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馅饼?陷阱?
    (ps:先解释一下昨日为什么更新较晚,咳咳...前天和朋友去吃串串,烟心老板用地沟油害朕。朕拉了一天肚子,很受伤,不过所幸还是完成了两更,大家多多担待。)

    (ps:然后看见书圈有人在询问我家阿克蒙德的情况,先谢谢关心,虽然摔断了盆骨,但做了手术,还在康复中,也没有之前担心的性命之忧,顺便还达成了的成就。嗯吐槽一下兽医好烟,给猫治病比人贵好多!!!)

    (ps:最后一条,书友群再科普一遍:346162676,欢迎大家加入。)

    (ps:最最后一条,均订接近三百,今天应该就能道,会有加更不过要放在周一,今天要去看看医生,第二更也许会晚一点,大家担待,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

    徐寒站在重矩峰山顶的一处府邸前,犹豫了许久。

    终于他还是伸出了手,敲响了府邸的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童子,唇红齿白,颇为可爱。

    “在下徐寒...”徐寒赶忙在那时拱手说道。

    只是话才出口便被那童子打断,“徐寒是吧?师伯已经吩咐过今日你会来的。走吧,我带你去见师伯。”

    说罢,那童子便转过了身子,领着徐寒朝着府邸的深处走去。

    徐寒一愣,这才迈出脚步跟上那位童子。

    昨日陈玄机亲自上门给徐寒送来了一份信。而信的内容却很简单,与其说是一封信,倒不如说是一份邀请。邀请徐寒今日来到这府邸,与这府邸的主人见上一面。

    府邸不大,但却胜在别致。

    府中陈设着的各项物件看上去都极为古朴,从古玩到字画显然都是世间少有的东西,却不张扬,反倒是有着一股古朴之感。

    徐寒随着那位童子穿过了府中的正殿,来到一处尚且还算宽阔的空地。

    地上铺着上好的石材,光滑平整,又打扫得一尘不染。

    而那里一位红衣老者正盘膝而坐闭目养神。

    他的身材有些干瘦,一头白发看似胡乱实则颇有章法的梳理着,配上他浓密的胡须,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就上一头威严的雄狮。

    虽然未曾谋面,但这一眼徐寒便已然认定眼前这个老者便是他此行的目的——大衍剑仙钟长恨。

    “徐寒见过钟前辈。”第一次见到沧海流这样级别的剑道宗师,徐寒的心底难免生出些涟漪,他在第一时间便恭敬的拱手见礼。

    “嗯。”钟长恨点了点头,他的双眸在那时睁开,浑浊的眸子中看不道徐寒想象中的锋芒毕露,反倒是像极了一位寻常的老人。这与他的那位高徒陈玄机倒是如如出一辙,所谓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大抵说得便是如此吧。

    身旁的童子见状倒也知趣,这便退了下去。

    而徐寒在那时打量着钟长恨,钟长恨亦在那时打量着眼前的徐寒。

    二人之间沉默了十来息的光景。

    “不错。”钟长恨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了身子。

    这不错究竟说的是哪里不错,徐寒自然是不解,钟长恨这样的开场白也让徐寒有些不适,但出于对这位剑道宗师的尊重,徐寒下意识的便要拱手致谢。

    但话未出口,钟长恨便再次说道,而关于究竟什么不错的疑问也在那时解开。

    “这妖族大君的手臂确实不错。”

    徐寒到了嘴边的话被生生咽了回去,一股寒意自他的小腹中升起,额头上顿时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汗迹。

    这是除了宁竹芒第二个看出他根底的人。

    宁竹芒的动机不明,但却没有加害之意,而眼前这位钟长恨,徐寒却是不明白他的目的...

    本能的他的身子弓起,周身的气机流转,只是瞬息光景便将自己调整到了一个最完美的状态。他可以瞬间发难,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逃离。

    虽然这些伎俩在这位大衍剑仙的手下或许会显得微不足道,甚至幼稚。

    但徐寒却是从来没有任人宰割的习惯。

    “我要杀你,就是你逃出了玲珑阁,我也能千里之外取你首级。所以...”徐寒的异状自然是瞒不过这位剑道宗师的眼睛,他轻飘飘的看了徐寒一眼的淡淡的说道。随即便转过了身子,朝着府邸的一道房屋之中走去。

    “所以,还是来与我谈谈吧。”

    钟长恨走得很是轻松,没有丝毫的防备,似乎并不担心徐寒逃走。

    而事实上也确如他所言,徐寒就是逃出了玲珑阁,以他钟长恨的本事想要追上也远非难事。

    因此,徐寒在微微迟疑之后便收起了逃跑的心思,无论钟长恨是敌是友先谈一谈终归是好的。而且若是他真的有心加害,又何苦让陈玄机送信上门?不如直截了当的出手岂不省去诸多麻烦。

    想到这里,徐寒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内心的慌乱,便迈着脚步跟上了钟长恨的步伐。

    ......

    那房间之中二人与矮榻上相对而坐。

    徐寒目光阴沉,神情之中戒备异常。

    相比之下那位大衍剑仙则轻松许多。

    “前辈寻我来究竟所谓何事。”见钟长恨迟迟没有说话的意思,徐寒端是受不了此刻这沉默的氛围,率先开口问道。

    “你的事,是竹芒告诉我的。”钟长恨却是答非所问。

    徐寒闻言一愣,他本就奇怪,若是钟长恨是这次相见方才看出他的根底,以钟长恨的修为想来虽然有些奇怪,但也属正常,但是在这之前他便发出了邀请,显然不合常理。撇开徐寒的根底不谈,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客卿,就算有着叶红笺未婚夫的身份,也端是不至于让这位大衍剑仙亲自邀请。此刻听来,却是与那宁竹芒有所关系。想到这里徐寒的心便安稳了几分,毕竟与宁竹芒的接触看来这位掌教大人对他并无加害之意,反倒是处处维护,虽然不知他为何告知钟长恨,但想来宁竹芒之前既然做了那么多,这时端是没有任何理由加害于他。

    “那前辈知道了这些,是想做些什么呢?”徐寒沉声问道,即使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但他却依然未有完全对眼前这位老人放下戒心。

    “无他,只是想给你一个留在玲珑阁的理由。”老人的双眸一眯,一件事物便在那时被他放在了二人身前的案台上,随即推到了徐寒的跟前。

    那是一本书,一本有些年岁,书页发黄的书。

    待到徐寒看清了那扉页上的四个大字,饶是以徐寒的心性也不禁身子一震,某种爬满了骇然之色。

    “这是...《千字剑典》?”他不由的轻呼道。即使他极力让自己保持震惊,但这一刻,他的鼻息也难以遏制的重了几分。

    《千字剑典》乃是脱胎玲珑阁无上修炼法门《寰宇大典》,但却经过数代改良,早就自成一体,放眼整个天下,也是世上顶尖的剑修法门,依照此法修炼,玲珑阁不知出过几多的剑仙大能。

    而现在,这个可以比拟《大衍剑诀》的剑法便摆在徐寒的面前,也难怪他一时难以自已。

    “前辈?”但徐寒毕竟心性了得,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他还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抬眸看向钟长恨。《千字剑典》虽好,但沧海流传于他的《大衍剑诀》却也不差毫分,有道是贪多嚼不烂,徐寒对于自己的天赋还是有所了解道,因此在从震惊之中醒悟过来后,他便将自己心底的那些贪恋压了下来。

    “不想学吗?”钟长恨的眉头在那时一挑,似乎对于徐寒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清醒过来很是诧异。

    “这世上之人,有予便有求。”徐寒淡淡一笑。

    “前辈既然给出了《千字剑典》这样的筹码...徐某暗自揣测...”

    “想来前辈所求之事,定是足以让在下搭上性命的勾搭。”

    “而在下惜命得很,所以不敢妄想。”

    徐寒的回答倒是出乎了钟长恨的预料,这位大衍剑仙的眸中顿时燃起兴致。

    “那你就不想先听听我之所求吗?”

    “前辈是剑道宗师,若是愿讲,徐某自然洗耳恭听。”徐寒颔首说道,态度端正恭敬,却又不卑不亢,端是让钟长恨找不出半点毛病。

    他在心底暗暗点了点头,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看向徐寒,言道。

    “让我教你剑法。”

    徐寒倒是想过很多钟长恨所求之物,譬如沧海流的下落、譬如那把刑天剑所在何处。但唯独没有想到钟长恨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徐寒之前已经将事情挑明,钟长恨既然拿出了这么重的筹码必然有所求。

    而徐寒也非什么山野村夫,端是不会信这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能砸在他的头上。而话既然说到了这个份上,钟长恨还能说出这样的言论,徐寒除了觉得不可思议,便再也找不到任何辞藻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皱着眉头看着钟长恨,而钟长恨却以微笑对之。

    见对方似乎没有半点改口的打算,徐寒在微微沉吟之后,终是出言问道:“前辈觉得徐某是那般好欺之人?”

    “自然不是。”似乎早已料到了徐寒会有此问,钟长恨摇了摇头,神色极为认真的看着徐寒,说道:“正因为我听竹芒说过你的心性,所以我不打算与你拐弯抹角。方才所言,便是老夫所求,端是没有半点虚言。”

    钟长恨的语气与神态确实认真无比,而徐寒也认为对方没必要编出这样一个无稽的谎言来试图诓骗自己。但他依然没有办法相信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老者。

    “为什么?”他沉着声音皱着眉头问道。

    这件事到底还是太过匪夷所思了一些,即使钟长恨的名号再响亮,说得再信誓旦旦,徐寒也难以打消心头的疑虑。

    这位老人对于徐寒这个问题显然早有预料。

    他浑浊的眸子中在那时爆出一道骇人的剑芒,他直直的看着徐寒,沉着他沙哑的声线,一字一顿的说道。

    “为了我的师尊。”

    “那个亲手被我杀死的师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