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虎豹?狼群?
    叶红笺最后还是在小轩窗住了下来,虽然每日都还是去往重矩峰山上的洞府修炼,但每到晚饭的时间她也都会如期而至。

    秦可卿方才升起的决心似乎有所动摇,她刻意的回避着叶红笺,只是偶尔前来过问一番徐寒身体上的状况,又或是请教一些有关于医道方面的问题。

    已经下了要离开玲珑阁决心的徐寒倒是坦然接受了秦可卿的改变。

    他倒是能看出秦可卿对他流露的情义,但所幸那样的感情才刚刚萌芽,远不至于痛心断肠的地步。快刀斩掉这乱麻,对秦可卿也好,对他也好。

    也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徐寒也有意的生疏秦可卿。

    只是究竟何时离去,又该去到何处,徐寒的心里依然没有一个决定。

    宋月明经历了雁来城的变故,这少年也意识到了修为的重要性,这些日子格外刻苦,听说已经触到了三元境的门槛,但是即便如此,他隔三差五还是会凑到小轩窗,蹭一顿饭,又拉着徐寒说些他自己也一知半解的天下大事。

    徐寒习惯了他的性子,倒也不似以往那般厌烦,反倒觉得有趣。

    甚至有时候徐寒会想,若是他真的离开了玲珑阁,没了这个话唠在身旁唠叨恐怕日子也会很是寂寥。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便是冬去春来,到了一月。

    玲珑阁上皑皑白雪化去,枯树上再次生起了新枝。

    这天徐寒独自一人走在重矩峰上,他体内的金丹虽然吸收了过多的龙气,他无法调用。但也未有显出任何的危害来,徐寒倒也就放下了心来。

    按理说以他现在的修为随时都可以冲击三元境,但徐寒却并没有这么做。

    他修复自己体内经脉的初衷还是想要修炼沧海流留下的那一份《大衍剑诀》,这《大衍剑诀》比起寻常功法强出多少,徐寒其实并说不真切。

    但沧海流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却是历历在目。

    他留下的种子,徐寒觉得他有必要让他生根发芽。

    只是《大衍剑诀》的修炼法门又与寻常功法不同,譬如寻常修炼法门讲究以窍穴聚真气,以真气成内丹。然后再以内丹之力打通人体天地人三元,以此达到三元境。

    而《大衍剑诀》正如它的开篇总纲所言,大道天成,亦可剑衍。

    所言之义,简单明了,又霸道十足。

    便是让修行者以真气灌入大衍剑种之中,以剑种替代内丹,此后便是用剑意打通三元,叩开幽门,直抵无上之境。

    因此徐寒想要修炼《大衍剑诀》变得让他体内诡异的金丹与那大衍剑种融为一体,方才修行下一步。

    只是他的大衍剑种吸收过妖气,又受过天雷淬炼诡异异常。加之他的金丹又有龙气在内,二者相加徐寒不敢冒进,只能是徐徐图之,慌忙的将二者的气机牵引,以此达到将二者合二为一的目的。

    虽然需要多花时日,但徐寒却并不心急,他隐隐有一种预感,一旦他的剑种再次萌芽,那么所爆发出的力量端是寻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

    但徐寒心底依然有着他的烦闷。

    他想着离开玲珑阁的事情,他还尚未与诸人道别,宋月明几次前来他都想着要开口,可看着那少年一脸兴致勃勃的模样,终是不忍心与他说道此事。

    道别......

    对于徐寒是一件很不好的记忆。

    或者说,他从未来得及与任何人道别。

    破庙里睡去的老乞丐,蛊林中独自离开的刘笙,大渊山上拔剑而去的沧海流。

    这些都来得措不及防,而现在他终于有了机会,却不知当如何说起。

    这样想着,他不觉间再次走到了那个山顶下的木亭。

    而那里,身着青衫的男子已然在那处屹立着。

    “今日忽的有感,想着好久没来这木亭,便起了兴头,却不想能遇到徐兄。”那男子温言笑道,却是重矩峰上的亲传弟子周章。

    徐寒与周章相见的次数算不得非常多,但莫名的他对于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人却有着极大的好感。

    “在下也是闲着无聊,想要出来走走,想不到巧遇周兄。”徐寒在那时微微一笑,走上前去。

    二人在那时相视一笑,便于那木亭中盘膝坐下。

    “听闻前些日子徐兄与方师姐在雁来城遇见了大麻烦,受了不小的伤势,如今可还安康?”周章在那时问道。

    “有玉玑丹在,再大的伤势都算不得什么。”徐寒笑道。

    “我观徐兄气机流转顺畅,看样子修为也有精进,那所谓的经脉尽断,相必也是好了。”周章又问道。

    看似无意的询问却道出了徐寒体内的状况,都说他周章身无半寸修为与废物无疑,如今看来单凭这细微的观察力也绝非常人可比。

    只是这事毕竟也算不得什么辛密,徐寒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嗯。”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那徐兄打算何日离开这玲珑阁呢?”周章的眼睛忽的眯了起来,嘴角含着笑意看向徐寒。

    徐寒的身子在那时一震,这要离开玲珑阁的打算他只与叶红笺一人说过,以叶红笺的性子端是没有与人嚼舌根的可能,那眼前的周章又是如何知晓此事的呢?一时间他惊尤不定,看向周章的目光也变得狐疑了起来。

    “山虎怎甘居平阳,游龙岂能驻浅滩?徐兄修好了经脉,下一步不就正该游龙出世,猛虎下山了吗?”

    似乎是看出了徐寒的疑惑,周章浅笑言道,面色如常。

    徐寒闻言自然免不了又是一愣,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徐某一介布衣,只想着安身立命,哪能敢自比蛟龙猛虎?”

    “大夏朝虎视眈眈已久,牧极挡得了一时,挡不了一世。乱世将至,想要偏安一隅,这世道恐怕遂不了徐兄的心意。”周章摇了摇头,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再做纠缠,反是又问道:“既是想要离去,徐兄可想好的要去往何处?”

    徐寒闻言,顿时脸上的苦笑之意更甚。

    “徐某在这世上一无至亲,二无好友,好似无根浮萍,只有来处,却并无归途。”

    “既然如此,又为何还要离去?”

    “周兄不知,徐某...唉,一言难尽,总归我留下来或许还会害了诸位,给玲珑阁招来天大的麻烦。”徐寒沉声言道。

    或是因为周章身上特有的气质,让徐寒莫名的敞开了心扉。

    “天大的麻烦?能有多大?”周章闻言却是不以为意的一笑,“这世上的事再大,也大不过一个死字。”

    “死难道还不够大吗?”徐寒皱了皱眉头,并不太认同周章的光点。他从小变为了这一条命东奔西走,狼狈不堪。在徐寒的心里,命是最重要的东西,没了命,便没了任何的东西。

    “命当然重要,只是他不会是最重要的?”周章意味深长的看着徐寒,就好像要将徐寒看个通透一般。

    “哦?可在徐某看来,这世上再没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了。”徐寒的眼睛在那时眯了起来,直直的看向周章,大有些针锋相对的味道。

    “是吗?徐兄若是觉得自己的命最重要,那为何还要离开玲珑阁,放眼大周你岂能在找到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周章轻轻的敲着身旁木亭柱子,眸中的光芒愈发深邃。“雁来城你可是救过他们的命,以他宋月明这些人的性子,徐兄若是有了麻烦,他们岂不是会以命相护。这样一来,若真是等到徐兄口中那天大的麻烦来的那一天,无论是届时寻求庇佑,还是趁机逃命,岂不都比徐兄一人独自离开来得好得多?”

    周章此言无疑戳中了徐寒心头的痛楚,他的脸色在那时一变,眸中的光芒闪烁不定。

    “既然心有牵挂,又何苦孤身一人。”

    “独行的或是虎豹,但群居的未必就是牛羊。”

    “说不准,会是狼群呢?”

    ......

    周章的话让徐寒无从反驳,他陷入了沉思,但却一时又想不明白,最后只能是低着脑袋沉着声音与周章道了一声告辞,便独自离去。

    待到目送徐寒的身子远去,周章身后的密林中忽的走出一道身着红色长裙的俏丽身影。

    她在那时走到了周章的身侧与这男人并肩而立。

    “你觉得说动他了吗?”那火红色的声音在那时问道,声线轻柔,宛如莺啼。

    “他是独行的虎豹,你非要让他做那狼群的头狼?”周章摇了摇头,“我怎能说得动?”

    “这都得看他自己,他想得通便留得下,想不通,我说得再多都是徒劳。”此言说罢,周章转过了头,看向身侧那张绝美的面容,又问道:“怎么样,天策府那边有消息了吗?”

    那火红的身影闻言一愣,但随即还是回答道:“大夏朝在剑龙关外屯兵数月,如今开春,那夏朝的国柱崔庭恐怕是按捺不住了,这几日便已经前后几次叫阵,但牧极却龟缩城中,不肯出城迎战,不知道究竟在作何打算。”

    说到这里,那火红的身影抬眸看了周章一眼,却见他脸色如常,只是在闻言微微皱眉,便回了她的话。

    “崔庭手下不过十万大军,如此叫嚣,牧极手握二十万牧家军,岂能坐视他如此?”

    显然周章对于牧极所为也颇有疑惑。

    “看样子,我这安稳的日子也快到头了。”说到这里,周章叹了一口气。

    那身影似乎听出了周章话里的意思,有些担忧的说道:“可若是让祝贤知道了,他恐怕不会放过你!”

    “不放过我?”那时周章的眼睛忽的眯起,声线也陡然变得冷冽了几分。

    “是我不会放过他长夜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