爷爷...”林御国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提醒一下林守,只是这话才出口,便对上了林守那双瞪得浑圆的眼珠。

    猛虎虽老,虎威犹存。

    林御国一个激灵,才知自己说错了话。

    林守治军严厉,即使是在家中,但凡在行公务,都得以军职相称。

    林御国可不敢惹得老将军不悦,赶忙改口说道:“将军晚宴已经让厨房热了两次了,是不是应该早些用餐...”

    “嗯?”林守闻言一愣,抬眸看了看屋外,才发现天色早已暗下。

    “什么时辰了?”他问道,但话一出口,身子便是一顿,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林御国见状赶忙上前,小心的拍抚着林守的背部,试图以此缓解他的痛苦。

    “已经过了酉时,到戌时了。”

    林守咳了好一会,这才稍稍缓了过来。他摆了摆头,有些无奈的说道:“老了,不中用了。”

    林御国闻言,看着眼前这个老态龙钟的男人,想着曾几何时他也曾关山横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心头便有些泛酸,少有的没有接过林守的话茬。

    林守从小看着林御国长大,看着他从嗷嗷待哺到结婚生子,再到如今的成熟稳重。

    自家孙子的心思,怎能瞒过他?

    他又叹了一口气,问道:“送去玲珑阁的信是昨日到的吧?”

    “嗯。”林御国回过了神来,他赶忙点了点头。“是昨日到的,八百里路不算远,派的是最好的信使,昨日便应该到了。”

    “那就好。”老将军点了点头,“那就让人把饭菜端上来吧。”

    林御国闻言,心头一喜,忙不迭的便吩咐左右的侍从,去将饭菜呈上。

    待到布置完毕,林御国还未说话,林守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你们都退下去吧,老夫自己待会。”

    周围的侍者自然不敢不从,纷纷在那时退下,但林御国却有些迟疑,他莫名的觉得今日的林守有些反常。

    “怎么?觉得我老得连自己吃个饭都做不到了吗?”老将军在那时眉头一挑,问道。

    林御国哪敢去反驳自己的这位爷爷,纵使心头再过不安,也还是随着诸人,缓缓退下。

    满脸褶皱的林守看着心有戚戚的孙儿,眉头皱了皱。

    “御国...”

    他在林御国踏出房门那一刹那忽的张开了嘴。

    “将军?”林御国闻言回过头,有些疑惑的看向高台上的老人。

    “放心,爷爷死不了。”

    老人那如雄狮一般厚重的声音响起,敲打在林御国的耳膜。

    他愣了愣,老人却在那时提起了桌上的一只鸡腿,大口的咬下上面鲜嫩的鸡肉。似乎是在告诉林御国些什么。

    已经年近三十的林御国忽的展颜一笑。

    “嗯。”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已有些沧桑的声线,在府殿中静静回荡。

    ......

    林御国走后,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

    一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落在了将军府的大殿前。

    他透过投射在房门的上影子,隐约看见了那位老将军的轮廓。

    来者在那时微微迟疑了一番,但最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房门。

    “都说你们盗圣门那门踏流星的身法举世无双,八百里路,你足足走了一天半的光景,若是你家祖师爷知道了恐怕得从棺材板中跳出来,收拾你这不肖徒。”

    殿中自饮自斟的林守看也不看来者,便这般说道。

    似乎对于他的到来,林守早有预料。

    来者是一个中年男人,年纪看上去四十出头,满脸胡渣,有些邋里邋遢,身上更是带着一股浓重酒气,显然是常年酗酒之人。

    那男人听闻了林守的讥讽之言却也并不恼怒。

    他嘻嘻一笑,关上房门便自顾自的坐到了林守的跟前,随意的拿起他案台前的食物,就着一旁的酒水,便吃了起来。

    边吃边还含糊不清的说道:“路不熟,走了些弯路。”

    “不过你这将军府的东西还真是好吃,早知道当年我也不去盗圣门学劳什子盗术,跟着你建功立业,保不齐现在已经妻妾成群了。”

    林守闻言一笑,“你若是现在回头,我还可以向着朝廷举荐,一官半职不成问题。”

    男人闻言,赶忙摆手,“那可不行,朝廷的事太复杂,我楚某人做不来。我现在这样也挺好,逍遥自在。”

    林守在那时深深的看了这男人一眼,悠悠问道:“真的好?”

    “......”中年男人的狼吞虎咽的动作微不可察的顿了顿,这才说道:“真的好。”

    得了这个答案的老将军也不再多问。

    他沉默的静静看着中年大汉犹如风卷残云一般吃光了桌前的饭菜,直到他大出一个极为不雅的饱嗝之后,林守方才脸上的神色一正。

    “我快要死了。”他这般说道,浑浊的眸子中忽的爆出一道骇人的光芒,直直的盯着那中年大汉。

    “我知道。”中年男人却是摆了摆手,不予回应。

    老人亦是不言,只是依然盯着那男人,眸中的光芒从耀眼化为炙热,从炙热化为一抹不容置疑的坚决。

    在那样的目光下,男人终于是软化了下来。

    他坐到了一边,少有的认真的说道:“这样不好。”

    “我没有更好的办法。”老人毫不退让的回应道。

    “是人都有一死...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可怕...”男人并不死心,试图劝解道。

    “可若是我死了,大周怎么办?大黄城怎么办?”

    “.....”这个问题显然问道了男人的痛处,他沉默了下来,不知当作何回应。

    “北疆王不是还在吗?牧极的本事你是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牧极的本事,但我更知道牧极的本性!”老人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男人的话,这一刻,他像极了一头雄狮,哪怕垂垂老矣,只要尚有一口气在,便容不得半分质疑。

    不知是感受到了老人的决意,还是老人话里的道理更为透彻。

    男人再一次沉默了下来。

    而这一次沉默,比起上一次更长,也更沉默。

    诺大的府殿内,除了屋外的夜风,便再无半点声响。

    ......

    “你...想好了?”终于男人还是打破了这沉默。

    他蓦然站起了身子,面向老人,眸中的光芒闪动,复杂至极。

    “嗯。”老人也在那时站起了身子,单薄佝偻的身躯却在那时犹如泰山一般压在男人的眼前,也压在他的胸口,让男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男人叹了一口气。

    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按在了老人的肩膀。

    这个过程,他做得很慢,也很认真,就好似在进行某种庄严的仪式。

    他的目光在那一刻变得深邃无比,好似那无垠的夜空,漆烟混沌之中却藏着漫天繁星。

    他的嘴,随之缓缓张开。

    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终是在那时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

    “要。”

    “死。”

    ......

    短短三个字,男人却说得很艰难。就好似耗尽了周身所有气力方才将之吐出一般。

    而那本该是挽留的话,他却也说得很是沉重。

    反倒更像是在进行一场诀别。

    老人的嘴角在那时忽的扬起。

    他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笑了起来。

    “盗圣门的人不让我死。”

    “我怎么敢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