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谁不服?
    (ps:今天918,勿忘国耻啊!)

    徐寒与宋月明闻言皆是一愣,赶忙出了院门却见那些重矩峰上的弟子们正三五成群的朝着悬河峰方向赶去,显然楚仇离之言并非虚言。

    二人对视一眼,也顾不得其他赶忙随着众人朝着悬河峰方向走去。

    ......

    来到悬河峰的济世府前时,诺大的府门外已经密密麻麻围满了来自三座主峰的弟子。

    其中不乏徐寒的熟人,就连凤言、游岭屈、周章、秦可卿等人都在。

    他与宋月明以及楚仇离等人赶忙上前询问情况,但对方同样也是一筹莫展,显然与他们一般都是方才收到消息赶来,对于府中究竟发生了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

    即使是后来一些感到的方子鱼也是不明所以,与诸人所知的消息并无任何的差别。

    济世府外的人越围越多,大家都想看一看究竟府中发生了什么,可府门的守卫却将大门牢牢守住不让弟子入内。

    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想来龙从云与宁竹芒不管有何矛盾,应该都不愿意将此事宣之弟子之口。

    徐寒想了想,便也就收起了心思正要带着诸人离去。

    “让开!把他们都给我放进去!”

    可就在这时,院门处忽的传来一道寒着怒意的声线,却是那位执剑堂的执事丁景程。他从府中走出,推开了府门,更喝退了周围的守卫。

    然后转头看向门外不明所以的弟子,大声喝道:“你们,都与我进去!”

    这话并非对着某一个人说的,而是在场的所有人。

    于是人群开始朝着大殿中涌去,徐寒也未有料到还有这般的变故,愣了一愣,便被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楚仇离拉扯着随着诸人一同走入了济世府的大殿。

    济世府本就不大,而大殿也只是用来给长老执事们议事的地方,自然是装不下这玲珑阁数以万计的弟子。

    不过好在楚仇离这见缝插针的本事却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带着几人硬生生的挤入了大殿之中。

    徐寒在那时定睛望去,却见三峰各个执事长老尽数在场,且大都面色不郁,而一旁地上还躺着一位中年男子,面色苍白,双眸紧闭,显然是陷入了昏迷,而这人徐寒也还认得,似乎是重矩峰上的一位执事。

    “龙师兄,此事当真要当着众弟子的面说吗?”高台之上的那位白眉烟发的掌教大人沉着脸色看着如潮水一般涌入济世府大殿的弟子,这般问道。

    而台下站直了身子一脸正气的龙从云闻言却是微微一笑。言道:“弟子也好,长老也罢,不都是我玲珑阁的一员?何事不能说?”

    龙从云这话自然是占着理,饶是宁竹芒也挑不出半点毛病,他沉着眸子直直的看着这位重矩峰上的长老,知他来者不善。

    “好,那龙师兄今日如此大张旗鼓,劳师动众,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宁竹芒毕竟在这掌教之位已有十余年,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当下心思一沉,便问道。

    而龙从云既然敢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有备而来,却是不会被宁竹芒这样几句话给吓到:“无他,今日召集诸位前来,龙某只为一个公道!”

    “公道?什么公道?”宁竹芒心头一动,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

    “如今大周天下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我玲珑阁多处分舵被灭,掌教几次调查无果,反倒折损了我阁中数百名弟子与执事。此事或是失职,或是事情复杂,难以论断,我可不谈。”

    “之后呢?掌教也知如今天下不平,不想着保住我玲珑阁传承,却偏偏以重金将一位身无半寸修为的少年收为客卿!这是否有假公济私之嫌我龙某也不想去多谈!”

    “但今日,掌教派去探查蛊林消息的诸位弟子长老尽数遇难,唯有刘寻阳刘师弟侥幸活着回来,却身受重伤危在旦夕。我想着在悬河峰里讨要一株北芒花制炼妖物,救刘师弟一命,怎可知却被告知那北芒花早已被掌教大人取走不知作何用处。我心想着那便换上一株楼云草或是凝香果也可,毕竟刘师弟是被妖邪所伤需要这些可镇压妖力的奇药方可治愈,却不想这些珍贵无比的药材早就被掌教大人偷偷取走!”

    “今日我龙某便要问问掌教大人究竟将这些药材拿到何处,又用到了哪里?”

    “还有,即使是掌教,这样私自调用门中珍惜之物,此事是否符合门规?”

    龙从云这番话说得是声色内敛,又正气凛然,让在座的诸位长老执事以及门外的弟子们都是纷纷一阵哗然,暗地里更是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一旁的徐寒更是眉头一皱,他大抵明白了这龙从云为何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这哪是寻人麻烦,或是讨个公道那般简单。这分明就是在向宁竹芒逼宫!

    “合门规,不合门规又如何?龙师兄今日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宁竹芒敲着自己身前的案台,看着台下那位师兄,看着在场诸人递来的怀疑的目光,眉宇之间神色愈发阴沉。

    他有些疲倦。

    这样的疲倦从十几年前他的师尊将这玲珑阁掌教之位交给他那刻起便从未在他的身上消散过。

    玲珑阁这棵树太大了。

    枝繁叶茂,免不了招来外人的忌惮,亦免不了内里的争权夺势。

    他苦苦支撑了这么多年,将一个没有仙人坐镇的门派依然立在大周宗门的顶端,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他知道这一天终究会来,但却不想来得这么早。

    尚还有很多事情他还没有准备完成,若是这时将掌教之位交出,恐怕...

    他想着这些心思愈发的阴沉。

    “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掌教当真以为坐上了这掌教之位便可无法无天?置我玲珑阁千年传承于不顾了吗?”龙从云冷笑道,而台下那些对于宁竹芒早有不满的长老执事也在那时纷纷应和道,显然是不打算将今日之事善了。

    那声音混杂在一起,已经听不出其中的意思,只是让人觉得刺耳又杂乱。

    宁竹芒有些心烦。

    他想着玲珑阁的祖训同门守望,不离不弃。

    这才是玲珑阁能够矗立天下这么多年的原因。

    而有些人感受不到屋外的风雨摇曳,却不知不是因为屋外也如屋中一般风平浪静,而是有人替他们挡下了这风雨。

    “唉。”宁竹芒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站起了身子。

    他很累了,但他还想再替他们挡一挡屋外的风雨,挡到屋里的种子发芽,挡到树苗足够茁壮,挡到他挡不下为止...

    在此之前,任何想要阻止他做到这一点的人或事,他都不允许出现。

    这样想着,这位掌教大人的腰身被挺得笔直。

    他在高台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台下的龙从云,那素来温润的双眸中豁然爆出了一道寒芒。

    “楼云草、北芒花、凝香果三味药材的用处事关重大,我无从言说。但刘师弟受伤却乃我的失职,我会差人将他接入我府中,亲自为他治愈伤势,我必保他无性命之忧。”

    他随即张开了嘴,寒着声线说道。

    “掌教想这样便将我等糊弄过去?”龙从云显然不会满意宁竹芒这样的说辞,他好不容易抓住了宁竹芒的痛脚,不趁机将之彻底拉下马,岂能轻易放过?

    “龙长老对此还有不服?”宁竹芒看向龙从云的目光愈发的冰冷,连称呼也从师兄变为了长老。

    而满心想着要借此机会将宁竹芒彻底打倒的龙从云根本没有去细想这其中过得诧异,他在那时上前一步,朗声言道:“自然不...”

    那个“服”字还在他的喉咙中打转,而他的身子却在那时忽的一轻,在诸人的惊呼声中暴退而去,狠狠的摔在了数丈远的地方,方才狼狈的落下。

    噗!

    然后一口逆血自他嘴里吐出。

    而当他回过了神来,从地上撑起自己的身子时,他的眸子顿时爬满了惊骇之色。

    他被伤了。

    被台上那位宁竹芒所伤。

    他可是大衍境的剑修,一身修为强悍无比,而宁竹芒不过一位医师,就是有些修为,又怎可与他相比?

    这样想着,他惊尤不定的抬头望去,却对上了宁竹芒那比剑锋还要冰冷的目光。他顿时心头一颤,竟是半晌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重矩峰长老龙从云顶撞掌教,不服管束,今撤去重矩峰长老一职,由清如溪接替。念在龙从云多年为玲珑阁出生入死的功劳上,罚你去大寰峰上面壁思过,未得我之允许,不得下山!”

    而宁竹芒冰冷的声线也在那时再次响起,他环顾一脸骇然的在场诸人,声如黄钟一般的再次问道。

    “这番决议。”

    “诸位可还有不服?”

    带着犹如雷霆之威的声线在大殿上荡开,但静默的诸人早已被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惊得六神无主。

    只听那声线回荡,诺大的济世府中却无一人敢给予半分的回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