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一甲子
    济世府中的闹剧以宁竹芒一招将龙从云打成重伤而落幕。

    这位悬河峰上的医道大圣为何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没人知道,但在他绝对实力的镇压下,玲珑阁短时间内应当不会再起之前那般的事情。

    他成功的为自己保住了掌教之位,但这样的方法在徐寒看来却着实不够明智。

    宁竹芒或许真的很强,但即使是地仙也不敢说能以一己之力镇压整个玲珑阁,而即便做到这样的统治也是人心背离,分崩离析只是时间问题。

    徐寒与宁竹芒几次不多的接触看来,这位掌教大人看似的不羁的外表有着一颗睿智的心,能让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显然已经是到了别无他法的地步。而这玲珑或许也不如外人看来那般铁板一块。

    有人的地方便有这明争暗斗,于玲珑阁来说恐怕也是如此。

    但这些事情说到底徐寒无法插手,就是有心想要做些什么帮助宁竹芒,以他的本事能做的却是太少了一些。

    第二日。

    徐寒如往常一般来到了钟府,将昨日对于那《摧岳剑法》的各种感悟以及疑惑纷纷与钟长恨道来。

    钟长恨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徐寒受益匪浅的结束了上午的修行,本打算就此离去,但钟长恨却极为反常的将之留下,让他吃过午饭再走。徐寒微微迟疑之后,便应了下来。

    “昨日济世府你去了?”用餐的地点被选在钟府的正屋中,周围的侍者都被钟长恨遣退,待到只有他与徐寒二人之时,这位老者便忽然问道。

    他今日忽然将徐寒留下,徐寒便大抵猜到了他恐怕便会询问此事,因此在钟长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徐寒却也丝毫不感意外。

    “去了。”徐寒点了点头,回答道。“前辈也听闻了?”

    “嗯。”钟长恨颔首,“子鱼那孩子昨日便与我说过了。”

    “前辈以为掌教此举究竟是对是错?”徐寒又问道。放眼玲珑阁除去还在闭关的司空白,便是眼前这位钟长恨地位最高,他的站队或将直接影响到宁竹芒这个掌教的位置究竟还能坐多久。而宁竹芒如今的处境很大程度上便因为之前帮助徐寒炼制那枚大荒丹,因此在徐寒心底,免不了暗暗为宁竹芒思索此事。

    “竹芒与从云说到底都是为了玲珑阁,于我看皆无大错。”钟长恨眼观鼻鼻观心,不动声色的说道。

    “只是有些人看得远些,有些却执着于眼前。”

    “二人在我看来谁无对错之分,却有高下之别。”

    这番言论却是徐寒始料未及,他回味了半晌,端是神色一正朝着钟长恨拱手一拜,由衷言道。

    “谢过前辈教诲。”

    ......

    徐州边境,大邑镇。

    森罗殿卞城王的行宫幽府便坐落于这座荒凉的小镇之下。

    镇中的百姓对此浑然不觉,只是日复一日的遵循着祖辈们的营生生活在这小镇中。

    几天前,小镇外来了一个男人。

    很奇怪的男人。

    身着烟袍,背负长剑,腰身笔挺,面容刚毅。

    他应该是一名剑客。

    无关于他背后的剑,他只是立在那里,寻常人看上一眼,便会忍不住生出这样的想法。

    他似乎生来便应当成为一名剑客。

    男人在小镇外站了四五日的光景,似乎在等些什么,镇里虽然算不得富裕,但却民风淳朴,有好心人见他如此心头不忍,曾与他送去过食物与水。但男人都一一婉拒。

    他就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雕塑。

    他虽然古怪但似乎也并没有做过什么威胁小镇的事情,因此镇里的居民渐渐的对他的存在也就习惯了。只是免不了茶余饭后谈论一番。

    又是一天过去,天色渐晚,小镇偏远,没有什么酒肆戏楼镇中居民早早的便睡下,诺大的大邑镇便只余下镇外那个男子犹如雕塑一般守在村口。

    这时,那男人忽的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他的脑袋动了动转头看向某一处。

    一只夜鸦忽的从远处的密林飞来落在了男人目光所在之地。

    然后那夜鸦的身子一变,化为了一道娇小的身影。

    “你来了。”男人那如雕塑一般的脸庞忽的融化开来,一丝笑意浮现在了男人的脸上。

    他似乎很久没有笑过了,因此笑得很难看,但却并不牵强,那笑应当是发自肺腑。

    娇小的身影用她紫色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男人。然后她张开了嘴,说道。

    “六十年了,我想不到你竟然还会来见我。”

    犹如夜莺一般的声线在林间荡开,温软如玉。但其间所包裹的幽怨却是任何人都足以听得真切。

    “是吗?”男人依然在笑,他似乎没有听出来者语气中幽怨,他从怀里掏了掏,有些笨拙得递出一个小匣子。

    “这是?”女孩愣了愣,她接过了那个匣子,将之打开,里面是一个个摆放齐整的桂花糕,方才打开匣子,一股沁鼻的香气便从中溢了出来。

    “天斗城的桂花糕,难得你还记得。”她看着手中的事物,喃喃自语道。

    天斗城的桂花糕,是她曾经最喜欢吃的东西。

    但六十年的光景,着实太过漫长,漫长到足以将太多的喜好变作曾经,譬如眼前的桂花糕,若是那时她得到这样的礼物,想来应该会兴奋得跳起来。而现在她却早已吃腻了这味道。

    “尝尝。”男人脸上的笑意更甚,他像极了情窦初开的少年,催促着心爱的女孩品尝他精心准备的礼物。

    六十年的光景,确实太长了。

    但有些东西却并非时间便可以改变的事物。

    譬如现在,即便那个曾经的翩翩少年变作了胡子邋遢满脸风霜的中年大汉,而她也从懵懂的少女变作了凶名赫赫的十殿阎罗鬼菩提。

    可只要他带着桂花糕来寻她,她依然愿意蹲下身子,努力装作大家闺秀的模样,细嚼慢咽的吃下这并不可口的食物。

    她如是想如是做。

    “好吃吗?”男人问她。

    “嗯。”她重重的点了点头,脸颊绯红,一如六十年前一般。

    说完这些,二人之间便陷入了沉默。

    六十年未见,很多话想说,但临了,却都不知如何说起。

    这六十年对于二人来说都太过沉重了一些。

    于是她安静的吃着桂花糕,他则安静看着。

    时间静默,岁月安好。

    她有意吃得很慢,因为她不知当这份桂花糕吃完,下一次,又是否还得再等上六十年,而他们又还能有几个六十年...

    但无论再大份的桂花糕也有被吃完的那一刻。

    “我要死了。”男人的声音在那时响了起来。

    女人豁然站起了身子,死死的盯着男人,以她的眼界很快便看出了男人身上异样。

    “谁干的!”她问道,声线冷冽,杀机四溢。

    “不重要。”男人摇了摇头。“我的时间不多,尚且要为剑陵寻到下一位守陵人,若是一切顺利,我会再来看你,若是...这便算作诀别。”男人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身为剑客就当如此,来时潇洒,去时洒脱。

    男人不知何处听过这话,似乎是那位已经死在大渊山的小师弟,他微微一笑,觉得这话这时用来很是应景。

    “你来寻我就是为了通知我你的死讯吗?”女人咬着牙,看着男人问道。

    “这一生负你良多,我不知何以为报,死前一见,是我唯一能做的...”男人远去的身子顿了顿,然后说道,便再一次迈开了自己脚下的步伐。

    女人沉着她紫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男人那渐行渐远渐的背影。

    她狠狠的跺了跺脚,嘴里骂道一声“混蛋”,但脚下却是迈开了步子,朝着男人追去。

    她在那时豁然想明白了些事情。

    原来六十年的光阴什么都没有改变。

    她还是当年那个女孩。

    只要他一句话,她便可以为了他抛下一切,无论是刀山火海,还是血雨腥风。

    纵然粉身碎骨,她也甘之如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