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南荒有座坟
    南荒有座坟。

    不葬过来客。

    不葬不归人。

    南荒,虽然荒凉。

    却住着那么一群人。

    中原唤他们蛮子,他们唤中原异族。

    他们以狩猎游牧为生,信奉着自己古老的神祇,过着千万年不曾更改的生活。

    同样,看似松散的部族生活,其上却有着共同的王庭。

    王庭的权利变更从来不曾停歇。

    新王取代旧王的事情时有发生,比起中原权利中心的风云诡诞,南荒王庭的权利更迭更加血腥与直白。

    新王杀死旧王,夺走那把据说是由世上最后一头真龙脊梁铸成的骨鞭,然后便可享受万民拥戴的果实。

    但无论每一代王庭的掌权人如何暴戾与嗜血。

    那座矗立于南荒深处的坟冢却永远是每一个王者心头的禁地。

    那是每个南荒孩童都会传唱的歌谣。

    南荒有座坟。

    不葬过来客。

    不葬不归人。

    那里葬的是剑,守的却是规矩。

    而此时就在这座坟冢前的一间茅屋内。

    一位剑眉星目的老者盘膝而坐,他面容刚毅,虽然额前的乌丝上已有白雪生出,但脸上却寻不到半分的褶皱。所谓鹤发童颜,大抵说的便是如此。

    这时,草屋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沙哑的声响在静默的坟冢中显得格外清晰。

    男子睁开了双眼,看向房门的方向。

    一位烟衣男子缓缓步入了其中,那男人背负一把长剑,腰身笔直,即使只是立在那里,未有半点剑意泄出,但看上去他依然那般出众。

    甚至无需背后那把剑,常人也能看出他是一位剑客。

    就好像,他生来便是一把剑一般。

    笔直,刚毅。宁折不弯。

    “伤养得怎么样了。”屋内的老者问道。

    背负长剑的男人闻言一笑。

    “内息稳固,五脏之伤也以剑意压制,大抵再活个七八个月的光景应该无碍。”

    老者的眸子在那时一颤,声线莫名的干涩了几分。他又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男人的装束,终是问道。

    “你要离开吗?”

    “嗯。”男人点了点头。“墨尘子此去,恐怕便无再与师兄相见的机会,这剑陵,便托付给师兄了。”

    “剑陵剑意盎然,流转不息,若是你能安心静养,又有剑意加持,再多活一年半载并非难事...”老人在那时说道。

    但话还未说完便被男子打断。

    “不了。在剑陵寂寥了六十载,多一年少一年并无区别。守了六十载,剩下的日子墨尘子想为自己而活。”

    老人闻言,沉默了一小会,方才止住了继续劝解的心思,而是问道:“那你要去何处呢?”

    “见一见她,再寻一位守陵人接替我的位置。”男人沉声言道。

    “她?鬼菩提吗?你还是忘不了她?”老人的眉头皱了皱。

    “我非无情客,如何忘得掉有情人?她如今落到这般田地,大抵也是因我而起,这到了临了,终归还是要见上一见,给个交代。”男人的语气极为平淡,端是听不出半点将死之人应有的踌躇与悲伤。

    “后悔吗?”老人追问道。

    “大义当前,不敢言悔。”男人的回应一如他所修之剑道一般,刻板得近乎固执,固执得近乎无情。

    “唉,我们兄弟三人,属你性子最为沉稳,若是依得海流的性子...”老人说着,眸中光芒深邃,似乎陷入了某些回忆。

    “师弟有师弟的活法,师兄有师兄的活法,我也有我的活法。无关对错,只问本心。”男子打断了老人的话,似乎是并不愿意纠结于过去的某些事情。

    “嗯。”老人显然看得透彻,他点了点头,对此也不再多提。“那之后呢?守陵人你当去何处寻得?还是说是之前那海流留下的种子?”

    “师弟的性子师兄岂不清楚得很,他选中的人岂会是甘心在这剑陵孤寂百年终老的性子?”男人闻言笑了笑,似乎是想到了那位早已死去的师弟。“七八月的光景,我想若是有缘,我应当能够遇见中意之人,届时我会与他传承,待到机缘成熟,他便会来到此处,届时还请师兄多加照料。”

    老人沉默的看了男人许久,到了嘴边叮嘱与挽留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咽下。

    到了最后只能是愁然言道:“剑陵寂寥,六十载守候...”

    “辛苦了。”

    男人闻言,知道是到了道别的时候。

    他抬眸深深的看了眼前这位老人一眼,终是拱手言道:“此去诀别,师兄珍重!”

    说罢,男人便转过了身子,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出了茅屋。

    那一刻,剑陵之中安息万载之剑纷然破土而出,负于天际,一道道白衣剑客的身影自那剑身之上浮现。

    他们凝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朝着他盈盈一拜。

    他们似乎在说些什么,听不清声音,却读得懂真意。

    他们说。

    “剑陵寂寥,六十载守候...”

    “辛苦了。”

    那时。

    万剑齐鸣,如百鸟朝凤,众星拱月。

    决然而去的男人在那时似有所感,他那刚毅的嘴角忽的浮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

    他转过了身子,同样朝着那漫天长剑盈盈一拜,恭恭敬敬的说道。

    “六十载寂寥得诸君相伴,可论剑道,可佑苍生。”

    “何苦之有。”

    言罢,他仰头大笑,再次转过了身子,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剑陵。

    而茅屋之中的老人愣愣的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上,直至再也寻不到踪迹。

    他终于喟然长叹一声,声线萧索,模样在那一瞬间似乎又苍老了许多。

    “万载守望,剑陵传人,见得白头,却终究见不得善终。”

    “唉....”

    那一年,南荒剑陵,只余一人还枯坐于剑陵之中。

    南荒的子民不知剑陵孤苦,只以为有仙人坐镇,护佑南荒。

    只有稚童们还在用他们青嫩的声音传唱着那首有关于剑陵的童谣。

    一如那位守陵人般,千百年来不曾更改。

    南荒有座坟。

    不葬来时客。

    不葬不归人。

    冢中有个人。

    守着万千刃。

    守到万古亘。

    太阳升,黄沙沉。

    明月来,江河滚。

    他在等,他在等。

    莲花九瓣开,仙人落凡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