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春雨
    “你为什么会答应他?”少年看了看自己的右臂,又转头看向那正在忙前忙后鼓捣着药罐的青衫老人。

    “什么?”老人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但注意力却还是放在自己的药罐上。

    少年皱了皱眉头,他不信老人是真的听不明白他在问什么。

    “我只是相信沧海流的眼光,他看中的人,我相信差不了多少。”似乎是读出了少年心头的不满,低头捣弄着药罐的老人又忽的出声言道。

    “就凭这一点,你便愿意收我为弟子?”可这样的回答并不能让少年满意,他的眉头在那时皱得更深了几分。

    老人抬起了头,咧嘴一笑,嘴里的牙齿缺了几颗。

    “当然不是。”老人将手里的药罐放了下来,从一旁的葫芦中倒出一缕清水放入药罐。

    “你那右臂,可是个了不得的货色,若是真能成功,或许你可以做大许多我做不到的事情...”

    “什么事?”少年的眉宇忽的舒展开来。

    这世上最可怕的人,永远是无所求的人,因为所有的无所求的背后,必然藏着一个更大的所求。

    说到底,这世上之人,但凡是人,必有所图。

    可是少年的问题,却并没有得到回答,老人笑着摇了摇头,继续鼓捣着那药罐。

    “为什么不说?”少年有些疑惑,既然有所求为何不言?他素来是一个有债必还的人,只要老人说出的事情,他能够做到,哪怕凶险万分,他也会一试。

    “这世上有些事不是你有能力就能做到。”

    “得你想做...”

    “才或有可能做到。”

    “这个世界那么大,你见得却太少。”

    “走一走,看一看,说不定你想做的事情,就正好是我要做的事情,于你岂不美哉?”

    “那若是我不想做呢?”少年又问道。

    “那就当我救了一条性命,于我岂不美哉?”老人笑道。

    ......

    “夫子,你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坐在小轩窗的石凳上,徐寒看着眼前那块又多出了数道裂纹的玉佩,脸色阴沉。

    那是夫子走之前留给他的命符,如他所言,待到命符上的玉佩彻底破碎,便是他命陨之日,而如今看来,这一天,似乎并不会太远了。

    “想什么呢?小子?”这时身后忽的响起一道声线。

    徐寒很是警觉,下意识的便将那玉佩收入了怀中,随即转过了身子,却见一道白眉烟发身着烟袍的身影。

    “掌教?”徐寒眉头一皱,心头的警惕放下了大半,但还是忍不住暗暗腹诽道:“这掌教大人这么总是如此神出鬼没。”

    “伤势恢复得如何?”宁竹芒眯着眼睛便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徐寒身旁,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

    徐寒闻言白了宁竹芒一眼,他的伤势如何以宁竹芒的修为,侵淫医道这么多年眼界,会看不出来?这么没话找话说的态度,大抵又有什么事情想要他帮忙。

    宁竹芒也从徐寒的眼神看出了自己的算盘打得似乎不够好,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说道:“前些日子雁来城的事情大抵已经查得差不多了。”

    “哦?”徐寒的眉头一挑,倒是来了兴趣。

    “之前大周几处针对玲珑阁的行动说到底都是长夜司为了引开我们对于雁来城的注意力而动的手脚,而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掩盖这头蛟龙的出世。”宁竹芒自然没有掩盖的意思,当下便娓娓道来。

    “嗯?”徐寒闻言有些不解。蛟龙着实强大,但那蛟龙分明不受任何人控制,为此森罗殿甚至折损了两位烟白无常与一位红袍判官,虽然他也知道长夜司与森罗殿素来有着联系,但却不知道二者如此大费周章的瞒下这蛟龙出世的消息究竟对于他们而言有何好处。

    “那蛟龙并非寻常的蛟龙,而是森罗殿以他们的炼妖之法加之养蛊之术而培育出的妖龙。”宁竹芒又言道。

    “那与寻常蛟龙有什么不同吗?”徐寒追问道。

    “暴戾了些,嗜血了些,神志不清了些。”宁竹芒缓缓言道。

    “那为什么森罗殿与长夜司想要瞒下这个消息,这妖龙究竟又与他们有何用处。”徐寒还是没有弄明白究竟是什么促使对方如此兵行险着。

    “呵呵。”宁竹芒在那时一笑,“但无论如何,有一样东西是一样的,他们的体内都有着龙气!”

    “龙气?”徐寒的脸色变了变,却是未有想到他们是为了那所谓的龙气。“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要知道那一日为了对抗那只蛟龙,徐寒的金丹内吸收了不少的龙气,可他却无法调用,而查阅的那些古籍对于龙气的作用也是语焉不详,这让徐寒很是疑惑,如今听了宁竹芒之言,他觉得或许这位掌教大人知道些什么。

    宁竹芒倒也听出了徐寒语气中的些许异样,他抬眸看了少年一眼,但嘴里还是继续说道:“龙气有很多名字,譬如紫气,又譬如帝王之气!”

    “相传得天地造化者,有龙气加身,注定可成为世间王侯。但这东西极为诡异,天地若是认可,自有龙气寻上门来,若是不得认可就是龙气到了身上,吸入体内也不过爆体而亡,自寻死路罢了。”

    这番话说罢,徐寒的脸色顿时一变。

    “寻常人不可吸收龙气,那这世上难道就没有例外吗?”

    “按理说是不能有的。”宁竹芒的眉头在那时忽的皱起。“但细想一番森罗殿与长夜司所为,明显就是冲着这龙气去的,恐怕,那祝贤寻到了某些不得了的法门,有了不臣之心。”

    这番谈话对于徐寒来说可谓震动巨大。

    放开森罗殿与长夜司的阴谋不谈,他徐寒并未有修行过什么法门,可为何他却能吸收龙气?这一点便足以让徐寒心头阴郁不已。又或者说那由紫色光团开辟的金丹还暗藏着什么玄妙?

    徐寒倒是想一探究竟,可若是再问下去,更显得掩耳盗铃,保不齐会引起宁竹芒的怀疑。

    因此他在那时沉下了自己的心思,看向宁竹芒,极为认真的问道:“你与我说这些究竟是想要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徐寒并不傻,虽然关于龙气的消息对于徐寒来说极为重要,但他很清楚的知道宁竹芒将这些几乎可以被称作辛密的东西告诉他,并非一时兴起,必有所求。

    宁竹芒倒也习惯了徐寒的性子,他不以为意的说道:“长夜司与森罗殿联手,想要颠覆大周,而你既然出身森罗殿,必然知道一些关于森罗殿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将之告诉我。”

    这时,这位素来有些天马行空的掌教大人语气忽的变得极为认真,端是让徐寒不由一愣。

    “什么时候江湖人也开始管起了朝堂的事情?”徐寒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宁竹芒的问题,反而是饶有兴趣的反问道。

    “江湖朝廷,说到底都是大周。荣或不能共荣,但衰却注定共衰。夏朝的国柱崔庭在剑龙关外屯兵良久,岂是作戏?大周这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烂摊子,早已经不起什么大浪,我没有心思去管什么朝廷争斗,我只是想要保住玲珑阁这千年传承而已。”宁竹芒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就连声线之中也多了几分疲倦之意。

    徐寒闻言,也沉默了下来。

    他想着之前与周章的谈话,想着夫子与他说过的那些话,又看了看眼前的宁竹芒。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或许他想要寻到一处安身立命真是痴人说梦也不一定。

    可天下大势,乃是几尊庞然大物之间的博弈,莫说他徐寒就是玲珑阁在这样的风云汇集之下,所能做之事也是少之又少。

    一想到这里,徐寒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愁然之色。

    “我的确出身森罗殿,但不过是一位烟衣修罗,我所能知道的事情并不比你们多出多少。”徐寒在沉默了一会之后,终于还是出言说道。

    但这话方才出口,徐寒便对上了宁竹芒那希冀的眼神。

    这位年过四旬的掌教大人,头上已然生出了不少白雪,显然,这掌教的位置并不好做。

    徐寒有些心颤,他又微微思索了一番,这才再次说道:“若是真的要说那妖龙之事,我觉得你们或许可以从森罗殿培养修罗的蛊林入手。”

    宁竹芒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蓦然站起了身子,朝着徐寒点了点头。

    “这份恩情,宁竹芒记下了。”言罢,他也不再多言,身子一闪便在那时消失在了玲珑阁上。

    习惯了掌教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徐寒倒也只是微微一愣,便回过了神来。

    随即,他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

    蛊林...

    那是徐寒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地方。

    在那里他完成了一个乞儿到一位修罗的蜕变。

    在那里他也失去了自己凭生第一个朋友。

    他抬眸望向远方,想着那烟暗的密林,想着那一场瓢泼大雨,想着那道孤身步入密林深处的身影...

    徐寒的眼眶有些湿润。

    “阿笙...”

    他叨念着那个名字,天色忽的暗了几分。

    绵绵的水点落在他的头顶。

    那一天,玲珑阁迎来了入春以来,第一场春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