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信
    这一日,叶红笺早早的便起了床与徐寒交代了几句之后便独自去到了重矩峰上。

    她已经到了三元境冲击通幽境的关键时刻,甚是辛苦,不过却依然每日都坚持回来给徐寒弄上一桌晚饭。

    徐寒倒也劝过她,有楚仇离在,这些事情其实并不用劳烦叶红笺费心。

    但小师叔却有自己的主张。

    “你那小厨娘是被我赶跑的,自然做饭的事情就得落在我的头上。”

    这话出口,徐寒自然也就没了话说。

    ......

    徐寒因为要促使体内金丹与剑种融合的原因,修为已经到了瓶颈。

    他在送走了叶红笺之后,便开始在院落中练剑。

    他倒是不会什么高深的剑法,但既然要修炼《大衍剑诀》,对于剑道的磨炼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用沧海流的话说,天下剑招,无论如何高深,皆是脱胎于一刺、一扫、一劈、一挂、一撩。

    只要将这些练到极致,皆是修炼任何剑招都可谓事半功倍。

    见识过沧海流强悍剑法的徐寒对此自然深信不疑,这些日子因为诸事繁多,他对修炼剑法之事多有懈怠,便想着好生熟练一番,过些日子便去执剑堂换上一本上层的剑诀。

    他身为客卿每个月有三百之数的凝元丹,加之雁来城之事他立了大功,所得的功劳想要换上一本剑诀倒也不是难事。

    想着这些,徐寒愈发的卖力,手中那把刑天剑更是被他挥舞得虎虎生风。

    “哼!姓徐的你给我出来!”只是这架势方才摆开,门外便响起了一道气鼓鼓的声线。

    徐寒一愣,随即苦笑着收起了手中的长剑。

    一旁在地上与虫子玩得不亦乐乎的烟猫端是一震,如临大敌一般的逃到了屋内,不敢露头。

    这玲珑阁能让玄儿如此恐惧的也就只有那位二师姐方子鱼了。

    徐寒想着,便打开了小轩窗的大门。

    入目的便是方子鱼那撇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模样。

    “怎么了?”徐寒问道。

    “那姓陈的又不知到哪里去了!”小师姐一跺脚,怀中抱着的红薯便有那么一两个滚落到了地上。

    徐寒也不答她,他到底是习惯了这位小师姐隔三差五的抱怨。他默默的躬下身子,捡起地上红薯。

    “走吧,我带你去烤红薯。”徐寒说道。

    这话一出口,方才还怒气冲冲的方子鱼顿时眉开眼笑。

    “就知道姓徐的你最好啦。”

    房中烟猫在那时闻言探出了头来,它看着正在离去的二人,终归是抵不过那烤红薯的诱惑,迈着自己的四足跟了上去。

    ......

    “喵!”木亭旁的空地上,玄儿吃着红薯,嘴里时不时的发出满足的轻唤。

    “怎么了?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徐寒抚摸着玄儿背上的毛发,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要将红薯当做那位大师兄一般恶狠狠咬着的方子鱼,笑着问道。

    “陈国离山出了位姓蒙的小子,你知道吗?”方子鱼含着未吞下的红薯,含糊不清的说着。

    对于方子鱼不喜叫人名讳的说话方式徐寒也算是适应。

    他微微一愣,便想到前几日宋月明咋咋呼呼的与他说过的事情,当下眉头一挑问道。

    “你是说那位衍千秋的高徒,已经打败了十余位大周年轻剑修的蒙梁?”

    说起这位蒙梁在如今的大周也可谓家喻户晓。

    约莫年前从离山出关,一路从陈国杀到大周,但凡有些名气的年轻一辈剑修皆逃不过他的挑战,虽不曾真的伤人,但泱泱大国却寻不到一人是他的对手,端是令整个大周江湖蒙羞。

    相传如今他已经到了徐州的天斗城,与岳扶摇之子岳成鹏,下了战书,三日之后便要决战。

    若是岳成鹏也落了败。

    那大周剑修的颜面可就丢尽,而唯一能挽回这样颓势的恐怕就只有那位陈玄机了。

    想到这里,徐寒大抵是有了些了解。

    “嗯,那姓蒙的厉害得很,师傅都说了,岳成鹏决计不会是他的对手,而唯一能与他抗衡的便只有姓陈那笨蛋,为了玲珑阁,他自然得好生修炼准备应付那家伙。”方子鱼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看样子是恨不得将那蒙梁撕成碎片一般。

    “那陈兄也是为了正事,你就不要与他见气了。”徐寒闻言哑然失笑。而心头对于那位蒙梁又有了更高的评价。毕竟钟长恨都已经下了定论,那么想来,大抵是错不了。

    徐寒却是想不到陈国离山竟然能培养出这样一个妖孽,到底是可畏可敬。

    “哼,正事,正事!什么都是正事,就是陪我不是正事!”方子鱼显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主,徐寒的劝解反倒是让这二师姐心头的不满更甚,她又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红薯。

    徐寒自然不敢去触她的霉头,赶忙笑呵呵的附和道:“陈兄此举却是不妥,不妥。”然后又赶忙从火堆掏出两个烤好的红薯递到方子鱼的身前,这才稍稍平复了这位二师姐心头的不满。

    ......

    好不容易送走了满心不忿的方子鱼,徐寒带着玄儿回到了小轩窗。

    吃过了红薯的他到了午晌也不觉饥饿,便想着好生修炼一番剑法。

    只是这架势方才摆开,院门方向又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徐寒叹了一口气,提起的剑再次放了下去。

    他有些无奈的走到了院门前,伸手打开了院门。

    而入目的那张脸却是让徐寒当下一愣。

    “陈兄?”他出声言道,语气之中多少有些诧异。

    门前那位白发白衣的男人浅笑着看了徐寒一眼,问道:“怎么,徐兄不欢迎陈某?”

    徐寒听了这位重矩峰大师兄所言,这才回过神来。

    他赶忙侧过身子,将陈玄机请入屋中,又从楚仇离不知从哪里顺来的茶叶里挑出一份色味俱佳的茶叶为陈玄机泡好,递了上去,这才坐下。

    “白落尘,徐州出产的好茶,前些日子执剑堂的丁师叔因为这茶叶失窃发了好一阵子雷霆大怒,却是不想徐兄这里也有这样的好茶。”陈玄机端起那茶杯轻抿一口,一言便道出了这茶叶的来处。

    徐寒自然是免不了一阵尴尬,心头暗骂楚仇离端是越来越胆大妄为,执剑堂丁景程的东西也敢偷。

    但表面上徐寒还是故作镇定的挠了挠头,说道:“哈哈!是吗,想不到丁执事也喜这茶。”

    陈玄机深深的看了徐寒一眼,自然是看出了此刻徐寒的窘态,却也并不点破。

    “子鱼之前来过?”

    “嗯。”徐寒倒也不想在之前那样尴尬的话题上继续下去,闻此言之后赶忙是点了点头。“方才离去。”

    “子鱼这孩子心底善良,但却有些跳脱,这些日子难为徐兄了。”陈玄机颔首致歉,态度端正无比,端是让人难以跳出半分毛病。

    徐寒闻言连连摆手,笑道:“子鱼虽然有些任性,但本性不坏,与她相处,其实于我也很开心。”

    这话徐寒所言却非虚言,他性质如此若是喜欢之人他自全心以待,况且方子鱼几次维护他,他怎会觉得麻烦?

    “那就好,这玲珑阁里我观也就徐兄能得子鱼青睐。他日若是我....子鱼那边,徐兄还请多多照顾。”

    “陈兄何出此言?虽然听闻那离山的蒙梁来势汹汹,可以陈兄剑道修为未必不可一战。”玲珑阁的论道大会即将开始,却突然杀出了蒙梁这样的妖孽,想来这些日子陈玄机过得也很是烦恼。

    但蒙梁无论如何强悍,一路杀来倒也未有听闻真的伤过谁,且以陈玄机在剑道上的修为,想来也不必如此悲观,这样好似交代后事一般的话,落在徐寒耳中,到底是让他颇为不解。

    “剑道本就是杀伐之道,陈某既然选择了此道,自然不惧一战,徐兄不用担忧。”说到这里,陈玄机微微一笑,却也不再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而后他又沉吟言道:“其实今日我来此,并非为了子鱼。”

    “嗯?”徐寒一愣,却是想不到除了方子鱼他与这个大师兄之间还能有何交集。

    “我听周章说,徐兄想要离开玲珑阁?”

    这话出口,徐寒的眉头便是一皱。

    前些日子与游岭屈童铁心的冲突中,徐寒知晓了周章实际上是那位钟长恨的弟子,与陈玄机、方子鱼师出同门。他们之间有所交流徐寒倒不奇怪,奇怪的只是,这周章不仅自己劝说他留下,如今还派出了这位大师兄出马。莫不是对于他徐寒的事太过上心了一些。

    “嗯,确有此意。”虽然心头疑惑,但徐寒还是如实回答,只是语气之中到底还是多了几分警惕之意。

    “徐兄不比如此,陈某前来可不是做说客的。”这样的模样自然是逃不脱陈玄机的眼睛,他在那时飒然一笑,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样事物,递到了徐寒的跟前。

    徐寒接过那事物,定睛一看,却是一封信。

    “是去是留,徐兄看过此信再做定夺。”

    “只是无论徐兄作何决定,当日雁来城徐兄舍命救下子鱼与诸多师弟的恩情。”

    “陈某永世不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