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大逆剑典
    钟长恨的师尊。

    当年玲珑阁的极芒剑仙李通冥。那可是实打实的地仙境大能,却死在了钟长恨的手中。

    他以大衍境的修为斩杀了李通冥,这本身便是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

    而更诡异的是,做出如此欺师灭祖行为的钟长恨,竟没有被玲珑阁逐出山门。反而是在之后作为玲珑阁的长老地位超然的待在了玲珑阁。

    这件事情着实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

    以至于玲珑阁中弟子对此讳莫如深,根本不敢妄谈此事。

    而钟长恨给出这样一个理由,除了加深徐寒心头的疑惑,似乎对于现状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三十年前,我见过沧海流。”钟长恨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他在说完那番话之后,忽的长吐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在南荒剑陵。”

    “师尊与剑陵的掌门王阳明有过一战,不过《千字剑典》终究不敌《大衍剑诀》,师尊败下了阵来。”

    “剑道比斗胜负自然是常事,但师尊却耿耿于怀。那已经是他第七次败在了王阳明的剑下。那时,他一百六十七岁,王阳明四十八岁。他是地仙,而王阳明不过大衍境。”

    “师尊是一个很豁达的人。”钟长恨的声线悠然,不急不缓,目光清澈无比,好似陷入了回忆。

    徐寒见他如此,也暂时压下了心底的疑惑,静静的等待钟长恨将这个故事讲完。

    “可有时候越是豁达的人,执着起某些事情来,便偏执得近乎可怕。”

    “《千字剑典》脱胎于《寰宇大典》,但经历了十余位剑道大能的改良,如今的《千字剑典》已经自成一体,甚至到了师尊那一代,《千字剑典》已经趋于完美,师尊也常常引以为傲。但他却一次又一次的败给了比他小上两个甲子的王阳明。”

    “师尊既不解,也不愤,他想要搞明白究竟这费尽玲珑阁祖辈心血的《千字剑典》究竟比那《大衍剑诀》差在何处。”钟长恨说到这里,忽的沉默了下来。

    徐寒心头一动,意识到这或许与钟长恨最后亲手杀了那位李通冥有着极大的联系。

    “那后来呢?”他不禁追问道。

    钟长恨脸上的神色在那时黯淡了几分:“他在剑陵之中偷了《大衍剑诀》。”

    “嗯?”钟长恨所言让徐寒当下便是一愣,李通冥在三十年前可谓堪与岳扶摇、衍千秋这些人物比肩的剑道宗师,就是如何,徐寒也想不到他会干出如此下作之事。

    徐寒这样的心思自然瞒不过钟长恨的眼睛。

    但他却并不在意,而是沉着脸色继续说道:“然后师尊将自己关在了屋中彻夜研读那本《大衍剑诀》试图找出它比起《千字剑典》强在哪里。”

    “他成功了?”徐寒皱了皱眉头问道。

    “他疯了。”钟长恨给出的答案却是出乎徐寒的预料。

    “疯了?”徐寒愈发疑惑,地仙级别的大能心智如何坚定?就是泰山崩于前,也可面不改色,怎会轻易疯掉?

    “准确的说,是入了魔道。”钟长恨点了点头,“师尊研读了《大衍剑诀》七日之后,忽的找到了我,说他想到了办法能将《大衍剑诀》与《千字剑典》二者的长处相融,修出一本比起二者都强出千倍的剑诀。然后他便再次闭了关,这一闭便是足足半年。”

    “后来剑陵派出沧海流前来寻找丢失的剑诀,而那时师尊也再次出关,他跟换了一个人一般,周身魔气涤荡,剑意之中杀机弥漫,先杀了三位师兄,又斩了七位师叔,嘴里念叨着‘你差一分力,我缺一道意。剑道无望,苍生无望。’然后便在重矩峰上大开杀戒,最后...”

    钟长恨显然对于那一日发生的事情记得极为真切,甚至他讲述时的语气也随着事情的发展而抑扬顿挫,至于最后他没说的故事,徐寒却早已明了,最后自然是他亲自手刃了自己的师尊。

    平心而论,这算不得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这其中存在着太多的蹊跷。

    但徐寒却无意深究,他只是在沉默数息之后,再次看向钟长恨,问道:“可这些究竟与晚辈有何关系?”

    钟长恨也在那时回过了神来,他看向徐寒。

    “师尊盗了《大衍剑诀》,最后自食恶果,但于剑陵却蒙受了剑诀被盗的损失。有道是父债子还,我是他的弟子,这份债我自然要还。”

    “况且能够平息重矩峰上的那场暴乱,还多亏了沧海流出手。我不知你与沧海流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他既然愿意传你《大衍剑诀》,我便将你当做他的弟子。”

    “按理说师尊盗了《大衍剑诀》,我应奉上《千字剑典》作为赔礼,但二者相加在一起的苦果我师尊已然见过,我不想害你,若是哪天你要去往剑陵,可将之带上送于王阳明定夺。你的情况竹芒也早已与我说过,方才开始修行剑道,虽然我们两家剑道不同,但有道是天下大道殊途同归,你若是愿意,便在这玲珑阁住下,以后剑道之上有何疑惑,我自会为你解惑。”

    钟长恨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且以他的修为若是真的有所图谋断不该用如此温软的手段。徐寒因此心底对他所言的话到底是有了几分相信。

    “可既然如你所言,沧海流前辈对玲珑阁有恩,那为何数年前,峰中龙从云长老还会带人追杀?”不过徐寒的心思到底缜密,他很快便想到了充州之事,不禁问道。

    钟长恨闻言顿时苦笑。

    “这世上总有些人贪图恶果,当年沧海流助我杀了师尊之后,那本师尊融合两本剑诀所著写的剑典也随即不知所踪。阁中有人认为那时师尊虽然入了魔道,但表现出来的战力却远超出寻常,想来那剑诀必然有着不凡之处,而师尊落到那般天地只是因为修行不慎。因此便将剑诀的失踪矛头指向了带走大衍剑诀的沧海流,这些年来阁中不乏想要找回那本剑诀之人,龙从云也只是其中之一。”

    “那本剑典究竟叫何名讳?”听到这里,事情的来龙去脉终于是在徐寒的心底清晰了起来。

    “大逆剑典!”

    ......

    重矩峰山巅。

    三道洞府之中的流朔府中。

    一位烟衣老者盘膝而坐。

    他是司空白,是重矩峰上唯一一位尚还在世的师祖辈人物。

    当年李通冥入魔之乱,将整个重矩峰的同辈大能都逼入了死境,他们中的大多数要么战死在那场暴乱,要么因为负伤严重而在之后的数年光景中不治而亡。

    唯独他活了下来。

    原因无他,那时的他修为最弱,年纪最小,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那场大战之中。

    而随着师兄们的西去,诺大的玲珑阁便再无一位仙人一般的人物支撑。

    司空白知道,看似风平浪静的大周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垂涎着这大周第一宗门的美名。

    而他需要撑起玲珑阁的门面,去对抗那些或明或暗的敌人。

    他需要力量。

    于是他回到了玲珑阁后,便闭了死关,不破大衍境,誓不出关。

    可他的天赋并不算出众,而地仙境与大衍境虽然只是相隔一境,却如隔天堑。这样的差距,远不是所谓的决心便可以打破的东西,几次尝试无果的司空白心境已然趋于崩溃。

    他想着玲珑阁窘境,想着师兄们临终前的嘱托。

    这位年过七旬的老人终是心头一横,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事物。

    那是一本书页已经泛黄的古籍。

    扉页之上,用血迹写着四个大字。

    大逆剑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